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吾王之旅

作者:谛听流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五国攻秦

      公元前246年,赵、韩、魏、燕、楚五国认为秦王幼小,难当大任,联 合攻秦,由春申君黄歇指挥。
      此时,从函谷关传来的信件已经到了赵政手里,赵政看着手中的信件眼神晦暗不明。
      王座上,赵政看着下方的群臣,问道:“今日怎么不见相国上朝?”
      一名官员手执笏板走了出来,神色严肃。“回大王,今日相国病了,尚在家中养病。”
      虽说入了春,但现在的天气还是很冷,我拿着披风,早早的就候在了殿外,等着赵政下早朝。
      “大王。”向往常一样,我将手中的披风披到了赵政身上,赵政也习以为常。
      赵政走在前头,我默默的跟在了他后面。“你去将国库里的那根千年人参拿过来,再去牵两匹马来。”
      “诺。”虽然并不知道赵政要做什么,但有的事她不需要知道的太清楚,只需要按命行事就行。
      等我将马牵了过来,赵政已经换下了朝服,牵过我手中的一匹马,翻身上马。毕竟跟在赵政身边有一段时间了,多少还是能揣摩出一点他的心思,我也翻身上马,跟在他的身后。
      马匹直接出了咸阳宫,朝着相国府的方向去。
      我毕竟学骑马的时间不长,速度自然是不能跟赵政比的,赵政瞥了一眼被他甩在身后的我,放慢了马匹的速度。
      马匹直接停在了相国府门前,我跟在赵政身后进了相国府。还别说,这相国府里的东西一点都不比咸阳宫里的差,都是顶尖的物件。
      “咳咳咳——”吕不韦躺在床上,一直咳嗽个不停,床沿还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手里拿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一勺一勺的喂给吕不韦。
      房门被推开,赵政走了进来,我默默的跟在赵政的身后,充当一个小透明。
      “妾身参见大王。”贵妇人放下手中的药碗,起身行了一礼。
      吕不韦挣扎着下床,却被赵政阻止了。“仲父不必多礼,寡人听闻仲父病了,特来看望。”
      随后,我将那根千年人参拿了过来,交给了贵妇人。
      “多谢大王体恤。”吕不韦没有在挣扎着下床,却是坐直了身子。
      “仲父尚在病中,本来不该来麻烦仲父的,可是事出紧急,只能幸苦仲父了。”在吕不韦面前,赵政显得非常恭敬,就如父子一般,而非君臣。
      吕不韦看了贵夫人一眼,说道:“你先出去吧!”
      “妾身告退。”看得出来,贵妇人很是举止端庄,还很体贴人,出去的时候还特意为他们关上了门。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吕不韦、赵政和我这个小透明。
      “仲父,赵、韩、魏、燕、楚五国攻秦,由春申君黄歇领军,如今已经攻至函谷关,您说应当如何应对?”
      “大王不必忧心,他们不过觉得有利可图,只需派一名大将领十万兵马去守住函谷关。敌军坚持不了多久,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他们就会知道无利可图,自会退兵,不必理睬他们。”
      “仲父言之有理。”
      跟吕不韦相商了一番后,赵政迅速赶回咸阳宫,立刻就召集文武官员商议这件事。
      大殿内,现在只有我和他两人。
      一路上,他阴沉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现在却开了口。“此事你以为如何?”
      “奴才愚钝,但相信大王心中已有决策。”我垂下眼帘,不敢与其对视,现在这个大王有些危险啊!
