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吾王之旅

作者:谛听流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华阳太后

      “所以,你是心生惧意,不敢与相国为敌。”
      虽然,赵政这句话说的轻飘飘的,没有半分要挟的意思,但我的心就是凉了半截。
      这大王也太敏锐了吧!难伺候啊!
      “大王,奴才就实说了,奴才确实是相国送进宫的,相信大王也知道了。”疑心病是每个君王都有的通病,赵政没有对她产生疑心她才觉得奇怪。
      赵政没有打断我的话,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他倒是想知道她会如何让自己打消对她的疑心。
      但他却不知道,我完全没有想让他打消对自己的疑心的想法。“大王,我们做个交易吧!”
      利来利往皆利也,这天底下,唯有利益不变,用利益来相互约束的交易最可靠了,尤其是对君王最可靠。
      “什么交易?”这已经不是别人第一次向他提出交易了,但却是让他最期待的一次。一个最下等的奴仆,竟然对高高在上的君王提出交易,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大王以后若是有需要奴才的地方,无需逼迫奴才,奴才定当服从。但是,相应的,大王只可在只有你我二人之时要求,更不可将奴才的事告诉任何人。”
      辅佐你可以,但我只会在暗处辅佐,我可不想被朝堂上那些官员知道自己的事,简直是分分钟被弄死的节奏。
      “寡人准了。”他也知道她的顾虑,这暗流涌动的朝堂,才华出众却跟在他身边,其他势力势必要铲除这根眼中钉肉中刺,他亦没有能力护住她。现在,不显山露水的跟着吕不韦确实是最利于自己的选择。
      “还有一事需要大王一同应下。”上一件事很重要,但这一件事同样也很重要,甚至还要重过上一件事。
      赵政微微皱眉,我知道,这是他不高兴的前奏,但是,我还是要继续说下去。
      一个奴仆向君王提条件,不仅没杀你反而还答应了你的条件,已经是对你的恩赐。而我还得寸进尺,不高兴是肯定的。
      “大王,若有一日奴才惹怒了您,让您对奴才产生了杀心,请您……”
      我还没说完,赵政就大致猜想出了我的意思。“寡人恕你无罪。”
      ……大王,能别打断吗?我还没说完呢!
      “不,不需要,大王尽管赐死就是,奴才只求大王能给个痛快,最好让奴才毫无痛苦的死去。奴才死后,也希望大王别给奴才立坟,将奴才的尸体一把火烧了,骨灰洒到江里就行。”
      “你确定?”他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的人,人们讲究入土为安,对自己死后的事都非常上心,就连他也不例外,但是,她刷新了他的认知。
      一心求死也就罢了,就连死后对自己也要挫骨扬灰,死也不得安宁,这个世界上还有像她一样对自己这么狠的人吗?
      “确定。”不要给我立坟,也不要留下遗留物品,我不需要别人为我流泪,那会脏了我的轮回路。
      “如果可以,奴才更希望大王能抹去我一切存在的痕迹。”我本就是不该存在的人,也不该有存在的痕迹。
      “你…寡人不准,你生是我秦国人,死为我秦国鬼,你是生是死全由寡人决定,死后如何亦由寡人决定,你无权选择。”
      为什么?她会对自己这么狠呢?她所求跟世人所求完全不一样呢?难道我秦国里就没有她惦念的东西吗?那么,其他六国会有她惦念的东西吗?
      “奴才明白了。”要想一个人死很容易,死后不给立坟、挫骨扬灰一样很容易,但要想完全抹去一个人存在的痕迹,却不是轻易能做到的。
      焚书坑儒,当年烧了多少书,杀了多少人,毁了多少文化,可那些想要毁去的东西还不是有一部分流传了下来,甚至还落了一个千古骂名。
      第二日,赵政下了早朝,出乎意料的没有先去看王太后,竟然先去了华阳太后的华阳殿,还带上了我。
      我虽然是伺候在他身边的人,但他去后宫时,都不会让我跟在他身边,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赵政来到华阳殿时,华阳太后早就坐在那候着了,明明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出头,还非常的威严有气势,就连赵政比起她还差了半截。
      “孙儿拜见祖母。”不同于对于赵姬的依恋,亦不同于对吕不韦的迎合,赵政对华阳太后是又敬又怕。
      “政儿来了,来,坐到哀家身边来。”
      “多谢祖母。”
      赵政并没有坐到华阳太后身边,而是坐到了华阳太后对面。“不知祖母找孙儿何事?”
