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貌不扬晋王妃

作者:暮阿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

      翌日
      
      景疏带着碧兰用过早膳,便回了房间。
      
      一入房间,便让碧兰把她从北漠带来的那个箱子找了出来,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件墨紫色的男装,见到它,景疏嘴角一勾。
      
      这正是她在北漠偷偷背着父亲扮做男儿时常出门游玩所穿的衣物。
      
      景疏摘下面纱后,便将那男装换上,发上束着一翠玉发冠,神采飞扬,好似一个身姿挺拔的玉面公子。
      
      梳妆桌上的铜镜映射着一张俊美的脸颊,景疏眉头一蹙,伏身靠近铜镜,脸上一点红痣十分引人注目,她抬手摸了一下。
      
      接着对碧兰招了下手,说道:“去拿笔和墨来。”
      
      碧兰眼睛一转,便猜到景疏心中所想,连忙退下,不过一会,笔墨就放在了桌上。
      
      景疏提起毛笔,在墨盘上轻轻沾了两下,抬笔对着铜镜里自己的脸点了两下,婉丽的红痣变成黑色。
      
      端视了一下,似乎还不满意,又绕着黑色描了一圈,赫然一颗黑色的大痣落在脸上,景疏一笑,回过头:“如何?”
      
      碧兰扑哧一笑,“风度翩翩公子哥,虽然这颗痣丑了点。”
      
      景疏得意地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笔,清咳两声,低沉着声线说道:“行了撤下吧,本公子要出门去了。”说着,扬起唇角,用手指划了下碧兰清秀的脸颊。
      
      “哈哈,还有模有样的。”碧兰巧笑着,顿了下,又道:“王妃出去一定要注意安全,您身上可还有着伤呢,见着青云,您可千万别和她说是我忘了事。”
      
      “知道,我下午便回,若有人问起,就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景疏点着头,扎紧了微松的腰带。
      
      收拾好后,景疏在碧兰的掩藏之下后门溜了出去。
      
      这偌大一个京城,她都还没好生瞧过。
      
      今日正逢赶集,东市里人声喧哗,繁华似锦,小贩叫唤声起伏。
      
      一素衣女子摊位上摆着数把精致折扇,景疏便凑上前去,见一白木折扇,将折扇展开来,扇面淡雅的绘制着山间水流过。
      
      景疏嘴角一扬,认真道:“这画不错,想必是姑娘所绘吧,真是笔下如神。”
      
      事实上书画之类的事,景疏向来不懂,仅仅是喜欢罢了。
      
      这幅装扮后,景疏这张脸瞧起来俊美十分,虽有颗黑痣碍眼,却仍旧惹得素衣女子掩嘴一笑:“这些折扇正是小女子亲手绘制,公子要喜欢,小女子就当赠予有缘人了。”
      
      景疏连忙摇了头:“这怎么行,既然姑娘心血之作,在下怎么白白拿之。”
      
      说着,从腰间掏出些碎银放在了素衣女子的摊位上,还不忘朝她眨了眨眼,噙着一抹笑便扬扇而去。
      
      素衣女子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两颊绯红。
      
      别了摊位后,景疏捏着折扇在胸膛前轻摇,大摇大摆的行着,又因肩上有伤放缓了动作。
      
      不一会来到了逸天楼,见来人衣着华贵,店里小二殷勤地凑了上来:“不知公子要喝点什么。”
      
      景疏瞥了一眼他,说道:“可有一位叫穆青云的姑…公子在此等待。”
      
      她低吟了下,以穆青云的性子,自来不穿女儿衣。
      
      听言,小二立马明了,道:“穆公子正在二楼雅间。”
      
      跟着小二上了楼,景疏推开了那雅间的房门,只见里面一个英气十足的女子,身高七尺堪比男儿,身穿劲装,一脚踩在凳子上,手里握着一个鸡腿正往嘴里塞。
      
      此人便是北漠连暮军副将——穆青云。
      
      房中之人见到景疏一愣,很快便认出她来,放下手中鸡腿就要扑过来:“景大小姐!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见我,我就翻进晋王府找人了!”
      
      见她扑过来,景疏眉头一皱,连忙用折扇戳着她的脸,面色嫌弃:“别过来,一手的油!”
      
      穆青云挺住身形,两眼一瞪,“你还嫌弃我,我昨天可苦等了一日,花都等谢了。”
      
      景疏颇为心虚,轻咳了一声。
      
      穆青云转了转眼眸,“莫不是碧兰那丫头没同你说吧,下次见着她定饶不了。”
      
      景疏尴尬一笑,想起昨日之事,心中微堵。
      
      她绕过开穆青云,坐在满是酒菜的桌旁,转开话题:“行了,且说说最近北漠近来可好。”
      
      穆青云回身,坐回了桌旁,拿起桌巾擦去手中油渍,斟着酒:“好得很咯,你家老头子活蹦乱跳的。”
      
      她斟了两杯酒,放下了酒壶,又说道:“你大婚之后,景将军便将部分兵权交给了远骐少爷,在此之前连暮军一直由大小姐您管,现在便划在了远骐少爷的兵下。”
      
      说着,穆青云还委屈地撇了下嘴。
      
      景疏思索了一下,道:“如今父亲这样做也是好的,远骐行事认真严谨,怎么?看你这样子还不想划于他管辖之下。”
      
