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教育指南

作者:烬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香

      在答应了老妇人成为她的新家人之后,碧荒就闭上了眼睛。
      
      她虽然是人形,大多时候也是按照人的习性来生活,可本质上她还是一棵树。
      
      周遭的一切植株,皆可以算是她半个同类。
      
      她闭上眼睛,有绿色的半透明光点从胸口处飘了出去,落在地面的杂草上,落在屋后的大树上,落在田地里每一颗秧苗上。
      
      每一颗光点融入了植株之后,片刻之后在那植株之上就会凝聚起一个个细小的漩涡,流动着朝着碧荒的方向涌来。
      
      窗外雨停了下来,风声轻微,带着每一株绿植迫不及待献上给予木中王者的礼物,即——自己所知晓的所有此世信息。
      
      碧荒睁开了眼睛,有流光在她的眼底闪过,细小的字体快速浮动着,最后归于沉寂。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唯有她的同族才会如此欢欣喜悦的欢迎她,不需回报的将一切给予她。
      
      只是这个世界的植物,就仅仅是植物而已,没有灵智,无法化形。
      
      碧荒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可惜。
      
      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地方叫做大庆朝,环境很像是古早的蓝星文明。
      
      她所在的地方叫做钱家村,前些年才闹过饥荒,致使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不高。
      
      而之前大方的将米粥喂给她的老妇人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家老人,慈祥和善,周围的人都叫她岑奶奶,只是有一个孙子,却每天出去混,不是流连赌坊,就是酒肆豪饮。
      
      让周围的人都看不起,甚至连带着岑奶奶,在有些人的眼中也成了个沾不得的祸害。
      
      碧荒心里有些难受,既然认定了岑奶奶是她的家人,她就会对她好。
      
      而且她还答应了老人会嫁给岑奶奶那个赌鬼孙子,日后他们的关系将会像植物星球两株植物开花传粉、然后组成新的家庭、养育幼株,当然,在大庆朝,这种关系叫做成亲。
      
      而那个赌鬼,将会被她叫做相公。
      
      那么,作为家人的她,是有权对赌鬼进行任何改造的。
      
      对她有恩,将她从失去家人的境况中拉出来,还给她喝那么好喝的米粥的岑奶奶,在碧荒的眼里是一顶一的好。
      
      所以她是绝对不允许她未来的另一半这样伤害这样好的岑奶奶的。
      
      所以……
      
      碧荒敛下了眸子,未来的日子,就由她来对赌鬼进行改造吧。
      
      窗外的大树枝叶晃了晃,沙沙作响的声音告诉了碧荒赌鬼回来的讯息。
      
      她收回思绪推开了门,她身上的衣服是木灵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时间按照这个世界的风俗而变化的。
      
      所以她很放心的就走了出去。
      
      一眼就看到了岑奶奶身边正笑得一脸讨好的俊美男人。
      
      碧荒忍不住笑了笑,很好,看上去很健壮的模样,可以揍。
      
      “姑娘,休息好了吗?”岑奶奶慈爱的声音响起。
      
      碧荒点点头,“谢谢您。”
      
      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
      
      之前的时候,她其实并不会这个世界的语言,她和岑奶奶的对话,是直接在脑海里面进行的,只不过她用了一点小手段,迷惑了岑奶奶而已。
      
      岑老夫人一手牵着自己呆住了的孙子,一边朝着碧荒走过去,“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饿了吗,正好饭快好了。”
      
      碧荒想了想那香浓的米粥,作为一棵树,她们与生俱来就知道光合作用,那就是她们的饮食,阳光、雨露,从未碰触过人类事物的碧荒第一次喝到米粥的时候就惊为天人。
      
      然后在新的家人加上每天都有米粥喝的双重诱惑下,单纯的植物星人碧荒成功的将自己卖了出去。
      
      岑老夫人进了厨房,临走之前还掐了一把从见到碧荒出来就跟脑子坏掉了一样的岑行戈一把。
      
      岑行戈被这么一掐,顿时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
      
      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先去桌上坐着吧,我去帮一下祖母。”
      
      在既定的媳妇面前,他还是有一丝羞涩的。
      
      在带着碧荒去往饭桌的路上,跟在他身后的碧荒突然疑惑的问他,“你……走路是这样走的吗?”
      
      紧张得同手同脚的岑行戈身体顿时僵硬了。
      
      碧荒问这话的时候是十分认真的,从树木那里知道的信息毕竟有限,因为它们也不是真正的人类,所以她是真的很疑惑人类难道走路跟他们植物星人不一样吗?
      
      可这话听在岑行戈的耳朵里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他的耳朵蹭的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的解释自己其实平时不是这样走路的,只是今天天黑了,他看不太清路所以姿势就有点别扭。
      
      碧荒抬头看了看黄昏时分还十分明亮的天色,再次看向岑行戈的时候眼神里就带着一丝怜悯了,“你放心,这没什么的。”
      
      夜盲症而已,明天她去找点胡萝卜给他吃就是了。
      
      幸好农家人家里本来就不大,几句话的时间饭桌就走到了,岑行戈不禁松了一口气,“你先坐着,我走了!”
      
      说完,岑行戈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跑了出去。
      
      丢脸!
      
      太丢脸了!
      
