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气势不输

      蛇妖眼看着少女细瘦白皙的小手攥住匕首,又将之从木墙中拔了出来。
      
      他防备的眯眸,想着若对方胆敢向自己出手,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就算被告到教主那里,也是她先动手,他可不理亏。
      
      却不想殷冉并没有再出手,而是将匕首在黑衫上擦了擦,然后抬眸转脸朝向他,目光如刀,冷飕飕道:
      “你若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便拼死也要告到教主跟前,告你待教主座前丫鬟不敬,到时只怕你四肢都要被刑律堂斩断。”
      
      就算老娘弱,气势也绝对不能输!
      
      殷玄听虽然号称魔王,却也不全是坏处。
      他公正狠绝,即便待自己族群也毫不客气,但凡犯错的,妖王也与小妖同罚,斩手砍脚都是常事。
      这也是玄龟岛上大小妖们虽然本性难驯,多不是什么善类,却畏惧教主狠辣手段和公正不徇私的脾气,凄惶蹈矩,轻易不敢胡作非为的原因。
      
      果然,殷冉话音一落,脸色阴沉的蛇妖便缩了下竖瞳,即便已从惊诧中回神,却没有做出什么恶行反应,显是心有畏惧。
      
      见自己的行为和话语起了作用,殷冉也不予多留,转身朝着一层守卫妖将点了点头,便走向灵宝塔大门。
      并打不过,告辞。
      
      那之前还待她漫不经心的小犬妖,此刻再面对她却完全变了态度。
      先是主动帮她拉开大门,然后又恭恭敬敬道了声‘您走好~’,耳朵立的挺挺的,身后尾巴夹紧,一副对她又怕又敬的模样。
      
      塔内盯着她背影的蛇妖突然眯起眼,迈开步便要尾随而出。
      
      坐在躺椅中的妖将眼珠一转,赶在蛇妖出门前开口道:
      “凌溪大人,您之前让我留心的灵羽,我得到了一根。”
      
      猫妖不想让蛇妖和殷冉的矛盾从灵宝塔而起,只怕到时受到牵连。
      再者最近教主遭到六大仙门埋伏暗算,心情必然不大好,还是少生事端为妙,便主动出言绊住了蛇妖。
      
      ……
      
      殷冉出了灵宝塔,念头微转,便舍了回断刃山最近的羊肠小路,绕进了左侧的小木林。
      她搂着四方阵法,攥着九毒针,想着如果那妖蛇追上来非要搞她,那就只有九毒针伺候!
      耗掉九次击发的机会也顾不得了。
      
      好在绕过一半路程时,也未见蛇妖追上来。
      她心里稍微放松了些,穿过交错排布的树木,加快脚步仍想着快点回断刃山。
      
      拐过几棵高树后,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小片空地,空地中间燃着篝火,四周围了一圈儿小兽。
      隐隐有读书声传出,竟似正搞什么夜间补习。
      
      殷冉想着不要多惹事端,还是抓紧悄悄跑掉,可眼睛却像有自己的意志,总好奇的往那边瞟。
      便见月光篝火照耀下,一些未化形的小妖怪整整齐齐的盘膝而坐,手捧着粗糙的纸张,时不时拿毛笔在纸上写下几个字。
      一位长了双狭长细眼的瘦高先生正绕着这些小妖怪们走圈圈,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的讲书,他讲一句,小妖怪们便跟着读一句。
      
      “日月星辰、天地万物皆有灵气,冥想吐纳未必非要登山望月,便在茅屋之中,林野之间,也一样可修行。”瘦高先生转身时,露出短衫下一条蓬松又漂亮的灰色长尾巴,竟是一位蓝狐大妖。
      
      妖族化形之后,为了舒服,也会甩着大尾巴、立着大耳朵走来走去。
      生活在玄龟岛上的妖族,不需要害怕被人类修士追杀,更加自由自在。
      对于他们来说,不收起尾巴、立着耳朵,似乎更舒适,也更有安全感。
      
