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万众瞩目[快穿]

作者:三月云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月光还没死

      厉铖将人接住,好生护着怀里的人,转眼看向陈彦平。
      “不知阿染是哪里惹着市长先生了?”
      
      陈彦平还没说话,朱彩已经忍不住开口了。
      “方才我见陈宏先生与柒染相谈甚欢,一时好奇询问了一声,没想到令人误会。”她抬头,眼含歉意,神色真诚。
      
      但这话实则大有玄机,分明将人的注意力拉到柒染与陈宏身上去了,她又才出过网上的事,不多想都不行。
      
      换一个人来,早就翻脸,大庭广众之下,就算双方心知肚明都耐不住男人的面子,更何况柒染真的差点跟陈宏跑了。
      
      厉铖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阿染调皮,和谁都谈得来。刚才我临时有事丢下她,她可能找不到人说话了,和陈先生聊起来了。”
      他又对陈宏道:“多谢陈先生帮忙照顾阿染。”
      
      四两拨千斤,反正陈宏从奸夫变成一个无所谓的找不到人说话才出来凑数的人了。
      
      陈宏皮笑肉不笑:“没有的事,染染很乖,照顾起来也不累。”
      
      厉铖便不说话了,显见的不是很高兴。
      
      朱彩小心窥察了一番男人的神色,确定他是真的不怎么开心。这个男人还延续了小时候的习惯,不高兴的时候就一个人生闷气,也不说什么,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的时候是最气的时候。
      而他此刻只是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朱彩决定添把火,她微微露出一点笑意,嘴角便有酒窝若隐若现:“这里的蜂巢糕看起来真不错,陈宏先生是专门来吃糕点的吗?”
      
      彼时陈宏旁边的盘子里还有一块蜂巢糕,那显然是给柒染的,陈宏其实对甜食没有什么爱好,谈不上专门来吃。
      厉铖不知道陈宏,但关注柒染直播的人就会知道柒染对蜂巢糕的赞美,厉总当然也知道她喜欢。
      实际上他经常讨好柒染,对于小娇妻的某些习惯可谓深入骨髓,还有些旁人不知道的,他也知道。
      譬如床笫之间,柒染的反应就与一年前大相径庭,她坏起来的时候能将人的魂都勾掉,然而她一脸无辜,从来就不会承认,真是叫人又爱又恨。
      
      这边陈宏答道:“吃着的确不错。”
      这回答了也跟没回答没两样。
      
      朱彩有些不甘心,却也不好追问。看厉铖神色淡淡,担心说多了被他迁怒。
      
      柒染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她将话题扭了过来:“老公,你都不帮我撑腰的吗?你宝贝都被人欺负了。”
      这声音嗲里嗲气,她自己都起鸡皮疙瘩。
      
      厉铖摸到女人身上的自然反应,心中好笑。自己都受不来还在这儿作。
      不过他很是新鲜,也很受用就是了。
      
      陈彦平早就压下了那丝怒气,如今面色平静,瞧着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早就听爷爷提起过你,今天才算见着真人。”
      
      厉铖一笑:“恭喜你升任市长。”
      男主和男配相互握手,丁点火花都没擦出来,但其实暗地里还是有所比较。毕竟都是年轻一代的骄子。
      
      柒染扭了厉总的腰一下,被他接住,放在手心亲吻:“乖,不要闹了。”
      
      她就瞪他一眼,这人不干活还好意思吃豆腐。
      但是陈彦平一个市长,欺负人也不带大庭广众之下的,这种事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掰扯。目前两个人代表的圈子正是磨合的阶段,他便只能安抚住她,叫她回去再说给他听。
      
      陈彦平道:“厉总对自己的妻子是不是太好了?有些时候女人宠过头可不好。”
      这声音意有所指。
      
      柒染气笑。
      “你是不是有毛病,夫妻间的事都管,居委会出来的吧?”
      
      众人脸色精彩纷呈。
      厉铖一点都不带解释的,他不喜欢别人对他和柒染的事议论。
      陈彦平这个人,他有所了解,某些方面和他意见不合,但他在政界也有其他的人脉关系,不见得非得跟这位明日之星交好。
      
      陈彦平便冷笑一声:“我看厉总迟早要死在女人头上。”
      “你还是好好管管你的女人吧。”
      
      这么个惹是生非的女人,便愈加衬托出朱彩的秀丽典雅,陈彦平愈发觉得自己的眼光独到,选择也好。
      他带着朱彩往回走,而女人频频回头看厉铖,除了陈宏以外,无一人发现。
      
      系统道:“宿主,你是不是太跋扈了?万一两个人撕起来……”
      柒染道:“男主和男配是天生的不对盘,况且冲着朱彩现在的态度,你觉得他们俩关系能好到哪里去。”
      
      系统诺诺。
      宿主总是有一大堆道理,没有道理的时候就不讲理。
      
      柒染轻轻的笑一声:“陈彦平如此自以为是,知道的时候还不知是何种光景。不过我真不喜欢女主抢风头,这种胸无大志的女人,是怎么做到网红大佬的,天道不公。”
      世界意识:不公你妹,反正怎么都不让你来做的。
      但是这女人轻哼一声,又不说话了。
      
