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卫槐围场落于京城之外的文木山,文木山百里之内都是围场的范围,因这里地势平坦,树木茂密,动物众多,便被皇家征收为狩猎围场,高延帝赐名卫槐。
      
      卫槐围场外有一小镇,名为平沪镇,皇室的队伍便停在了这里。
      
      景疏看着三辆辇车熙熙攘攘地走下各位小姐公子,一场秋猎罢了,几乎所有的王室贵族的子女都参与了。
      
      只为来次在帝王前露个面,翘盼着万一被皇上或者皇子看中,谋得个嫔妃的位置也算是为家族尽了力。
      
      这就是身在世族女子的命,想此,景疏不由得觉得悲凉,片刻后,她也不再出神,轻抚了下凌乱的衣摆。
      
      正要走去,脚下一绊,眼看要摔倒,一只手忽然从身后伸出来有力把揽着她的腰身。
      
      景疏回首瞧去,映入眼帘的正是段亦衍那张冷峻的面容,她心绪微动,忍不住吸了口气。“多...多谢。”
      
      段亦衍漠然道:“别摔在本王的羽箭上。”
      
      景疏稳住身形,低头一瞧,刚才绊到她的正是一袋羽箭,她眉头一蹙,“啧。”
      
      还以为真以为他有这么好心呢。
      
      景疏转过身退了几步,“我岂会被几根羽箭绊倒,晋王殿下多此一举了。”
      
      “那就行。”段亦衍停顿了一下,又道:“别乱跑。”
      
      说完就牵着一旁的追风,对侍卫说道:“把王妃的马拉来。”
      
      侍卫揖身退下,很快越影便牵到了景疏身边,她一笑,拍了拍马鬃。
      
      卫槐围场内有着站台,是专门用作休息的,一些来的王室子女便在此休息,景疏随着段亦衍入场。
      
      那大沧皇朝的皇帝早已换上了劲装,骑马而过,见到两人,便拉住了缰绳。
      
      景疏抬头望去,又低下头来,马背上的皇上年过半百却仍旧意气风发,散发着帝王威严,剑眉上扬。
      
      这就是那个害她终日不得以真容示人的当今圣上……
      
      “你就是景长毅的长女?为何掩面。”高延帝问道,声线极为粗沉。
      
      景疏朝他扶手作揖,眼眸微暗,“民女面容颇为丑陋怕扰了圣上的眼。”
      
      只听高延帝一笑,“你倒是和景汐相差太多,燕容方才还说要和你比试一番,待会骑上马匹让朕见识见识传闻中的武将长女。”
      
      “是。”景疏答道。
      
      就此,高延帝一甩缰绳,身下骏马便一跃而去,景疏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那抹明黄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之中。
      
      段亦衍说得果然没错,这燕容公主真要和她比试。
      
      “别输太惨就行。”段亦衍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景疏回头看向他,心中薄怒。
      
      小看她?
      
      “至少不会丢你晋王殿下的脸。”景疏冷道。
      
      段亦衍嗤笑一声,越上了马背,扬鞭而去,溅起的黄沙,扬得她一身的灰。
      
      可恶!
      
      景疏挥着飞尘,连咳了几声后,恶狠狠的看着远去的段亦衍。
      
      忽然发觉一道尖锐的眼光在看着她,景疏沉下心来,侧首望去,站台之上,一个身姿十分熟悉,正是她的妹妹景汐。
      
      景汐也来了?为何方才没遇见她。
      
      此时景汐正站在贤贵妃身旁,见到景疏瞧见了她,便收回了目光与贤贵妃谈笑着。
      
      景疏不免心中疑惑,不过很快不再细想,便骑上越影入林而去
      
      风在耳旁呼啸而去,这种感觉就像回到了北漠,景疏心中一阵畅快。
      
      刚入林中不过片晌,一支羽箭忽飞驰而来,擦过景疏的面纱,面纱就此掉落下来。
      
      景疏一惊,心道不好,连忙拽起缰绳,刹住了越影。
      
      那支羽箭射入了树木之中,景疏侧头看去,侧面不远处的黑马之上正是一身红衣的燕容公主。
      
      她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见到景疏的容颜,她略微惊异地扬了扬眉梢,说道:“原来晋王妃不是丑女呀。”
      
      景疏眉头紧皱,眼望四周,幸好除了燕容,并无其他人,她握紧了身后的弓箭,冷声:“燕容公主这是何意。”
      
      燕容骑着黑马慢慢走过来,歪了下头,瞧着景疏的脸,一愣神:“好看,真的好看,难道三哥他金屋藏娇?”
      