      殷冉听蓝狐先生在讲修仙之道,又见他们比较面善,便站在原地旁听了起来。
      
      蓝狐先生讲的认真,小妖怪们听的也认真。
      篝火时不时被风吹的摇动,几点火星飘飘忽忽随风而走,下风向的小鹿妖时不时要歪头躲闪,避免被火星点着了头毛。
      
      弦月慢慢往天顶爬升,月华洒满大地,四野蒙在微光中,有种奇异的安宁之感。
      殷冉忍不住一边听蓝狐先生讲课,一边吐纳修行。
      她呼吸绵长,久立也未觉得疲惫。
      
      蓝狐先生偶尔朝着她的方向扫上一眼,似是早察觉她在偷学,却也并未驱赶,仍旧认真进行着今夜课程。
      
      修行之道讲了一阵后,先生向几个小妖怪进行了提问。
      小妖怪们咿咿呀呀的答毕,先生又讲起为人处世之道,语气温柔恳切,显是对这些小妖怪们十分爱护。
      
      殷冉心里涌上一丝奇异的暖意,原来妖怪也有如此温柔博学的。
      
      《斩魔录》原书里主要讲的便是人、妖殊途,两大阵营激战不休的故事。
      就像《魔兽世界》里的联盟和部落,虽然没有绝对的孰正孰邪之分,却各自为阵,斗了一整本书。
      殷冉很小时候看过《斩魔录》,临死前虽然拿出来准备重读,却还未来得及读完。
      开头倒是复习了一遍,后面的许多剧情都有点模糊。
      但隐约间记得,原书中该是没有眼前这场景般,细腻又祥和的剧情的。
      
      穿进这本书里,她成了这世界里有血有肉的人,看到了太多细节,生动且……与原书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了。
      接下来她要改写自己的命运,只怕会将原书里许多事都拉扯的变形,也不知蝴蝶翅膀一扇,将来会否有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自己思绪中回归,她便听到蓝狐先生正在讲说:
      “修行很重要,但提升智慧,修心却更加重要。
      “就像圣人言,智者谋事,落在三思不止。
      “推演事情发展,须得想到事态发展的更多可能性,想的更深更远,让敌人和危机的变数尽在自己掌握之中,才能有效应对危机。
      “大道志远,危机重重,你们要记住今日我与你们讲的话,才能在这危机万千的世界中,活下来……”
      
      夜渐深,风也愈大,树叶唰唰作响,仿佛有千万鬼魅正跃树而来。
      
      殷冉缩了缩肩,想到自己还有生死危机要面对,便未多留,抱着东西、披着月华匆匆离去。
      
      ……
      
      半山腰上,几个丫鬟准备睡了,阿彤站在小屋门口,朝着山上山下望了望,回房后忍不住嘀咕:
      “阿冉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一整天不见人影。”
      
      “我们将院子都整理好了,她真是一点力都不出。”
      “可不是,她该不会是跑去山顶,想要单独伺候教主——”
      
      这人话才说到一半,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细碎声音。
      吓的三个丫鬟立即噤声屏息,都害怕是阿冉回来,听到了她们背后议论。
      昨夜的事让三人对阿冉另眼相看,只觉得往日里胆小的阿冉仿佛变了个人,突然威猛了好多,可不敢再随意招惹了。
      
      几息后,没有其他声音,阿彤探头往院子里看,才发现是起风了,并非阿冉回来。
      三个丫鬟松一口气,讪讪然互看一眼,便都不说话了。
      
      …
      当殷冉揣着东西回到半山腰小院时,发现院子已经被规整的干净许多。
      院门也被重新修整,虽然仍破旧,却至少可以推拉,勉强能称之为‘门’了。
      
      怕其他三人已经睡了,她轻声推门,却见三个丫鬟两个坐在炕上缝衣裳,一个坐在桌边纳鞋底,竟都没睡。
      
      “你回来了,给你留了饭。”阿彤抬起头,尴尬的默了下才开口。
      
      “……”殷冉有些吃惊,之前这三个丫鬟对她多有嫉妒,总是脏活累活都丢给她。
      今天她消失一整日,这么晚回来,原本想着只要她们不找茬,就算是有心了,更没想到竟还有晚饭吃。
      
