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宠妃开挂

作者:幸运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远离

      但转念一想,既然昭嫔如此虚弱还中暑了,怕是最近不宜侍寝了。
      丽贵嫔便又娇笑道:“皇后娘娘教训的是,臣妾也知错了,只是臣妾实在是不知昭嫔妹妹身子虚弱如此,否则臣妾不会拉着昭嫔妹妹说那两句闲话。”
      她特地在那两句闲话上加重了语气,生怕旁人不知道她并非有意为难卫姝,是卫姝自己身子弱,不过是晒了一下就中暑了。
      又转头,一脸歉意地对卫姝道:“是姐姐鲁莽了连累妹妹了,还请妹妹不要介意。”
      卫姝闻言不由得心中警惕,这丽贵嫔性子泼辣刻薄,自己今日算是把她得罪了,按她睚眦必较的性子,断然不会这么好说话。
      于是谨慎道:“是嫔妾体弱,怪不得娘娘。”
      丽贵嫔勾唇一笑,等的就是她这话。
      笑着对皇后说道:“昭嫔妹妹向来乖巧,深受皇上和娘娘的厚爱,只是如今身子不适,臣妾想着娘娘最是体恤后宫众位姐妹的了,所以臣妾斗胆请求娘娘免了昭嫔的请安,待她身子痊愈了再来和娘娘逗趣。”
      蔡皇后哪能听不懂丽贵嫔话里的意思,身体不适,免了请安,这明里暗里不就是想让她撤了卫姝的绿头牌。
      若是往日,她必定不会当了丽贵嫔的筏子如了她的愿,但如今卫姝的恩宠确实过胜了,借机压一压她的锐气也是不错。
      脸上的笑越发可亲了:“丽贵嫔说得不错,昭嫔体弱确实需要静养,否则过了暑气给皇上便是罪过了。”
      顿了顿,蔡皇后笑看卫姝:“昭嫔的意思如何?”
      卫姝心中冷笑,这两人一唱一和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只是她虽气愤,但也无可奈可。
      死死地拽着手中的帕子,咬牙低头道:“嫔妾听从皇后娘娘的旨意。”
      蔡皇后见卫姝虽然不情愿,但依旧乖巧听话,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昭嫔也不反对,那昭嫔这个月就好好在长乐宫休养,不用来翊坤宫请安了,免得来回奔波加重了病情。”
      被人撤了绿头牌的卫姝还得一脸感激地对人感恩戴德道:“嫔妾谢娘娘体恤。”
      其余剩下的嫔妃们听到这消息,说是不激动是假的。
      永熙帝本就不是热衷女色,一个月进入后宫就那么些日子,如今卫姝中暑,卫婳怀孕自然是不能侍寝的。
      那剩下的日子自然是由旁人补上的,多一夜的侍寝就多一分怀孕的机会,若是幸运,得了永熙帝的怜惜,这后宫的日子也不至于那么凄苦无望。
      卫姝听着周围人抑制不住兴奋激动的讨论声音,心中些许波澜都没有。
      这段时间她和永熙帝也腻歪够了,适时的冷却和疏离倒也不错,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待一个月后她再侍寝,说不定永熙帝还会多了几分新鲜感。
      
