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养大佬

作者:莓莓小青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搭话【已修】

      王旗远远地站在另一边马路上看着小摊子那边发生的一切。
      
      周娇看薛春花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怕了。
      
      “有句话说的好,民不告,官不究。我们只要去告你,你以前从别人家骗了抢了的可都得还回来。”
      
      “周娇,这真能去告?”有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不能了?”周娇朝她微微一笑道,“我们家里的东西都是我们的私人财产,私人财产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强抢别人的私人财产就是违法犯罪。”
      
      周娇话音刚落,前面突然听到“乒乓”的一声,只见薛春花的宝贝饭盒直直地掉在了地上,磕在地上,凹下去好大一块。
      
      薛春花最宝贵的东西可就三个:她自己、她地宝贝儿子李长根,最后一个就是这个铝饭盒了!
      
      据说为了让这个铝饭盒更能显示出她薛春花和那些天天吃土豆和糊糊的人不一样,她家吃肉都要先把肉汁在饭盒边边上滚一圈,留住味道!
      
      而且,薛春花在厂里吃饭时,不但每次要抢在第一个拿饭盒,拿到饭盒后还必定要打开饭盒,指着那圈肉汁的痕迹,和大家伙得瑟他家吃得有多好。
      
      纺织厂不少人早就对这个饭盒怨声载道了。
      
      谁想在自己准备吃着香喷喷的白米饭的时候先看到这么一圈油腻腻的痕迹,恶心死人了!
      
      现在看到它掉在地上还给磕坏了,不少人都看得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薛春花看看眼前微笑的周娇,再转向四周围着自己窃窃私语的人,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弯身抄起地上的饭盒就跑了。
      
      旁观的人被她跑马一样的速度看得先是一愣,然后一个个都捧腹大笑了,笑声传到马路边上,吓得薛春花脚下一顿,差点没正面朝下摔在马路上。
      
      周宝站在这边看了很久,直到薛春花快摔倒在王旗边上时,她才走过去虚扶住她。
      
      “薛姨,你没事吧?”周宝温柔地问道。
      
      薛春花知道周宝在周娇手上也吃过亏,现在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一个阵营里的伙伴一样。
      
      她紧紧地拽着周宝的手,龇牙咧嘴地说道:“周娇简直就眼里没有长辈,没有教教养!她就是个泼妇!她以后肯定嫁不出去,没人要!”
      
      薛春花简直就是把自己对周娇所有的恨都放到手上了,手劲之大,差点没把周宝的给掐出血了。
      
      “薛姨,娇娇她就是太不懂事了,您怎么说也看着我们长大的长辈吧,而且也都是邻里邻居的,她怎么可以这么和薛阿姨你说话呢?”
      
      周宝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把薛春花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拽下来。
      
      “对了薛姨,这也快上班了,你不赶快回家收拾收拾?”
      
      提到上班,薛春花也摸了摸自己还饿着的肚子,又想到家里同样饿着肚子的宝贝儿子,朝正被一群客人围在其中的周娇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那我就走了,周宝你……”薛春花正在说着呢,又看到了站在周宝旁边的王旗,看向他们的目光就走些不怀好意了,“你们慢慢聊,慢慢聊,薛姨我就先回了,被周娇这个小贱人害的,我儿子还饿着呢!”
      
      周宝回过头去,目送薛春花离开,“薛姨,路上小心。”
      
      王旗刚才就注意到身边这位女同志了。
      
      她穿着一身崭新的的确良衬衫和长裤,个子中等,长相有些艳丽,说起话来倒是斯斯文文的,尤其是和那个泼辣又奇怪的周娇一比。
      
      “你们是堂姐妹?”王旗朝她微微颔首,脸带笑意地问道。
      
      周宝腼腆一笑,微低下头说道:“是呀,我叫周宝,就在纺织厂工作,她是我堂妹,叫周娇。”
      
      王旗不能不把这对堂姐妹放到一起比较了。
      
      周娇看着是娇小,模样也是清纯漂亮,但脾气简直是稀奇古怪又泼辣,一看就是没读过什么书的人。再说了,好人家的女孩子哪里会出来抛头露面做生意的,简直没有家教!
      
      想到昨天被周娇冷眼斜睨的样子,王旗就感觉自己的气又不顺了。
      
      这么一想,王旗看着自己身边脸泛红晕的周宝,觉得还是他们纺织厂的姑娘好,大方得体又温柔能干。
      
      于是,他看着周宝的笑意更深了。
      
      “周宝同志,你在纺织厂里是做什么工作的?”
      
      周宝抬起头来,眼神闪亮地看着王旗,“我是咱们纺织厂里的细纱挡车工学徒。虽然挡车工的工作很辛苦,但是我一点也不怕辛苦。我每天都在和我的师父努力学习,希望自己能早日出师,为咱们纺织厂多做贡献!”
      
