恶毒女配不想上位

作者:拾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吃小鱼干吗?

      楚益芊也没空管韩傥在想什么,她围着祝修慈转个不停。喃喃自语,靠你自己了,你不把它炼化了你都对不起自己来这一趟。
      
      祝修慈苍白的脸颊汗涔涔的,蜷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发抖,似在与什么人在抗争。想他好歹是祝笙的儿子,要是如此轻易的被一妖抢去了身体,他不甘心。
      
      黄符嗖的弹了出去,在半空烧为灰烬。再睁开眼时,一片清明,叮叮当当的乐声在他耳中回转,神识陡然一震,那股邪气暂且压了下去。这么一来,清心咒倒是没有白用。
      
      韩傥看着镇压九司的黄符烧毁,顿时吓了一跳,不太确定,“祝兄?”
      
      祝修慈缓缓的笑了,当真是因祸得福。轻声应了,“是我,吓着韩兄了。刚刚我没做什么危险之事吧?”
      
      被夺取身体的那一断时间的记忆他已经没有了,出现了记忆断层。现在看他们俩安然无事,想必九司也没来得及做什么。
      
      “你可吓死我们了,师妹说你被九司控制了。你不知道你有多危急,尖牙都出来了,感觉下一秒就能咬在我脖子上呢。”韩傥摸了摸衣袖,不太自在,先前他怀疑过祝修慈,因而现下有点羞愧。
      
      祝修慈乐了,“那么可怕吗?两颗小尖牙想想还挺带感的呢。如果我被控制了,你们就把我拍晕。不然我清醒了也得拍死我自己,我怎么舍得咬你们呢。”转头眯着眼冲楚益芊咧嘴一笑,“是吧?”
      
      拍晕他而不是杀了他,又说不舍得。祝修慈这是走了柔情路线,看样子他还没有完全将九司吸收掉,有再被控制的危险。
      
      楚益芊点点头,拉着韩傥一起保证道,“放心吧,我还有符呢。不怕。”
      
      祝修慈笑了笑,这楚益芊怎么一眼就知道他被夺了身体?他们俩当真已经熟悉到这个地步了?
      
      他搓揉着食指的指关节,装作不在意的问道,“没想到短短几日,益芊已经对我这么了解了啊。是不是都在偷偷的观察我呀,莫不是看上我了?”
      
      楚益芊答应也不是,否认也不是,这明摆着是在试探她。
      
      她干笑道,“你瞳色都变了,我又没瞎。那颜色一看就是九司嘛。”
      
      祝修慈点点头,疑虑打消了一部分。“你的宝贝还不少嘛,竟然还有定身符,还是高级定身符。”
      
      楚益芊再一次把锅推到了她老爹身上,想拍他脑袋的,可是够不着,于是转而拍了拍祝修慈的肩膀。理直气壮道,“我老爹给的呀,他可只有我这一个宝贝女儿,当然要给些珍宝傍身啦。”
      
      什么高级定身符,那是她在出发之前特意找的一位散修画的镇妖符。是她凭着记忆复原的,她差点被那位散修扣住做关门弟子。
      
      韩傥眉头皱起,“你干什么呢,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要拍祝兄的脑袋啊。你给我安分点。还有,师父给你的东西不要随意拿出来,免得有人眼红。”
      
      韩傥也没想到师父给了楚益芊这么多奇珍异宝,一时有点难平。再一想,她是亲生女儿,而且修为不高,师父这样做也是深思熟虑了。
      
      他不禁有点羡慕楚益芊,他的父母早就不知所踪,他是被楚勋在一片无人的村落里捡回来的。想必他的父母也已经不在了吧。
      
      祝修慈急忙将自己撇了出去,淡淡的说,“我不会觊觎的,还请两位放心。”
      
      韩傥本来沉浸在无父无母的悲伤之中,听了这话才发觉自己刚刚说的话不妥,“不是,我不是说的你,祝兄,我们都是过了命的兄弟,我自然是信你的。”
      
      还怕祝修慈不信,与他生了间隙,要赌咒为誓。祝修慈这才一脸正经的拉下他的手,认真的说,“我知道的。韩兄不必如此,咒不是随意乱发的。”
      
      楚益芊在一旁忍不住出声,“什么觊觎不觊觎的,咱们都是自家人。要什么一句话的事,我铁定给你递到眼前。”口气一转,“但是,我们现在得找出口了,不然夏曦小师妹该着急了。”
      
      搬出夏曦就是要韩傥着急,他果真不再纠结,“一共三个房间,都找完了是吗?”
      
      “是啊,我觉得出口就在这儿了。”
      
      妖丹被祝修慈收入体内,室内的气氛渐趋正常。没有了红紫色光芒的照射,三具妖尸的脸上显出了苍白之色。
      
      楚益芊当然知道出口在哪,只是具体操作忘记了。只能在棺材附近晃悠,“一般人都喜欢把机关设在卧室嘛,哦,妖应该也是。”
      
      她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两人,“你们不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吗?”
      
