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万众瞩目[快穿]

作者:三月云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月光还没死

      热点居高不下,厉总一系列的骚操作让人摸不着头脑,这是家丑不可外扬还是别的?
      所有的人都在等厉铖表态的时候,厉董事长又一次叫厉铖回祖宅。
      
      这一次,他回了。
      带着柒染一起。
      
      柒染不是很想去见厉董事长那张脸,而且她最近老被管着,这男人神经质一样把她的手机电脑全收了,跟直播有仇似的,反正各种不乐意。
      
      系统道:“宿主,上一次男主黑化值上升了几十个百分点。”
      柒染没怎么放心上,上个世界的姜成恩满分黑化值,不也没把她怎么样嘛。
      
      一进门,厉董事长道:“什么时候离婚?怎么拖这么久?”
      
      这个儿子盯着他不说话,柒染自顾自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茶。
      “回老宅连个果汁都喝不到。”
      
      厉老爷子一见脸就阴下来。
      “没礼貌没修养,不尊重长辈,坐没坐姿站没站姿,你的眼光就是这样?”
      
      “我眼光怎么样也不关您的事,我回来是还认你是我父亲,希望你不要太过分。”仍然是那副冷淡的样子,但是话语内容着实把厉董事长气得不轻。
      
      他吹胡子瞪眼睛:“我怎么了?你要还当我是你父亲,就赶紧跟她离了。你现在事业有成,功成名就,要什么女人没有?”
      
      他不相信,男人都要面子,他能受得了别人对他评头论足,嘲讽耻笑?他的眼光都会遭受质疑。
      
      “我看朱家那个姑娘就不错,你和她不是小时候认识吗?知根知底,她看起来就是个好姑娘,以后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她就好好做我们厉家的媳妇,我也不是不能接受。”
      
      前世可不是这样的,前世朱彩最先和厉铖倾心,遭到厉董事长激烈反对。
      他瞧不起朱家门户小。
      因此拜金女带着孩子回归的时候,他就着重利用了这颗棋子,事后也将过错全推到她一人身上。
      
      而这一世,柒染实在太糟糕,再加上首当其冲,厉董事长的要求从名门闺秀变成了清白人家的好姑娘。
      
      “系统,要我现在退出的话,男女主是不是能立马HE?”
      “你觉得男主现在还能放过你?”
      柒染:“我也没要他放过我,我可是要拿完美任务的人。”
      
      厉铖道:“你要要,你自己去娶。自己娶个蠢女人,一辈子浑浑噩噩,还有底气管别人的婚姻。”
      
      厉董事长气的两眼一翻,柒染就往旁边躲了一下。
      乖乖,不要倒在她身上。
      
      这下子他成功气晕了。
      
      厉铖摸摸她的头:“宝宝你放心,他以后再也管不了我们的事。”
      
      因为他把他的所有关系网都打了招呼,厉董事长绝对不可能再使得上人脉,顶多跟老朋友喝喝茶,聊聊天,颐养天年。
      
      实际上在小奶娃被着重避免那一刻,他就猜到是厉老爷子做的好事。
      但一大把年纪了,跑过来做这种污人名声的事,这行事风格倒跟厉夫人更像。
      
      这个男人是越活越回去了,他这样抖出来,厉家的名声就真的好了吗?
      
      实际上厉董事长哪里能不明白,但这个女人甚至比厉夫人更加糟糕,他现在回想起年轻时的失足都后悔不迭,每次见柒染一面也是没有好感。
      这女人要是在儿子身边,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事来。
      而且厉铖对柒染的态度不同寻常,让厉董事长更加觉得不能留她在厉家搅得鸡犬不宁。
      
      柒染心情颇好,奖励一样的亲上男人的脸。
      不错,虽然不介意上热搜吧,但是阴了她的人绝对不能放过。
      
      要不是这老爷子是厉铖的亲爹,她非得把人往死里整。不过现在他也别想和厉铖缓和关系了。
      
      厉夫人看的暗爽,平常不知道受了这男人不知多少气,还什么好处没捞着。
      
      她最近醉心于带孙子,她已经不指望厉董事长分毫了,她将所有的爱,连带着对儿子的一起,全部倾注于小聪明身上,没事的时候找柒染讨论一下服饰美容。
      
      那些所谓的原生态贵妇瞧不起她,原本的姐妹也因为地位的变更日渐疏远,这些年她自己一人孤独寂寥,也未尝不是因为这样,她才如此偏执,一心抓回男人的宠爱,回到从前的风光。
      但现在,有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阶层的儿媳也挺好的,至少这碧池跟她一样婊,一样虚荣,一样是个上位的,虽然对方总是把她喷的一无是处,但她觉得这辈子总算能在人面前没有低人一头。
      
