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嫁”到

作者:冬季的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

      祈七就像只被困住的小兽,爪牙不利,徒劳地试图呜呜挣扎出去。
      
      阿姐,不要。
      
      大殿之上又一次便陷入了寂静。
      
      眼圈通红,他死死的盯着少女叩拜的背影。
      
      高位之上,冕旒微动。
      
      男人的眸子幽深难测,唇角微勾。
      
      “好!是朕的女儿,准了。”他终于有所动作,抚掌大笑道。
      
      虽早有预料,少女还是忍不住心寒,她是他的亲女儿,他口中定的是她的一辈子啊。
      
      罢了,她唇角轻勾,与高位之上的男人如出一辙。
      
      一切重的会变成轻的,只要没有了心,只要浑不在意。
      
      还能指望什么呢?母妃,儿臣已经不敢再在意。
      
      无尽的哀戚,尽在那仓促一笑间,转瞬绽放又枯萎。
      
      少女抬首,眉眼间神色如常,浅笑温柔,眼里含着欢喜,一副女孩家有了如意郎君的怀春模样。
      
      “谢父皇恩典,儿臣先带小七下去,不贻误稍后父皇与诸位朝臣议事。”
      
      “带他下去吧,仔细教些规矩!”男人摆摆手,衣袖上的金龙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不屑,目中无人。
      
      少年垂着头,攥着拳,一言不发。
      
      “是。”
      
      她带着少年蹑手蹑脚退了下去,前来议事的大臣与她们二人擦肩而过,匆匆离去。
      
      “陛下”,身后传来那些朝臣的呼声,少女眸子里飞快闪过一丝暗芒,又恢复了平日里淡淡的样子。
      
      她转身回头看向威恩宫的牌匾。
      
      阳光折射,琉璃瓦光华流转,石狮子目如铃。
      
      青色的衣袖在行走间荡起青青的涟漪。
      
      君恩若雨露,君威若雷霆。他倒是想得挺好,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绕过曲折的长廊,快步走过百花争艳的御花园,退出一片寂静的宫殿心脏。
      
      直到回了自己居住的玉明宫,少女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松开紧握着少年的手,径直去取了药箱,“快让阿姐看看伤得怎么样。”
      
      祈七看着阿姐焦急的眉眼,衣衫拂动,一枚小小的碧玉悬在腰间,离的近了,连花纹也是看得清的,莲花荷叶,正是“连年如意”的样式。
      
      祈七看着那枚碧玉随阿姐动作摇晃,忍不住眼眶一酸。
      
      他的阿姐只能配着碧玉,小家碧玉,唯有平民家里,才配碧玉。
      
      少女最是熟知祈七,哪里会不知道他又想了些什么。
      
      避开了红肿的额头,下手愈发轻柔,药已经上完,她盖好精致的陶瓷瓶木塞子,把东西放回原处,语气又是淡淡的。“哭什么呢?小七。身外之物,何须在意?”
      
      “阿姐,你不嫁好不好?”祈七年纪还小,终是泪眼朦胧,可怜的紧。
      
      少女长叹一声,心底一软,“小七,这根本不是阿姐能选的。”
      
      “阿姐~”祈七的哭音一颤一颤的,就像刚出生的小奶猫。十二三岁的少年郎有敏感的自尊心,他也知道,他也恨。
      
      少女取来棉帕,替祈七一点一点擦掉眼泪。
      
      “还哭呢?都多大了?以后在宫中怎么办?这可不行。”
      
      祈七也不哭了,就是一抽一抽的耸着肩膀,竟是比刚才哭了还叫人心疼。
      
      少女记起祈七的年岁,祈七还小,但宫中从来不在乎年纪,唯有身份,宠爱,才是顶顶重要的,其它的,谁管你年纪大小呢?
      
      宫里是吃人的,她走了,小七怎么办?他是她的亲弟弟啊。那人,还真是打得好算盘呢。
      
      “小七,”少女很认真,“陪阿姐去园子里逛逛。”
      
      少年莫有不从。
      
      刚出房门,站在房门前的婢女就跟了上来。
      
      少女挥退仆婢,“本宫只是想去院子里逛逛,怎么,这也要跟着?”少女似笑非笑。
      
      “奴婢不敢。”那小婢被公主猛地发难一惊。
      
      “那就给本宫下去!”少女的话轻飘飘的落下。
      
      婢女苦着脸退下。
      
      游廊中,祈七低着头跟在少女身后。
      
      少女突然停下。少年堪堪及时停住脚步,险些撞到少女身上。
      
      “阿姐,你这是做什么,好好的怎么停下了?”少年声音有些含糊,头低得更低了。
      
      四周无人。
      
      少女抬起祈七的头,“哭什么?”她轻轻拨开少年额前的发,露出一双通红的眼。
      
      “安国公府代代富贵,也不会亏待了阿姐,别哭了。”她道。
      
      少年的拳攥得更紧了。少女拉过他的手,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你看,都被掐红了。”少女说着,眼泪却大颗大颗掉下来,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了些哭腔,她也不比祈七大多少。
      
      少年终于不再沉默,急急出声,“阿姐,怎么了,你别哭呀。”
      
