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一

      难得安眠,这一夜景疏睡得很沉,近巳时都还未转醒。
      
      正逢段亦衍下朝回来,本想等她一同用早膳,问过管家得知景疏还未起床,他微蹙了下眉,便往听雨苑去了。
      
      房外婢女明红守着门,她偷偷打了个哈欠,转头便瞧见了晋王爷往这来,明红连忙伏身作礼。
      
      段亦衍瞥了眼明红,看着门外这样子便知景疏还没醒,他推门便入了房。
      
      房内床塌之上的人正安睡着,段亦衍缓缓走近,锦被滑落在景疏的肩下,正值秋季,微凉,这样非给染上风寒不可。
      
      段亦衍坐在床边,伸手将锦被往上拉了拉,盖好,望着眼前这人的睡颜乖巧可人,安安静静,纤长的睫毛随着平稳的呼吸轻轻颤动。
      
      段亦衍不禁眼眸轻弯,轻抚她的脸庞,指腹触到那点红痣格外停顿了下来,真好看。
      
      忽然床上的人双眸睁开,褐瞳警惕地盯着段亦衍,景疏一把抓住摸她脸的贼手,这人怎么进来的!
      
      段亦衍笑意有些尴尬,两人对视着不言语。
      
      景疏冷眼瞧着他,再瞧了被她抓获得贼手,心一堵,张开口就冲那手咬了下去。
      
      只听房内一声低声叫唤——
      
      站门口的明红一惊,连忙回头偷瞧去。
      
      这回段亦衍是苦不堪言了,看着自己手上的一排红色牙印。
      
      床上的景疏手里捏着锦被,环顾了房间,停在段亦衍身上,瞪圆了美目:“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段亦衍轻揉下被景疏咬了一口的手,嘴角重新扬起笑意,探身贴过来,“为夫来叫王妃起床。”
      
      景疏眉头一蹙,往后靠了靠:“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巳时。”段亦衍得寸进尺地又贴近了些许。
      
      景疏一手将他推开,下了床,指了指房门,“请晋王您出去。”
      
      “王妃可要更衣?不介意的话本王可以代劳。”段亦衍起身来,瞥了下景疏身上的白色亵衣。
      
      景疏抬首望着他,往后退了一步,眉宇间淡怒,“我自己可以。”
      
      “王妃尚未痊愈,还是本王来得好。”段亦衍笑意深了一分。
      
      “不用,我可以叫明红。”景疏拒绝,停顿了一下,又道:“别忘了约法三章第一条,你我划清界限,望王爷莫要逾越。”
      
      段亦衍似乎没在认真听她说话,左顾右盼,则是去寻起景疏的衣物。
      
      见此,景疏心中堵了一团火,上前去夺回自己的衣裳。“段亦衍你个无赖,登徒子!”
      
      段亦衍弯起眼眸,反是衣裳一扬将景疏圈进怀里,一手揽在那细腰上,低头轻声说道:“本王好心给你更衣,怎就成了无赖,登徒子?”
      
      被抱了个满怀的景疏一怔,见衣裳披在肩头,抬首瞧去,段亦衍的俊颜近在咫尺……
      
      回过神来的景疏银牙一咬,捏紧了拳冲着那张俊颜揍去。
      
      这回段亦衍可有了警觉,抬手便将景疏的拳头握在手里,拦了下来。“这可不能再让你得手了。”
      
      景疏气极,褐眸微转,随后狠狠一脚踩在他的脚上,段亦衍吃痛轻呼起来,揽在她腰间的手松了松。
      
      见此,景疏一把将推开段亦衍,将披在肩上的衣裳穿上,整着腰上的裙带。
      
      段亦衍艰难地站稳身形,虽然他的晋王妃抱在怀里手感上佳,但下次还需再警觉一些。
      
      来来去去景疏都未将衣裳整理好,她瞥了眼段亦衍,将气撒在他身上,还未等段亦衍有半句话,便将他推出了房,关上门。
      
      段亦衍现在房前,万般无奈,看了眼手上被景疏留下的牙印,转头对门口的明红道:“去给王妃洗梳好。”
      
      明红垂首伏身,段亦衍便离了房门去。
      
      进门后,只见景疏坐在梳妆台前系着裙带,明红偷笑一声,上前去给景疏整理衣物。
      
      景疏瞥了眼明红,道:“你…笑什么。”
      
      明红将景疏的裙带系好,浅浅道:“这是奴婢入府这么多年第一次见王爷这副表情,所以……”
      
      景疏只是蹙了下眉,什么也没说,整理好衣物后,待洗漱后,明红将玉簪插入景疏的发饰中。
      
      “青云呢。”景疏问道。
      
      “青云姑娘说在王府里闲不住,出门去了。”明红回道。
      
      景疏点了点头,随后便让明红去上了膳食来听雨苑。
      
      端着碗筷,景疏一边吃一边对明红道:“去库房里,寻把门锁来。”
      
      明红刚抬步走了一步,又停下脚步,迟疑道:“王妃您要门锁做什么?”
      
