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豪门凶兽娶回家的日子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3章

      “反正你们喊我唐清就好,不用在意这些。”唐清道:“至于这些人,我能保证他们心性坚强,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可以结交。”
      
      宿天煜颔首:“好。”
      
      唐清还想说什么,无意间看到他的霉运动了动,顿时被吸引注意力,特别糟心:“你什么时候走?”
      
      宿天煜道:“明天中午走。”
      
      唐清:“你霉运没有完全清理,真的不用我跟着?”
      
      宿天煜:“路程太远,很折磨人。”
      依旧是拒绝的意思。
      
      唐清犹豫了。他原本想偷偷跟着保护宿天煜,但是对方三番五次的拒绝,难道是出门解决私人问题,不想被人知道?
      
      唐清不动声色道:“你这次出门是工作吗?”
      
      想到掏猪头老巢,宿天煜的心情瞬间愉快,高兴道:“不是。”
      
      他看出了唐清的小心思,又补充一句;“倒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情况太复杂我没办法跟你解释,总之是好事。”
      
      唐清:“那先提前恭喜。”
      
      宿天煜嗯了声,笑容满面,看起来是真的很高兴。
      
      唐清瞧着,总觉得人家这么高兴自己偷偷跟着不太好,只能遗憾放弃,回屋捣鼓东西去了。
      
      他忍痛掏出自己珍藏许久的山下鸟羽毛。长长的尾翎火红一片,仿佛熊熊燃烧的火苗,入手温热。因为长时间放在小金库里,边上还沾染了属于他的金光,金红金红的特别好看。
      
      这是唐清修成九尾时,山下鸟送给他的礼物,这么多年了他都没舍得用过。
      
      但是没办法,现在时间太急,他来不及给宿天煜准备其他东西,只能从自己的小金库里扒拉。
      
      这根尾翎驱邪又沾染着他的金光,无疑是最合适的。
      
      唐清将尾翎缩小,用银链串好拴在胸针上——这胸针镶嵌着正红色菱形宝石,璀璨晶莹,极为妍丽,是他刚到山上时捡到的第一颗宝石,颜色衬尾翎刚刚好。银链是他从老爹那边硬扣来的,据说对恶鬼邪祟具有震慑作用。
      
      然后唐清变成小猫崽儿,抱着胸针团成球球睡了一晚上,尽可能的让它沾上金光,第二天揉着肚子送给宿天煜——就,有点硌。
      
      宿天煜当然识货,对这根缩小的尾翎更是颇为惊讶。
      
      据他所知,除了南边那只朱雀手里有,整个妖界都是没有任何货物流通的——天知道哪朱雀有多小气,碰她什么都不能碰羽毛,自然脱落一根都能心疼的嚎半天,你还敢贩卖?你是找死。
      
      难道这只猫崽跟朱雀有关系?
      
      宿天煜心思转了转,面上却笑的不动声色,合上礼物盖子道:“谢谢,我很喜欢。”
      
      唐清双手搭在肚子上,叮嘱道:“先带上,这胸针材质特殊能护你,尽可能不要离身。”
      
      宿天煜含笑道:“好。”
      
      他从盒子里取出胸针,研究半晌也没将缠的乱七八糟的银链解开。
      
      唐清看的手痒,伸手要过胸针自己解,宿天煜便自觉俯身将胸膛凑近。
      
      唐清:“……”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大约是宿天煜的脸上太过自然,唐清只能将这些行为理解为宿总习惯了别人伺候,也面不改色的给他别好。
      
      宿天煜突然笑了声,低头道:“很久没有人这么关心我了。”
      
      唐清微笑:“只要钱到位,你想要什么关心都有,三百六十天不重样的那种。”
      
      宿天煜:“我就喜欢你这种不求回报的。”
      
      唐清:“我是还恩,依旧是从你身上获得了什么才会回报你。”
      
      宿天煜啧了声:“真无情。”
      
      唐清:“谢谢夸奖。”
      
      宿天煜撩人失败反而笑的更开心了,揉揉猫崽儿的脑袋干脆利落的转身上车。
      
      因为还有一段路程才能登上私人飞机,权黎跟着送了一段路,将自己干的事说了一遍。
      
      那天调查完周氏,等聚餐散场他就直接联系了管家家主,笑眯眯的表示:“你应该听说了吧?什么时候把钱给我?”
      
      管家家主特别无辜:“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权黎说:“没关系,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小先生的行踪。”
      
      管家家主:“是吗,那证明呢?”
      
      权黎:“三十多名老总都能证明。”
      
      管家家主:“你们宿氏集团财大气粗想运作太简单了。”
      
      权黎:“你这是想反悔?”
      
      管家家主:“这倒不是,我只想眼见为实。”
      
      权黎:“看来你就是想反悔。”
      
      管家家主:“看来你就是在骗人。”
      
      两人进行了三天的幼稚辩论,权黎手里握着主动权倒是不着急,他主要对管家家主一定要见面有些存疑,拿不定主意先来问问宿总。
      
      宿天煜一口回绝:“不见,肯定是猪头不知道想干什么,这几天看好猫崽儿别让他被捉走了。”
      
      权黎应声:“好。”
      
      宿天煜又道:“你将事情再完整说一遍。”
      
      权黎看了眼窗外,估摸着距离足够,便事无巨细的重新说了一遍。
      
      宿天煜沉吟片刻,突然问:“如果你先见到泥塑,能看出来什么?”
      