      话还没说完,景疏心中恼怒,便拉开了弓箭,一支羽箭瞬间飞过来,燕容见此一惊,连忙侧身躲去,“别这样!我没有恶意。”
      
      话没说完,只听‘撕拉’一声,燕容手臂上的袖子被穿破,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雪白的皮肤。
      
      景疏这才垂下手中弓箭,漠然说道:“一箭之仇。”
      
      燕容皱眉看着自己被撕破的衣袖,瘪嘴道:“你可真狠啊。”
      
      “燕容公主缪赞了。”景疏回道,跃下马,将地上的面纱捡了起来。
      
      “我这可不是在夸你,不过我很喜欢你。”燕容抽动了下嘴角,看着景疏重新戴上面纱,又道:“明明是个大美人,为何让人说你是丑女。”
      
      景疏抬眼看着她,这个燕容看起来似乎并不知道那个妖女的传言,不免脸色微松动下来,说道:“希望燕容公主今日就当没见到我的脸。”
      
      燕容俯身两手撑在马脖上,“我想听为什么。”
      
      “抱歉,我无可奉告。”景疏道。
      
      “那我为何你替你保守秘密?”燕容淡然一笑。
      
      景疏面露难色,不言语。
      
      见此,看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燕容只好摆了手,“如此吧,晋王妃毕竟是武将门第,与本公主比试一番箭法,若王妃赢了,我便不再追问,为你保守秘密。”
      
      燕容顿了一下,嬉笑着,“若你输了,你就得告诉我缘由,或许还会昭告天下,晋王妃是个绝色大美人的事实。”
      
      听言,景疏眉头微皱,怎么感觉被一个女人调戏了,真让人不爽。
      
      她一跃上马,握紧手中弓箭,“我不会让公主有赢的机会的。”
      
      “别太小看我哦。”燕容说道,张望林间,一只矫健麋鹿步伐轻快越过灌木后,垂下头吃草。
      
      “呐,那只麋鹿谁先拿下,谁就赢。”说完,燕容一拽马缰,黑马奔出去,景疏两腿一夹马肚随后跟上。
      
      本悠闲自在的麋鹿察觉到动静,敏锐地扬起头,一支箭飞射在它脚下的一瞬间,麋鹿扬起四蹄跳跃出去,奔跑而去。
      
      黑马上的燕容眉头微蹙,啐了一口,放下弓箭,让马儿快加了速度。
      
      她瞧了一眼追在身后的景疏,重新举起弓箭瞄准奔跑中的麋鹿,这下一定能射中,眼见一箭待发,松开弓弦,羽箭飞射出去。
      
      忽然后方飞来一支箭,一霎间将燕容的羽箭射穿,扎实有力的贯穿了羽箭射进了远处的树木之上。
      
      麋鹿乘机跳入草木之中,身形随即不见,燕容还来不及恼怒,景疏骑着那匹血红色的快马越过她,奔在前方而去。
      
      燕容眼中燃起战意,舔了下唇角,“好箭法。”扬鞭追上去。
      
      ——分割线——
      
      树林之中,鸟鸣清脆,一干朝臣驾马围在高延帝身边,只见高延帝目光专注的盯着前方,面容绷起,弓箭的弦在他手中拉出一个弧线,严阵以待,右手一松,手中羽箭飞射而去。
      
      草丛中一只灰兔瞬间被箭射穿,灰兔倏地倒下,后腿还蹬了两下。
      
      众人鼓起了掌,太子段亦宣连忙上前,说道:“父皇好箭法!”
      
