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替身

作者:宋宇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桃花伤痕

      自讨没趣的倚着门框,浅浅的笑容只增不减。
      没过多久悠洋的呼吸声便渐渐平稳,似乎睡的很沉。
      啪!!绝焱是被悠洋一巴掌拍醒的,因为她睁眼便发现自己正睡在绝焱怀里,而绝焱温热的手掌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小腰。
      “怎么了?”绝焱再次揽过悠洋单薄的身体,将她抱在怀中,温热的唇就在自己耳边。
      “你您!谁让你抱我的!”
      “我看你睡在椅子上不舒服嘛,一片好心被糟蹋了……”绝焱无赖朝他扯开灿烂的笑容,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妥。
      “要你管!快放开!”悠洋轻轻扭动身体,试图挣脱绝焱的钳制。
      “我劝你最好别动……”绝焱帅气的脸上有一丝可疑的红晕。
      原本挣扎的悠洋突然间感受到自己腰间的炙热,瞬间安静下来。
      “绝焱你!!”再一声清脆的响声,这下左右对称了,“放开!”悠洋挣脱他的双手,径自来到梳妆镜前,拿起木梳开始梳理自己的长发。
      绝炎低头发出轻笑,这世上还有人敢打他,如果不是她,现在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具新鲜的尸体了……很久没碰到这么有趣的玩具了
      “你,有扎头发的吗?”犹豫半天,悠洋还是轻声问道。
      “有啊,等下。”显然绝焱并没有因为那两巴掌二耿耿于怀,利落的起身,来到衣橱边,悠洋看着铜镜里绝焱手中拿着一条和自己身上颜色相称的流苏缎带朝自己走来。
      “给。”
      “这个?”悠洋有点犯难,“怎么用?”
      绝焱嘴角微微翘起,摸摸悠洋的头,修长的手指穿过悠扬的发丝,他在帮自己梳头发?!
      悠洋微微吃惊,除了她妈,他还是第一个为自己梳头发的人,而且,还是个男人。
      看起来他操作起来很熟练,这个应该是和他同样是长发的关系吧。
      简单的了绑一个马尾,顺滑的流苏垂在发间,很漂亮,绝焱细心地帮她整理好头发,末了还用梳轻轻梳理发尾。
      “好了,剩下的我来。”悠洋不自在的抢过木梳,别过脸不看他。
      “你该不会是害羞了?”玩味的看着她,他自己也不明白,明明刚刚见面没多长时间,就是老喜欢逗她,看她强装镇静的小脸便觉得挺有趣。
      “你妹!”原本稍微变得高大的形象,瞬间瓦解了。不想再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悠洋漫不经心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我要下山。”
      “下山?为什么?”
      “你的毒必须要找草药制作解毒剂才行,不然也只会慢慢侵蚀你的身体,你就坐着等死吧。”悠洋白了他一眼。
      “我让下人去采就行了,你就乖乖在这里等着呗。”
      “不要,他们怎么认识?而且我也要到山上看看哪些草能解毒才行。”
      “可是,我……”绝焱有点犯难了。
      “别可是了,放心吧,这么大人了我还能丢?我还得回来找你要工钱呢!”
      “我不太放心。”
      “那你派个人跟着我就可以了。”悠洋满不在乎,怕自己跑了没人给他解毒吗?
      “那好吧,不过两个时辰之内必须回来。”绝焱不得已只有让步,其实他是想自己去的,只是楼中尚有很多事需要处理,右翼造成的影响不小……
      悠洋就征得同意,便收拾外出寻找为绝焱解毒的采药,在悠洋的“关照”下,绝焱慢慢恢复了身体,功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悠洋还是每晚都坚持不懈的睡在她那张用两条凳子拼成的小床上,不过每次早晨醒来都是和绝焱睡在一张床榻上就是了,还记得那天早晨醒来时,看着绝焱的睡颜自己没忍住一巴掌拍过去的愤怒。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停止这样的举动。睁开漆黑的双眼,现在醒来之后也没觉得有太大问题了,转过头看看枕边熟睡的绝焱,悠洋眉头微微一动,习惯还真是可怕。
      “绝焱,起床了。”
      “嗯……嗯……”熟睡的俊颜只是轻轻朝被单里埋了埋,没有丝毫起床的意思。
      “绝焱,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我想离开!”悠洋漫不经心的说着。
      “你说什么?”绝焱原本懒散的身体瞬间坐起,不可置信的望着悠洋,惺忪的睡眼瞬间冰冷。
      “我说,我想离开。”
      “不行!我不答应!”
      “去哪儿是我的人身自由!你无权干涉我!”悠洋没想到绝焱会有这种反应。
      “你哪儿也不许去,只能留在我身边!”
      “你这是非法□□!”
      “没我的允许,你别想踏出这神宿楼一步!”
      “神经病!”悠洋啪的一声放下手中的木梳,不想再跟他继续这个问题。站起身子便要朝外边走,
      绝焱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的手,用力将她拉进自己怀中。“别走,在这儿住不好吗?”绝焱语气没有了刚才的强硬。
      “绝焱,我刚才是告知你,并没有征求你的意见,松手。”
      大力想要挣脱绝焱的怀抱,绝焱再次将她拉到穿上,一个翻身便骑在悠洋腿上。
      “你人都是我的了,怎么能不管你?”
