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后

作者:汀州梦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京城?沈千络心里越发奇怪起来,她一把抓住落霞的手,问道:“现在是什么年月?”
      落霞忍不住笑起来:“公主,您可是睡糊涂了,现在是建顺三十七年啊!十月初六。”
      
      沈千络这才明白了。看来自己是回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她清楚地记得,那年冬天之后,因为姑母来信说想念侄女,自己的父王就把她送到京城里去。本意是陪姑母住一段日子就回去,但是刚过一年多,洛国就被塞外的匈奴进攻边地的几座城池,再加上姑母病重离世,也就有了自己嫁给萧若,成为太子妃的事情了。
      
      如今天可怜见,叫她回到了自己十五岁,但是却偏偏回到个时候。沈千络伸出素手,掀开帘子,一望无际的官道,已经落下了几片雪花。远处望见京城的影儿,楼阁殿宇都跟洛国十分不像。想想到这里之前,自己是如何羡慕京城中的种种富贵风流景象,但是现在看到,她却完全没有这个心思了。
      
      正在愣神之际,马车停了下来。沈千络猛地往后一顿,落霞立刻伸手扶住。江月也伸手拉住沈千络的另一只胳膊。电光火石之间,沈千络又想起了江月从前背叛自己的事情,忍不住把胳膊挪了出去。
      
      说来也让人寒心。从前的时候,沈千络对江月倒是比对落霞好很多。被亲近的人这样背叛。让她觉得没来由地一阵恶心。江月素来是个心思机灵的,看到沈千络这么一躲,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沈千络发现了江月表情的异样。思虑片刻,开口遮掩道:“江月,你不用扶我,你去前面跟车夫讲一下,叫他先停车,我要休息会儿。”
      
      江月只当沈千络是有更紧要的事情吩咐她,所以刚才抽手。脸上立刻带上了不易察觉地笑容,往前打开车门,叫车夫把车停下。
      
      马车和随行的卫兵队立刻停下。还没半刻功夫,车外就响起了一道清朗的男声:“公主,可是身体不适,属下这就叫随行的郎中过来给您看看。”
      
      沈千络微掀开帘子的一角,露出自己精雕玉琢的粉白小脸,笑了一下,说道:“子喻哥哥,不用麻烦了,我就是坐乏了,下去走走就好。”
      
      这话一说,连带着落霞和江月都惊讶起来。因为他们都清楚的很,自家公主从前在洛国之时,是被王和王后娇养着长大,虽然不是太任性,但是也是个十分娇气的。因为她们并不知道,如今这个十五岁的沈千络,内里已经是换了人,是活了两辈子,在深宫之中见惯了人情冷暖,也吃过很多苦楚的沈千络。
      
      赵子喻怔忪良久,立刻命人拿过脚踏,放下帘子,沈千络自然知道这几个人在惊讶些什么,说来也对,但是沈千络从前的样子,也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性格。
      
      前世的记忆清清楚楚,她记得来京城之前,母后曾经教导过她,想要在京城里生活的好,要对内严,对外软。在京城的贵族面前,一定要做出温柔贤淑的模样来,才会讨人喜欢。对待下人要严格,才能不被别人捏住错误,使手段暗害。
      
      但是上辈子的失败经验告诉沈千络,这样的处世原则是没用的。对下人太过严厉,心腹只会觉得你刻薄难缠,久而久之自然会失去人心。对外人太过柔软,人家会觉得你弱小可欺,久而久之自然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重活一世,沈千络绝对改变下上辈子的处世原则。反正她也不想做皇后妃子,又不想嫁给京中贵族,只要身边亲近对她好的人不受到伤害,其他的人,得罪就得罪。
      
      沈千络扶着落霞的手,走上一道小山坡。赵子喻身穿银甲兽衣,手持一把短剑,跟在他们身后。沈千络极目远眺,翠峰如簇后的京城,如同一幅延绵不断的山水画。
      
      “那就是京城了吧.....还有多久能到?”
      “公主,已经过了汴州地界,估计明天早上就能到了。您累不累,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沈千络吹了会儿风,又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姜红色桃花对样宫纱长裙,转头对赵子喻说道:“子喻哥哥,这一路多谢你辛苦照顾,到了京城,如果不急的话,就歇一段时间再走,可以吗.......”
      
