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攻略男二的路上走偏了

作者:黑糖豆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必须不是!相信姐姐,他绝对是直男,直得不能再直了。”
      
      水清浅:“什么是直男?”
      
      余非晚:“直男就是,只对女孩子有兴趣,对男性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
      
      水清浅:“那他为什么要看那种画册?”
      
      余非晚满头大汗,“大概、大概是因为好奇吧。”
      
      贺凉城因为帮自己背黑锅被罚,余非晚总归过意不去。而且,她也想搞清楚,贺凉城出于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要帮她。于是带了些吃的喝的偷偷溜进了静思堂。贺凉城还在跪着,身板笔直。
      
      余非晚:“师兄,我带了些吃的,你要不要吃点。”
      
      贺凉城:“不必。”
      
      余非晚:“那个,我……”
      
      她也会害羞吗,贺凉城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就说吧。”
      
      余非晚:“谢谢你帮我解围。我还想问,师兄为什么要帮我。”
      
      贺凉城:“女子看这种东西,被人知道了,于名节有损。”
      
      这就是你们太封建了,我们21世纪女性开起车来绝对巾帼不让须眉。
      
      但贺凉城真的是学习雷锋好榜样,余非晚真诚地发了一张好人卡,“师兄,你人真好。”
      
      贺凉城轻轻笑了,“我也想问问你,好看吗?”
      
      余非晚立刻大力推荐起来,“好看!你不要被坏印象先入为主了,其实里面不仅有那啥,最值得推崇的是它的剧情,那叫一个跌宕起伏,而且还是连载的呢。师兄你要是想看,下次我叫人帮你带啊!”
      
      这个女人怎么如此的……令人难以形容,贺凉城笑容缓缓消失,“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不管怎么说,余非晚被魔教少主乐于助人的高尚情操深深打动了,她决定用更好的红娘服务来回报他的好意。下一步到底是参考小时代还是乡村爱情呢,令人十分纠结。
      
      第二日,千羽鹤的丹药课之后,余非晚拒绝了水清浅一起打坐修炼的邀请,准备跟丁莆和项武召开紧急会议。
      
      不想半路杀出个贺凉城。
      
      贺凉城:“余师妹现在有空吗,能不能与我切磋几招?”
      
      余非晚心想,水清浅在这呢,找我作甚,一天天为你们两个操碎了心,“不巧了,我等下有事。正好清浅有空,你们切磋你们切磋。”说罢匆匆离去,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二人独处。
      
      水清浅和贺凉城面面相觑,水清浅一点也不想跟他切磋,“师兄,我也有事,你找别人吧~”
      
      贺凉城不着痕迹地盯着余非晚丁莆和项武离去的背影,不由得联想到那日丁莆漏洞百出的演技。他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贺凉城渐渐流露出黯然的神色,口中喃喃道,“余师妹她……是不是讨厌我。”
      
      水清浅:“怎么会呢?师姐可欣赏师兄你了,恨不得天天跟我赞美你!”
      
      贺凉城:“哦?”
      
      ————————————————
      
      晚饭后,余非晚和水清浅一起慢慢往回走。又是许久没吃肉,嘴巴要淡出个鸟来,她不由想起那日贺凉城的烤兔子了,不得不说,他的手艺真不错。
      
      水清浅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姐姐,你说,贺师兄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余非晚的雷达敏锐地支了起来,难道说切磋出感情了吗,终于开窍了吗!
      
      她轻轻捧起水清浅的双手,控制着自己不要流下老母亲的泪水,“贺师兄这个人,表面看似冷淡,内心却柔软细腻;在你有难的时候,他总是会挡在你身前,留给你一个坚毅的背影;他的勇气如同阳光,总能照耀别人……”
      
      浸淫微博多年的十级彩虹屁表演艺术家余非晚,洋洋洒洒吹出了一篇八百字小作文。
      
      结尾点出主题,“总之,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可靠好男人。清浅,你明白了吗”
      
      水清浅露出谜之微笑,“姐姐,我明白,非常明白。”
      
      小精灵:【贺凉城与水清浅好感互+20,目前,50点。】
      
      余非晚满意极了。但贺凉城的好感度为什么会增加,她因为得意忘形而忽略了。
      
      此时,贺凉城躲在假山后,紧紧抿着嘴。说谎精,就这么想把我推给别人吗。
      
      贺凉城心里明白,余非晚这样夸他只是为了扫除她跟韩景之间的障碍,但控制不住地,耳朵尖红了。
      
      ————————————————
      
      夜幕降临,丁莆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贺凉城神色神色肃然地站在外面。
      
      丁莆:“这么晚了,师兄什么事啊?”
      
      贺凉城:“能进去说吗?”
      
      丁莆想到贺凉城断袖的传言,戒备道,“不用了……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这里不方便。”贺凉城抓住丁莆的领子,把他提进屋里,就像提着一只小鸡仔。
      
      丁莆双手交叉在胸前,哆哆嗦嗦,“你、你要干什么?”
      