      柒染去补妆的时候,朱彩终于找到机会和厉铖接触。
      
      她抿了抿唇,微微开口:“我联系了你好多次。”
      厉铖怔了一下,用手揉着额角:“对不起,网上的事没来得及处理,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话语真客气。
      朱彩心中微微苦涩。
      “你专程为我解围,我一直想感谢你,没想到你平日那么忙。”
      
      说到这个,厉铖脸上有些火辣。
      什么忙,他那天回去以后被柒染罚睡沙发,自己一个人乐过了头,朱彩的号码还被当做陌生号码。后来发生的事又让厉铖满脑子都只有那女人,这种号码自然就被拦截了。
      
      厉铖便道:“抱歉,我也并非只为你解围,你以后没事少去参加那种典礼。”
      至于网红盛典,已经被厉总封了,否则厉老爷子还能使得动人。
      
      朱彩低头羞涩地笑:“我知道了。”
      
      厉总,他感觉哪里是不是没对。但这种事只有越描越黑的节奏。
      他总不可能说:“朱彩,我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那个老不死的爹算计我的小娇妻,所以我把网红盛典的节目组封了。我喊够了也是因为嫉妒别人看到她穿那身裙子。”
      怪尬的。
      
      他轻咳了一声:“你放心,那种绯闻今晚上就会降下来。不会影响你的名誉。”
      也怪柒染太作,她自己也不在意,于是这绯闻今天才被厉总看到。
      貌似还有越闹越大的风险。
      
      朱彩却是不乐意的,但她也知道这东西炒久了众人就会反应过来。她再好,总还是有自以为是的人说她小三。
      
      于是她道:“没关系,我能理解。”
      
      厉总:你理解的是啥?我好像不太知道啊。
      但他也以为自己懂了,反应过来笑道:“你还和小时候一样善解人意。”
      “喜欢陈彦平?”他询问。
      
      朱彩道:“没有的事,我喜欢的人磊落而优秀,今天我只是恰好被邀请来了。”
      厉铖若有所思:“看来彩彩也找到喜欢的人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跟柒染办个婚礼,当初那结婚证太草率。
      
      朱彩想的是,他问这话是吃醋了吗?不知道我的答案让他满意吗?
      她悄悄抬头看他,英俊的男人就着烛光温柔地笑,冷硬的眉眼融化开来,别样的惑人心神。
      
      她的心脏砰砰跳着,如同擂鼓。
      
      而这边,柒染补完妆出来,恰好遇到陈彦平。
      
      她自己去水龙头边洗手,不爱搭理他。
      
      男人脸色沉沉。
      实际上这个男人从她见到他起就没别的表情,她看的都嫌弃,没得让人心情不好。
      
      于是她又哼起了小调。
      女人的嗓音活泼而轻快,带些咕噜在喉咙里的慵懒魅力,对着镜子笑的时候更是好看。
      
      他就一直看着她:“你……”
      话还没说呢,柒染就截住他:“行了,你又要放什么狠话,有本事做了再说,听得人耳朵起茧子。”
      她轻飘飘瞥人一眼:“如果要道歉就不必了,我这个人一向不接受道歉。”
      
      这话说的,厉铖是怎么看上这么个女人的,自恋又自大。
      
      陈彦平感觉怒气又要憋不住了,这TM哪里来这么个女人。
      说话做事跟原始人一样,莽撞又气人。
      
      女人提着包又要走。
      陈彦平怒气冲冲,反手拽住女人的手。柒染一个踉跄没站住,往后倒在男人的身上。
      
      有温热的体温传来,男人下意识松开手,结果柒染还没站稳,伸手一抓,只听“嘶啦”一声,西裤褪到了腿弯。
      陈彦平,他走光了。
      
      柒染:“……”
      她也没有想到啊,男配该不会故意叫她脱的吧,怎么抓一下就掉了。
      她瞄了一眼,大腿紧实,不错,再瞄了一眼,哎呀,好像挺有料。
      
      不知道女主是怎么没看上陈彦平的,估计是还没睡过,不知道他这方面的能力。
      不过长得有料不一定就真有料。
      
      眼见男人的脸色越来越臭,柒染试探着问道:“要不,我给你提一下裤子?”
      
      这女人,究竟哪里来的脸说这句话?!
      男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柒染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给他提裤子,又不是她害的,他自己下手没轻没重。
      于是女人爬起来摇曳生姿地走了,速度奇快,她觉得男配现在很容易行凶杀人。
      陈彦平望着她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然而他现在这幅样子别提多搞笑,哪有人裤子还没穿上呢,就在威胁人了,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一世英名毁于此地。
      系统憋不住给哈哈笑了起来。
      
      “这男配怎么被搞成这幅样子。”原著里边儿掉马都没这么狼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有些西装裤合身就不系皮带,或者皮带是装饰品,陈彦平这种人肯定是高级西裤,所以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