      周宝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又积极向上,很符合王旗这个纺织厂三代的审美。
      
      王旗听完她的话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对着周娇自我介绍道:“我叫王旗,是咱们厂的会计。”
      
      “你好厉害啊!一定是学习又好能力又强吧,听说咱们厂的会计不但要学历还要考试呢!”周宝故作惊讶地看着他,一双眼睛睁得又大又圆。
      
      这样的震惊又羡慕的表情让王旗心里感到十分熨帖,他骄矜地点了点头,客气地推辞着,“没有没有,我也只是比别人稍微努力一点点罢了。”
      
      周宝看着他一脸的孺慕之情。
      
      “你比别人努力一点点就能有这样的好成绩,那你要是更努力一点,将来岂不是能当咱们厂的厂长了!”
      
      王旗笑着摆摆手,“周宝同志,可不能这么说,厂长可不是谁想当的就能当的。”
      
      周宝脸蛋红扑扑地鼓励他,“你这么厉害,我觉得你肯定行的!”
      
      回应她的是王旗克制又有些得意的笑容。
      
      远处的周娇闲下来了,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周宝和王旗站在一块儿有说有笑的样子。
      
      周宝的脸上带着又是娇羞又是敬仰的表情,看起来格外纯真可爱。
      
      周娇冷冷一笑,她想起了前世周宝说起她和王旗在床上的那些腌臜事时脸上的洋洋自得,又想起周宝听到法院判了王旗是过错方后她大惊失色的样子。
      
      前世就能出轨的渣男再来一次就能管得住自己的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和下身?
      
      周娇可是半点也不相信。
      
      不过看到周宝越来越红的脸颊,,周娇倒是有点期待这对曾经的渣男和小三今生会有什么结局。
      
      **
      “哼,坏女人,小气鬼,欺负我妈的大坏蛋!”
      
      周娇刚踩上到三楼的最后一阶楼梯,突然感到脚下有些不对劲,她立刻抬脚往前跨了一大步。
      
      周娇站稳后回头一看,心里吓了一跳,楼梯口居然被人撒了一大片油!
      
      这可是油啊!
      
      在这个限量供应的年代,家里炒菜都是拿纱布抹一下锅就算放油了,周娇真想不到居然有人会拿这么宝贵的油来干这种蠢事。
      
      这时,一个黑乎乎的小男孩从门内探出头来,在看到周娇平安无事后,他不但冲着周娇吐口水,还朝她做鬼脸,企图吓跑她。
      
      周娇认出了这是薛春花的宝贝小儿子李长根,看着他扒在嘴巴上黑乎乎的手,她默默地往前边走了几步。
      
      “小朋友,上别人家要东西,要不到就闯进去抢,这叫强盗。”
      
      周娇说话时特意离得李长根远远的,李长根这孩子被薛春花宠得无法无天的性子整个院子都知道,小小年纪全家除了他妈薛春花,就没有不被他打得嗷嗷叫的。
      
      果然,李长根一听到别人说他妈妈不好,立刻挥舞着拳头就要朝周娇冲过来。
      
      周周娇原本是正对着楼梯口站着呢,李长根冲过来时,周娇迅速地转身避开,李长根就直愣愣地往前扑了个空。
      
      “丑女人,你居然还敢躲开!”
      
      李长根看着前面面色如常毫不惊恐的周娇,心里更生气了,她居然不像他姐姐爸爸一样怕他!
      
      于是,李长根再次挥舞起拳头,目光像钩子一般紧紧地盯着周娇,两条腿不断积蓄力量,最后像只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
      
      周娇不想和个小孩子打架,直接又是一个转身避开,她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呢,没想到身后速度传来了李长根“哎呦哎呦”的惨叫声。
      
      周回头一看,乐了。
      
      原来李长根竟然踩在了他自己泼了油的楼梯口,周娇躲开后他控制不住自己,脚下一滑,两腿一拉,直接摔到最下面了。
      
      现在正倒在楼梯口抱着腿直叫嚷。
      
      “李长根,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你以后还是长点教训吧。”
      
      说完,周娇看他也撞出什么大毛病来,潇潇洒洒地直接回家了。
      
      这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吃饭的时候。
      
      “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啊。”
      
      周娇笑着看向愁眉不展的父母。
      
      薛春花一连两次在她手上吃了亏,晚上回来知道宝贝儿子李长根为了打她反而把自己给摔伤了,硬是忍下了这口气不敢再来周家撒泼了。
      
      沈娟也没上门来闹事,周娇实在想不到,爸妈还有什么要烦恼的。
      
      张梅看着年轻漂亮的女儿,叹息着才开了口:“娇娇,要不咱们还是别做生意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