      贺凉城挑起嘴角。
      
      半炷香后,丁莆吸着鼻子,喃喃道,“表姐,我对不起你……我也是没办法呀,贺凉城太可怕了。”
      
      余非晚对贺凉城与丁莆的会晤毫无察觉。
      
      第二日,贺凉城与水清浅上课时有说有笑。余非晚看到了贺凉城的眼神,有戏!这次绝对有戏!她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不出所料,贺凉城光顾余非晚和水清浅的小院子了。
      
      还不等贺凉城开口,余非晚就一脸“我懂”的表情,“清浅在房间里呢,我去帮你叫!”
      
      贺凉城心里不悦,脸上却不显,“我是来找师妹你的,能不能借一步说话。”说着眼神往水清浅的房门瞟过去。
      
      余非晚心里暗笑,哦,想让我出马帮忙~早就在这等着你了~
      
      贺凉城拉着余非晚到小竹林里,一副不知如何开口的窘迫模样。
      
      余非晚装作不知情,“师兄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忙,一定在所不辞。”
      
      贺凉城眸光沉沉地盯住她,“为什么?”
      
      余非晚假装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咳,之前师兄挺身而出,非晚心里十分感动。上次你帮了我,我当然也要帮你啊。”
      
      “这可是你说的。”贺凉城笑了,“在下心悦一个姑娘,奈何实在蠢笨,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爱意。”
      
      余非晚:确实蠢笨,你知道吗,在我们那你这就是直男癌。
      
      贺凉城接着道,“我想,余师妹既然博览群书,应该对男女之间的爱慕颇有研究。所以,想请师妹助我一臂之力。”
      
      余非晚目光幽幽,有事说事,倒也不必用博览群书来嘲讽我,“好说好说,这种事我最擅长,你就说怎么帮吧。”
      
      贺凉城:“先从练习如何与姑娘正常相处开始。”
      
      余非晚:“什么意思?”
      
      贺凉城:“同我约会。”
      
      “我吗?”余非晚为难了,“这个就不必了吧,我给你讲讲理论……”
      
      贺凉城打断她,“师妹方才才说什么在所不辞,难道现下想反悔?”
      
      余非晚:“……”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于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好日子,余非晚和贺凉城一起下山了。
      
      这是一个十分繁华的小镇,人头攒动,行人衣着华丽,不时有马车经过。街上人声鼎沸,买卖吆喝声,酒店里谈笑声,杯盘碰撞之声连成一片,热闹极了。余非晚跟着心情高涨起来。
      
      贺凉城始终走在余非晚外侧,免得人流和马车不小心撞到她。
      
      余非晚满意地点点头,夸赞道,“做得很好。跟你心上人约会就这样做,她一定会觉得你细致贴心。”
      
      贺凉城点头表示记下了。
      
      两人途径一家南风馆,贺凉城看看余非晚,眼里满是揶揄的笑意。
      
      余非晚:他在嘲笑我,我#¥%&*¥%……不过水清浅也去了啊,还是提醒他一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跟你心上人出来的时候,千万别提这茬。”
      
      贺凉城:“为何?”
      
      余非晚:“女孩子脸皮薄,会觉得你好烦。”
      
      贺凉城若有所思,“明白了。刚刚对不起,师妹不要觉得我烦。”
      
      余非晚:“……倒不必在意我的感受。”
      
      这时,她看到路边一家首饰店,这个倒是可以大做文章,立即停下脚步开始教学,“遇到这种首饰店,胭脂铺之类的,务必进去看看。女孩子都是爱美的,这些东西最能吸引她的兴趣。一旦看上了什么,别管她说什么,一律买买买就是了。”相信无论古代还是现代,女人都无法拒绝男人掏钱包时那该死的魅力。
      
      贺凉城不住点头,一脸“原来如此”的神色,“师妹果真厉害。”
      
      余非晚得意,“您的认可是对我莫大的肯定。”
      
      贺凉城忍不住笑了起来,“师妹实在是……特别。”
      
      余非晚:嗐!我懂,你们这里没有沙雕这个词嘛。
      
      贺凉城十分上道,活学活用,立马拉起余非晚的手腕走进首饰店。
      
      余非晚一脸懵,“你干嘛?”
      
      贺凉城:“实际操作一下才能进步,不是吗?师妹喜欢什么,随便挑。”
      
      这厮也太认真了吧!余非晚随意拿起一只白玉簪子,“就它吧。”
      
      首饰店老板眉开眼笑,“姑娘好眼光!这是本店卖得最好的一款,取材自上好的玉石。”
      
      余非晚心道,价格也必定不菲吧。
      
      贺凉城接过簪子,插在余非晚发髻上,“老板,这个我要了。”
      
      余非晚忙道,“哎,你别真买……”一抬头,看见贺凉城温柔地注视着她,一双好看的凤眼笑意盈盈。
      
      余非晚小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美色误国啊!她平复了一下心跳,果断拔下那只玉簪塞给掌柜,“麻烦您,不要了。”然后拉着贺凉城走出店铺。
      
      “没让你真买啊!这只是演习!”
      
      贺凉城认真道,“可你戴着甚是好看。”那样子看起来真的十分遗憾,余非晚都要信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