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香云绕

作者:林千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坦白

      清凉的晨风迎头吹来,林君暖眼皮微动,皱着眉醒过神,想要伸个懒腰,却发现手脚竟然都不得动弹。
      
      睁开双眼,头顶是陌生的雕花承尘,游离的理智瞬间回笼,她记得昨晚在建远侯府的院子里和程少卿喝酒闲谈,不久之后意识便陷入混沌,现在莫不是被人绑架了?!
      
      林君暖挣扎着欲起身,奈何手腕脚腕上的绳子绑得十分牢固,勒红了手脚都没有松开半分,正要开口高声呼救,眼睛余光瞥见大敞的房门外立着的身影。
      
      程少卿正黑着脸看向这边,周身散发着寒气,不知怎么的,她忽然就有点气弱了,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来。
      
      “程少卿,早、早上好 。”
      
      程江云对她的招呼视若不见,三两步跨进房内,拿出匕首割断绑着她的绳子,丢下一套崭新的男子衣袍,冷声道:“换好衣服,赶紧出来。”目光从始至终都没在她身上落下一瞬。
      
      林君暖僵直身子挺在大床上,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进来又离开,一团乱的思绪渐渐清晰,考虑到她那一言难尽的酒品,终于大致清楚此时的状况了,连忙起身检查衣着装扮,除了皱了点,臭了点,并没有其他异样,看来昨晚她还算克制,没有闹出什么大乱子,女子身份应该也没有暴露……吧?
      
      抱着头苦苦思索了小半天,也没能回忆起昨晚醉酒后她究竟做了些什么糗事,门外传来一声轻咳,林君暖赶紧躲进屏风后换好衣服,用手帕沾着桌上的茶水擦了把脸,掏出随身带的粉抹上脸和脖子,对着镜子勉强绑好头发,这才打起精神走出房门。
      
      程江云背对着她站在房间门口,听到身后的动静后也没回头,低声说了一句“跟着”便朝外走去。
      
      林君暖跨着小步跟上他,干笑着问道:“昨晚在下喝多了,应该没……没出什么事吧?”
      
      程江云脚步微顿,绷着脸道:“我一直认为,量力而行是人最重要的品德,林公子怎么看?”
      
      林君暖继续呵呵干笑:“对,您说得对,昨晚……”
      
      “昨晚林公子着实让我大开眼界。”
      
      程江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林君暖觉得后脖颈都微微发凉,得,也不用问了,昨晚她肯定又趁着酒兴疯闹了一场,把人给得罪透了。
      
      “那、昨晚少卿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比如她是女儿身之类的……
      
      程江蹙着眉,目光幽幽地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轻哼一声,半个字也没说,迈开步子加速前行。
      
      这人到底什么意思?林君暖被他的态度弄的有点懵,不过程少卿不想多提,她也犯不着去挖自己的糗事,就算发现了她是女儿身又如何,女扮男装又不犯法,只要他没挑明,她就仍然可以放心大胆地扮演翩翩公子。
      
      在自欺欺人方面,林大小姐一向都做得很好。
      
      放下担忧后,林君暖胆子也肥起来了,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冲着程江云盈盈一笑,继续把话题转向命案。
      
      “程少卿,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物证吧?”
      
      程江云瞳孔微缩,冷冷扫了她一眼:“死者发簪确实是在莫宅查获。”
      
      “即便如此,也不能排除发簪是被人刻意放入的可能呀,有机会接触到死者物品的,并非只有凶手,还有查案的官员。”
      
      林君暖翘起嘴角,靠近他耳边悄声道:“比如说——程少卿你。”
      
      程江云猛地沉下脸色,目光满含警告地瞪着她,林君暖也毫不示弱,一脸无辜地瞪回去。
      
      “你到底想说什么?!”
      
      “程少卿无需担心,”林君暖端正神色道:“在下只想帮忙找出真凶,绝对不会破坏少卿的计划。”
      
      程江云狠狠攥住她的左手手腕:“继续说,什么计划?!”
      
      “迷惑真凶的计划,为莫画师洗清嫌疑的计划,没错吧?”
      
      趁着程江云失神的瞬间,林君暖用力抽回手腕,继续往下说:“除了都是莫画师的顾客,四位死者之间再无其他共同之处,若是没有有力证据证明无罪,莫画师定会被判为真凶,锒铛入狱。这种情况之下,索性破釜沉舟,捏造线索坐实莫画师的罪名,或许可以让迷惑真凶,让其露出马脚来,对不对?”
      
      程江云惊怒的神色渐渐缓和下来,对林君暖的推测未置可否,正想说什么,路边传来两个小丫鬟咋咋呼呼的说话声,立即住了口,拖着林君暖快步走出侯府,这次手上的力道比起之前轻了许多。
      
      此时不过是卯时前后,侯府前的大道上还见不到几个行人,四下一片宁静,程江云出了侯府仍然没有松手,拉着她继续走了一会儿,才放开手,边走边问话。
      
      “你认为莫书白不是凶手?”
      
      林君暖斟酌了片刻,缓缓道:“在下虽然与莫画师并无交情,但也始终觉得,他不是那种视人命为儿戏的恶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
      
      “虽说如此,但如若他是凶手,很多地方都说不过去。”
      
      “比如?”
      
