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温柔

作者:闻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9

      在早餐房用餐的时候,陈洛如的脸颊上有一抹浅浅的绯红。
      她不跟孟见琛说话,只顾埋头吃饭。
      
      厨子的手艺不错,也很讲究,深得广式早茶精髓。
      叉烧包、流沙包、奶黄包等小包子松软可口,豉汁排骨、豉汁凤爪味道鲜美。
      
      吴管家捧了一丛带着水珠儿的鲜花放到餐桌中央的水晶花瓶中。
      这么大的别墅维护起来相当费心,每个房间的鲜花都日日换新,三百六十五天不间断,一年下来光鲜花一项的开支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太太,您吃着习惯吗?”吴管家问道。
      “嗯。”陈洛如点点头,又夹了一小块萝卜糕放入碟中。
      “这是新聘的粤菜大厨,要是不合您口味,我帮您换新的大厨。”
      “不用换。”陈洛如在亲近的人面前爱耍小孩子脾气,可对外待人接物上并不苛刻。
      
      孟见琛取了一块餐巾拭嘴,又用湿毛巾擦手。
      他说道:“我要去公司了,今晚有应酬,大概十点到家,不用等我。”
      陈洛如乜他一眼,心想他好大的脸,哪里来的自信她会等他回家?她巴不得他永远别回来。
      
      “白天你要是无聊,可以出去逛一逛。”孟见琛又嘱咐道。
      “哦?”陈洛如的脑瓜子快速转了起来,计划着怎么离家出走。
      
      “出门带保镖,”孟见琛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小心思,“安全第一。”
      果然,他对她哪有那么放心。
      陈洛如“哼”了一声,没再回答了。
      
      “太太,您的行李今天早晨送到了,要不要检查一下?”吴管家适时出来打圆场。
      陈洛如想到她那一飞机的奢侈品,总算来了点儿精神。
      见她兴致不错,孟见琛这才离开。
      
      佣人们把陈洛如一箱又一箱的行李搬到了二楼衣帽间。
      这个奢华的衣帽间足足有三百平米,衣柜、鞋柜、包柜、首饰柜,均用上好的红木打造。
      衣帽间一尘不染,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木质香。
      
      女佣拿剪刀拆开一个纸箱,从中取出一只被包装袋仔仔细细包裹好的包。
      “当心点,”陈洛如接过这只包,小心翼翼地打开,然后亲一口举高高,“这是我的小甜甜,Hermes Himalaya。”
      
      爱马仕喜马拉雅铂金包,白加灰的颜色像极了喜马拉雅雪山。
      这只包包由精选鳄鱼腹皮制成,皮质圆润饱满,手感极佳。
      
      一只普通的喜马拉雅铂金包,市场价在八十万人民币左右。
      陈洛如的这只是钻石搭扣,她特地去香港参加佳士得的拍卖会,花了近三百万港币才将这只包收入囊中。
      
      陈洛如抱着这只包,在衣帽间四下搜寻,最终找了个最中央最显眼的位置。
      她的个头有一米六五,垫起脚尖才将包包放上去。
      陈洛如后退几步,打量着这只包包。
      她是如此喜欢它,对它百看不厌——即使是用孟见琛的钱买来的,她对它也不会有丝毫成见。
      
      女佣接连拆了几个大纸箱,里面都是爱马仕包,可见陈洛如对爱马仕的偏爱。
      若是放在寻常人家,恐怕早已咋舌。可孟见琛家的佣人们对此见怪不怪,因为先生也常买。
      这栋别墅里有不少物件和家具都带着爱马仕的LOGO,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几个箱子里的每一个包陈洛如都会亲自过目,并且按照颜色分类摆放。
      整理衣帽间可是一件苦差事,她带回来两百多只爱马仕包,足以摆满一面墙。
      
      陈洛如坐在衣帽间中间的软沙发上,一边指挥一边玩手机。
      【陈洛如:我回国了。】
      【陈筱:恭喜,祖国欢迎你。】
      【陈洛如: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陈筱:怎么了?】
      
      陈洛如发现女佣把Valentino包包放到了LV包包那里,立刻纠正道:“这个放在那儿。”
      Valentino新设计的LOGO跟LV有点像,女佣会认错,可陈洛如错不了。
      
      她继续跟陈筱抱怨。
      【陈洛如:今天早上,他竟然亲了我一口!这日子没法过了。】
      【陈筱:……】
      【陈筱:一大早来我这里秀恩爱,你没事吧?】
      
      【陈洛如:我要离婚。】
      【陈筱:离啊,一纸诉状告他啊。】
      
      这女人,就是作。
      陈筱要是她的老公,一定连夜架设铁轨扛着火车来跟她火速离婚。
      
      【陈洛如:不过得等夏天过去再说。】
      【陈筱:……你家离婚还挑日子吗?】
      【陈洛如:有个词叫“秋后算账”。】
      【陈筱:有讲究。】
      其实是因为夏天陈洛如还要吹空调。
      
