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炮灰未婚妻的躺赢人生

作者:星垂原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魂魔韦迁

      四月十七,郑兮颜经过十几天的跋涉终于到了东南州最南端的斌宁郡。
      
      九州联盟负责斌宁郡事物的是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她一边将情报档案递给郑兮颜一边嘟囔:“老何是越来越不靠谱了,怎么派了个丫头片子过来。”
      
      郑兮颜接过档案,道了声谢径自离开了。
      
      郑兮颜回客栈揭开密封线,发现自己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
      
      去年九月,七玄宗的沈长老率领弟子一举击溃了魔族在东南州的驻地,他们从驻地残存的资料中发现斌宁郡魔族的负责人是一个名叫韦迁的魂魔。
      
      自从得到这个消息后,已经先后有三个筑基修者接过诛杀韦迁的任务,但都失败牺牲了,九州联盟的负责人从几人的尸体推断韦迁修为大概是筑基中期。
      
      看完档案后,郑兮颜有些烦躁,之前她的几次战斗都是直截了当的,而现在敌人在暗处,她还需要花费心力将敌人找出来。
      
      斌宁郡的势力格局与淮安郡很不相同,淮安郡由褚郑宋三大势力把持,平时的事务由三家共同任命的郡守处理,而斌宁郡则是吴氏家族一家独大,整个斌宁郡的事务由吴家的一个分部军政署负责。
      
      不想傻等的郑兮颜找到了吴家军政署的负责人吴家的二长老吴泽。
      
      吴泽是个长得很斯文的中年男子,他一见郑兮颜拿出黑色骨牌就热情道:“郑小姐是九州联盟的使者,我们军政署不敢怠慢,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们军政署能够做到的都会去做。”
      
      “我想问问这几年斌宁郡的修者死的人是不是明显增多了?”
      
      “这个数据自从我们知道斌宁郡有魂魔潜伏就统计了,崮山镇的修者这四五年陨落的数量是前些年的一倍以上,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才确定魂魔韦迁在崮山镇一带活动。”似乎早就料到郑兮颜会有这么一问,吴泽回答的很从容。
      
      “那近些日子崮山镇发现的尸体在哪里?”
      
      “在崮山镇的军政司,崮山镇离这儿不远,只有一百多里路,郑小姐要去的话我可以带路。”
      
      “那就麻烦吴长老了。”
      
      一个时辰后,吴泽和郑兮颜来到了崮山镇的军政司,军政司的司长是个矮瘦的老年人,他一看自己的顶头上司吴泽亲自来了,立马殷勤道:“长老,您让我们封存的修士尸体我们都封存的好好的,您现在要过去看看吗?”
      
      吴泽很有风度的对着郑兮颜说:“郑小姐,你的意思是?”
      
      “带路。”
      
      吴泽眼风一扫,崮山镇的负责人连忙躬着腰在前面带路。
      
      郑兮颜望着眼前摆放着的三具尸体,问:“他们都是在哪里发现的?”
      
      “这三人都是在东山的山谷里发现的,仵作说这三人不是同一时间死的,那个穿黑衣服的应该死了两个月了,另外两个死了不到一个月。”崮山镇的负责人说。
      
      “你们到东山搜寻过吗?”郑兮颜问。
      
      “郑小姐,崮山镇军政司只有两个筑基初期,我们实力不济,也不敢细搜,只在东山外围搜寻了一遍,没有发现魂魔的踪迹。”
      
      听他说完后,吴泽提议:“郑小姐,既然如此,我们明日就到东山走一遭吧。”
      
      “东山植被如何?”郑兮颜突然问。
      
      “曾经有两位元婴期的雷系高手在东山交过手,东山现在还有雷系力量参与,因为这样东山是座遍地焦土的荒山。郑小姐,你看几位修者身上也有雷击的痕迹。”崮山镇的负责人解释说。
      
      “我知道了,明日就去东山看看吧。”
      
      郑兮颜说完后,告辞返回了自己居住的客栈。
      
      “小二,这种草崮山镇到处都是吗?”郑兮颜拿出在死者身上发现的一个边缘带锯齿叶脉为紫色的绿叶问。
      
      “小姐,你可问对人了。这草名叫紫柯草,是灵药紫玉参的伴生草,只长在南边的药山上。小姐你看见这种草算是撞了大运,明日你到周围看看一定有紫玉参。”
      
      “药山危险吗?”
      
