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九

      清晨的时候,王妃被找回来了,不过是被晋王殿下扛回来的……
      
      赵管家看着晋王殿下就这样把王妃扛回了听雨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他也不好说,也不敢问。
      
      王妃一副灰尘满面的样子,想必是受了不少苦了吧,还好王爷把她找回来,可怜的孩子,唉。
      
      听雨苑房内,景疏僵着身子坐在椅子上,面色冷沉,一言不发,大有生无可恋之势。
      
      段亦衍吩咐下人去把御医请来,随后坐在她身旁,让婢女打一盆清水上来,他抬手去将帕子浸湿,拧干水,欲要擦拭她脸颊的灰。
      
      景疏冷冷将脸撇开,一副抗拒之势,段亦衍心中暗叹,抬手擒着她的下巴,给她擦拭,动作轻柔。
      
      “啧!”景疏眉头不满地蹙起,只能任由他将丝帕在脸上轻柔地擦拭,她下意识轻眯眼,本有容颜很快显现出来,眉目如画,绝美脱俗。
      
      这下段亦衍怔了神,耳朵微红,唇角下意识扬起。
      
      景疏只觉得他笑得渗人,推开他的手:“段亦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若你想拿我去立功你就大错特错了。”
      
      段亦衍回过神来,嘴角笑意深了几分,动作轻稳地将帕子放进盆里,令下人清了几遍帕子。
      
      “我要把你拿给谁去立功?”
      
      景疏愣下,试探道:“皇上……”
      
      “我还用不着拿自己的王妃去换功绩。”
      
      段亦衍盯着景疏一双美目,又垂下来,接过下人已经拧好的帕子,将她的手拿过来,为她擦去手指上的灰。
      
      景疏眉间一紧,甩开他的手,这样的段亦衍让她觉得发怵,渗得慌,向来高高在上,和她一言不合的晋王殿下竟给她擦脸擦手,不是傻了就是疯了。
      
      “既然如此,便把青云放出来。”
      
      见景疏又提及那人,段亦衍眼色一沉,“不放。”扔了帕子进盆里,让下人退下。
      
      “你意欲何为。”景疏质问着。
      
      段亦衍看着她沉默片刻,从怀里掏出一块润白的玉佩,上面雕刻着的云祥纹路,景疏最熟悉不过了,眼中愕然,这玉佩怎么在他手里?
      
      “你可还记得这块玉佩。”
      
      景疏怔住,手微抬起,突然停顿下来,微张的嘴又合上了,她的手落下,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
      
      他说要娶的人可不止她一个,对着景汐说过如此的话,如今又想履行十年前对她的承诺吗。
      
      她景疏只想与一人执手偕老,段亦衍若你有心对景汐好,就别招惹她。
      
      见景疏不言语,段亦衍自行将玉佩递在她手里。
      
      可她却站起身来,将玉佩还了回去,“并不认识此物,你还是交给适合它的人。”
      
      段亦衍僵着手,面色立马阴沉下来。
      
      怎么会认识,方才明明差点就拿起玉佩了,她在说谎。
      
      一切的种种都表明这个人不想嫁给他,那约法三章也是为了以后脱身做的准备吗,若有机会她便和别人远走高飞。
      
      段亦衍将手中玉佩握紧,“不记得也罢,权当我送于你。”
      
      景疏心思幽沉,缓缓道:“我不要。”
      
      房内气氛降至冰点,景疏故作镇定地抬目看了看段亦衍,只觉得这人面色极为难看,仿佛要吃了她似的。
      
      正在此时房门被敲响,赵管家的声音在门外传来:“王爷,孟御医来了。”
      
      沉默被打破。
      
      段亦衍扶了扶额,神色有些缓和下来,将玉佩放回怀里,看着景疏的面容,轻叹了一声,好在她活得好好的,且还是他的王妃,足矣。
      
      走到梳妆台前寻来面纱,想亲自给她戴上,景疏却从他手里拿过,自行戴好,段亦衍也无可奈何,这才道了一声进来。
      
      赵管家推开了房门,面相文雅的孟御医提着药箱走进来。
      
      见着房内的情形,着实讶异了下,晋王妃怎么还穿着一身男装,发饰凌乱。
      
      不过他也未敢多言,作揖行礼后便打开了药箱,晋王殿下在身后盯着他。
      
      孟御医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王妃可否给臣看下伤口。”
      
      景疏抿了抿唇,点头应了下来,婢女上前去正解着衣领,一旁的有些人按耐不住了。
      
      段亦衍转头对赵管家冷冷说道:“下次请女医官来。”
      
      赵管家低首应:“是,王爷。”
      
      这话一出,孟御医的脸僵了僵,他是正经御医,拿过皇上御笔文书的!
      
