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渣男主就得死(穿书)

作者:岁寒晚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悲情皇后

      
      沈沣心思重重的来见叶皇后时,三公主正在院儿里踢毽子。
      刚踢飞一个,发现她皇帝爸爸来了,三公主瞪着眼睛看了他片刻,哧溜一下跑了:“皇后娘娘,不好了,陛下来了!”
      
      沈沣:…… ……
      
      这个不懂事的三公主!
      自打她在皇后身边流窜,如今最亲近的,不是她的生母严采女,也不是他这个生父皇帝陛下,而是皇后娘娘。
      
      叶拂仙把最后一口荔枝塞进嘴里,拿茉莉花茶漱了漱口。
      叶拂仙生来好安逸,本身便是勋贵之家的千金,如今做了皇后,吃穿都得要细致。她这么金贵的养着叶皇后,如今叶皇后的容貌,比起她初来时,更多了几分清隽。
      
      此刻她释放出炉火纯青的“演技”,加上叶如阑本身自带迷蒙效果的眉眼,颇有几分眉目山水、人淡如菊的意思。
      
      起码,沈沣一见她这模样,心头立刻生出了一股愧疚之意。
      只不过,这男人的愧疚与爱意,都肤浅而又善变。与女子的皮相,息息相关。
      
      沈沣不知道怎么开口,心事重重的坐着:这就是渣男黄金守则之一了,故意做出一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模样,等着善解人意的女人主动开口去问。
      我无奈,我迫不得已,我始终是爱你的。
      
      可惜,他眼前坐着的,早已不是真正的叶如阑。
      
      叶拂仙慢慢洗着茶具,斟了一杯清茶,递给沈沣:“陛下,倒是许久不来长秋宫了。”
      
      若是别的女人说这种话,沈沣一定十分厌烦。他日理万机,哪有时间耗在一个女人身上?
      可叶皇后说起来,就是一句“陈述”,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
      
      沈沣便将近来,前朝后宫些许烦心事,挑着和叶皇后说了几句。比如,他在青璃处,不小心睡过了头,早朝迟到了半刻钟,张御史那个老头儿连他都敢谏,还把先帝拿出来说事巴拉巴拉。
      
      沈沣得意的告诉叶拂仙,第二天他故意使坏,暗中把张御史的马车弄坏了。张御史耽搁在半道,连个顺路的同僚都没有,只能拔足狂奔。上殿时,汗流浃背,衣冠不整,被另一个御史刺了几句,捶足顿胸,呜呼哀哉,当场辞职不干了。
      叶拂仙:…… ……
      
      沈沣又说,近来青璃有孕,娇气的厉害,还时常哭泣。明明林氏产子时,都不像她这般矫情。
      叶拂仙呵呵了:林氏怀孕到产子,他去看过一回吗?
      
      叶拂仙淡笑道:“青璃毕竟年幼,也是我以往,把这孩子娇惯坏了。陛下也是知道她的身世的,我总是偏疼她点。”
      沈沣动容道:“若是她产下皇子,阑儿,那就是你我的亲生子。你若是喜欢……”
      他神色渐渐变了:“你若喜欢,这孩子也可以只有你一个母亲。”
      
      叶拂仙心头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什么意思?
      
      小绿:【宿主,这渣男无可救药了。刚开始,我只能给这渣男打八十分,觉得还没有渣到极致。这么观察下来,简直渣到满分!宿主,你从一开始就不改造他,是对的。】
      叶拂仙可没有什么无谓的喜好,来拯救渣男的三观。
      
      她听懂了这句话,面上却装作糊涂:“为母则刚,小皇子出生以后,青璃自然会坚强些。陛下也能多教教她。对了,陛下今日来,是有事吗?”
      