      高延帝满意笑着,摸了下胡须,“这算不了什么,若不是没见着什么大的猎物,朕连再凶猛的野猪都能轻松拿下。”
      
      “父皇年轻时征伐战场,区区野猪算得了上什么。”太子谄媚奉承着。
      
      高延帝听到这话洋洋一喜,故作高深,“可惜这山中野兽甚少,不然让你瞧瞧朕当年的风范。”
      
      说罢,对边上的张总管,颇威严的说道:“去,把朕的战利品捡回来。”
      
      这话刚说完,便有人兴奋说道:“皇上,野猪!不远处就有一只!”
      
      高延帝定睛一瞧,脸上笑容渐渐变得僵硬,前面草木之中一只硕大的野猪赫然出现,目测估计有上百斤,又长又尖的獠牙随着野猪的喘息抽动着,嘴中流出黏稠的口水。
      
      貌似是发狂了,突然那野猪向众人飞驰而来。
      
      高延帝举起弓箭往那奔来的野猪射了几箭,可偏偏那野猪皮糙肉厚根本射不中。
      
      见事不妙,高延帝扔了手中弓箭,扬起马鞭,扬声道:“护驾!”
      
      头一次遇见如此大的野猪,众人惊惶失措,四处逃窜,一片混乱。
      
      太子举起手中弓箭往野猪射上几箭,奈何他学术不精,没有一箭中标,慌乱地驾马而去。
      
      陡然一支羽箭顺风而来,准确无误地射入野猪黑色的右眼里,只见凶猛的野猪仰天长啸,红色的鲜血从它眼流出来。
      
      箭之所出正是迟迟赶来的段亦衍,身后还有驾马的五皇子段亦泽吟吟笑着,两人骑马而来。
      
      见到两人,高延帝连忙说道:“来得正好,快...快快给朕把这只畜生打死。”
      
      话音刚落,野猪狂暴起来,发出嘶吼般的怒吼,猪蹄滑动地面,向段亦衍奔跑而来,右眼里的箭不停的晃动。
      
      段亦衍驾马将野猪引开向另一面无人之处,追风不愧是匹尚好的快马,纵使那野猪再凶悍都未曾蹭到一下。
      
      段亦泽追其在侧面,乘机将羽箭射瞎野猪的另只眼睛,野猪痛苦地晃动着庞大的头颅。
      
      果然生命力顽强,段亦衍神态严肃,举起来了弓箭,野猪张扬地朝他怒吼着,此时的它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段亦衍松开箭弦,一箭入喉,贯穿野猪的喉咙,再也嘶吼不出来了,随着一声沉重的声音,硕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果然,三哥还是很厉害。”段亦泽赶到身边来说道。
      
      “没有五弟的帮忙,我也拿不下它。”段亦衍收起弓箭,客气说道。
      
      “是吗,怎么觉得没有我,三哥也能弄死它。”段亦泽嘻笑一声。
      
      见野猪倒下,躲远的高延帝这才驾马围了上来,大笑一声:“不愧是朕的儿子,颇有当年朕的风范。”
      
      “干得不错,一会回去朕有赏。”说罢,高延帝还回头瞪了一眼小心翼翼围上来的太子,太子面色尴尬。
      
      “这都是三哥的功劳,儿臣就不敢讨赏了。”段亦泽作揖说道。
      
      高延帝看了一眼段亦衍,呵呵一笑,“朕两个都赏。”
      
      然后随手召来侍卫,把方才作乱的野猪抬了下去。
      
      高延帝驾着马悠哉地准备打道回府,忽左右相顾,问道:“嘶,燕容这丫头呢。”
      
      “估计还在这林中寻着猎物吧。”太子淡笑一声,回道。
      
      高延帝微点头,思索说道:“这丫头不是说要和那个…晋王妃比试箭法吗。”
      
      “说起来,好像也没见着晋王妃。”段亦泽说着,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段亦衍。
      
      听言,高延帝侧首,剑眉高扬看着段亦衍。
      
      段亦衍皱了下眉,沉默了半刻,他也不清楚,犹记得这女人不是跟着他来了吗
      
      正要开口说话。
      
      忽然一阵风刮过,一红一黑两匹快马迅速从前方掠过,马上两人正是面带白纱的晋王妃和燕容公主,前方一头麋鹿疯狂逃窜……
      
      众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