      景疏抬眸看了眼她,冷淡道:“防狼。”
      
      “……”
      
      待明红将门锁拿来后,景疏还在门上比划了一下,心道:这下看谁还能偷偷进来。
      
      正在这时碧兰就步伐迟缓地入了房门,景疏见着她微惊,上前去将碧兰扶住。
      
      “不是让你好好养伤吗。”景疏斥责道。
      
      “昨日用过药,碧兰就好多的了,只是步伐有些慢。”碧兰忙解释道。
      
      景疏只能无奈,在椅子上放块软垫便拉着她坐下,碧兰还死活不愿坐下,几分劝慰下还是老实了。
      
      好在早上段亦衍来听雨苑与她闹了一通后,便出门处理公事去了,景疏倒还怕他闲着来惊扰她。
      
      晋王府外,一锦衣大宫女下了辇,带着随行的人,入了府去。
      
      赵管家连忙迎上来拱手道:“这不是贤贵妃身边的大宫女春禾吗,今儿您这是?”
      
      春禾看着赵管家,浅笑着行礼:“今儿我们贵妃娘娘有请晋王妃一叙,管家可行个方便。”
      
      见此,赵管家眉头一皱,回笑道:“上次秋猎回来,王妃肩伤还未好全,正在休息,恐怕……”
      
      “娘娘只是请晋王妃前去喝盏茶水,并无其他要紧的事,赵管家不必心忧的。”春禾神态温和,却透着执着。
      
      赵管家低吟下,“大宫女请稍作等待,我且让人去问问王妃是否可方便前去。”
      
      春禾颌首应下。
      
      听雨苑里,景疏正将门锁挂在房门上,便撞见了一家丁赶来。
      
      “王妃,贤妃娘娘唤人来了,说是请您去涵芷宫喝盏茶水。”那家丁来到跟前说道。
      
      景疏微诧异地挑了下眉,停下了手中动作,“贤贵妃?”
      
      “正是,王妃可要前去?”家丁道。
      
      景疏行了两步,“贤贵妃有请,那便去看看吧。”
      
      想罢,她回头看了眼碧兰。
      
      半晌之后,景疏从听雨苑出来了,行到堂中,大宫女春禾恭恭敬敬行了礼。
      
      便随着出府进宫去了,曾在秋猎时与贤贵妃有过一两面,不过皆都相谈不深,今日怎会邀她进宫一见。
      
      来了涵禾宫,入殿后,内檀香缭绕,摆设不似皇后的嘉怡宫富丽堂皇,倒显得几分清雅,就是这檀香过于浓郁了。
      
      见着了人,景疏盈盈行礼,贤贵妃浅笑着连忙赐了座。
      
      景疏坐下后,才仔细端详贤贵妃,一如之前在围场见着时那般,发上的金饰不多,但温柔明善。
      
      “自那日秋猎之后,本宫一直没抓着时间让晋王妃来宫中一叙,那日若非是你与燕容公主及时赶来,恐怕就出事了。”贤贵妃笑容和善,转动着左手食指上的翡翠戒。
      
      景疏回礼:“这都是妾身该做的。”
      
      “镇北将军能有你这样的女儿,乃是大幸啊。”贤贵妃说道。
      
      “娘娘谬赞了。”景疏道。
      
      贤贵妃瞟了眼景疏未动的茶杯,轻笑:“本宫常日里就爱喝碧螺春,晋王妃可是不喜这味茶,本宫让人换了去。”
      
      景疏瞥了下茶杯,浅笑:“不必劳烦了,妾身只是想放着凉了些再喝。”
      
      贤贵妃明了的点头,看了眼景疏的面纱,不禁为此叹息。“好好的女儿家,面容却……”
      
      转念后,贤贵妃探手招呼了下春禾,在她耳边细语,回头淡淡一笑。“本宫这有一瓶凝脂膏,对于遮痕有着奇效,就当是为答谢那日秋猎的恩情,本宫将它赠于晋王妃。”
      
      听言,景疏将眉头蹙起,忙声道:“多谢贵妃娘娘厚爱,妾身早已习惯这副容颜,如今以面纱示人也挺好的。”
      
      “本宫与你母亲宁氏有过几分情谊,你有何须与本宫见外呢。”
      
      贤贵妃淡淡一笑,转动的翡翠戒忽地停下了,眼中带上了些许冷然,“既然晋王妃不愿接这瓶凝脂膏,那本宫就要留王妃在涵芷宫多坐坐了。”
      
      景疏心思暗暗沉下,瞧着贤贵妃的脸:“贵妃娘娘,您这是什么意思。”
      
      贤贵妃扬起眉:“听闻晋王妃面上一红痣,这可是妖女呀。”
      
      说罢,双手一拍,殿内的大门便被紧紧关上。
      ……
      
      景疏前脚随涵芷宫大宫女走后,后脚燕容公主便端着两壶竹叶青入了晋王府。
      
      从刑部得知景疏已被晋王带回了府,燕容就连忙带酒赶来,见着王府家丁道:“快带本公主去见你们王妃。”
      
      这时赵管家赶了来,“王妃刚受贤贵妃的邀,前去涵芷宫了。”
      
      燕容拎着两壶竹叶青,神色懊恼:“这么说我又晚了一步?”
      
      赵管家讪笑着,不言语。
      
      “贤贵妃邀景疏去涵芷宫做甚?”燕容低吟道,转念想了想,将酒递向赵管家,“拿下去,那我便等等吧,待晋王妃回来一同喝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帮小伙伴推个文。
    《掌上珠》——奚奚奚嘻
    #掌上珠想当太后怎么办#
    阴沉皇子实力宠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