      我站在赵政的身后,向华阳太后的身边白衣男子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他也同样回以一笑。
      跟在华阳太后身边的俨然是熊启,我猜的果然没错,他果然是楚国公子昌平君,那个赵政将来的得力助手。
      “听闻大王派兵二十五万前往函谷关抵御五国联军,此事是否属实。”
      我的心不觉沉了沉,朝堂上相国势力如日中天,倒是楚系势力一直没有动静,我都快忘掉了这个华阳太后也不会比吕不韦逊色多少,她这是打算借机发难吗?
      “确有此事。”赵政倒是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反正这事根本就藏不住,他敢这么做自然是有自己的准备。
      “大王可知派遣如此多的兵力秦国内部会如何?”
      在华阳太后面前,赵政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委屈巴巴。“孙儿只是认为他们此时攻打秦国,不过欺孙儿年幼,孙儿当然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我的嘴角微微抽搐,赵政在华阳太后面前的样子跟在我面前完全是两个极端。在我面前各种使唤逼迫,在华阳太后面前倒是装起了孙子,不对,他本来就是华阳太后的孙子。
      “只为逞一时之勇而不顾大局,这样如何做得一个好君主。”
      华阳太后怒拍案桌,就连我的心也不禁跟着一颤。这太后也太有威严了,心脏有点承受不住怎么办?
      “祖母,孙儿知错了。可君无戏言,孙儿不可能收回命令。”
      君无戏言,这四个字包含的太多,那关乎到他的颜面,华阳太后如果想要逼赵政收回成命,这是不可能的事。
      今天这件事,华阳太后顶多骂一骂赵政,之后只能自己气气自己,算是有惊无险。
      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却不知,这对于赵政确实是有惊无险,对我却是天降大祸,能要命的那种。
      “罢了罢了,祖母老了,也不能掺和到你们年轻人的世界里。”
      这时,华阳太后看向了我,我心里咯噔一声,这太后该不会是想拿我出气吧?
      我惊疑的看了熊启一眼,之前我好歹也帮了你一次,你好歹也劝劝你家姑妈啊!
      “哀家还听说你一直让一个下等仆役做你的陪练,想必这个就是那个下等仆役了吧,倒是个讨人喜欢的。”
      “不过一个下等仆役,有何喜欢不喜欢的,左右不过是一个伺候在身边的人,让她学点拳脚也好保护孙儿。”他是一个王,一个傀儡秦王,越是喜欢的东西他就不能越在乎,那些人会毁了她,他无力护她。
      “保护大王这等要事居然还需要一个下等仆役来做,那些近卫是干什么吃的,如此……”
      华阳太后还想说下去,但熊启却瞧瞧的示意华阳太后别说下去了。“太后,臣突然想起一事还要同大王商议,还请太后能行个方便。”
      华阳太后沉默了一会,才叹了一口气。“算了,有什么要事便去吧!是哀家这个老太婆占了你们的时间。”
      “太后千万别这么说,您怎么会老呢?刚及笄的少女都比不上您。”
      第一次,我知道了历史上那个大名鼎鼎的昌平君居然也这么会拍马屁。
      赵政跟着熊启走了,我自然也得跟着赵政走,可是,老天一定是看我过得还不够不舒坦,特意给我添堵。
      “等等,哀家一个呆着也无聊的紧,借孙儿一个下等仆役陪哀家解解闷可行?”这个下等仆役说的是谁,在明显不过了。让我一个人面对华阳太后,要命的节奏啊!
      我求助的看向赵政,可赵政压根就不看我一眼。“祖母喜欢就好。”
      赵政走了,留我一个人面对华阳太后这个大BOSS,大王,别这样好吗?你会失去我的。
      “你可是叫苏阿房?”
      现在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是。”
      “今年多大了?”
      太后,你老这打算查户口是吗?“年二十(那时候以虚岁算年龄),还未行冠礼。”
      意思就是:刚到二十岁,但还没到行冠礼的时候。
      “是吗?都二十了,也是不小了,可有婚配?”
      “虽未娶妻,但家中已有婚约。”原来挖了个坑在这等我呢,太后,同为女人,别难为我好吗?
      “这个年龄了还未娶妻,妾也该有几个了吧!”
      “祖宗之法不可违,未娶妻,怎可先纳妾?”太后,求放过,同为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