      他今天的表现就跟没见着女人一样,也不知道人家姑娘会怎么想他,会不会觉得他孟浪,觉得他呆傻。
      
      岑行戈懊恼的钻进了厨房,眼巴巴的看着自家正在盛饭的祖母。
      
      岑老夫人看他一眼,嫌弃不已,“你怎么过来了?”
      
      她老太婆专门给他们留下的空闲时间接触,结果这小子这么不争气的就回来了,“我可告诉你,这是你自己亲口说的要娶,可别一切准备好了你又不成亲了,这年头,你要悔婚,那人家姑娘可只有死路一条了。”
      
      她故意把问题说得很严重,是知道自己孙子再善良不过了。
      
      果然她再一看就见岑行戈脸上的神情坚定不已,再瞧瞧那通红的耳根,岑老夫人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小子这是害羞了!
      
      她顿时就满意了。
      
      “行了,别在这里碍事,跟人姑娘好好说说话。”
      
      岑行戈杵着身体就是不走,过了好一会才不好意思的开口,“祖母,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啊,我总不能要成亲了连自己娘子名姓都不清楚吧。”
      
      他这一问却是把岑老夫人问住了。
      
      岑老夫人这一愣,岑行戈就看出点什么了,他心里咯噔一下,试探问道,“您……不知道?”
      
      这次换岑老夫人不好意思了,“嗯。”
      
      这不太高兴了给忘了吗。
      
      岑行戈脑海里顿时各种想法齐出,只是没一样是往好的方面想,到了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凑到岑老夫人耳边轻声问,“祖母,这姑娘不会是您拐来的吧?”
      
      岑老夫人眼一瞪,恨不得一铲子敲死这混小子。
      
      她这一瞪眼却是被岑行戈误会了,他顿时哀嚎一声,“祖母啊!就算没人看得上孙儿您也不能做这事啊,拐卖人口可是犯法的!”
      
      岑老夫人实在是忍不住了,一锅铲当头就朝着岑行戈砸了过去,却被岑行戈偏头躲了过去,嘴里嚷嚷着,“祖母我可是您的亲孙子,打死了就没第二个了,不就是被我说破了吗,您告诉我她是哪家的,我提亲去,聘礼不够的话大不了我再去赌几次就出来了。”
      
      一听这话岑老夫人气就不打一处来,揣着锅铲就追,健步如飞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个五六十的老太太,“我让你赌,我让你赌!”
      
      岑行戈一路上蹿下跳的躲着锅铲袭击,闲暇时还不忘劝说几句,“就算人家美得像仙女儿,您也不能见色起意的,好好的走流程,什么纳吉合八字乱七八糟的步骤咱都不能缺,就是落魄了也不能委屈着您孙媳妇不是。”
      
      ……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等了一会儿没见到的人的碧荒没忍住走了过来,结果就看到岑行戈跟只猴一样上蹿下跳的被岑老夫人追着打,她愣了愣,脑海里翻出来了一句古地球的话,打是亲,骂是爱,果然打他是人类表达关爱和照顾的一种方式吧。
      
      碧荒不禁陷入了沉思。
      
      她也没沉思多久,因为见到她来了之后岑家两婆孙就不好意思的都停下了手,岑老夫人一改在孙子面前的剽悍和强势,温柔的朝着碧荒走了过去,一边还没忘记将灶台上的饭端了出去,同时给岑行戈使了个眼神让他端菜。
      
      “姑娘你等久了吧,走吧我们去吃饭了。”
      
      “叫我碧荒吧。”碧荒说。
      
      然后她想到了解到的大庆朝的规矩似乎是嫁人之后都是随夫姓,她又笑着添了一句,“以后我就是岑碧荒了。”
      
      岑碧荒。
      
      跟着他们岑家姓。
      
      岑老夫人愣了一下,眼中竟是不由自主的沁出了水光来。
      
      她点点头,笑容真实了很多,“好名字,真是好名字。碧荒……岑碧荒。”
      
      她转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这风沙太大了,迷了眼睛。”
      
      碧荒不疑有他,认真的点点头,“没关系,等以后多种点植物就不会有风沙了,绿植对于防风固沙有着很大的作用。。”
      
      说着她指尖悄悄的动了动,一点绿芒无声无息的融进了岑老夫人的眼睛里。
      
      岑老夫人只觉得眼前顿时清亮了很多,她只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心情太好了,看着周围的一切都觉得美好了许多,宠溺的应和着,“说得对,也是该种点花花草草点缀一下了。”
      
      碧荒义不容辞的将事情揽了过去,“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好,都给你,都交给你。”
      
      至于岑行戈?
      
      他已经手脚僵硬得再次走路同手同脚了。
      
      碧荒回头看了一眼,再次坚定了要种胡萝卜给他治夜盲的决心。
      
      同手同脚的,可多难看呀。
      
      岑行戈不知道碧荒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只单单一想眼前的女子是会跟着他姓的他娘子,就觉得浑身燥得厉害。
      
      他从不知对女子动心是什么感觉,却在看到眼前人眉眼弯弯那一笑的时候瞬间明白了。
      
      这就是一颗心的颤动。
      
      所谓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是一种想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也在所不惜的冲动。
      
      夜晚的凉风也无法吹灭他内心的火热。
      
      他的——
      
      娘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岑行戈(鼻青脸肿眼神呆滞):现在就是后悔,非常的后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