      青衣少女身姿婉约,摸摸他的头,祈七比她小了三岁,身量尚不及她。“小七,切不可再顶撞父皇。母妃去得早,宫里人心险恶,切忌冲动。”
      
      “可他要将你下嫁,还是安国公府那个浪荡子!”少年眉眼焦灼。
      
      少女却笑了。
      
      “安国公府世子流连青楼楚馆,在外红粉知己无数,声名狼藉,如此纨绔,怎能下嫁?”祈七依旧愤恨不已。
      
      “小七,再不济,他也是你父皇,莫为此事背负骂名。安国公府定戎北,战南疆,守我祈氏山河,可谓战功赫赫,若无安国公府,祈氏早就亡了。如今皇权式微,安国公府独大,父皇忌惮,联姻势在必行。父皇膝下,适龄女儿,唯我一个。所以必定是我。谁求也都没有用的。”她分析的理智。
      
      “阿姐,都怪我,是我不济。”祈七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母妃逝世后,一直是阿姐护着他,他却护不住阿姐。
      
      帝位之上,那人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不知有多希望早些弄死他,皇室哪里来的亲情?轮到他,男人更是连名字都不愿意起了,直接按排行老七就唤作祈七。一个名字,就昭示他多不得帝王喜爱,一个名字,就将他打入深渊。
      
      “小七,不怨你。再说,安国公府也不会亏待阿姐。”少女不紧不慢说道。她青丝少些束起挽作双髻,剩下的则披散开来,落了满肩。未及一样饰品,然而青衣内敛,自是别样风情,淡的就像江南的水墨画,不经意间留下一笔,点睛之笔。
      
      阳光散漫热烈,满园春景,欣欣向荣,两个赏花人的心却是凉的。
      
      “公主,七皇子,周公公来宣旨了,正在大厅里等着呢。”
      
      婢女匆匆小跑过来。
      
      姐弟俩对视一眼,少女眉眼镀上一层寒冰,那人,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周公公久等了。不知什么事竟劳烦周公公亲自走上这么一遭?”少女温声道。
      
      她点头示意身后婢女上茶,婢女会意,一角粉色衣衫消失在雕花门转角。
      
      那被称为周公公的太监,着朱红的蟒袍,戴着巧士冠,顶戴花翎上面的红色帽纬下垂,通身气派。眉间有着皱纹,但很是福态。
      
      他怀里拂尘一抖,很是恭敬。“老奴怎么担得起?三公主殿下,请。”
      
      这位公主可是要嫁进安国公府了,日后得罪不得,倒不如借机送个人情。他略过祈七不提。帝王不喜,他又何须犯忌讳多问呢?
      
      宫里真正的聪明人,从来对谁都是和气得紧,谁也不得罪,但距离远近,这就又是一番计较了。
      
      他侍候在帝王身侧,能得这位喜怒难测的帝王重用,显然很是晓得为人之道的。
      
      “殿下,今日老奴是来替陛下宣旨的。”他客气的喧笑了一番,既不失自己大总管的身段,又拉近了关系。
      
      少女和祈七闻言跪下,低头恭敬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王者敦睦九族,协和万邦。三公主祈静柔嘉居质,婉嫕有仪;动遵图史之规,步中珩璜之节。六珈备物,百两有期。爰稽妫汭之封。用锡鲁元之号。启疆析木,叶咏秾华。勉膺汤邑之封。
      用封静和为静和公主,赐之金册,谦以持盈,益笃兴门之枯,贵而能俭,永垂宜室之声,勿替令仪,尚缓厚禄。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
      
      祈静祈七依然跪在地上,没有动作。
      
      周公公收起这卷刚宣读完毕明黄圣旨,递给随从的小太监,旋即又从怀里拿出一张圣旨,高声朗读。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静和公主,朕之女也,系淮南高氏贵妃所出,身份贵重。自幼聪慧灵敏,旦夕承欢皇后与朕躬膝下,皇后与朕疼爱甚矣。
      
      今公主年已豆蔻,适婚嫁之时。朕承圣母皇太后慈旨,于诸臣工中择佳婿与爱女成婚。
      
      闻安国公府世子人品贵重,仪表堂堂,且未有家室,与公主婚配堪称天设地造,朕心甚悦。
      
      为成佳人之美,兹将静和公主下降,一切礼仪由礼部尚书与钦天监正商议后待办。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
      
      天空是干净的湛蓝,云朵依偎在一起。
      
      千万落宫殿矗立在王朝的心脏,肃穆的钟声,朱红的宫墙,石板暗处爬出几点青苔。遥远而又近乎飘渺,历史由衷的记载下一幕又一幕,不言语,留待后人评说。
      
      几只飞鸟趁着矫健的羽翼在天空划出乳白的弧线,领队的鸟儿仰首便是一声长长的尖鸣。
      
      一个时代结束了,明黄的圣旨上,泼墨着一个崭新的未知的新的时代。
      
      故,云峥五年,也被后人尊称为云端五年。
      
      端者,启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小可爱加个收藏呀。
    单蠢作者需要靠小可爱们的支持去爬个榜单呀。
    抱一抱,评论区会不定时掉落红包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