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老攻拼命宠我[重生]

作者:夜鹿觅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9章

      吴图伦关上房门出来时,苏煜然在翻看那些石头,在对上他的目光后,轻声问:“她睡了?”
      
      吴图伦朝他点点头,犹豫片刻说道:“谢谢。”
      
      苏煜然沉默一会儿,主动说:“一个胡子拉碴的猥琐男人刚走……”
      
      “吴图伦,如果你不想说这事,那我不问,但你得告诉我,这个度要把握在哪里?我是只能赶他走,还是可以放他进来爆揍一顿?”
      
      苏煜然想打人,特别想打人,猥琐男的行为,已经引起他的反感,令他顷刻间忆起范文宇的所作所为,他恨不得当场冲上去揍几拳踢几脚。
      
      “赶走。”
      
      说这话的时候,吴图伦沉静的眼眸闪过一道暗光,没人能抓住。
      
      他说完后开始沉默,一副不打算向外人道出来龙去脉的表情,甚至是弯腰把所有石头提起,直接往厨房走去,以行动来表示抗拒。
      
      苏煜然站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出神。
      
      不久后,厨房传出一阵翻找东西的声音,苏煜然犹豫片刻,选择跟上去。
      
      只见吴图伦翻出一台很小型的切割机,随手扫开上面被切成零零碎碎的碎石,清理干净后,再把切割机放在灶台旁边的石板上。
      
      他的动作说不出的奇怪,有些犹豫,有些期待,甚至可以说是在祈祷……
      
      他戴上防护面罩和手套,拿出带回来的石头,仔细观察,然后选定一个角开始切割。
      
      石头在他手里以最快速度切成两半,灰尘在空气中飘飞。
      
      他的大手仔细翻看,仍然不死心地切成四块,最后是盯着这些碎石,眼里不知在想什么。
      
      苏煜然仿佛能感觉到他的低气压。
      
      “这是什么?”
      
      吴图伦沉默寡言,想让他主动开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所以自己先开口问了。
      
      “毛料。”一如既往的简明扼要。
      
      苏煜然看着他拿起另一块毛料,放到切割机上,果然,又是一堆碎石。
      
      在他放第三块之时,苏煜然似乎明白些什么,他去挑出那块唯一泛着光晕的石头。
      
      入手微凉,摸上去的手感跟平常看到的石头不一样,这块石头的皮相灰黄,裂痕小而细,表皮有些粗,厚度嘛……跟他早上煮的椰子肉差不多,而差不多厚度下面,是一整块泛着光晕的玉。
      
      虽然是小小的一块,但是架不住那绿色好看。
      
      重生后,自己的眼睛能看到这些光晕,当初在林萧家里玩猜测翡翠价格游戏时,他就清晰地感受过一次,而此刻透过这块石头,他看到同样的光。
      
      “试试这块?”如果吴图伦要找的是这个,那他就明白了。
      
      连切几块都是废料,吴图伦的脸色不太好,虽然平常都是面无表情,但受到玛特夏的影响,今天的他脾气有些爆增,不过都尽可能地压制下来。
      
      他接过苏煜然手中那块毛料,手指摸了摸,仔细研究许久,然后突地站起,连防护罩都没取下,便往大门口冲去。
      
      途中还听到他说起当地的语言,那兴奋期待的语气,压都压不住。
      
      苏煜然把头上的帽子压低,跟上去瞧瞧。
      
      吴图伦捧着毛料来到围满人群的露天棚子,苏煜然看见那儿有两台机器,一台是大型切割机,另一台跟刚刚使用过的差不多。
      
      款式有些老旧,使用有些年头了。
      
      不知道吴图伦说了什么,但是人群里没人理会他,更不可能让出通道来。
      
      直到他将毛料举到前头去,被中央那位秃顶老头瞧见,才有所转变。
      
      秃顶老头放下手上工作,从人群中走出来。随着他的动作,其他人纷纷让开一条通道,而且脸上满是好奇。
      
      秃顶老头接过吴图伦的毛料,两人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周围的人开始交头接耳,一部分人脸上是兴奋,有些是不看好,剩下一部分是看戏。
      
      秃顶老头的操作比吴图伦要专业,连苏煜然作为外行人都能看出手法上的不一样。
      
      不多一会儿,一道惊呼声吸引所有目光,秃顶老头停下切割机,改用湿布去擦。
      
      手中那块灰黄色的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露出别样的色彩!
      
      紧接着惊呼声后,所有人都围过去,而后又是一阵喧哗。
      
      苏煜然作为不懂当地语言的外人,都能看懂他们的兴奋,无非就是希望自己手里拿的毛料,能像吴图伦的一样,开出来是块宝贝。
      
      秃顶老头把翡翠交还到吴图伦手中,而且笑着道了声恭喜。
      
      这句苏煜然猜得懂。
      
      被吴图伦救回来后,跟他同住一个屋檐下,苏煜然从未见他笑过,而此时此刻,他僵硬的脸上扯出一个难以言语的笑容,看得人百味杂陈,说不出的感想。
      
      吴图伦迈出沉重的脚步,转身往家的方向走,他结实的身体在阳光下拉成一道剪影。
      
      苏煜然正准备跟上去,视线恰巧看见了秃顶老头的摇头叹息,似在说着可惜。
      
      带着疑惑,苏煜然低着头往回走。
      
      两人一前一后进家门,剩下的毛料被吴图伦扔在一边,他掏一根烟出来抽。
      
      烟雾飘起时,苏煜然想起了另一个人,一个让他牵肠挂肚之人。
      
      “玛特夏她妈欠下一身赌债无法偿还。”
      