      【陈洛如: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要提前开始做准备。】
      【陈筱:怎么准备?】
      【陈洛如:你不是学法律的吗?帮帮我。】
      
      【陈筱:我学的是商法,离婚归民法管。】
      【陈洛如:我不管,你得帮我。你帮我看看怎么才能跟他解除婚姻关系。】
      【陈筱:……我找找啊。】
      
      不一会儿,陈筱发了一段话过来。
      【陈筱:有下列情形之一,且调解无效的,法院应准予离婚: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陈筱:他有吗?】
      【陈洛如:有!】
      【陈洛如:他虐待我!】
      
      【陈筱:他怎么虐待你了?】
      【陈洛如:他不给我吹空调!】
      【陈筱:……】
      
      【陈洛如:夏天这么热,不让我吹空调,四舍五入就是谋财害命!】
      【陈筱:我觉得分居两年的说法都比虐待的说法有说服力。】
      
      【陈洛如:那我可以用分居的理由提离婚吗?】
      【陈筱:恐怕不行。你之前是因为在英国求学,迫不得已才分居。】
      【陈筱:现在你跟他已经同居了,法官是有判断能力的。】
      
      简言之,陈洛如提离婚就是无理取闹。
      当京弘控股董事长独子孟见琛的太太有什么不好?
      
      她老公孟见琛两年前回国,第一次在媒体上露面,整个网络都沸腾了。
      帅气多金,温文尔雅。
      男人嫉妒,女人疯狂。
      
      如果不是戴了婚戒,他就是全国亿万少女的梦——有婚戒也拦不住女人想入非非。
      陈洛如这么个作天作地的性子,两人还能在分居四年的情况下不离婚,想必孟见琛对她是真爱了。
      除了这个解释,陈筱想不出孟见琛不离婚的理由,就像她想不出陈洛如非要离婚的理由一样。
      
      【陈洛如:那我怎么才能跟他离婚?】
      【陈筱:你慢慢想吧,我先去搬砖了。】
      陈筱在北京一家券商做法务,每天忙得头昏脑涨,哪里有闲工夫来帮陈洛如断家务事。
      
      【陈筱:对了,刚刚想起来,你们是在香港注册结婚的,不适用内地的法律。】
      【陈洛如:被生活扼住了喉咙.jpg】
      
      这边陈洛如还盘算着怎么跟孟见琛离婚,那边她老公已经到了京弘大厦。
      西装革履的男人刚迈下奔驰迈巴赫S680,高骞就开始给他汇报工作。
      
      一行人进了旋转门,员工们纷纷问好:“孟总早。”
      早两年员工们私下里是叫他“小孟总”的,可这两年孟见琛在公司做出的成绩有目共睹,自然而然也就摘掉了那个“小”字。
      
      “召开上年度股东大会的提示性公告已经发出,这次会议由您来住持还是刘董秘来主持?”
      “他主持。”
      
      “您需要在大会上做总裁述职报告。”
      “让钱助理先写一份送过来。”
      
      “南郊钢铁厂地皮的竞标书做好了。”
      “嗯,给我看看。”
      
      高骞将竞标书递给孟见琛,又为孟见琛按下电梯。
      趁着他看材料的时候,高骞继续说道:“天禧游乐场项目即将投入试运营,岭盛的陈总邀请您出席剪彩仪式。”
      
      “哪个陈总?”孟见琛翻了两页标书,随口问道。
      岭盛置业的高层十个有六个姓陈,孟见琛哪里分得清。
      
      “就是……”高骞顿了下,没好意思说出口。
      电梯“叮”了一声,门开了。
      孟见琛踏入电梯,高骞随后。
      
      “陈漾陈总。”高骞观察着孟见琛的脸色,暗自叫苦。
      一边是他的上司孟总,一边是孟总的大姨子陈总,他夹在中间难做人——偏偏孟见琛和陈漾之间还有点儿不能为人说道的过去。
      
      孟见琛一时无话,狭小的电梯间里盘旋着低气压,令高骞如芒在背。
      到了五十八层,孟见琛迈开长腿,走下电梯,这才说道:“让太太过去,她们姐妹情深,是时候见见面了。”
      
      主意倒是个好主意,避免双方见面时的尴尬。
      可高骞又犯了难,“要是太太不肯去怎么办?”
      就陈洛如那个脾性,孟总说的话她都不肯听,又怎会听他一个总秘的话。
      
      “她应该愿意去。”这话说完,隔了三秒,孟见琛又补了一句,“你让人买个包送来,越贵越好。”
      这话说得淡定,可高骞咂摸出了点儿味道来。
      孟总这是没底气么?竟然还要靠包贿赂太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眼就被看穿了妻管严的本质……
    PS:我要为男主辟个谣,他没有设计让姐姐怀孕,哪有那么坏啊你们这些人把他想得。
    四年前姐姐即使没怀孕,这婚也结不了。以后会有老狐狸男主视角的回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