      权黎想了想,委婉道:“猫崽儿年纪小可能涉世不深,做泥塑的原形改都没改,再加上不会术法不会藏……”
      
      话里的意思就是——见到人能看出来的东西,见到泥塑也能看出来。
      
      宿天煜道:“猪头应该是见过泥塑了。按照他的逻辑,猫崽儿既然帮我就是我身边的人,他防患于未然肯定会调查猫崽儿。”
      
      可是,目前为止就连他们也没探出猫崽儿什么来历,如猪头没有查到……
      
      宿天煜皱眉:“这货虽然猖狂,但是对白泽一向尊敬,应当是去问白泽了。”
      
      白泽知道多少就不好说了,毕竟这位瑞兽自古就有‘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的名声。
      
      宿天煜琢磨着,等掏空猪头老巢,他也去找白泽问问。
      
      他又叮嘱权黎不要让猫崽儿见任何人,注意提防管家和猪头,在有限范围内拖几天。
      
      权黎一一应下,说话间到了目的地,送走宿总又赶紧往回赶。
      
      此时的小猫崽儿正缩在被窝里睡觉,摊开的小肚皮上毛毛乱糟糟的,依稀能看出昨晚上胸针压出的痕迹。
      
      他补眠睡了三个小时饿醒了,爬起来洗脸吃饭。
      
      权黎坐在正房里跟人打电话吵架,幼稚的:“你不要脸”“你就是想反悔”“你强词夺理”之类的。
      
      直到看见唐清进门才挂断电话,面色如常道:“宿总临走时叮嘱我照顾好唐先生,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找我。另外他离开的事情瞒不了多久,对方很有可能抓住机会行动,唐先生注意安全。”
      
      唐清了然:“知道了。”
      
      两人吃过午餐,权特助很忙来去匆匆又离开了。唐清一个人坐在庭院里赏鱼,深深的叹息一声。
      
      二十七天习惯逻辑真的太影响人了,他突然不跟在宿天煜身边居然空落落的。
      
      为了排解寂寞,唐清掏出手机开始骚扰老爹。
      
      老爹是夜班工作者,白天都是补眠休息的时间。但是唐清不管,依旧坚持戳他,发消息问:“在吗?爹爹在吗?爹爹为什么不说话?爹爹理理我呀!”
      
      老爹:“……”
      老爹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滚!”
      
      唐清:“我不要,我刚刚日观天象,突然发现自从下山好久没有联系你了,这是儿子的失职,接下来我一定好好关心你。”
      
      老爹:“放屁,三天前你还给我发过消息,哪来的好久?”
      
      唐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jpg”
      
      老爹:“……”
      
      老爹大约是彻底精神了,突然发消息问:“你是不是报恩回来了?”
      
      唐清说:“没呢,恩人出远门不让我跟着,我只好委屈的住在他百亿宅院里,替他看着珠宝库房了。”
      
      老爹:“这么说你很闲?”
      
      唐清突然警惕:“恩人说了,我帮他就是惹到了敌人,让我最近注意安全。”
      
      老爹:“不知道爸爸的怀抱最安全吗?”
      
      唐清脸色扭曲:“我刚吃完饭,你别恶心我。”
      
      老爹:“臭小子!”
      
      老爹非常生气,将这个不孝顺的猫崽儿训斥一通,拉黑了。
      
      唐清成功躲过一劫,美滋滋的收起手机,决定明天再去骚扰老爹。
      
      虽然不知道是老爹良心发现、还是真的顾忌着他的报恩、反正不会被抓壮丁他就很开心。
      
      扛着这块免死牌他一定要捞够本才行。
      
      唐清志向远大,兴致勃勃。
      
      但是……当天晚上他就惨遭老爹报复,足足三十几个小纸人漂浮在空中围着他的床唱歌。
      
      小猫崽儿刚有点睡意,脾气瞬间爆发,炸成一团蒲公英窜出被窝,凶狠的将纸人一一撕碎。结果好不容易再次酝酿出睡意,不知道哪里又冒出一堆纸人。
      
      它们手拉手围着猫崽儿边唱边跳:“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小蠢猫~他多动不可爱~他每天气歪歪~”
      
      唐清:“……”
      保持微笑,老爹一定会后悔的!!
      
      他干脆不睡了,盘腿坐在床边,拿着手机决定天色一亮就给他打电话,接了就挂的那种!  
      
      结果还没等他付出行动,宿天煜的消息先过来了。
      
      宿天煜:“给你们留作纪念。”
      
      下面跟了张图片,黄色挖掘机占了大部分篇幅,只能从缝隙里边角里看到金灿灿的一片,仿佛在挖金矿。
      
      唐清看了看这疑似群发的消息,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是什么意思?炫耀挖到了金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宿总:我不仅用挖掘机掏空你的老巢,我还群发留念!
    某人:气炸!!!
    ——————
    来晚了,在文案上通知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见_(:з」∠)_
    【我基本上有事都会在文案上挂,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