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侦探社

作者:王佳书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片场人实在太多,剧组工作人员,群演,主演,助理,一个小小的地方堆满了人。
      现在拍的是两位男主角和一个性感女人的对手戏,内容大概是有人给他们设了美人计,穿着性感的美女一个劲的撩骚,而两位男主角肯定是岿然不动的。
      NG后,导演找了演员讲戏,讨论了几分钟后又重新开拍。
      晚饭时间中途收工的时候,顾严一行都去了任思舟的休息室。
      助理小何把一个盒子放在桌上。
      任思舟1米83的个子,在顾严身边不但没有被碾压,独有自己的风采。如雕刻版的五官线条分明,骨相极佳,果然红起来的人都是有红的资本。
      任思舟跟顾严握了握手后,细细打量着岑清,岑清出事的时候他刚好在跟以前的老东家解约,无暇分心去关注别人。后续听到的都是闲聊时候听到的零碎,这就足够引起任思舟的好奇了,光耳闻的就够惊心动魄了,岑清实际经历的都能拍一部悬疑爆款剧了吧。
      顾严突然占满了任思舟的视线,正目露不善的瞪着他,“任先生还有心情欣赏我内人的美貌?”
      任思舟讪笑,“没想到姐夫竟然是刑警,失敬失敬。”
      “姐夫?”挺自来熟的啊。
      “随茜姐叫没关系吧?不然叫顾探?”话是对着顾严说的,眼睛却是看着岑清的。
      “你可以叫顾叔叔,我不介意。”
      靠,占他便宜啊。
      “好了,大家坐下谈吧,姐夫,这是这段时间思舟收到的东西,还有今天下午又来了一封信。”章茜招呼说,让小何去泡了茶过来。
      顾严正在检查第六封信,贴字版的,上面写的是“两个选择,你自己向公众忏悔,或者,由我曝光,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内没有看到你的忏悔声明,你的秘密将在网络上公开。”
      又是三天,这是贴字版迄今为止最长的一封信了。
      顾严又打开了盒子,倒出了三样东西,一个是帕丁顿熊玩偶,两张模糊的照片,还有一个带着血的砖头。
      拿出手套带上,顾严拿起了第一样,玩偶。
      玩偶是棕色的,脖子上还有一条项链,一条普通的红绳,串着一个小长方形的镀银合金,上面写着一个大写的Z字母。
      其中一张照片是一男一女拥抱在一起,看不到两人的脸。另外一张是打了码的□□,顾严余光瞟了任思舟一眼,没想到身材倒还不错的。
      而那个砖头是最具视觉效果的,顾严留在了最后,刚拿出盒子的时候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但顾严并不着急,因为不是人血的气味。
      在座的人都捂着口鼻,越坐越远。
      “不用怕,应该是鸡血。”
      “味道太难闻了。”岑清不是怕,而是这味道真的让人想呕。
      顾严把砖头放进盒子里,盖住,问:“这些分别是随哪几封信送过来的。”
      助理小何回答道:“玩偶是随第二封信送来的,照片是第三封,然后砖头是第五封。”
      “这是两起恐吓事件,第一、二、四以及今天收到的第六封是一起,我们就简称这位嫌犯为‘帕丁顿熊’,第三、四封是一起,嫌犯就叫‘砖头’吧。任先生天赋异禀,很招人喜爱啊。”
      顾严话音刚落,章茜脸色变得难看,任思舟却依然一副与他无关的表情,翘着二郎腿发呆。
      “那我们现在是要找两个嫌犯?”凑巧的是两个嫌犯给的时间都是3天,章茜心情焦虑。
      “这些信和东西是怎么到你们手里的?”顾严问。
      “第一封和第二封是在思舟化妆间里发现的。”
      整个剧组一共三个化妆间,其中两个分别是两位男主角的,化妆间里又隔出了一间很小的休息室。休息室的门是锁着的,以防有人进入偷拍。
      但是化妆间不会锁,因为有时候上戏的演员太多,两个男主演的化妆间也是会被征用起来。
      门没锁就代表只要是剧组的人就都能进去。
      “3月17日那天下午,思舟下了戏休息,我在外面化妆间发现思舟化妆包下面压了第一封信。”助理小何说道。
      任思舟有时候会用自己的化妆品,他嫌剧组的不好。
      “第二封是20日晚上,开了休息室的门在地上发现的,应该是从化妆间里塞进来的。”
      “第三封是跟盒饭一起送过来的,22号中午。”
      “盒饭里还能藏信?”岑清不解,那饭还能吃嘛。
      “因为我领的是两份,那信就夹在两盒盒饭中间的。”小何解释说。
      “第四封呢?”