      “第一点,之前我也说过,从尸体被打理得一丝不乱这点来看,凶手应当是心思细腻、甚至可能有完美主义倾向的人,但是在莫画师身上,我完全看不到这点。”
      
      林君暖想到丹青阁那间摆得乱糟糟、酒气熏天的画室,和完美主义可是完全不搭边。
      
      “可能只是伪装。”
      
      “嗯,不无可能,”林君暖微微点头,又继续说往下说。
      
      “第二点,还是动机的问题,这几桩杀人案既不是为财,也不是为色,那么凶手究竟有什么目的?但凡莫画师与死者们有任何恩怨,不可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世间也有以杀人为乐的丧心病狂之徒。”
      
      “这点我不否认,但如果仅仅是为了杀人取乐,对孤身寡居的花娘下手还算自然,根本犯不着费尽心机闯入许府,迷昏婢女再杀害许清涟,回顾凶手的行为细节,他杀人前后都极度理智,挑选下手对象时也明显带着十足的目的性。”
      
      “我也猜测过,凶手是否是莫画师的仇人,才会特地挑选他的顾客下手,从而嫁祸莫画师,但是这也说不通,若是为了嫁祸,凶手不需要特地带走画像,明明白白地摆出来才能更早地让莫画师获罪,不是吗?”
      
      程江云没有说话,薄唇微微抿紧,似乎在认真思索她的话是否合理。
      
      林君暖也不介意,继续陈述自己的看法:“第三点,人的一言一行都容易虚伪作假,身上的气味却无法伪装,去过何处,做过何事,就算避而不谈,周身的气味也会出卖你。”
      
      她伸出手指点点自己的鼻尖,轻笑道:“我的鼻子告诉我,莫画师并非恶人。”
      
      “但是无论如何,凶手和莫画师绝对有某种关系,不是仇敌,但应该也算不上朋友,这点倒是十分让人寻味。”
      
      “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程江云拧起眉头,声音低而沉:“但是无论哪一点,都不足以彻底洗清莫书白的嫌疑。”
      
      “所以你们才设计诱敌嘛,”林君暖欣赏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没想到为了查案,程少卿竟然能冒如此之大的风险。”
      
      程江云眉头却越拧越紧,许久之后才叹息道:“计划是莫大哥提出的,稍有不慎便会带罪丧命的也是他。”
      
      莫书白说,十年前因他之故,凶手未能绳之以法,死者或许也难以瞑目,这次他决不能再逃避,哪怕要赔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将凶手揪出来。
      
      他的态度如此恳切,除了配合,程江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他亲自动手伪造证据,将这位儿时曾如同亲兄长一般崇拜过的莫大哥送进了监牢。
      
      虽然他可以动用自己的职权,尽量避免对莫大哥刑讯问供,拖延案子审理时间,可如果凶手就此罢手从此彻底消失,莫大哥或许从此难见天日,这样的计划或许没有任何意义。
      
      “若不是信任你,他也不会如此冒险。”林君暖突然在旁说道,“因为相信程少卿定能找出真凶,将其绳之以法,他才把自己的性命托付于你手中。”
      
      程江云苦涩一笑,轻轻点头:“我明白,多谢你。”
      
      林君暖方才一直沉心分析案件,下意识地跟着程江云往前走,也没留意究竟要去何处,此时四周景色却越来越熟悉,不对,这不是通往诚意伯府的那条路吗?!
      
      她侧身瞪大眼看向程江云,对方此时已经调整好神色,也面色平静地看向她:“诚意伯府到了,进去吧。”
      
      林君暖的脑子乱成了一团,程少卿竟然知道她是诚意伯府的人,究竟是何时得知,知道多少?她女扮男装,本是伯府大小姐的事是不是也早就露馅了?!
      
      不久之前她虽然自欺欺人地说无所畏惧,但显然,程江云对她的了解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了解真相之后,他又会是什么态度呢?鄙视她不顾礼义廉耻,整日抛头露面,还是警告她注意女子本分,少掺和案件之事?
      
      这一瞬间,林君暖想了许多,或许她应该就此转身离开,以后见到程少卿就绕道,又或者她应该狠狠揍他几拳,感谢他这段时间的照顾,又或者,干脆做作地摆摆千金小姐的姿态,稍微挽回几分她所剩无几的闺秀形象?
      
      还未厘清情绪,身旁的程少卿却对她微微一笑,声音比平常多了几分真挚:“不论你是林俊公子,还是林大小姐,这桩案子都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能配合。”
      
      这是……并不打算追究她身份作伪,以后还能一起愉快地查案的意思?林君暖简直喜出望外,连连点头笑道:“当然,当然,乐意之至!不过,程少卿究竟是何时得知我的身份?”
      
      “林大小姐未免太小看大理寺了。”
      
      “为何不尽早拆穿我?”
      
      想到这里,林君暖不由得又生出了几分怨气,这些天明知她的真实身份,还一声不吭地看着她出糗卖蠢,程少卿究竟是什么心态?!
      
      程江云没有回答她的疑问,只是朝诚意伯府的方向看了一眼,轻声道:“进去吧,明日大理寺再会。”
      
      也不等她回答,说完之后立即转身离开,林君暖纠结许久,终究还是没有出声让他留步。
      
      她需要好好消化一下现在的情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知道自己早就掉马的林大小姐:o(╥﹏╥)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