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神饲养的日常

作者:长安的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落雪楼(四)

      等到九青赶到落雪楼的时候,狂风大作,落雪楼被一层浓雾包裹,乌云一层层螺旋状地盘在落雪楼的天空上,期间隐隐闪现着闷雷,怨气魔气四溢,百鬼齐哭,阴森非常。
      
      念竹亲手接生的孩子,他的母亲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就被掳走了,若不好好照看,定要夭折!
      
      九青冷笑,左手指甲划开右手食指,鲜血溢出,她凭空画符,道:“破!”
      
      折腾了这么久,她早看不顺眼萧山云那个王八犊子了,正好他负伤,乘人之危正是她心头好!遇不上就算了,遇上了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何这样红!
      
      浓雾霎时破开了一个口子,九青闪身进去,施法掩住口鼻。
      
      九青什么都看不清,在迷雾里转了两圈之后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为什么她这么懒!只做了两个罗盘!到头来自己吃亏,报应啊报应!
      
      如果能自己恢复十成灵力就好了,九青气沉丹田,调动内丹,试图冲破忍冬师兄的禁制,气息还没触摸到那层屏障就被弹了回来,九青郁闷地头疼。
      
      鲜血画符,不是仙术,而是妖法,她已经用了一次,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边念咒一边结印,以血为墨,闭上眼睛在眼皮上各点一下:“来!”开了妖眼。
      
      妖眼一开,眼前的浓雾全化为血色!安静的落雪楼突然充满了凄厉恐惧的吼叫,雾里挣扎着的全是鬼影,丰县的死人生前无论富贵贫穷,现在都被一视同仁地困在此处。
      
      “吵死了!”九青不耐烦地低喝。
      
      叫声陡然顿住,鬼魂们竟然发现有人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更加急切地叫起来,九青的太阳穴像是插进了一根长针,不停地搅动起来,几欲炸裂。
      
      通常来说,神仙也好,妖魔也罢,是听不见鬼魂之声的,然而,九青是没喝孟婆汤直接从冥界到了人间,所以鬼当然听得懂鬼在鬼哭狼嚎些什么……
      
      九青咬牙切齿,随手抓过一只鬼影猛地往地上一甩!九青的原形不知是什么猫,两手化成的金刚爪连没有实体的鬼都抓得住,当下众鬼听到那只鬼影“咔嚓”一声,纷纷噤声。
      
      果然鬼也欺善怕恶,暴力什么时候都如此有效。
      
      九青扔开那只倒霉鬼,压低眉眼:“废话少说,孩子在哪里?”
      
      面对弱于自己的对手,她信奉的准则就是:少废话,只管打。
      
      鬼群骚动了一会儿,一只佝偻的鬼飘出来,虚虚指了个方向。
      
      九青勾唇一笑:“多谢。”然后一把抓过它:“好鬼做到底,麻烦你带我去罢。”若敢骗她,便叫它知道什么是魂飞魄散。
      
      那鬼甚为听话,瑟缩一下便给她带路。九青从进来就施了隐身术,先是在落雪楼布置一番,再进后院,小心观察着四周,纸人之前给她画了地图,她已经提早研究过如何破解迷阵,她前后掀翻了几个石子,挪动几盆花草,过了之后重新让它们归位不显出异常。
      
      经过抄手走廊,绕过花园,那只佝偻鬼停在一间书房外不动了。
      
      难道这间就是纸人口中未打开的书房?九青暗思,弹了指尖一滴血在佝偻鬼头上:“你替我看着,有事叫我,要逃的话便叫你知道厉害!”佝偻鬼沉默地点点头。
      
      九青见那门上了锁,还外加了三道不成熟的魔咒,知道云旭上次让萧山云有了防备,可能里面是什么也没有,甚至可能是陷阱。
      
      呵,我怕你不成!
      
      李九青在没有弄清状况,对手实力不明时谨慎得动动手指都要想个几遍,怂得雷打不动;而一旦心里有个数,便开始张狂起来,眼里满是“一群渣渣”的鄙视人模样。
      
      总而言之,十分之欺软怕硬。
      
      九青虽说修仙,可为了保命,涉猎广泛,从前世到今世都是个杂家,而且是可以说是段位不低的杂家。
      
      她看了看锁,冷笑了一声,萧山云本事不大,歪脑筋不少,还爱强自己所难。魔咒施展勉强,却环环相扣,形成一个三角,牵一发动全身。
      
      竟然没法一个一个解,那就一次性毁完!
      
      九青左手指甲化得细长捅进锁孔,右手迅速捏爆三角魔咒覆盖上一层等级稍高的魔咒。
      
      九青看着安然无损的锁,面无表情地甩了甩掌心炸得焦黑的手,他妈的痛死了!要不是力量被压了七成……她真是想掐死忍冬师兄,还有刚来就跑路的玄明师兄……
      
      九青左手一转,锁孔一开,九青闪身进去。
      
      落雪楼建得如此奢华华丽,没想到萧山云的书房布置得却如此寒酸,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还破旧不堪,有一条桌腿缺了一截,被人拿废纸垫了起来。
      
      桌面擦得十分干净,笔墨纸砚似乎用的都是萧山云发迹前的那一套,摆得整整齐齐,桌子上还摆着一本《论语》,虽然看得出来小心保护着,但是书角还是卷起得严重。桌后一排书架,四书五经,地经海志,无所不包。
      
      啧啧啧,魔修还看圣贤书吗?
      
      九青能开妖眼的时间不长,四周一扫,就看到一个小小的光在书架后透出来。果然有暗室!
      