      “第四封就在我的戏服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来的。”任思舟说。
      第四封信也是22号收到的,中午收到恐吓信,下午任思舟拍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全神贯注,NG后补妆的时候任思舟往西装口袋里一伸,发现了一张纸。
      “第五封是23号早上,我跟着思舟到片场的时候,有人低着头撞到我,往我口袋里塞了这封信。”
      “那人有什么特点?”顾严问。
      “是个男的,穿着军大衣,头上就戴着棉衣的帽子,整个低着头,根本看不清脸,我追上去想抓他,他一闪就闪到人群里了,片场工作人员大部分穿的都是军大衣,我分不清人。”
      “化妆师呢?”顾严问,信在化妆间发现,第一嫌疑人就是化妆师。
      “化妆师叫余大凯,两个男主角的妆都是他负责。”
      “你们觉得他有可疑吗?”
      任思舟无所谓的表情有一丝松动,很快又消散了,说道:“我们只有工作上的接触,没看出他哪里不对劲。”
      顾严摩挲着下巴,“两个嫌犯都在剧组,能随时跟你们近距离接触。”
      嫌犯就潜伏在身边,怎么想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咚咚咚。”房间响起了敲门声,小何被吓了一跳。
      “谁这个时候会来?”章茜询问的看向助理小何。
      小何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应该是我助手回来了,麻烦小姐开下门。”顾严客气的对小何说。
      “顾哥。”
      “嗯,坐下先喝口茶吧。”
      章茜关心的是案件如何开展,“可是剧组有几百个人。”三天时间要筛选这么多人,来得及吗?
      “任先生对这些东西眼熟吗?”顾严指着三样不同的物品问。
      一直发着呆的任思舟抬起眼皮,“没见过。”
      “咳咳咳。”王旭被茶水呛到,瞪着坐在他对面的任思舟憋的脸通红。
      “喝这么急干什么。”岑清拍着王旭的背说。
      任思舟有了进屋之后的第一个笑容,“原来是你啊,小弟弟。”在小弟弟三个字上还加了重音。
      王旭红着耳朵争辩,“我不小。”
      章茜奇怪,“你们认识?”
      “在片场的时候碰见过。”任思舟笑说。
      不是在片场,是在片场的厕所。因为每个剧组人都很多,可想而知厕所并不怎么干净,王旭一进去被那个味道熏了出来。
      后面实在忍不住,硬着头皮进去了,然后人有三急片场休息的任思舟刚好也进来了。
      王旭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的挪到了离他最远的地方。
      任思舟内心诧异,他是个明星,普通人如果遇到跟明星一起上厕所,都是恨不得凑过来看你有没有跟他到底有什么区别。
      所以他每次上厕所都会进隔间的,但是这个戴眼镜的小哥躲着他,竟然是不认识他的?
      没人盯着他,任思舟速战速决,拉上拉链后发现那个小哥还在那站着。
      王旭可能是因为憋着气,进了厕所迟迟尿不出来。他戴着个黑框眼镜,背着书包,面容清秀,跟个高中差不多。
      任思舟看着红着脸颊的王旭,鬼使神差的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走过去,吹了个口哨,“嘿,小弟弟,要哥哥帮忙么?”
      王旭吓得一抖,更加尿不出来了,他侧着身子害羞的说:“不,不用了。”
      哎呀,真青涩啊,任思舟心里的坏念头更加如野草一般疯长,都来不及捡起自己的偶像包袱了。
      “都是男人,不用这么害羞,别把小弟弟憋坏了。”说着突然伸手过去。
      王旭因为事关尊严,本能就梗着脖子反驳,“一点都不小。”
      然后一个不查,竟然还真的让任思舟摸到了。
      他一个激灵,就尿了出来。
      任思舟轻笑,王旭羞窘,连脖子都红了。他匆匆拉上拉链,急匆匆的就要走。
      任思舟拉着他的手腕,“不谢谢我?”
