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嫁”到

作者:冬季的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5

      这次春猎,静和公主要专心准备嫁妆,自然是不能去的,后宫的嫔妃却会在这个时候,基本空了大半。
      
      黄贵妃所出的大皇子资质一般般,已经二十三岁上下,这次大概会携妻女前去。
      
      三皇子如今已经约莫是双十岁,在皇后的极力促成下,应当会留下监国,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有
      
      诸多老臣辅佐,是闹不出什么乱子的,正好,也涨涨资历。
      
      四皇子已经被指了正妃,是一个将军的庶女,但听说那姑娘成亲时闹得厉害,中间逃过一次,四皇子极珍爱面子,这次也不会去。
      
      五皇子大约和她差不多大,可能也去晃上那么一圈,但不影响什么,他的存在感,太弱了。比之他哥哥好歹是长子,他就什么也不显了。
      
      六皇子怯弱,应该不会去。
      
      剩下的八皇子九皇子之流的,年纪太小,去了也只是拖后腿,倒没什么太大作用,故也没有人带着去。
      
      小七倒是年岁正好,不过他们姐弟二人推辞的多,小七应该也不会去。
      
      礼部拟定了名单公布之后,果然与祈静想象的差不多。
      
      只是,祈七也要去。
      
      “小七,你决定要去春猎?”祈静咬唇,不太确定问道。
      
      “嗯,阿姐。”祈七垂下眼。
      
      “想去你便去吧,这次春猎皇子去的少。”祈静叹了一口气,只当是男孩子和姑娘家总归不太一样,让小七去看看也好。
      
      祈静继续往名单下面看去,世家基本都很热衷于春猎,差不多都去了。姑娘家去的也不少,大多是未定亲的。
      
      她的未婚夫也要去,和他父亲安国公一道。
      
      不过据说,安国公本人早年落了不少暗疾,不甚喜欢春猎出游,时时刻刻躲着帝王风头。
      
      祈静的手指描过名单上的一个个名字,“小七,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是谁,不言而喻。
      
      只有林乔。
      
      祈七有一瞬间差点觉得自己露陷了,心思都被阿姐看穿了,他目光飘移不定。
      
      但随后就发现,阿姐似乎是跑神了?
      
      他咳咳嗓子,“可能是个人品贵重的吧。”
      
      这下,祈静倒是吃了一惊。
      
      她打趣笑道,“前些时日你不是还说他纨绔不堪么?怎么改得这么快?”
      
      祈七怎么知道的,只能是私下多打听了,这次想去春猎,还主要是为了阿姐。
      
      他吞吞吐吐,“阿姐和他定亲后,听说三皇子往这位身边塞了不少美人,其中还有些世家小姐,但是他好像一个也没有要。”
      
      在宫里人看来,这个小小举措可意味许多。
      
      收了美人置祈静于何地?
      
      倘如真是个被美色昏了头的,便不会这般拒绝。显然还是有些理智的。这么多年,除了个纨绔不学无术的名头,这人似乎还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更重要的,祈七没有说。
      
      是小成子告诉他的,坊间流传关于阿姐的那些坏话,都被国公府一一出面澄清了。
      
      这次春猎,他要替阿姐看看这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毕竟道听途说,还是自己看看,才能放心下来。
      
      是吗?祈静唇角掠过一丝笑,转了话题,“你要快点准备收拾一下春猎用品了,让小成子和你一起去,我把小双也暂时拨给你。”
      
      祈七纳罕,“小双也拨给我?阿姐那你怎么办?”
      
      他又不是懵懂无知的孩提,阿姐自从那夜和他说开了之后,就陆陆续续告诉他那些人是可以用的,和谁谁有什么关系。
      
      小双就在其中之列。
      
      祈静轻轻一笑,“不必担心,我近来要专心准备嫁妆了,小双跟着我,没什么太大用处,不如暂时跟着你。”
      
      祈七点点头。
      
      因着春猎的缘故,各宫都是鸡飞狗跳的,谁家主子不能去就基本被当做是失宠了的,少不了踩低捧高的事情。
      
      小双已经被派了过去。点香就暂时管的更多了。
      
      小玉似乎也从雨柳被送回去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日常照顾着祈静的作息。
      
      春猎的队伍终于是出发了,宫里空了大半。
      
      宫道上似乎一瞬间,人就销声匿迹了,安静了下来。
      
      只有些许小内侍偶尔急匆匆地来与去。
      
      皇后也走了,宫里高位的嫔妃只剩下李贵妃了,再往上,就只有常年不理世事的太后娘娘了。
      
      祈静倒也不是太在意,左右她是要绣嫁妆的,出不了什么幺蛾子的。
      
      她喊过了点香和小玉。
      
      “你们二人,锁好宫门,看好宫里的物什,没有什么特殊事情,就尽量不要往外跑了,与本宫好好绣完嫁妆。”
      
      点香和小玉应了是,她留下了小玉。
      
      “小玉,你陪着本宫也有些年头了。”淡绿色的丝绦摇了摇。
      
      小玉低着头,“有约莫六年。”
      
      “那你应当知道本宫不苛待你们。”
      
      小玉讷讷应了句,“是。”
      
      “好好做事情,本宫若嫁了人,还是要靠你们的。”
      
      小玉没言语。
      
      “你下去吧。”祈静摆摆手。玉镶金镂空刻花镯子滑进衣袖。
      
      小玉退了下去,步履急促。
      
      祈静有点隐忧,小玉显然是个不能委以什么重任的,罢了,罢了,只要对他们姐弟二人忠诚就罢了,她这么些年,总有些苦劳的。
      
      她坐在炕上,拿起针线活计,嫁妆要快些绣了,夏末秋初,她就要嫁人了。
      
      火红的丝线翩飞,专注认真的少女眉眼如画。
      
      十指灵动,不知道是丝线亦或者是如玉的手背在阳光下闪着微光。
      
      祈七坐在马车里,和传说中存在感极弱的五皇子共在一个车架中。
      
      “五哥,”祈七打过招呼。
      
      五皇子瞥了他一眼,“小小年纪,板着脸干什么?”
      
      祈七无语,众皇子里面,唯一的奇葩就是这个存在感弱的五皇子了,吊儿郎当,帝王都头疼,后来索性抛在脑后,一忘就忘了许多年。
      
      五皇子似乎来了趣味,“今年你怎么来了?往年你都不来的。”
      
      祈七木着脸,“我年纪小。”
      
      五皇子大名唤作祁迭,后来帝王后悔取了个这么名字,祁迭,不就是气爹吗?!
      
      “啧,”祁迭大大咧咧,随性向后一躺,“莫不是替皇妹相看来了?”
      
      祁迭是个偷懒的,对大公主到三公主以至于后面,都统称一句,皇妹。
      
      祈七藏在发里的耳梢攀上一点红。
      
      果然,每次遇见五皇子,修养再好都会破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五哥有毒。
    加一下收藏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