      被她看着的两人,面面相觑,无奈的扯了下嘴角。
      
      楚益芊见这两人不信,气得一脚踢在了棺材上,那具空棺“嗡”的一声,声音震了几震才停了下来。
      
      祝修慈眸子一动,快步走了过去。俯下|身敲了敲冰棺的底部,惊喜道,“这个下面是空的。”
      
      楚益芊捂着脚直抽气,眼尾泛着点红。不知道挑动了哪根神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止不住地要往下掉。
      
      祝修慈见状蹲下|身抬起她的脚揉了揉,有点好笑,又有点心疼,“那么冲动干什么?那么厚的冰也不怕疼啊,要不要再啃上两口?”
      
      韩傥被这句话逗笑了,也跟着胡闹,“要不尝一尝?踢一脚竟然能把眼泪踢出来,娇气!”
      
      “……”楚益芊不是想哭,是控制不住。梗着脖子,“就娇气怎么了?赶紧出去,我不想跟三具尸体待在一起。”
      
      祝修慈放开她,也围着冰棺转了起来。
      
      他瞳孔微缩,翻身躺进了冰棺里。果然,左手边有个与冰棺融为一体的方块暗格。他轻轻一推,整个冰棺底部向前移动,露出了下面的一条通道。
      
      楚益芊:“……这算是智商高还是金手指?”
      
      【系统很坦然,“要不就是主角呢,智慧与美貌必须并存啊。还有,恭喜获得线索——神秘的暗道尽头。”】
      
      “神秘,还暗道尽头?”
      
      楚益芊咽了咽口水,眼泪早已擦干了。看着他这一系列操作表示很服气,跟了下去。
      
      韩傥跟在最后,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护着她,楚益芊有点小激动。
      
      他们走后,一双与九司无异地眼睛倏的睁了开来。那人阴森森地笑了起来,咧开了一嘴尖牙。看样子九司那个蠢货应该不在了,它还没考虑好要不要给它报仇。
      
      前方一片雾蒙蒙的,三人顺着暗道走出来,这才看清眼前。
      
      似乎是一个祭台,周围画了很多道符,正中的位置是一个极具煞气的阵法。
      
      祝修慈拿下手镯,摆出了防御的姿态,嘴里却轻笑,“九司在出口设一个阵法干什么,我看这阵法都能把它灭了,自寻死路?”
      
      楚益芊摇摇头,“你都说了,这阵法能要了它的命。它傻呀,自己给自己挖坑?”
      
      “那就是有人设地这个阵法,对象是它?”韩傥觉得这种可能性更大,不然九司怎么可能一直呆在一个地方。
      
      “算了算了,反正我们不去碰它,它也只是个摆设,我们还是绕开走吧。”楚益芊神色慌张,她不知道还有个阵法啊。之前主角是直接杀出去的,哪有什么暗道。
      
      祝修慈点点头,“那我们从外围走,这种阵法只要不去触碰,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开祭台,出口近在眼前。看到两盏明晃晃的灯挂在墙上,祝修慈这才松了口气。
      
      一口气没松到底,噎住了。
      
      他皱着眉,整个人刚刚被一股大力拉了回来。低头看着楚益芊抓着自己的手,刚要开口说什么,却敏|感的捕捉到了她的害怕。
      
      楚益芊放在他手臂上的手微微颤抖,“那个……那个灯会动。”
      
      祝修慈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这才转过头,两盏黄色的灯此刻静静地坚守岗位,并没有像楚益芊所说的,会动。
      
      “哪有……”祝修慈转过头要嘲笑她一番,耳边却疾驰而过一阵烈风。
      
      他偏头将将擦了过去,难以置信,本能地回手一击。
      
      楚益芊此时正缩在韩傥的身旁,瞪大了眼睛,见状甩出一枚暗标,这才使得祝修慈躲了过去。
      
      一只通体纯黑的豹子走了出来,原来不是出口暗,是出口完全被这只黑豹子挡住了。它就一直按兵不动,瞪着两只黄灿灿的大眼睛一路注视着他们三人进入这块由它看守的禁地。
      
      察觉到三人有离开的意向后决然出手,迈着矫捷的步子冲了过来,灰尘顿起。
      
      楚益芊捂着嘴翻着金镯子,摸到了一袋小鱼干。想了想还是拿了出来,干巴巴地说,“豹子也是猫科动物吧,猫都喜欢吃小鱼干,要不试试?”
      
      韩傥怜惜的摸摸她的头,一脸紧张的将她塞回暗道,“在这儿别出来,完事儿了我叫你你再出来。”
      
      又看了眼她手里的小鱼干,一言难尽,“小鱼干你留着自己吃吧,千万别出来。”
      
      她这个师妹娇嫩得很,让她出来说是帮忙,倒不如说是添乱。
      
      韩傥抽出轻尘,脚尖一点,加入了战斗。黑豹子应是一只妖兽,山一般大小的身子不是正常兽类会有的。却不知被什么人困在了此处,终日不得自由,因而脾气极为暴躁。
      
      黑色的尾巴一勾,卷住了祝修慈的银棍子,两方纠缠,一股第三方的气息席卷而来,直直的冲着它那条尾巴砍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楚益芊:我觉得它应该会被我的小鱼干诱惑到!!
    韩傥:我不觉得
    祝修慈:吃,它不吃也得吃!
    黑豹子:嗷呜~
    色令昏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