      叶拂仙懒得和渣男周旋,沈沣也不再耽搁,将林景萱找来的所谓证据,放在了她面前。
      叶拂仙慢慢看着,起初面色阴沉,到最后,简直是哭笑不得,面上甚至浮现出一点冷笑。
      
      “这些证据,难道都是陛下搜罗的?我与前未婚夫藕断丝连,私相授受,甚至有了苟且之实?”
      沈沣矢口否认:“自然不是!这些东西,我也从未信过。”
      
      沈沣越是说谎,神情越是真诚。
      其实林景萱拿来这些玩意儿,他当时是没信,心里还很生气,气林氏总是兴风作浪,没有一刻安静的。可林景萱走了以后,他翻了翻,看了看,心里越来越疑惑,最后,他也派人去查了。
      
      所以,沈沣当然是相信叶皇后的,因为他查的清清楚楚,连叶皇后这个前未婚夫林崎为什么不再续弦的隐蔽缘由,都知道了。
      
      林景萱收到的密信上,告知她叶皇后贞洁有失,将假太监那桩事说了个大概。
      林景萱倒也不傻,暗中派人重新调查,最后还真的让她搜刮到不少蛛丝马迹。林景萱将假太监身份隐去,偷梁换柱,换成了林崎。
      
      其中有不少,叶皇后进宫之后,仍然与林崎私下见面,共话衷情的“隐蔽事”,缠绵坎坷,简直比话本子还精彩。
      
      叶拂仙面无表情:“去年春,叶皇后生辰之际,偷溜出宫?至丞相府,于巷口夹道之中,与林崎私会,二人相对无言,竟泪眼凝噎,可见情深意重。”
      叶拂仙念了几条,合上了册子,神情复杂的把沈沣望着。
      
      “所以呢?陛下把这种一看就是鬼扯的东西,拿来给我看,又是为何?”
      沈沣:“也不算全是鬼扯。”他伸出手,从里面抽出一张,“叶皇后醉酒之后,屏退众人,竟然大胆的密召林崎。是夜,风月溶溶,林崎奉皇后之命,假扮为内侍,掩人耳目,在长秋宫,正殿之中公然厮混。秽乱宫闱,罪可致死。”
      
      沈沣垂下眼眸,不再看叶皇后:“起码,这一桩,确有其事。”
      “林氏还抓了一个老宫女,亲眼看见皇后宫中的女史玉琉,领着一个俊俏可人的假太监,鬼鬼祟祟的进了皇后殿中。”
      
      叶拂仙不敢置信的望着他:“陛下!”
      
      “您是疯了吗?当夜之事,您分明知道的一清二楚。”
      沈沣搁下杯盏,发出清脆的一声:“皇后,朕是知道,但天下人呢?皇后是一国之母,难道要成为天下人茶余饭后,闲聊的谈资?”
      “还是说,要让朕成为百姓闲人消遣的对象?”
      
      不得不说,一直沉迷情爱之中,智商持续不在线的林景萱终于明智了起来。
      她并没有揪着什么证据不放,只是将偶尔的巧合,罗列在了一起。
      
      最要紧的是,林崎这个前未婚夫是真实存在的,并且三年前他丧妻之后,便一直不曾续弦。甚至连通房都遣散了。
      这还不能说明,是对皇后旧情难忘吗?
      
      就这一点,足够让人浮想联翩,生出许多遐思了。
      
      林景萱要拿皇后私节有亏,来对付叶皇后,沈沣自然满心不喜,巴不得就此除掉了林氏,再用自己信重的人取代林将军。
      可问题就在此处,眼下军中又无人能比得过林将军。他动不得林菔,也就动不得林氏。林景萱若是闹起来,势必声势浩大,朝野皆知。
      
      林景萱是个什么都不怕的,她只要达成自己的目的,把叶如阑撵出皇城,从此后,她就是沈沣身边,最尊贵的女人。
      而沈沣畏手畏脚,纵然有再多手段,却被林景萱这个又横又蛮的给拿捏住了。
      
      这些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还在于沈沣。可沈沣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沈沣握着叶皇后的手,深沉道:“皇后,不,朕的阑儿,最多三五年,朕就能带着这清明河山,去迎接你回来。到那时,朕再不会让你受一丁点的委屈。”
      
