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作者:饮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在车行驶到工地后,牧天衡和莱德斯先下了车,让莫第在车里等着,他们办完事儿就回。
      
      莫第一个人坐在车上,与司机大叔相对无言。
      
      “喝水不?”司机大叔试图找话缓解尴尬的氛围。
      
      “谢谢叔叔,我不喝了,我想出去看看。”莫第乖巧一笑,指指窗外,“我看那边好多东西我没见过,我想去瞅瞅。”
      
      “哦。”司机大叔突然不再热情,发出这一个字后,就低头玩他的手机了。
      
      莫第也不知道司机大叔怎么突然情绪不怎么好,但他没细想,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牧天衡是在华夏断的腿,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有可能,他必须去跟着。
      
      司机大叔在莫第关上车门的瞬间,摸了一把自己铮亮的脑门,不高兴地嘟囔了句。
      “我就比那老板大两岁,咋人是哥哥,我就是叔叔了。”
      
      莫第走到工地边缘,往工地中央看去。
      工地上各种铲子,铁锨,混凝土小车,与石灰钢筋混放在一起,空气中细细密密的灰尘被阳光照得通透,仿佛雾气一般笼罩了正片工地,散发着阳光的金色光晕。
      
      站在工地中央靠内的牧天衡正与某个穿西服带安全帽的人交流,他们身后是一栋只有“骨架”的大楼,上面还有一些工人提着小桶拿着小铲在抹灰,一些竹竿和钢筋钢管在“骨架”上放着,猛一看不觉得怎么样,仔细看却觉得有些瘆得慌。
      
      莫第把头仰得几乎要与地面水平,看着那高楼骨架上弥漫的尘土,几束阳光斜斜地插.入大楼骨架,明亮粗焊又强势。
      莫第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直觉让莫第迈起腿,朝工地中央跑去,有工人看见有个小孩闯进了工地,顿时嚷嚷,要莫第赶紧出去。
      
      莫第却没理会那人,继续往前跑,另外有两个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见莫第还往工地里面跑,不高兴地边嚷嚷边去堵莫第,“你干什么,这地方小孩儿不能随便进知不知道,出去!”
      “你哪来的,没长眼啊,谁让你进工地了,工地里出事儿你能负责?!”
      
      “对不起叔叔,我找人。”莫第连忙道歉,指着牧天衡所站着的位置说:“我找他,我找他有事儿。”
      
      “你要找那个高个子的老板?”高个子的中年男人瞅了一眼那个方向,说:“谁知道那个大老板认不认识你啊,你不能进去,我们要是放你进去出事儿了咋办。”
      “对,出事儿了咋办,你一个小孩儿乱跑什么,这工地能是乱玩的地方么?”矮个子那个则伸手推了一把莫第的肩膀:“快出去出去!在这儿碍事巴拉的,有什么事儿你也不能跑工地上来,滚蛋!”
      
      牧天衡本来在听工程师讲二级预算和成果图效果,听到远处有阵疑似吵架的声音,抬头瞄了一眼,正见原本应该在车上的少年站在远处,与两个工人不知道在争论些什么。
      
      “你家小朋友可真黏你。”离牧天衡有六七米远,正在和副工程师交流的莱德斯也看到了莫第,转过头故意对牧天衡阴阳怪气地说。
      
      牧天衡本不想理会莱德斯,但一听莱德斯的语气,顿时笑了一声,意味不明地把莱德斯从头扫到脚:“怎么,又嫉妒?可惜你再嫉妒也没用,差距太大。”
      
      “靠!”莱德斯怒视。
      
      “刘成才,你把这个效果图带过去再给莱德斯讲一遍,我去看看那边的情况,一会儿过来。”牧天衡把手里的效果图丢给眼前一身臭汗的工程师刘成才。
      “好,我马上过去。”刘成才连忙应声,小跑向莱德斯那边。
      
      牧天衡拍了拍手上的土,随手将地上一个不知谁扔的空矿泉水瓶捡起来,也转身离开,结果他刚走两步,头顶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大吼。
      
      从身体内陡然爆炸的第六感和求生欲瞬间从脚窜到头皮,牧天衡几乎是下意识的,竭尽全力的往前一扑。
      
      “砰——!!!”
      一声巨响突然响起,砸起一片浓厚的尘土!
      