      “我说了不要你管,而且我不是你的,我……”
      绝焱彻底被激怒了,埋下头含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唇,堵住了悠洋的话。
      悠洋愣了一秒钟,反应过来之后用力推开了绝焱,用手擦了擦嘴,立马炸毛了!
      “混蛋!”反手就要给绝焱一拳,却被绝焱轻而易举的接住,在他眼里,那些都只是花拳绣腿。
      眼见右手被钳制,悠洋左手迅速招呼过去,绝焱脑袋一偏,轻易便躲过了,接下来连着几招绝焱半眯着双眼,丝毫没对他产生任何影响。悠洋却气喘吁吁,小脸上写满了不满。
      好歹在现代她也称得上身手矫健吧,但是……看着眼前从容不迫的男人,真心觉得这些差距让人感觉很无力。
      “放开!”悠洋拼命挣扎。
      “不放,除非你不走!”
      “你这叫软禁!非法限制别人人身自由!犯法的你知道不!”
      “不知道。我就要你留下来!”
      “你这人渣!我就不该救你!你……!”小嘴不停的骂着眼前的男人,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痛感惊得说不出话,眼前呼啸而过的是那颗要了自己性命的子弹,范林希冷漠的脸和李默失去意识的画面像倒带般闪过,接着胸口传来难以承受的剧痛。悠洋娇小的身躯慢慢下滑,眼看便要失去意识。
      感觉到眼前人儿的异样,绝焱松开抓住她的双手,转为轻轻搂住那下滑的身躯。
      “悠洋!你怎么了?”绝焱有点心慌,那小脸上呈现出的痛苦表情,狠狠的撞击了自己的心房……
      下意识的用手紧紧抓住胸口,那个地方,在不久前,被子弹贯穿,本该是要了她的小命的,现在,是怎样?这感觉……
      绝焱的脸上冰霜密布,抱住悠洋的手紧紧扣住悠洋较弱的身躯,飞快来到床上将她放平,修长的手指覆在她的额头,看到悠洋紧皱的柳眉和发间细细的汗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悠洋?醒醒,悠洋?”
      “范……林希……”无意识的呢喃,看来,她已经痛的糊涂了。这个时候还会想到他,胸前的刺痛像潮水般涌来,一大波一大波,似乎要将她淹没,纤细的手紧紧抓住胸口的衣服,似乎这样便能减轻一点这撕心裂肺的痛感。
      绝焱看她一直抓着胸前的衣服,觉得奇怪,便强行拉开她的手,褪去她的上衣,雪白的颈项和单薄的肩膀,滑嫩的皮肤引人遐想。绝焱轻轻往下拉,便看见她胸前的一抹鲜红,很奇怪,他十分肯定,那天晚上她的肌肤上没有任何印记,可是,这映入眼帘的奇怪标记到底是什么。
      血红的类似桃花的形状,花瓣外面散步着整齐的小圆点,排成一个圆将花瓣围住,绝焱将手轻轻覆上那抹鲜红,却不料被那炙热的温度惊得缩回了手。
      怎么会这么烫?定了定神,绝焱再次将手放在那花瓣上,灼热的感觉再次袭来,绝焱轻轻将真气缓缓输入悠洋体内,床上的人儿紧锁的眉头才慢慢舒展开来。
      看着悠洋的表情没有那么痛苦了,绝焱才心中的石头才慢慢落地。这是什么病?自己从前是闻所未闻。悠洋,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谜团?
      一阵深层的昏睡之后,悠洋终于慢慢转醒,看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悠洋无奈的笑笑,刚才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竟期盼着能回去。可是……回去又能做什么呢?那个上海,除了范林希以外,自己真的算得上一无所有,可是,你知道吗?真正要了我的命的不是那颗子弹,而是你的冷漠,范林希……虽然只有一瞬间,悠洋也十分痛恨自己竟会有这样的念头。
      “醒了?”绝焱的声音很低沉,也很温柔。
      “嗯……”
      “你胸口那个花纹怎么回事儿?”
      “胸口?花纹?我怎么不知道?”悠洋也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绝焱微微吃惊,果然那个痕迹是才出现的,且不说悠洋这个奇怪的痕迹,就连她的出现直到现在他也不得而知。
      绝焱拉开悠洋的衣物,想要再仔细看看那个痕迹,却不料又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那个原本该有这血色花瓣的地方,竟一点痕迹也没有。冰冷的只见轻轻抚摸着那洁白的肌肤,真的像是凭空消失一般,什么也没有。
      “不见了……”
      “什么样的花纹?”原本想他定是想吃自己豆腐,哪里有什么花纹,可是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捉弄自己,而且,失去意识之前,他刚刚抚摸的地方,确实是传来锥心的疼痛。
      “你等下,我画给你看……”
      绝焱拿过笔墨,龙飞凤舞般三两笔便勾勒出。
      “你看,就是这个样子的,你有什么印象吗?”
      “没有……没见过。”艸,怎么回事?这个漂亮的图案真的枪痕吗?
      “晕倒前你一直捂着那个地方,而且那个痕迹出现之后,发热异常,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不过……我这里受过很严重的伤,它差点要了我的命。”
      “怎么伤的?”绝焱侧目,略带研究的神情。
      “不想说。”悠洋低垂着眼眸。
      “不想说就算了,不过你这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你还是好好静养为好。别走了,留下来我还可以照顾你不好吗。”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沉默之后悠洋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你救过我的命啊,知恩图报,就这么简单。”勾起的嘴角他的笑容十分温暖。
      “嗯……”谢谢你,绝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留坑,加油创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