      而且她儿子的事,她现在是不敢管了。
      
      -
      
      事情仿佛风平浪静。
      
      这一日,是陈老爷子的七十大寿,也是退休后的第一个大办的寿宴,因此宾客云集。
      
      厉铖作为撼动H市经济的支柱,跟老爷子打过不少交道,他也收到了邀请。
      
      柒染最近窝了一肚子火,从祖宅回来后,她又用了各种方法直播。明的暗的手段层出不穷。
      有一次助理都在送手机的路上了,厉铖恰好找助理有事,计谋落空。
      这个私助反应过来一身汗,后来无论使唤他什么都要请示总裁。
      以夫人马首是瞻可能死的更快。助理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撒娇卖萌,不行;撒泼上吊,他各种千依百顺;哭唧唧,他给你说情话哄着你;冷漠脸,他脸皮够厚,自己黏上来。
      
      “原来黑化值是这样用的呜呜。男主怎么这样对我,我想要的他不给,我不想要的他给一大堆。”
      
      柒染忍不了的时候把厉铖打了一顿,真打那种,但这人一点都不介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由着她作。
      她看着这货一脸自以为深情宠溺,觉得人生悲剧。
      她连打都懒得了,浪费力气,还让这男人自我感觉良好。
      
      系统道:“宿主,不要灰心丧气,你在这个世界引起很多关注了,饱餐一顿没问题。”
      柒染梳着头发:“这个世界得待到什么时候?”
      
      “有点长。”
      什么叫有点长?
      
      系统默默撤退,它还是先不要打扰宿主了。
      
      幸好柒染没有再问。
      修仙界都待过了,一个凡间再长能长的过几年?
      她现在要想想要怎么不浪费这短暂的几年时间。
      
      宴会上,觥筹交错。
      
      陈老爷子关系网很广,而且陈家长子手腕能耐不比陈老爷子差,年纪轻轻已经爬到了市长的位置,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没有人不愿意和陈家打好关系。
      
      而且,陈家三个儿子都已成年,无一例外没有结婚。
      这三个男人,每一个都出挑,最小的那个刚刚毕业,那也是A国含金量最高的大学,这种好姻缘自然有人心思浮动。
      
      朱彩原本有些犹豫,她接到陈彦平的电话时是不太想来的。
      朱家虽然比平民好得多,但他们家在这种圈子看来就是暴发户,平常有联系,宴会上也不见得多热络,那些名媛们也总是以一种隐晦的蔑视目光打量她。
      尤其在她做了主播以后。
      
      她心底虽然觉得自己的职业没什么错,但那些目光却令心高气傲的她无法接受,她以为她再也不会踏足这个圈子,但她转念一想。
      
      这种场合,厉铖是一定会到的。
      还有那个女人。
      她心中有什么在隐隐发酵,这种隐秘的想法催促着她,答应了这次邀请。
      
      身为原文女主,朱彩的样貌也是十分出挑。
      她穿着纯白的礼服,不笑时端庄优雅,一笑便有拂面的甜意,那对酒窝让她看起来可爱而迷人。
      她的粉丝们很是迷恋她微笑时候的酒窝。
      
      她挽着陈彦平的手臂,好像仅仅作为女伴,但是这位陈家长子表现出来的不经意的温柔却让很多人瞩目。
      他是今晚上名媛最属意的追逐对象,也是不少摸爬滚打的老狐狸眼中的乘龙快婿。
      因此朱彩的出现让气氛都凝滞了一瞬。
      
      陈宏也来了,他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吃糕点。
      柒染说过挺喜欢这种糕点。他想。
      
