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6章

      两人分头行事,顾严去查监控,王旭去超市买点小鱼干什么的用来找咪咪。
      出了超市,王旭往环保路走,总觉得有什么人盯着他。
      他快那人也快,他慢那人也慢。
      他自己也跟踪过顾严和岑清,这人应该跟他水平差不多。
      他一个劲的往前走,突然返回,往回走,他经过了一个拿着相机带着帽子的小青年。
      小青年见他往回走,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走。
      王旭等到看不到他了,才继续走。
      走到前面一个樟树的时候,发现那个小青年就坐在花坛旁边摆弄着自己的相机,王旭经过他走了大概五十米,小青年又跟了上来。
      王旭突然回头大喊:“你跟着我干嘛?”
      小青年一听拔腿就跑,王旭就追上去了。
      追到了那个小青年两人扭打在一块,王旭被小青年一推头撞到了花坛。
      顾严把他送到了环保路与辰安路交汇路口的一家社区医院里。
      给王旭做包扎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护士。
      消毒的时候王旭痛的哇哇叫,撞见顾严嫌弃的眼神,只能咬紧牙关,自己掐着自己的大腿。
      女护士看他忍的辛苦,拿了一块纱布给他,“咬这个吧。”
      “谢谢。”
      “不客气,伤口不深,等下缝几针包扎下就好了。”
      “缝针啊。”那不是更痛。
      “嗯,放心吧,我手法轻,不用害怕。”女护士温柔安慰的说。
      一边缝还一边轻柔的跟他说话,转移他注意力。
      “看到他长什么样了吗?”顾严接完岑清的电话,坐到椅子上问王旭话。
      “他戴着帽子口罩,没看清脸,只知道他脖子上挂着个相机。”
      “有什么特征呢?”
      王旭摇摇头,他当时又害怕又兴奋,根本没注意到其他的。
      王旭突然想起来,“啊啊啊,我抓了他的包,拽了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下来。”
      “别动。”女护士正在缝针,王旭激动的动来动去会影响她。
      顾严接过王旭手里拽着的东西,女护士教训他说:“他是病人,你有话能不能待会再问,你在这儿影响到他了。”
      顾严说了句不好意思,专心研究手里的物件。
      物件是一只小狗玩偶,奇怪的小狗玩偶,布料是灰色的,肚子上却有一团不规则的红色,小狗的表情也很奇特,像是在哭,但是小狗的背上却印了四个字,“快乐无忧”。
      王旭包扎完出来,对那个女护士赞不绝口,“服务态度好好,而且特别温柔,又尽责,我可以发表扬信吗?”
      “先想好怎么把医药费还了吧。”顾严拿着小狗玩偶去服务台交钱。
      王旭跟过去,“我不是算工伤吗?”
      “谁说的?”顾严反问。
      王旭苦着个脸,“我都没工资,哪有钱还?”
      “那你可以辞职。”
      王旭忍辱负重,“我会还的,分期行不行。”
      给王旭包扎的女护士回到护士台,另外一个人突然说道:“你又收养了一只猫啊。”
      “嗯,每次去宠物救助站看到他们好可怜就走不动道了,能救一只是一只吧。”
      王旭听到,不由赞道,“还有爱心,她真的很善良啊。”
      顾严付完钱,调笑道:“怎么?喜欢啊,去追啊。”
      说完看了那个女护士一眼,长的也算清秀。
      “我又没说喜欢她。”王旭念念叨叨的跟着顾严。
      王旭拿着小鱼干,蹲在环保路上整整蹲了一天,一直蹲到晚上□□点,没有看到咪咪的影子。
      顾严看完监控,直接没管王旭回家了。
      “把一个受了伤的人独自丢在那儿,良心不会痛吗?万一跟踪的人还在附近怎么办?”