      景疏不禁瞥了眼段亦衍,默然。
      
      婢女替她缓缓衣领拉下来,也还好拉到了伤口那一处,只是包扎的纱布已经浸出血来了,孟御医见了直摇头:“晋王妃你这前些日子才刚好了些,怎么又弄成这样了。”
      
      景疏有些支吾:“这几天做了些幅度比较大的动作。”
      
      孟御医为她将着血的纱布剪开,果然伤口处发红溃烂,他又摇了头:“您再这样下去,治好后指定要留疤。”
      
      景疏淡然道:“无妨,我不在意,您就看着治……”
      
      “我在意。”段亦衍打断了景疏的话,面色凝重地对着孟御医命令道:“若留疤本王问你的罪。”
      
      吓得孟御医手一抖,“臣定竭尽全力。”
      
      景疏抬眸瞪着段亦衍,终于忍不住道:“晋王,你够了。”
      
      见景疏对他有些烦躁,段亦衍置气似地一甩长袖,将手覆在身后。
      
      景疏撇过头去,待孟御医为她处理好伤口,上了些金创药后,便手法娴熟地包扎好。
      
      孟御医收拾好药箱,告了退。
      
      这么久了,也没见着碧兰,景疏抬眸对赵管家问道:“碧兰呢。”
      
      赵管家看了看段亦衍的脸色,一笑:“碧兰姑娘有些着了风寒,便让她休息下了。”
      
      景疏起了身,担心道:“我去看看。”
      
      话刚落下,段亦衍拉住了她的手,“既然碧兰休息下了,你就别去打扰了,这一早什么都没吃,先用过早膳再说。”
      
      景疏眸色一沉,抽出自己的手。
      
      “……”段亦衍喉间一堵,慢慢来。
      
      他回身对赵管家吩咐将早膳上到听雨苑来,赵管家便退下了。
      
      不一会,桌上便摆好了些小菜与莲子粥,见此,景疏摘下面纱,心中豁然不少,想到穆青云还在牢中,刚拿起的汤匙又放下了。
      
      “何时将青云放出来。”
      
      “不放。”段亦衍依旧冷冷回了这两个字,手上还不忘往景疏碗里多加了两颗莲子。
      
      景疏看着碗里多的两颗莲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用汤匙将莲子舀了回去。
      
      “我只想要你放了穆青云,今后我们的生活依然可以桥归桥路归路,我不会去打搅你半分,这次是我麻烦了你,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景疏神情淡然。
      
      段亦衍放下手中汤匙,眼眸微冷,桥归桥路归路,你归我。
      
      他一笑,柔下声来道:“先把早膳吃了,再谈这个。”
      
      景疏以为他打算松口了,唇角轻扬了一下,这才舀了一勺粥入口。
      
      见到景疏轻轻一笑,段亦衍不禁心中愉快许多。
      
      优势这么多还怕抢不过那个穆青云吗。
      
      看着她唇口轻启,吃着碗里的粥,模样甚是几分可人。
      
      景疏总算被段亦衍盯得烦了,不免哧了一声,侧首看着他,刚要开口说话,一缕墨发从耳旁落下来。
      
      段亦衍抬手替景疏将那缕墨发挽在耳后,修长的手指不经意间划过她的耳垂。
      
      景疏怔住,心间不禁一抖,被他碰到的那处迅速烫起来。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从未见过段亦衍的笑温柔过,景疏心头一慌,冷下脸来:“你能别对我笑吗,挺奇怪的。”
      
      段亦衍垂下目来,掩嘴轻了咳一声,只能撇过脸去,夹了些小菜放入景疏的碗里。
      
      景疏蹙起眉,道:“你吃不了,不能总放我碗里啊。”
      
      “……”
      
      段亦衍轻叹了口气,道:“喜欢吃些什么,明儿厨房换。”
      
      景疏随意地颌首:“我看都挺好。”说完,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见两人之间空了一个距离出来,段亦衍也挪了一个位置过来。
      
      景疏有些无奈了,她不懂仅仅一夜的时间,段亦衍怎么变成了这样,这让她今后如何是好。
      
      她低着头将碗里的莲子粥喝完,虽然还想再来一碗,想到还是牢房里的穆青云要紧。
      
      “我们去刑部将青云放出来吧。”景疏放下汤匙提到。
      
      段亦衍面上一僵,令赵管家将东西收了下去。
      
      随后他站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本王还得去上早朝,一夜没睡你先歇下。”
      
      见此,景疏随着他站起来,眉头紧皱:“那青云呢。”
      
      “不提这件事。”段亦衍冷冷回了一句,拂开衣摆迈开步伐。
      
      景疏连忙跟上,怒言:“段亦衍你骗我。”
      
      “我几时骗你了。”段亦衍顿住脚,回首淡笑着看她。
      
      回想了段亦衍的话,景疏喉间微堵,心中有些恼火。
      
      段亦衍则侧首对一旁的婢女道:“扶王妃去洗梳休息。”
      
      婢女应了声,他便走出了房门,看着段亦衍离去,景疏袖中素手捏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