      当日傍晚,韩元晔一如既往地想要翻卫姝的牌子时,却遍寻不得,轻皱眉头问道:“昭嫔的绿头牌呢?”
      敬事房的太监抖了抖,头越发低了:“回皇上的话,是皇后娘娘下旨说是昭嫔娘娘中暑,需要静养一个月,所以便撤了昭嫔娘娘的绿头牌。”
      “昭嫔中暑了?”韩元晔放下手中的折子,很是不悦地望向赵泰良。
      赵泰良暗道不好,连忙跪下道:“是奴才失职,请皇上责罚。”
      因着往日永熙帝处理政事时,最是专心致志的,也是最烦听后宫纷乱之事扰了心神,所以若不是出了大事,他是一般不会向永熙帝禀报后宫之事。
      只是他不曾想过昭嫔在皇上心中竟有如此重的位置,这次是他失算了。
      韩元晔凝眸,神情晦暗不明,殿上的人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就在赵泰良以为韩元晔会发怒时,韩元晔却没了刚刚的怒意,神色平静地问道:“可请了御医?”
      赵泰良想要将功补过,连忙把卫姝的事巨细无遗地禀告道:“回皇上的话,说是已经请了御医了,昭嫔娘娘确实是中了些暑气,但也不严重,开了药方,约莫几天就能好。”
      “嗯。”韩元晔应了一声,便继续批阅手中的折子,并没有说其他任何的话。
      这举动把赵泰良都弄懵了,这皇上究竟是紧张还是不紧张昭嫔呢?
      又见敬事房的太监直给自己使眼色,赵泰良再次低着头,只当看不见。
      他刚刚才在皇上面前落下个办事不利的罪名,可不敢在这时候惹皇上不悦。
      敬事房太监见赵泰良不肯出声,气得在心里头直骂,但又不敢延误差事,只好壮着胆子恭敬忐忑道:“皇上,今夜可要翻牌子?”
      韩元晔眸光一寒,敬事房太监怕的脖子一缩,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
      他今日怕是要交待在建章宫了……
      但出乎敬事房太监和赵泰良的意料,韩元晔并没有发怒,而是随手选了个牌子道:“就她吧。”
      只见莹白的牌子上写着----永福宫秦小仪。
      众人皆翘首以盼等着敬事房太监传旨,却传来了秦雨湘侍寝的消息,是又嫉妒又羡慕。
      但这秦雨湘不仅人长得秀美温柔,知书识礼,更是当朝太师的嫡长孙女,可谓是家世显赫。
      所以她侍寝,众人也只有羡慕这么一说,却不敢多闹。
      秦雨湘初闻此消息也是万分高兴,早早就准备好一切,一脸羞涩之意等着韩元晔了。
      只是夜渐深,也不见韩元晔的身影,秦雨湘不免急了:“环儿,你说皇上今夜是不是公务繁忙来不了?”
      环儿心中也是忐忑着急,但她还是宽慰秦雨湘道:“小主您别多想了,皇上可能是被其他事情耽搁了所以才迟了,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呢。”
      秦雨湘点了点头,但依旧紧张慌乱地盯着宫门。
      建章宫里,赵泰良看着依旧批阅着奏折的永熙帝,也是苦恼不已,往日若是去昭嫔的长乐宫,皇上可是连晚膳都在长乐宫用的,怎么今日去秦小仪的永福宫,皇上却这般不着急?
      但又怕永熙帝熬坏了身体,赵泰良还是尽职地轻声提醒道道:“皇上,现在已是亥时了,是不是该早些安置了?”
      “嗯,去永福宫吧。”韩元晔抬头看了看窗外,按下心中的不耐,冷淡地吩咐道。
      “是!”
      
      永福宫中。
      “皇上驾到!”随着太监尖锐的通传之声,秦雨湘的神情由着急忐忑转为欢喜万分,看到那踏着月色而来俊朗如谪仙的韩元晔,更是心生爱慕,红着脸行礼道:“嫔妾参见皇上。”
      韩元晔目光淡漠地看了一眼门前的纱衣美人,语气却温柔不已道:“夜深风凉了,怎么不在里面等着?”
      “嫔妾不怕冷,况且恭迎皇上是嫔妾的本分。”秦雨湘看着扶起自己的那双宽大厚实的手掌,低着头更是娇羞不已,从而完美地错过了韩元晔眼中的冷淡。
      闻言,韩元晔眼底的不耐更甚了。
      当真是个榆木美人,整日将本分和规矩挂在嘴边,实在无趣得很,与她那迂腐的祖父如出一辙。
      但一想起卫姝,韩元晔只能将那不耐按下,将秦雨湘轻搂在怀中。
      床底间,韩元晔草草了事便躺在一边闭目养神,秦雨湘则隐忍着疼痛,维持着宫中女官所教的睡姿,端端正正地躺着,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但她心里是高兴的,她侧着头望向韩元晔俊美无暇的侧脸,更是欢喜地笑了。
      只是与她同眠的韩元晔却并不感觉到痛快,反而胸腔里的那一抹阴郁和烦躁依旧紧紧地萦绕在他的心里。
      似乎每时每刻都在他的耳中呢喃着,在他脑中响着,提醒着他他的蜜儿病了,他很挂念她……
      但他竭力地想要去克服它,不让他摆布他的情绪。
      因为直至今日他才惊恐地发现,慢慢的,卫姝已经在他心中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置,仿佛只要涉及到她的事,他便再也无法像往日般冷静自持。
      他立刻意识到他需要远离卫姝,从小他便知道身为一个帝皇,女人不过是锦上添花的物件,可有可无,他根本不在乎。
      但卫姝的出现却改变了这一切,他似乎越发在乎她了。
      但这种改变对于帝皇来说,是最为致命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翻了秦雨湘的牌子。
      他怕随着时间的逝去,自己会泥足深陷,犯了与先皇一样的过错---爱上一个女人!
      可是就算他再不愿意承认,翻秦雨湘的牌子也是为了保护卫姝。
      这段时间他对蜜儿的宠爱太盛了,以至于为她招来了不少人的恨意,否则区区一个中暑,皇后怎么会把蜜儿的绿头牌撤了一个月。
      说明皇后开始留意而且忌惮他的蜜儿了,所以他下意识地想要推出一个挡箭牌。
      而家世显赫,容貌妍丽的秦雨湘则是最好的选择。
      他一面劝自己远离卫姝,一面却在护她周全。
      这矛盾的想法让一向沉稳冷静的韩元晔失了分寸,但这越发加重了他要疏远远离卫姝的想法。
      他相信只要时间久了,他就能重新恢复成往日沉稳淡漠的自己。
      只要时间够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