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殿下

      西流认得他的声音,那是西王身边的人。
      
      “王上让你去一趟。”
      
      果真还是要单独再被叫过去再说一顿……西流虽早就料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不是刚从他那里回来么,但是也没办法,他只得应承下来,却看到那位公公还立在门前没走,“还有何事?”
      
      那位公公笑了笑,轻轻道:“王上说,让您把身边这位姑娘也带上。”
      
      西流内心长叹,啊……延武这个长舌妇……不好好研究行军打仗,每天尽在这皇宫里传些蜚短流长……
      
      西流看着无疆,有些不知如何开口,看得门外的公公又抿嘴笑了笑,心想:这位常年不在宫中的殿下在这方面跟西王可真是一点也不像呢。想当年,西王追求西后那叫一个明目张胆,全城瞩目。那时他已然称王多年,可后位一直空悬,身边没有一个女子。宫里的麽麽公公,朝堂的将军太傅等文臣武将为之愁苦烦闷焦头烂额,举荐过许多适龄女子,环肥燕瘦,能文或是善舞,但都被西王拒绝,直到有一天他在城东的街头遇到了如今的西后。
      
      那时她还是一个叫炽羽的平民女子,一袭白衣盛雪,身姿翩然若仙,她牵着一匹银白的汗血宝马晃荡在满城华贵的西宣,仿佛是这富贵粗旷、热闹喧嚣的王都街头唯一的一抹静谧温柔。
      
      令人心头一动。
      
      而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不识相的纨绔冲撞了这份静谧,在行人如织的西宣街头打马奔行,冲倒了街摊和路人,就在一位老者要伤于马蹄之下时,一袭白衣翩然而起,在狂蹄之下拉住马辔,纵身翻上马背,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狂马制伏,她端然坐在马背之上,像西疆南山上那一朵空灵的的冷梅。
      
      就是那一眼,就让西炎从西宣的繁华街头追到了蛮姜的深山之中,皇位空悬的那段日子,宫里的麽麽公公,朝堂的将军太傅等文臣武将又是为之愁苦烦闷焦头烂额,整个西宣都知道他们的西王追西后去了,日日翘首以待,终于某一日在西宣的街头看到两人策马并行,紫衣英姿挺拔气宇轩昂,白衣眉目如画身姿翩然,西宣举国欢庆。
      
      那欢声笑语,如今仿佛依旧飘荡在公公的耳边。
      
      “那就去喽。”正当他的殿下进退两难之际,身边的姑娘反而率先开口说道。
      
      “的咧。”公公眉开眼笑,他就喜欢这样爽快的女子,“姑娘这边请。”
      
      穿庭走巷,西宣皇宫并不如何富丽堂皇,花草不多,反而高树林立,假山纵横,大约走了一刻钟时间,他们来到一间叫做“微时”的屋子前。
      
      “殿下,请。”
      
      与西宣整体粗旷的风格相比,这件屋子倒是布置得飘逸空灵,几株冷梅,几缕纱帐,随着打开的门,轻轻飘舞起来。
      
      步入屋内,无疆见一男一女言笑晏晏,指着玉石桌前展开的一幅什么东西在亲密地交谈,男的挺拔魁梧,星目剑眉,给人不怒而威之感,身边女子身材颀长,面容姣好,服饰虽并不十分华贵,但是眉宇间的神态,让人觉得既有清逸出尘的雅致又有不可侵犯的高贵。
      
      无疆在扶风茶楼曾听闻先帝后早亡西炎年幼即位,以幼龄管理朝政,独撑王朝,十七岁那年御驾亲征,力挽北境于狂澜,扶大厦于将倾,虽已即位十几年,如今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六七的年龄。无疆正打量着这两位传说中的帝后,突然听到身旁之人喊了声:“王兄,王嫂。”
      
      王兄?王嫂?
      
      无疆微诧。
      
      方才那公公唤西流殿下时,无疆就觉得奇怪,那日在扶风茶楼,她从众人口中听闻西王和西后并无子嗣,也未曾提及西王有一个弟弟,那这“殿下”何来?在西宣这个地方,但凡有点地位名头的皇亲国戚都被群众扒个底朝天,更何况面前这个相貌武功俱是一流的“皇弟”?
      
      他就好像突然冒出来一般,却至今也未曾被这宫墙外的人所知。
      
      正胡乱想着,身旁之人似乎看到了她微皱的眉,突然凑近了一些,轻声道:“不用紧张,其实他们是很和蔼可亲的。”
      
      ……我才不紧张。
      
      获得西流“和蔼可亲”评价的两人自桌后走出,笑意盈盈。
      
      “炊烟姑娘请坐。”王后炽羽身姿翩翩,落座于无疆身边,竟拉起家常来,“我们家西流没给姑娘添麻烦吧。”
      
      “没有,倒是我给他添麻烦,他帮了我很多。”无疆真心实意地感谢。
      
      炽羽非常自然地握住无疆的手:“西流这孩子平时野惯了,姑娘以后可得帮我们多管管他。”
      
      ……无疆不知该如何接话,愣了一下,西流立马从旁横·插过来:“喂,皇嫂,你就不能说点我好话嘛。”
      
      炽羽忍不住笑:“其实啊,我们家西流少年才俊,三岁识字,四岁成诗,五岁耍枪,六岁练剑,七岁斩虎,八岁擒狮,九岁知晓天文地理,十岁精通五行八卦,真可谓是文韬武略……”
      
      “皇嫂皇嫂,随便吹吹就得了。”西流一边乐,一边忍不住打断了她,“您这也太夸张了……”
      
      这边还在闹着,那边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骤然响起:“你真的考虑好了?”此话一出,屋内瞬间安静下来,气氛也莫名沉重起来,西炎眼神复杂地看着西流,“你在山上二十载,如今下山,本想让你在宫里多住些日子。”
      
      西流散去了嬉笑的神情:“我知道王兄的意思,不过我在宫里也已住了些日子,西疆之大,西流这二十年居于一隅,未曾去过别处,此番下山想多走些地方,小武此次去前线,我也正好跟着去见见世面。”
      
      西炎眉间深锁,没有说话,但那多年高坐于大殿之上所形成的威仪,让他即便沉默不语,也透露出一股逼人的气势。
      
      西流起身,朝西炎恭恭敬敬鞠了一个躬,真挚地说道:“多亏王兄这些年的操劳,西流才能在山上无忧无虑,如今总该为您分担点。”
      
      无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西流说完这话之后,她似乎在西炎这个年少称王的男人眼里看到了一层薄薄浅浅的水雾。
      
      悄然浮现又骤然而逝,仿佛不曾出现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一不小心见了家长。
    嗯,其实下一章才是第一卷的最终章。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