      “牧天衡!!!”远处的莫第眼睁睁地看着一条非常粗.长的钢管突然从牧天衡头顶的高楼架子上滑落下来,直直砸向牧天衡,一瞬间手脚一凉,然后他飞快地撞开堵着他的人,朝牧天衡那边跑了过去。
      
      工地上已经一片混乱,工程师监工负责人心里着火头皮发寒,玩命地往牧天衡那奔,莱德斯也是傻了一瞬,然后瞠目欲裂地边跑边喊牧天衡。
      
      漫天的灰尘中,牧天衡“嘶了”一声,两条臂膀撑在地面上,动了下被钢管冲撞到一点的腿。
      
      “牧,牧!你没事儿吧?!!”莱德斯看着地上的牧天衡,慌得不行,“你被砸到哪儿了?!啊?!!牧!!!”说完又看向旁边,“快打救护车啊,叫救护车!救护车!!!”
      
      刘成才和旁边的夫工程师手几乎要哆嗦,连忙掏出手机打120。
      
      “不用叫救护车,我......咳咳,没事儿。”牧天衡肌肉结实的胳膊撑起,坐在了地上,伸手揉了下右脚脚腕。
      那个钢管虽然是撞到了他的脚腕,却是砸在地上后,弹起来后才冲撞到的,力道已经卸去了九成九,剩下那点零点一成虽然也砸得他脚腕很疼,但他也明显能感觉出来,没有什么大碍。
      
      莱德斯:“怎么能不叫,必须叫救护车!”
      
      “牧天衡,你没事儿吧?!”匆匆赶到的莫第气喘吁吁,脸颊被阳光烤得泛红:“你的脚怎么样了!”
      
      牧天衡抬头看去,看着莫第正巧逆着光站在阳光下,水墨画般的眼睛里全是着急惊慌,发丝被染得金灿朦胧,嘴唇还大张着喘着气。
      牧天衡心里涌上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眼眸微眯道:“你这小家伙怎么不喊哥哥了,就这么叫我名字?”
      
      “我......”莫第怎么也没想到牧天衡第一句话居然会是这个,不动声色地找了句挑不出什么错儿的话道:“我刚刚急得忘了,加上我在网上搜你的百科,脑子里都是你的名字,就......”
      
      “好了,不说这个了。”
      牧天衡摆摆手,心里莫名有些熨帖,但他直觉他现在的反应不太妙,他也不是那种高智商低情商不懂感情的人,他现在很清楚,尽管他在压制自己的情绪,刻意地一遍遍提醒自己对面是个才十七岁的小孩儿,但还是忍不住对这个只比他侄子大两岁的小家伙起了兴趣。
      
      真是......
      
      牧天衡叹口气,对莱德斯道:“过来扶我一把。”
      
      “你现在能起么,还是等救护车过来,用担架抬你吧!”莱德斯还是很慌。
      
      “你再不过来我踹你了啊!”牧天衡皱眉,“快点,我说没事儿就是真没事。”
      
      莱德斯瞅了眼牧天衡肿得有点发紫的脚腕,坚持:“不行,还是等救护车吧!你在地上坐会儿不行吗?”
      
      牧天衡不再理会莱德斯,对莫第招招手:“小家伙,你过来扶我。”
      
      “我?”莫第迟疑地看了眼莱德斯,又看了眼周围不准备动的老爷们儿们,走了过去,蹲下来眼睛清亮地看着牧天衡:“我怎么扶?”
      
      “到我左边来,架着我胳膊就行,你就相当于一个拐杖,懂吧?”
      
      “恩。”莫第点点头,在牧天衡把胳膊搭在他肩膀的时候,努力靠近牧天衡的身体,一手紧紧揽住牧天衡结实得有些硬的腰,与牧天衡一起使劲向上,把人扶了起来。
      
      牧天衡在单脚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才站稳,对跟上来要说什么的莱德斯说:“地上有个不知道谁乱扔的矿泉水瓶,你捡了扔垃圾桶去。”
      
      莱德斯要说的话没说出来,被堵得一哽,突然想到刚刚牧天衡在钢管砸下来的前两秒,就是弯腰拾了这个不知谁丢的矿泉水瓶,不然可能刚好就能完全躲过了,顿时莫名地生气:“谁扔的谁捡,管那么多干嘛!”
      他知道牧天衡这家伙平时行为都很注意,尤其是各种细节,素质高有风度,但这个时候他不能自私一点?!!
      
      “我捡我捡!”一直站在附近的副工程师连忙跑上前,把一个矿泉水瓶拾了起来,黑红的脸直冒汗,这个矿泉水瓶就是他之前喝完水随手扔地上的,谁知道能惹出事儿来!
      