      赵子喻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刚想上前几步说话,但是沈千络却已经转身上了马车。
      
      ---------------------------------------
      
      第二天早上,洛国郡主的马车和仪仗就进了京城。京中百姓多一半都知道从藩国那边来了个公主,有不少人都站在街上观看。等着公主的八宝香车从路的另一端缓缓行驶过来,带起一路清新的风。
      
      路上的一家酒楼上,两名青年男子这对坐在楼上喝酒。乐曲声响过来,坐在一端的绿衣男子立刻说道:“言之,看到没?洛国的小公主今天过来了!”
      
      坐在对面的银灰色华服男子闻言放下酒杯,长发未束,脑后的白玉簪子,簪首的瑞鸟栩栩如生,左眼眼角分明的一颗泪痣,冰颜皓齿,竟然比画上的人还好看些。
      
      萧言之凤眼微低,往下看去,两马并驾的八宝车上,盖着密实的帘子,没想到这小公主竟然对京城的风物人情一点都不感兴趣,都不曾偷偷掀开帘子看一看。眼见着往街道的另一边过去。
      
      这个时候,却忽然刮起一阵风,把车前的帘子掀开了半截。那个小公主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脸上似乎带着怡然的微笑。那副从容的样子,全然不像是刚过及笄之年的姑娘,她带着水红色的面纱,只露出白皙的皮肤和一双极漂亮的眼睛。饶是萧若和戴仁慧,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萧若放下了酒杯。绿衣男子也看到了车里的沈千络。他转头对萧若说道:“这洛国的老国王可真狠心,这么如花似玉的小女儿,就送到京城里来了。”
      
      “为何送到京城里来就是狠心?”萧若反问道。
      “言之,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她刚过十五就被送到京城,肯定是冲着钓金龟婿来的,多半是瞄准了你们皇家,什么三皇子。四皇子,还有你......”
      
      萧若没说话,绿衣男子依旧喋喋不休。最后,还是忍无可忍地萧若再次开口:“仁慧,你的话实在太多了,小心隔墙有耳。”
      
      徐仁慧哈哈一笑,说道:“我又不想位极人臣,谁会听我的墙角!我就是奇怪,你说这洛国的国王怎么会想到这个主意,要是我,我可舍不得!这长得跟画一样,就算天天放在家里看着也好,你说是不是。”
      
      “那是因为你不是国王。”
      
      沈千络只觉得马车在街上走了很久,还是没有到地方。她忍不住问道:“这是要去哪儿?”
      江月回道:“公主,宫里的贵妃娘娘叫人传话出来,现在是亲蚕节,过两天又要送春,宫里事情多,叫您先去将军家小住一段时间,等这些杂事一处理完,就马上接您进宫。”
      
      沈千络点头:“去哥哥那里住也好,你去找人给姑母修书一封,就说可以。如果有时间的话,叫她派一个宫里年长的嬷嬷来,教我些宫里的规矩,到时候进去也好不给姑母添乱。”
      
      “公主怎么短短几天就好像换了一副样子似的。从前不是一直吵着要去皇宫里看看那里的生活吗?怎么现在就变了。”
      
      “皇宫是好,可是规矩也多。而且,我也好久没见哥哥了,我很想他。先去看看也好。”
      
      主仆三人说话间,马车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了路边。还没下车,就听到门外一众仆人的声音:“恭迎公主到府!”
      
      沈千络闻言一顿,整理衣服,举步下车。早就有一个比较年长的嬷嬷和以为管家在脚踏两边迎接,沈千络下了车,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的哥哥沈荣和嫂子林氏。
      
      沈千络注意到,林氏身边站着一个穿桃红夹袄,金玉首饰的貌美女子,她似乎没什么印象。
      沈荣几步上前,走到自家妹妹跟前,脸上的神情也十分激动:“小妹,没想到你真的愿意过来!我只以为你一定要进宫陪姑母的。”
      
      前世的自己确实未曾在哥哥府里住过。当时入宫前姑母也是这样说,但是因为当时自己着实想进宫,跟姑母说了几次,姑母也拗不过自己,最后还是叫人接她直接入宫了。
      
      结果在宫里住了还没小半年,却出了哥哥沈荣在外面行贿奸臣,勾结藩国之事,皇帝知道之后,盛怒之下,将哥哥流放至凉州,姑母在宫外也没了倚靠,才会抑郁生病。但是据沈千络对沈荣的了解,他却并不是那样的人。
      
      这次到沈府里住,沈千络也是想看看,到底是为何会出这样的事情。万一还有转圜的余地,自己也好。沈家也好。如果可以改变结果,那上辈子那样的结局,或许可以避免。
      
      而这一切,从她进入京城的这天,就已经开始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