      “不会。”顾严回答。
      “什么?”岑清没听清。
      顾严解释,“良心不会痛啊。”
      岑清无语,打电话把王旭叫了回来。
      
      顾严在二楼侦探社拿着小狗玩偶一直研究,除了小狗的表情和快乐无忧四个字,其他没有特殊之处。
      顾严拿出U盘,将自己拷来的监控视频复制到电脑上一帧一帧的开始看。
      王旭回来之后也加入到了他的行列。
      两人以接力的方式看,这样另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得到休息。
      “你过来看下,你下午碰到的人像不像是他?”顾严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一个背着大背包的,带着眼镜的一个男的问。
      他的脖子上也挂了一个相机。
      “有点像。”王旭仔细辨认了一番,说,“挺像的,个头和身形都像。”
      屏幕上的这个男的在跟他们今天白天问话的那个女环卫工交谈。
      “他们认识。”顾严肯定的说,“看来我们明天还要会一会她。”
      同一条马路上,却没有看到那个女环卫工。
      “她是不是跑了?”王旭急的抓头发。
      “能跑去哪儿,问下她同事,找她家里去。”
      顾严问到了卢珊的家庭住址,卢珊就是那位女环卫工。
      按了门铃依然没有人应答。
      房子比顾严家住的那栋还要老,外面呈现黑灰色,电线牵的也是杂乱无章。
      顾严在楼道里转了一下,每户人家家门口都堆放了一些房子里堆不下的杂物,有些是鞋柜,有些是餐桌,有些就是一个纸箱,里面堆满了小孩的玩具,或者是杂七杂八也许能用上也许已经用不上的一些闲置物品。
      顾严蹲下来在卢珊的门口不远处发现了一些毛发。
      “不像是猫毛,倒像是狗的毛。”王旭说道。
      顾严下了楼,在房子外面转了一圈。
      “你在找什么?”王旭跟在他屁股后面,疑惑的问。
      楼房30米开外的有一个垃圾堆,这并没有垃圾场,但是居民们都嫌方便把一些垃圾随手就扔在了这儿。
      顾严往前走,发现前面不远放着一个很高的废旧的衣柜,顾严打开衣柜,王旭吓了一跳。
      “那红的是不是血啊。”
      顾严皱眉,衣柜里下方有一些暗红色的痕迹,痕迹不大,一直延伸到了地上。
      顾严用脚蹭了蹭泥土,发现也有一些红色的印记。
      他拿起电话,打给了路明阳。
      “队长,什么事儿啊。”
      “帮我查个人。”
      “您又要查谁啊?
      “一个女环卫工,叫卢珊,住在回春街36号203,马上给我她的资料。”
      “马上,哥,你知道我有多忙吗?”
      “又没让你查,手下不有那么多人吗?我等着用呢,快点。”顾严说完就挂电话。
      回头一看王旭瑟瑟发抖。
      “怎么了?”不会是又病了吧。
      “这儿,会不会,是凶案现场啊。”王旭说完咽了下口水。
      真是被吓的够呛。
      “哪有那么多凶案现场,一碰就能碰到的,杀人不至于,最多是弄死条狗或者猫之类的。”
      “那咪咪是不是被她给”王旭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没找到证据之前什么都有可能。”
      顾严又返回到了住宅楼,跟着楼里其他的邻居打听卢珊这个人。
      “我很少看到她,她不是环卫工吗?一大早就出门了,我们下班回来的时候她早就在家了。”
      “这房子以前是她爸妈的,她离婚后就住在这儿了。”
      “见了面也不说话,其实这老房子里大多数都认识的,我们也算是看她长大的,遇见我们连个招呼都不打。”
      “她老公?刚结婚那时候还见过,离婚后再也没见过了?”
      “其实她也是可怜,听说她那个老公啊,经常打人,她时不时就往娘家跑,她爸妈还想瞒着,哪瞒的住啊,我都看到了,脸都肿了。”
      “朋友,没见过她有朋友。”
      “有一次倒是看到她跟一个男的在说话。”
      “长什么样?不记得了,好像还挺年轻的一个小伙子。”
      “她不合群,也很少说话。”
      “我上次看她买了个包,挺好看的,还想问她在哪儿买的呢?理都不理我。”
      “经常买包吗?倒也没有很经常,不过我有次看她买了个戒指,镶钻的,不便宜呢。”
      “什么时候啊,就去年吧。”
      半个小时后,卢珊的资料就到了顾严的手里。
      卢珊,本市人,36岁,离异,父母去世,无子女,独居生活,现在的工作是环卫工。
      倒跟这些邻居们说的差不多。
      顾严扫了一眼卢珊的个人经历,发现她曾经在一家宠物店打过工。
      “走,我们去乐宠宠物店。”
      乐宠宠物店卢珊家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车程,顾严拿出卢珊的照片,店长立马就认了出来。
      “她是在我们这儿打过工。”
      “什么原因辞职?”