      “当然危险了,灵药都是由妖兽守卫的,每年死在药山的人不知凡几。”
      
      郑兮颜拿出了粒碎银子扔给伙计,转身回了房间。
      
      第二日,郑兮颜一来军政司军政司的负责人就迎了上来,道:“郑小姐,您来了,吴泽长老一会儿就过来,您稍等片刻。”
      
      说完,他又招呼丫鬟说:“来人,给郑小姐倒一杯珍藏的紫玉参茶。”
      
      “这怎么好意思,我听说紫玉参珍贵的很。”
      
      “这是吴泽长老要求的,他说郑小姐为人族效力高风亮节,我们拿出参茶聊表敬意是应该的,郑小姐千万不要推辞。”
      
      丫鬟端出的参茶呈现诱人的幽紫色,并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药香。
      
      郑兮颜喝了几口就放下了,她一脸歉意的说:“吴司长,实在不好意思,我小时候身体不好吃多了药,对药味有些过敏。”
      
      吴司长笑了笑没说什么。
      
      二人说这话,就见吴泽走了进来,他微笑着说:“郑小姐,我们该出发了吧。”
      
      郑兮颜也颔首表示同意。
      
      一个时辰后,郑兮颜和吴泽到了东山,其间郑兮颜低声问:“这次魂魔作乱,吴家也受了不小的影响吧。”
      
      “谁说不是,现在家族的小辈都不敢外出了,我现在就盼着九州联盟早日解决这可恨的恶魔。”
      
      郑兮颜听着突然一阵眩晕,她扶着一块巨石有气无力的问:“吴长老,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吴长老笑的有些诡异而阴狠,他声音依旧很温和的说:“郑小姐,这除魔之事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实在不该掺和进来。”
      
      “是那杯参茶有问题?”郑兮颜失声道。
      
      “那杯参茶是专门为你们九州联盟的人准备的,郑小姐,滋味如何?”
      
      “吴长老,你想背族逆种吗?”郑兮颜凛然呵斥道。
      
      “我本就是魂魔族,怎么能说背族逆种呢?”吴泽气势一变,黑色的魔息向着郑兮颜直冲而来。
      
      郑兮颜冷笑一声,不在伪装,直起身来,催动着幻阴莲吞噬魔息。
      
      魔息对魔族来说就像丹田对人族,只有拥有魔息,魔族才能吞噬血肉和神魂修炼。
      
      此刻吴泽的魔息被幻阴莲重创,他惨叫一声,流出血泪咆哮:“小崽子,你是装的。”
      
      “吴长老,噢不对,是魂魔韦迁,你还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
      
      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的韦迁凄厉的喊:“我死你也不能活,我们同归于尽。”
      
      他说完后划破胸膛,将心头血抹在一个紫色的阵符上,做完一个复杂的手势后他大笑一声:“人族的小崽子,陪我一起死吧。”
      
      说完这句话,他气息消失死去。而东山元婴期留下的残雷却在血色阵符的作用下急速汇聚并且越来越强,感受到压力的郑兮颜立刻全力向东山外围飞去。
      
      可闪电太快了,就在郑兮颜闭上眼睛想要硬抗元婴期雷劫一击时,她脖子上的黑色小塔微微一荡,暗紫色的闪电居然就此停住了,抓住时机的郑兮颜连忙向外飞去,等她完全飞离东山后,血色阵符汇聚的暗紫色雷电才劈下并将东山一个山头削平。
      
      被雷电余威震得有些站不住的郑兮颜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黑色小塔,心想,自己还是托大了,原以为自己有海魂月给自己的泥丸压阵毒性又有幻阴莲克制魔息会轻松将伪装成吴泽的韦迁击毙,却没想到韦迁还有这样的后手。
      
      几个时辰后,郑兮颜提着韦迁的尸首到九州联盟斌宁郡分部提交任务。
      
      听完郑兮颜叙述后,那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一边施法将黑色骨牌变成白色一边忧虑道:“没想到就连斌宁郡的第一世家吴家都被魔族渗透了。”
      
      郑兮颜没理会这些,接过骨牌后赶往东南州首府宁城领取了两千块灵石的奖励。
      
      这天是五月初九,远在中州的褚擎煜也在宜安城见到许久未见的西流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