      牧天衡也没不饶人地追问,回过头对莫第说:“走吧,去车上。”
      “恩。”
      
      牧天衡虽说没事儿,但脚腕却是实打实的疼,丝丝钻心,但现在他走一步,旁边少年毛茸茸的脑袋就蹭到自己下巴一下,痒痒的,带着清淡的洗发水香味儿,直往他皮肤里钻,他微微一侧眼神,就能看到少年精巧的下巴,白皙修长的脖颈和隐约掩藏在领子下的漂亮锁骨。
      
      牧天衡心底念了句非礼勿视,转头避开,但与他身体紧紧想贴的另一具躯体却是温热十足,带着少年特有的气息和柔韧触感,又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他占了一个十七岁小家伙的便宜。
      牧天衡突然觉得他刚刚真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你刚刚过来工地是干什么,我不是说你在车里等着就好了么?”牧天衡决定通过对话转移注意力。
      
      “我......”莫第微微垂了下脑袋,尽职尽责地当着拐杖,“我其实没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儿?没事儿你跑工地来干什么?”
      “我就是觉得你站的地方有点危险。”莫第声音有些拘谨,“你当时沾的地方距离那个楼架太近了,而且上面还有工人施工,他们弄的那个钢管我看着就害怕,感觉太不安全了,就想去提醒你......”
      
      “你就是为了这个?”牧天衡脚步一停。
      “嗯。”莫第点点头。
      
      牧天衡心情突然有种说不清的复杂,好像一瞬间有些轻软麻痒,又有点酸胀。
      
      “其实我的确要谢谢你。”牧天衡道。
      
      “啊?”莫第抬起头,似是有些疑惑,“我又没提醒成功......”
      
      “如果不是你和那两个工人产生争执,我心血来潮想去看看你们那边的情况,我可能真被那钢管咋了正着。”牧天衡现在想想,也不是完全没有后怕,如果当时他不是已经忘歪走了两三步,就算他能紧急扑出去,腿至少也会被砸到。
      而如果真的那样,他被砸到的腿......估计要废了。
      
      跟在两个人身后的莱德斯也听到了这话,原本复杂的心情变成了庆幸,他这发小还真是命大,走个桃花运就罢了,桃花运还救了他,真是让他不知道怎么说。
      既让人嫉妒,又让人为他高兴。
      
      “没有没有,我没那么大的功劳。”莫第摇头。
      
      “有的,至少能算半个救命恩人,不然也是个救腿恩人。”牧天衡忍着脚腕的钻心疼痛,笑了一下,“你不必太过谦虚。”
      
      “没错没错。”莱德斯跟着插话,“小弟弟你现在有什么想要的,开口让牧给你买,现在有什么麻烦,开口让牧给你解决!至少在我们离开华夏前,得把这个恩报了!”
      
      “你们要离开华夏?”莫第惊讶地看着牧天衡。
      
      “半个月内应该不会。”牧天衡这时被扶着走到了停在工地旁的迈巴赫边,坐了进去,“不过莱德斯说的对,小家伙你现在有什么要求,我能帮的,肯定会帮你。”
      
      “我......我没有什么要求。”
      莫第在脑海里快速把利弊完全分析了一遍,最后决定什么也不说,他要的效果并不是所谓的“他提出要求,牧天衡帮他解决”,然后就彻底断了这丝他好不容易经营的联系和情分。
      
      他要的“庇护”可不是现在,现在莫家和莫琉瑰身后几个男主男配等钱权势滔天的人还没真出来,他一个人还能应付,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他可不会现在就把这些“情分”和机会都给浪费了。
      
      “没什么要求?”莱德斯在旁边都不同意,“别傻啊,该要的得要!”
      说到这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世道,大声说:“你那群哥哥还有同学那么有病,你就算出去租房子说不得也要出事儿,不如你干脆和我们一起住好了!”
      “对吧牧?”莱德斯又看向牧天衡,“咱们那个别墅那么大,再住个小朋友完全OK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小剧场】
    牧天衡:同居?
    莱德斯:咋啦,三个人呢,怕啥,又不是孤男寡男。
    莫第:......
    牧天衡:这恰恰是最大的问题。
    莱德斯:啥?
    牧天衡:这样吧,你搬出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漪戚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谷谷 3个;slytherin、仙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枫叶? 30瓶;花恋音、漪戚 10瓶;卜卜西 3瓶;难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