      叶拂仙心头冷笑,默默的抽回了手:“陛下自有宏图大志,您说什么,我自然信。”
      沈沣有些不太自在,又说了好些信誓旦旦的重诺之言,无外乎想当初,以及等以后。
      
      想当初和阑儿初见,最是山花烂漫之时。
      等以后朕独掌大权,只会对你一心一意,再不看别的女子一眼。
      
      叶拂仙道:“若要出宫祈福,一个人独行,却有些寂寞。”
      沈沣立即道:“朕看三公主与你亲厚,不如将三公主带去,也好在你膝下尽孝。”
      
      叶拂仙摇摇头:“陛下让我将三公主带出宫,难道,要和她阿娘分离?”
      沈沣不以为然:“依朕看,三公主对严采女也不亲近,相反,她喜欢你的很。再者,什么阿娘?你才是她母亲。”
      
      叶拂仙淡淡道:“三公主喜欢我,是因为我是一个和严采女不一样的人,她亲近我,把我当成一个可信重的长辈,一位老师,仅此而已。她怎么会舍得离开她阿娘呢?”
      沈沣:“那就把严采女一起带出宫,母女团聚。”
      
      叶拂仙:…… ……
      “陛下总是胡乱开玩笑。三公主可是陛下的大公主,虽然生母位份低了点,但毕竟是您的长女。严采女也一向恭敬,每日都在佛堂为陛下祈福,哪里有什么错处?我一个人出宫也就算了,还要牵连她两个?陛下莫不是想趁这机会,把我,还有与我亲近些的,都撵出去吧?”
      
      沈沣只好作罢,又问她到底想谁作伴。
      
      刚问完,沈沣就灵光一闪,领悟过来:“阑儿是喜欢青璃的孩子?那也好,孩子刚出生,什么也不懂,放在你身边养大,就等于是你生的。”
      
      叶拂仙道:“我失去孩子,痛不欲生,怎能去夺别人的孩子。不过,我的确是想带一个孩子出宫去。”
      沈沣问是谁,叶拂仙道:“林氏之子。”
      
      沈沣惊异莫名,但也在意料之中。叶皇后不愿夺人之子,宫中的孩子也不多,但只有林氏,对那孩子深恶痛绝,多看一眼,都恨不得掐死她。
      
      沈沣不知道的是,林氏的确暗中动手,但乳母奶娘都是叶拂仙派去的人,当场撞破,才保住了这孩子。
      沈沣对林氏和大皇子都不上心,自然也不知道这桩小事。
      
      叶拂仙道:“陛下膝下,如今只有三公主,早几个月,越嫔和胡贵人一齐有喜,却添了四公主和五公主。如今,林氏之子,是陛下唯一的皇长子。林氏也不喜他,不如,让我把孩子带出宫去,好好教养。”
      
      沈沣当即就意动了。
      大皇子的“异样”,朝中鲜少有人知道。可迟早,大皇子是要见人的。再过不久,也就是这孩子百日了。
      他怎能让人知道,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儿子?
      
      还是自己目前唯一的儿子!
      所以,他在青璃身体痊愈之后,就迫不及待的临幸了她。也挑选了几个老实又没有根基的妃子宠幸,就是想尽快再生出健康漂亮的皇子。
      
      沈沣深吸口气,按捺下来。
      “只怕林氏不会答应。”
      叶拂仙露出一点微妙的笑意:“陛下,您放心,林氏会同意的。”
      
      林氏与沈沣如出一辙。她巴不得这孩子离她越远越好,哪里会管大皇子的死活?
      反倒是林菔林大将军,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叶拂仙将自己的外甥带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小叶要和林菔面对面battle了。



    剑尊,有病
    霍晅虐我千百遍,仍是心头我初恋



    美人如虎
    心有美人,软萌如虎



    表兄甜如蜜
    表兄甜如蜜,表妹猛如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