      穆青云苦着脸,道:“远骐少爷可比大小姐您严格太多了,连暮军的士兵们都有苦说不出,此次来京城还是得了他的首肯,带了几个暗卫来的。”
      
      景疏一笑,“严格不好嘛,果然还是我以前对你们太好了,有他管连暮军我放心不少,不过你暂时留在京城,怕有时我会差人手。”
      
      “知道了。”穆青云点头,将斟满的酒杯放于她面前,景疏将酒杯往外推了推,“受了些轻伤,不易喝酒。”
      
      穆青云愕然,欲要上前去关怀:“怎么回事,在京城好好的怎么还受伤了。”
      
      “说来话长,不过这点伤并无什么大碍,你也不必担心。”景疏忙将人安抚下。
      
      听她这么说,穆青云虽有不放心,还是依了下来,
      
      低吟半刻后,穆青云青云端详着景疏的脸,“从方才你进门,我便觉得你脸上少点东西,差点男人的阳刚之气。”
      
      景疏汗颜,她也不是个男人呀。
      
      接着,穆青云走到房中另一面,拿起随行的包袱,翻找了一下。
      
      转过身来时,穆青云手中已拿了一片小胡须,她提步走来,“这个。”
      
      景疏疑惑,“这个?”
      
      刚问出,穆青云就将那胡须贴在了景疏的嘴唇上方,还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才有男人味。”
      
      “真的吗……”景疏略微不信。
      
      “真的!这下男子气概一下出来了!”穆青云颌首,赞道。
      
      忽然,雅间之外响起了一阵嘈杂,两人对视一眼,推了房门出去,往楼下一看。
      
      楼下一红衣女子,手拿长鞭,一甩挥在酒桌上,将碗碟挥至地上。
      
      此人正是燕容公主。
      
      只见她抓起面前一个身形矮小的男子,那男子面色惊恐大喊饶命,一拳打在他脸上。
      
      “敢偷本公主的钱袋!活得不耐烦了!”
      
      身后的掌柜和小二面上焦急,看着杂乱的桌椅和慌忙逃走的客人心疼不已。“燕容公主哟,您要打出去打,可别把本店给砸了呀。”
      
      燕容置之不理,依旧痛打手里的人,伴着小贼的求饶声,场面一度混乱。
      
      观望着,穆青云忍不住咂舌:“好生彪悍一女子!”
      
      景疏侧首瞥了眼比她高出半个头的穆青云,想起在以往她在练操场上的样子,心道:你也好不到哪去……
      
      眼见那小贼被打得鼻青脸肿,景疏拉着穆青云下了楼,来到堂中,说道:“公主还是别打了,再不济就给你打死了。”
      
      燕容听言停下拳头,面色不善地回过头,看向来人,只见她愣住了半刻,眼前这个人面容俊俏,但很眼熟……
      
      这不是晋王妃吗??
      
      “景疏?!”燕容试问道,松开了手中被打的贼人,那小贼乘机逃去。
      
      景疏点了头,只见燕容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黑痣可比红痣丑多了!”
      
      景疏:“……”
      
      明明就很帅……
      
      穆青云扯了下景疏的衣角,小声问道:“你认识?”
      
      景疏无奈,小声回道:“四公主燕容,之前差点与她打起来。”
      
      见两人细语,燕容停了笑,挑眉问道:“你们在偷偷说什么。”
      
      两人不再嘀咕,景疏连摆手,“没...没什么。”
      
      燕容下上端视了下景疏的装扮,惊叹道:“若不是我见过你这张脸,你这幅模样谁认得出呀?”
      
      景疏一笑,压低声线,拱手作揖:“在下书生苏景,想到不到今日在此一睹燕容公主的风采,乃是在下的荣幸。”
      
      燕容见状,乐了起来,“有趣有趣!”看了眼穆青云,问道:“那这位又是?”
      
      景疏打量了一下穆青云,握着折扇道:“噢,这是在下在乡下种田的表弟,愚人一个,今儿个第一次进城。”
      
      穆青云本兴致勃勃等着景疏介绍她,这会立马跨了半脸,“为什么你是书生,我是乡下种田的表弟。”
      
      景疏揶揄笑着耸肩。
      
      穆青云连忙对燕容解释道:“公主,莫听她胡言,我乃北漠穆青云。”
      
      “虽没听过名号,不过想必也是个有意思的人。”燕容端视穆青云道。
      
      说完,燕容又看了眼景疏的肩,“你伤口好些了?”
      
      景疏回道:“虽然恢复得还不错,不过燕容公主要邀我打一场可就不行了。”
      
      燕容嗤了一声:“我还不至于和一个伤者比武。”
      
      景疏挑了眉,瞥了眼凌乱的堂内,问起:“燕容公主闲情雅致,怎来此拿了个偷盗之人。”
      
      听景疏提起,燕容摆摆手,说道:“逸天楼的酒可是好酒,便来讨酒喝,谁知遇到个不识珠的,竟想偷本公主的钱袋。”
      
      随后环顾了下四周,哪还有小贼的身影,燕容薄怒,景疏劝她算了,反正小贼也挨了她一顿打。
      
      一旁的掌柜还在眼巴巴地看着,燕容给了他几两银子,说道:“算作赔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