      “愚钝?那你可知寡人为何将你留在身边?”他的神色冷厉,好像一眼就能将我看穿,什么事都瞒不过他,这个样子的他从未出现在人前过。
      “不知。”我顶着这凌厉的目光,硬着头皮胡说八道。
      “既然如此,寡人身边不需要愚钝之人,你还是去奴房报道吧!”无悲无喜,此时像极了一个君王该有的模样。
      ……
      大王,咱能挽回一下吗?去奴房我会累死的。
      迫于赵政的威胁,我屈服在了他的淫威之下。
      “犯我强秦,虽远必诛。”大概是那深入骨髓的热血和骄傲,又或许是在赵政身边待了有一段时间了,这句话我说的非常有气势,让赵政震撼不已。
      “哈哈哈——好,好一个‘犯我强秦,虽远必诛’。”
      虽然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但从那双眸中流转的却是满满的野心,我确实未想到,原来这么早他就有了夺回政权的野心,亦或是一统天下的野心。
      “苏阿房,寡人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的野心果然够大。可愿追随本王,一起某这秦国天下。”虽然这个家伙有时候不着调,半点没有为人奴隶的自知,但这又如何,她的远见完全可以摆脱奴仆的身份。
      而此时,我现在很为难,这根橄榄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大王,你真的看错我了,我只是懒而已,我完全没有想谋天下的心思。更何况,该跟你一起谋天下的人不应该是我。
      “大王,众臣到了。”
      殿外传来了一道尖细的嗓音,我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得救了。
      而我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被赵政看在眼里,那双深沉的眼眸闪过一丝寒意。“宣。”
      “宣众臣觐见。”
      大臣和将领匆忙赶到王宫,只看到大殿的王座上坐着赵政,所有人都很不解地看着他,猜不出他的想法。
      “对于赵、韩、魏、燕、楚五国联合攻打我秦国一事,你们可知?”少年的声音仍显稚嫩,却已经很有威严了。
      蒙骜首先就站了出来,气势如虹。“此事臣已经知道了,相国方才已经命臣率领十万兵马去把守函谷关。”
      赵政的神色不变,却并没有按照吕不韦的说法去做。“五国联军在这时候派兵攻秦,当是欺负寡人年幼。相国的计策确实可行,但寡人认为我们不该徒有防守,而应当给予反击,彻底打败侵犯我国之敌,以立国威。”
      大臣们未曾料到赵政这个傀儡秦王竟然自作主张,不听从相国的意见,更想不到他竟有如此胆识,欲与五国联军做战。
      接着,赵政又问蒙骜:“蒙爱卿可知此次前来进攻的军队有多少兵马?”
      赵政刚才的那席话,不禁让蒙骜热血重燃。这才是秦王,这才是他的君主该有的模样。“回大王,五国联军共二十万兵马。”
      毫不犹豫,赵政就向大臣们庄严地宣布:“蒙骜、王翦、桓齮(即樊於期)李信和内史腾听令,各率领五万兵马,立即出发函谷关,各领兵抵挡一国。此次战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过去秦国虽然也经常跟各国交战,但是,一次派出二十五万兵马的情况很少,更不曾有过一次就派出五员大将的时候。
      众臣面面相觑,惊疑不定,此时蒙骜问道:“大王决定的事,相国知道吗?”
      赵政坐在王座上,俯视着众臣,将他们的心思全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中。“相国正在病中,这件事就不要再让他操心了,众爱卿只需按照寡人的命令去办就行。”
      这一次,赵政展现出了从所谓有的强势,众臣无可反驳,五位大将只好领命出征。
      夜晚,永年殿内烛火通明,却只剩下我伺候在赵政身旁。
      “阿房,你说寡人的决定正确吗?寡人要听实话。”不要在敷衍他了事,不然,他也不知该如何处置她。
      世人皆以为,秦王幼小,不通政事,不知人心,任人拿捏。可在我眼里,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君主了,群臣之心如何,他全都了如指掌,反而还能瞒天过海。
      “大王此举,有利有弊,然利胜于弊,当为明智之举。”
      对于我毫无异心的大实话,赵政是相当满意。“哦!说说看,利于何处?弊于何处?”
      “五国攻秦,实是欺大王年幼,相国之法,治标不治本,会让五国认为大王软弱,日后定会更加猖狂。大王此举立下自己的威信,亦是立下了秦国的威信,此为利也。但此举势必得罪相国一脉势力,大王若是处理不当,外忧内患,此为弊也。”
      虽然说会得罪相国一派势力,但我说过,利大于弊。
      相国能有那么大的权利,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应为秦王是赵政,王权势力弱小,母亲赵姬的心全都扑在了吕不韦身上,赵系外戚势力跟相国势力在一根线上。如果,秦王是成蟜,那朝中的韩系外戚势力势必如日中天,疯狂打压相国势力,吕不韦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权倾朝野。
      说到底,只有秦王是嬴政,吕不韦的利益才能最大化。利来利往皆利也,一个商人,最看重的就是利益。此天下,看重的也是利益。
      说起来,我现在也算是相国一脉的人,虽然是双面间谍,但我的心,却是忠于赵政。
      我的王,势必会成为天底下最耀眼的始皇帝。
      此后,秦国大军抵达函谷关,五国联军的密探将情报汇报给了春申君黄歇,春申君惧之,连夜让楚国的军队撤退。其余四国得知楚国退走了,也都各自慌忙退兵。
      此战,秦国大获全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