      刚想到这儿,宴会上出现骚动。
      
      近段时间为整个圈子关注的人来了。他们自然想了解一下内情。
      
      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种态度。
      
      女人并没有乖乖挽住男人的手,相反,她的神色看起来不是那么高兴,好像在生着气似的。男人则是神色宠溺,满目柔情,他自己握着女人的手,好叫她搭在他手臂上,对于她的不高兴不以为忤。
      
      陈宏见了,也知道自己白担心一场。
      她过的比想象的好。宠上天的节奏也不为过了。
      
      众人忍不住议论纷纷,但很快就别眼不再提。他们是有身份的人,这种事虽然无法理解,但也是那个女人手段高超,没什么好一直讨论的。
      
      厉铖首先带着人去跟陈老爷子问好,礼物已经被专人带下去。
      
      陈老爷子看了看柒染:“这就是你的妻子?长得真俊。”
      有人夸,柒染笑眯眯的:“您也好看。”
      
      他大笑起来:“好多年没人说我好看了,我都老了,哪里比得上你们这些小年轻。”
      那当然比不过,要被个老爷子比下去,我还做什么网红。
      
      不过这老爷子真会做人。
      
      厉铖在那儿跟老寿星宾主尽欢,柒染待不住,自己先走了。
      老爷子人老了,话也多,而且还说了一些其他事,厉铖也就没拦着。
      
      原本就好几双眼睛盯着,这下子人落了单,事情就好办了。
      
      朱彩想要去会一会她,但陈彦平一直在她身边,她不好开口,便耽搁了一会儿。
      就这一会儿的工夫,陈宏已经走过去了。
      
      他把糕点端给柒染。
      “你不是应该避嫌?”柒染挑眉,自己咬了一口,这味道还行。
      
      “我看起来像那么迂腐的人?”
      “也是,要不是老爷子的寿宴,你恐怕又会穿身休闲装来。”
      
      陈宏就笑了:“刚刚看你不高兴,怎么了?”
      说到这个柒染又被气到。
      
      这个男人,她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又一次直播失败,她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时时刻刻监视那种。
      
      于是女人撑着下巴问道:“你觉得直播怎么样?”
      陈宏道:“可以啊,行业不分贵贱,最重要是自己喜欢的。”
      
      柒染就说:“我也这样认为,不知道他抽了什么疯,每天阻止我直播,我现在就一个没有摄像头的手机,不知道他哪里弄来的。”
      陈宏觉得,是不是厉铖保护太过了,所以才神经敏感。
      
      他虽然觉得限制自由不对,但现在人家夫妻没问题,他也不好发表观点,以免好心办坏事。
      
      看陈宏没有回答,柒染更难过了:“你分明撒谎,你们男人是不是一个个都大男子主义?我就当个花瓶最好。”
      这模样,眼见就要得罪这位姑奶奶,哎呀,这每天作的。
      
      其实陈宏就是喜欢柒染的作,他跟厉总不一样,当初聊天他就知道这位是个时刻不安分的主,你瞧瞧那些言论,那就是个大不敬的,有些说出来要吓死人。
      但他觉得这姑娘十分有主见,而且对待什么事虽然懒,但一旦做了那就是龟毛地追求完美。
      
      这种就像为他量身打造,怎么就便宜厉铖去了。
      要搁他这里,她作成什么样,他能爱成什么样。
      美人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你要不喜欢他了,我马上带你走。”
      这话厉总听到绝对又要黑化,但问题是他现在不在啊。
      有人认同自己的观点,柒染非常高兴,她兴致勃勃道:“我也觉得,怎么任务对象就不是你呢?”
      后面半句很小声,虽然陈宏听不清,但他能听出柒染话语里的遗憾。
      
      这让他更遗憾了,缘分太差,他就应该早生十年。
      他现在努把力,是不是就能在厉总这儿撬墙角?要没有个孩子在那儿牵绊着,他还真可能要去撬墙角。
      不是他介意,是他看的出来,柒染不可能丢下孩子,厉家也不可能把孙子飞了。神不知鬼不觉带走两个人太艰难。
      
      厉总还不知道,绿帽随时都要往他脑袋上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自己看不出文哪里不好,小可爱们有没有什么建议?
    就说说感觉,比如是不是有一种还没来得及联系到上一章写了什么,就感觉好像看完了?情节有没有跳的太快什么的
    自己找不出来QAQ
    担心自己原地踏步,还是希望能给你们写的好一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