      九青前世就看惯了各种机关阵法,没一会儿就找到开关,书架一松动,后面的暗室就显露出来,站在门口,只能看到几阶阶梯,余下的都是黑暗。
      
      九青打了个响指,指尖燃起了一小簇火。她一步一步迈下去,底下干燥漆黑,她只觉得这长长的阶梯没有尽头,要是她不停,她可以一直走到地狱。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踏到了实地,空气十分稀薄,地下室似乎不大,显得憋仄。九青脚下一绊,扶住墙壁才险险站稳,她摸了摸墙壁,觉得有些凹凸不平,她举起指尖火光,倒抽了一口冷气,退了一步。
      
      墙壁上全是纵横扭曲的抓痕,入墙三分,期间混着血,有鲜红的,也有年代久远而发黑的,似乎有人极度痛苦地挣扎过。
      
      九青四周一看,只见角落里扔着一个篮子,里面赫然是秀秀刚出生的弟弟,皮肤青紫,身上不着片缕,几乎没气了!
      
      九青脱下外裳抱住孩子,渡了一口仙气给他,孩子稍稍动了一下,然后不动了。九青只好把孩子绑在胸前,把浑身的灵力集中在胸口保着孩子,飞速地上楼。
      
      快到暗室口的时候,她听见佝偻鬼“嘶嘶呵呵”的声音,她抬头一看,萧沧面无表情地站在暗室口看着她。
      
      果然!有什么不对劲,太简单了,太容易了,她救人救得太简单了太容易了。
      
      萧沧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奇异的红晕,一句废话都没有,手中黑色的魔气化成数把利刃疯狂地向九青攻来。
      
      九青护着孩子,又站在阶梯上,左右受制,双手化成金刚爪勉强应付。
      
      然而萧沧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利刃不断挥下,削断了她的长发,划伤了她的脸颊,腿上也被割了数道口子,血流如注。
      
      “噗!”一把魔刃刺穿了她无坚不摧的金刚爪,正是她炸开魔咒的手心!魔气顿时死死纠缠住她的血肉,侵入她的肌理,她的手软软垂下,一动不能动。
      
      好好好!原来在这里等着!是她掉以轻心,竟然上了这种当!九青怒极,不管四肢头脸,护着孩子,冲了上去!
      
      萧沧没想到九青竟然能如此抗打如此不要命,不由后退一步。
      
      废话!你奶奶我刀口舔血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小兔崽子!
      
      九青目露凶光,披头散发,浑身是血;萧沧俊俏冷淡,消瘦修长,一袭锦袍。相比之下,九青好像才是那个罗刹恶鬼,杀人如麻的魔修。
      
      是了,是了,能斗败饕餮的人类魔修,即使负伤也没差到哪里去!对弱的对手她有一套准则,对强的自然也有。
      
      她的准则就是:多讲话,跑得快!
      
      九青虽然恨不能把他剁个稀碎,但明白局势不利于她,只能且战且退。九青一边退,一边笑:“没想到落雪楼主人是个魔修。”
      
      萧沧虽然负伤,手上不停:“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九青:“说来我们又无仇怨,何必赶尽杀绝?”
      
      萧沧:“死人才守得住秘密。”哦,看来知道得八九不离十了。
      
      九青缓缓一笑:“那你要杀的人可太多了。”
      
      萧沧目光阴鸷:“那你们一起下地狱吧!”
      
      九青嘲讽一笑:“你不想要鲛人肉了?”
      
      萧沧眼神更加阴沉:“闭嘴!”这句话不知道戳到了萧沧哪根搭错的神经,他招式越发凌厉,逼得九青左支右绌。
      
      九青余光一过,金刚爪搭在桌上:“成魔了还装什么读书人!”
      
      说着,一爪子撕开桌子书架,连着一架的书都散开来,遮住了萧沧的眼。
      
      九青踢开门,收回佝偻鬼那滴血:“打架呢!滚远点!”
      
      嘴里这样说,却跑得飞快,等玄明师兄回来,我就让你后悔为什么不做个人!
      
      没想到萧沧一跃而出,脸上一股黑气,指甲变得乌黑:“敢碰我的书!”
      
      九青要往院外跑,可那些树像着了魔一样疯狂地生长,挡住了她的去路,遮蔽了天空。九青只能退回落雪楼,试图从门口出去。
      
      萧沧也跟着进来,他一进来,鬼魂都瑟瑟发抖躲到角落。
      
      他冷笑一声:“地狱无门偏来闯!”说完,他脸色一变,吐出一口血来,紧接着五指成爪凭空一收,一只鬼躲闪不及被他抓在手心吞了下去!顿时他的脸色好看不少。
      
      不但利用煞气修魔,还困住鬼魂不让其往生,直接吞吃修炼,在魔修中也属下下品!
      
      九青恶心得头皮发麻,长得人模人样,怎么什么都吃!她厌恶地看着他,就要破门而出,再迟一点,念竹就要过来了!
      
      然而,这道原来可以轻易打开的门,此时却纹丝不动。
      
      九青血和汗流做一处,脸色越发苍白,只能一只左手和萧沧打,好几次萧沧的手只离她的咽喉分毫!
      
      没办法了,真没办法了。
      
      九青想着,跃到大厅正中的圆桌上,高喝:“萧沧!你既要富贵,何必留个破书房!你既要修魔,干嘛做个人样!你这么要脸,为何还腆着脸做富人的狗!”
      
      萧沧咬牙:“你!找!死!”说着扑了上来。
      
      九青往后一退,圆桌四周红光大作,形成牢笼牢牢困住了萧沧!
      
      与此同时,九青“哇”得吐出一口血来,她擦了擦,看着桌下被掩盖的血咒阵法,笑眯眯地说:“抓住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