      “一来是因为她家离这儿实在有点远,二来嘛,她手比较重,给小猫小狗洗澡按摩的时候会伤到他们,我说过她很多回,说一次就改一次,接下来又固态复萌了,所以我就让她走了。”
      “她有提过对这些小动物的看法吗?”
      “说过一两次,每次都是说这些猫猫狗狗活的比人还好还精致,下辈子投胎一定要变个宠物什么的。”
      “她还有提过快乐无忧这四个字吗?”
      “快乐无忧?不记得了。”店长摇摇头。
      “快乐无忧好像是个论坛网站吧,我好像听她提过一次,说在里面看下别人发的东西心情都会变的好一些。”一位正在给金毛梳毛的小姑娘说道。
      网站,顾严笑嘻嘻的看着王旭。
      侦探社里,王旭手指在键盘上健步如飞,顾严抱着双手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岑清闻讯而来,“听说找到线索了。”
      “嗯,王旭正在查。”顾严睁开眼睛,说道,“不过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找到了。”王旭说道,脸色却发白,岑清走过去,“怎么了?伤口还疼啊。”
      “不是,这个网站里的,都是些很,那个的视频。”王旭手遮住电脑屏幕,“你还是不要看了。”
      越说岑清越好奇了,“到底是什么内容,这么神秘。”
      挪开王旭的手,屏幕上的内容映入眼帘。
      正在播放的是一个视频,里面出现一条穿着纤细高跟鞋的腿,鞋跟踩在一只两三个月的小猫肚子身上,小猫尖叫着挣扎,女人却依然无视,脚收回来,小猫身上有一个孔,没死,痛苦的伸展着前面两个腿,眼睛水雾雾的,像是在求饶,而女人又换到小猫的脖颈处重重的踩了一脚。
      摄像机拍了小猫的特写,从挣扎到一点点失去生气,全过程都被记录下来。
      王旭没有开音量,所以听不到小猫的叫声,但岑清已经能想象出来了,她抖了一下,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把声音放出来。”
      顾严站到了岑清身边,看完了视频,也脸色沉重。
      王旭重新播放视频,又将声音开了。
      一时间,小猫的惨叫声响遍了整个侦探所,视频总共两分多钟,全程能听到猫的叫声,从刚开始的凄厉到最后微弱的喘息,视频里除了那条腿没有出现任何人的身影,却能时不时听到有人说话的嘈杂的声音。
      岑清闭上眼睛,手抓着椅背,皮质的椅背能看到指甲的掐痕。
      “我有点冷,你帮我拿件外套吧。”顾严说道。
      岑清睁开眼睛,看到他眼里的担心,知道他是想找个借口支开她。
      “我没事儿,继续看吧。”
      顾严皱眉。
      岑清缓了缓,“我没事儿,我接的案子我可得跟到底的。”
      顾严不再说什么,三个人一起继续看论坛。
      不止这一个,还有很多,有用开水煮猫的,有用绳子勒的,有用针扎的,这些还算是虐的程度轻的,过分的是没有给猫一个痛快,而是慢慢的折磨,有一个帖子竟然详细的说了他先伤害再进行治疗又继续伤害的全过程。
      不仅仅是猫,还有狗,整个网站充斥着血腥的照片和视频。
      还有每个照片视频下方的许多网友评论。
      往事随风:“听到没,那最后两句叫声。”
      万事通:“爽”
      春风的流逝:“舒服”
      谁是丑八怪:“+1”
      丑八怪是你:“+1”
      光明左使:“牛头梗赛高”
      丑八怪是你:“赛高”
      吃喝玩乐最爽快:“终于找到大本营,泪目”
      HHHHH:“大哥新人啊”
      吃喝玩乐最爽快:“是啊,就喜欢听猫这惨叫声”
      妳不乖沃:“欢迎,欢迎”
      通通通er:“痛快,还有没?”
      一夜暴富人:“没看够,还要看”
      笑一笑十年少:“要更刺激的,更带劲的”
      岑清眼眶都红了,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到底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理竟然会觉得这种虐待动物的行为是舒适的,快乐的。
      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