      王旭的脸由红转黑,又从黑转红,憋出了一句,“鬼才谢你,变态。”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有些僵硬,因为王旭羞恼的瞪着任思舟,明显两人的相遇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而任思舟呢,终于有了身为偶像的自觉,装的和善可亲,人模人样,像是跟王旭的会面很愉快一般,“原来弟弟你叫王旭啊。”
      王旭内心爆粗口,“谁他妈是你弟弟。”
      顾严重新把话题拉回来,“这些信的恐吓程度并不高,‘砖头’,二十万买几张照片,对你们来说小事一桩,‘帕丁顿熊’,全篇只说要向全民曝光,别说她没有把柄,就算她真有,以华影的公关能力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吧?”
      章茜迟疑片刻,不由得佩服顾严,说:“本来我们是没有打算理这个事情,可是思舟在剧组接二连三的出了几起事故,小何,你给顾侦探详细的讲一下。”
      小何还拿出了笔记本,工作做的十分细致。
      “3月18号,思舟开拍前站位,两个场工搬灯光道具突然倾斜,上面的大灯往下倒,砸到了额头。”
      “3月19日,就是收到第一封恐吓信的第二天,邓易龙粉丝来应援,请了全剧组吃东西,我当时跟他们后援会的人说了思舟对花生过敏,也跟他们再三确认说是三明治里没有放花生酱,才给他吃的,结果一吃他脸上就开始起疹子,幸好就吃了一口,事后我问了后援会的人,人家指天发誓说没有加花生酱,我要是这时候加了不是给我偶像抹黑吗?我没那么傻。”
      岑清赞同的点了点头,不管演员们私下关系有多差,面上都是一团和气的,不管两家粉丝在网上掐的有多狠,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选择在这种场合给对方下绊子。
      “我倾向于那位粉丝说的是真话。”她说。
      “思舟也是这么说的,可是那三明治是怎么回事呢?”
      “只能是被调包了吧?”岑清猜测。
      “3月22号,拍其中一场拍卖戏的时候,明月楼上的花盘突然掉下来,差一点就砸到思舟的头部,要不是当时有一个群演发现,推了思舟一把,真的很难想象后果,现在依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群演救了你?”顾严摸着眉毛问。
      “嗯,我命大,可能还没到收我的时候。”任思舟嬉皮笑脸的,丝毫没有生死关头的后怕。
      “继续”顾严面无表情。
      “然后就是昨天,拍打戏的时候又出意外,被其中一个武指演员踢伤了肩膀手臂。”
      “什么,怎么没告知我?”章茜昨天在宁海市找顾严,不在现场。
      “我反应快,伤的不重,是我没让小何说的。”任思舟其实偏向于一场意外,拍打戏会受伤是很正常的,人武指演员跟他没怨没仇的,不会故意要揍他。
      “思舟还说总觉得有人盯着他。”
      “有人盯着你?”
      “只是一种感觉,拍戏的时候也好,吃饭的时候也好,背后总觉得有道视线落在我身上,视线停留很短暂,但又很频繁,我也说不太清。”任思舟说。
      “感觉到敌意吗?”
      “没有,只是觉得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在短短几天内,任思舟就遭遇了这么多意外,巧合的有点太过了。
      “你们有怀疑的对象吗?”
      小何神色愤然,任思舟淡定自若,章茜虽不动如山但眼神却有波动。
      “有,是谁?”顾严很肯定的问。
      小何偷瞄另外两人,想说不敢说。
      “有怀疑的人我们入手更快,有时候人的直觉很准的。”岑清说道,“你们身处这件事情当中,一定会知道更多我们注意不到的细节。”
      章茜说:“我们并没有什么根据,只是猜测。”
      “我们怀疑邓易龙。”小何说道。
      顾严抱着手臂,“说说理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