      “粥应该还温着,还有个鸡蛋,简单吃吃吧。”阿彤见她走到灶台边,又补充了一句。
      “谢谢。”殷冉哪里会觉得简单,她中午就简单吃了点肉干,下午想办法做规划高强度用脑,傍晚下山去灵宝塔,还被蛇妖缠上,又是动手又是威胁的,之后绕大远爬山回来,可累坏了。
      肚子更是饿的叽叽咕咕叫,一碗温粥喝起来也跟山珍海味一样鲜美了。
      
      阿彤听到她道谢,又见她裙摆鞋子沾满了泥土,脏兮兮的,布鞋后跟甚至还磨破了个洞。
      沉吟好一会儿,才别别扭扭道:
      “今晚也没有什么妖怪鬼雾来捣乱,也……也谢谢你罢。”
      
      殷冉本背对着三个丫鬟独自喝粥,突然听到阿冉这句话,心里不自觉软了下。
      面上挑起微笑,她没有回头,也没有接话。
      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甚清楚的应了句:
      
      “嗯。”
      
      ……
      
      饭后,其他三个丫鬟都睡了,殷冉却没有睡。
      她坐在黑暗中,面对着桌面时不时拿手指在桌面上勾画几笔,时间紧迫,她心里总有些不安,便将自己的计划又想了一遍。
      
      脑内演绎过可能发生的状况后,她突然想起今晚蓝狐先生的话。
      “推演事情发展,须得想到事态发展的更多可能性,想的更深更远,囊括了所有变数才行……”
      
      所有变数……
      
      又静坐了两刻钟,殷冉突然站起身,悄悄推开门,从屋后空缸中找出九毒针,取了两根针小心包好,又取了毒药瓶,转而小跑步直奔山顶。
      
      待她在大殿里忙活了大半个晚上,累的快要睁不开眼睛,才将布置搞定。
      
      揣好还剩下大半瓶药的毒药瓶,殷冉拖着沉重的步子出了大殿。
      
      月亮已朝着西方斜去,她擦一把汗,拐向下山小路时,突然停住,转头朝着庭院后的小木屋望去。
      临时起意,她又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如今已经变成小狐妖住处的破木屋走了过去。
      
      才推开仅还能住的那间木屋的门,便见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于屋中亮起,直直盯着她。
      
      殷冉微微一笑,想到它跟那些同蓝狐先生学习的小妖怪也差不多大小,就算再虚张声势,也不过是个未化形的孩子而已嘛。
      
      蹲下身体,她从怀里掏出一个肉干,笑着道:
      “给你吃。”
      
      小妖狐戒备的盯了她一会儿,眸子便开始忍不住往她手里的食物上瞄,显然是馋了。
      
      “来呀,给你吃。”她再次柔声开口。
      
      又过了好一会儿,小妖狐才终于迈开步子,谨慎小心的靠近她。
      它想到她的确没有伤害过它,还给它准备新家,并送了它一只兔子吃。
      但昨天晚上她恐怖的样子给它留下不小心理阴影,是以也不敢轻易放松警惕。
      
      殷冉并不知道它心里所想,只静静举着肉干等它靠近。
      待它终于靠近到她可以摸到它了,在小妖怪抓住肉干的瞬间,她出手如电,猛地在它毛茸茸、蓬松滑溜的背上摸去——
      实实在在的摸了一把!
      只觉得满满当当蓬松毛发充盈掌心,滑溜温软的令人心情舒畅。
      
      小妖狐吓的弓起背,刚抓在手里的食物都吓的掉在了地上,极速后退两步,惊恐的瞪她。
      殷冉却一脸满足。
      啊,撸猫解压,撸小狐狸感觉也不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殷冉:苦吗?累吗?困吗?撸猫治百病!
    ……
    感谢在8月10 15点~8月10 21点期间为我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綠綠 88瓶;天天向上upup 6瓶!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