      吴图伦吐出烟雾时,有了开口说话的欲.望。
      
      苏煜然把思绪拉回,在一个凳子坐下,他不打扰,也不追问,只是静静地听着。
      
      以吴图伦的性子,如果自己出口打断了,估计就不会再说下去了。
      
      “她将玛特夏卖给你今天见到的男人。”吴图伦深深地吸一口烟,才说下去,“玛特夏反抗,不小心打碎他新挖回来的高翠料。”
      
      “我坐完牢出来……她妈跑了,玛特夏……我把她接回来,她就一直不出门,整天锁在房间里。”
      
      吴图伦的语气特别平静,说出来的话感觉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个会说汉语的男人,肩膀扛着的事情不比自己轻。
      
      吴图伦又吸一口烟,他说:“我这两天将翡翠原石出手,还完债后带玛特夏离开……你,也做好决定吧。”
      
      望着飘在空气中的烟雾,苏煜然陷入沉思。
      
      世界之大,他该何去何从?
      
      .
      
      游氏集团总部。
      
      林萧火急火燎冲进总裁办公室,他手里拿着两张飞机票,推开门之时,已经喊出:“游少!范易海又有最新动静!”
      
      站在落地窗前,面朝繁华都市,灯红酒绿,多少人迷失其中。
      
      游博修的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雪茄,烟雾从指缝中嬉戏,缠绕上结实的臂肌。
      
      林萧望着他的背影,迟疑地叫了声:“游少?”
      
      “是哪里?”沙哑的嗓音在夜色中响起。
      
      林萧扬起机票回答:“Y国。”
      
      燃了一半的雪茄被主人掐灭,低沉的声音似在压抑着什么,林萧不懂,他只听得懂游少说:“走吧。”
      
      简单而干脆利落。
      
      Y国某咖啡厅,林萧坐在包厢里忐忑不安地四处张望。
      
      范易海花尽心思飘洋过海,来密会一个人,这下被他们顺藤摸瓜,找过来了吧!
      
      皮质沙发上,游博修单手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夹着雪茄,他吸了两口便放下。
      
      烟雾将他的表情都遮掩了,林萧看不清他此刻的心情。
      
      其实他想问问他,今天就能找着人了,高兴吗?
      
      可想到游博修的为人一直都是只认定已落实下来的事情,对于尚未有结果的,他都不愿多提,所以高不高兴这种话,还是算了吧。
      
      不过,他依然会提醒一句:“找着人后,别整天一副毫无生活乐趣的冰块脸对人,会腻的知道不!”
      
      游博修连个正眼都不甩给他。
      
      林萧被气不轻,但看在一起长大的玩伴份上,他不计较。
      
      “来了。”
      
      游博修的嗓音有些冷,比Y国下着连绵不断细雨的温度要冷上几分。
      
      闻言,林萧猛地往咖啡厅大门望去,只见范易海身穿黑色长风衣,手握黑色大伞,踩着雨水走进来。
      
      他的动作很随意,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一杯咖啡,静静地坐着,有时看看窗外的行人,有时低头看一眼手表,一副等人的模样。
      
      林萧站在门缝处就没离开过,一直盯紧范易海。
      
      游博修面前的烟灰缸里,塞满了许多的半根烟头,包厢里全是烟雾。
      
      “我说,你就别再抽了行吗?”一次性抽那么多,是个人都看出他心情不好。
      
      游博修点烟的手一顿,不知是想到什么,居然真的停了下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渡过,范易海已经续了第四杯咖啡,可他等的人,却迟迟不出现。
      
      又过一小时,游博修拿起桌上那根从未点燃的雪茄咬在薄唇上。
      
      他道:“走吧。”
      
      林萧问:“去哪?”
      
      “回国。”
      
      “……不等了?”
      
      游博修呼出一口烟,说:“他带我们兜圈,你没看出来吗?”
      
      “什么?!”
      
      游博修又吐一口烟雾。
      
      林萧再也控制不住,怒气冲冲跑出去,揪着范易海的衬衫质问:“你耍我们!”
      
      范易海仿佛是才看清人影:“哟,这不是游少和林少么?你们也来Y国啊?世界倒是小啊,这都能碰上。”
      
      林萧被他的态度激怒:“你还装蒜!要不是我们跟着你……”
      
      “跟着我?这就奇怪了,我出国约会,你们跟着我,啊……上回也是这样……你们是想跟我学习恋爱经验吗?”
      
      范易海衬衫被人抓在手里,脸上的表情却是轻松的,一点儿也没被影响到。
      
      林萧的手使了力,千山万水来到这里,可不是要听他说废话的!
      
      “你弟在哪里?!”
      
      范易海望着他轻笑:“林少,男人要绅士,你这么粗鲁,没人喜欢的……至于我弟弟,你们不是更清楚吗?怎么?没查到他的出国信息?或许……他还在国内哦。”
      
      “你……”
      
      “走吧。”游博修打断了林萧的话,先一步离开咖啡厅。
      
      林萧狠狠地指着范易海,似乎在说着:你好自为之。
      
      范易海直起身子,理了理衬衫,那双棕色的眼眸紧紧地盯着游博修的背影,似乎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
      
      原来你也有弱点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