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人们每天都在为我繁衍下一代而操心

作者:巨兽少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一阵微风吹过,翠绿的竹叶沙沙作响,竹叶小小的宛如小雨滴,绿绿的又像一片片晶营剔透的绿色翡翠片,在阳光的照耀下,忽闪忽闪的,十分美丽。
      
      一白衣男子站在竹林外,如玉的肌肤在柔和的光线下更加的晶莹剔透,唇畔若隐若现的勾起一抹笑意,一身洁白的衣衫,衬的男子优雅之中多了几分温和之意。
      
      男子骨节分明的手中拿着水壶,细心的为开的正艳的花浇水,宛如呵护着男子最珍贵的事物。
      
      风过之间,一侍从装扮的人出现在男子的身后,恭敬的跪在男子的身后。
      
      “怎么样了”男子的声音带着一种空灵的感觉,微风拂起他的衣摆,越发的仙风道骨,飘飘欲仙。
      
      即便男子早已知道了答案,还是不死心的要再问一遍。
      
      侍从迟疑了一下,将头的更低了,颤颤巍巍的说道:“回圣主的话,[神之子]被虫族的王接走了,我们不敢冒然出手。”
      
      话虽这样说,恐怕是他们还没有出手,就被虫族的王给抹杀的干净了吧!
      
      嘭的一声,男子手中的水壶掉落在地上,恰巧砸到那朵花上,之前被男子珍爱的花,瞬间失去了生机。男子却丝毫不在意,前一秒他能喜欢一件事物,下一秒他就能无情的抛弃,除了那个神圣的存在。
      
      “这样啊……”男子琥珀般的眼眸微微失神,精美的面容上带着一丝的委屈,“我的孩子,你怎么一出生就把爹爹抛弃了呢!”
      
      “真的不乖。”男子说着还摇了摇头,宛如那些不挣气的孩子们的父母。
      
      即便男子声音轻柔的不能再轻柔了,但了解男子的侍从知道男子是生气了,吓的直流冷汗,手脚冰冷。
      
      男子毫不怜惜的踩着花从侍从身边走过,冰冷的眼眸看着浑身打颤的侍从,“算了,杀了你挺无趣的。”
      
      正当侍从以为自己逃过一死的时候,温热的心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但是不杀你,也挺无趣的,那么就麻烦你了。”男子的声音回荡在竹林间。
      
      甜腥的气味在空中弥漫开来,鲜红的血液,如同盛开的彼岸花一样妖冶美丽。
      
      ——————
      
      灯光昏暗的大殿内,戴尔背手而立,绿色的发丝在柔和的光线下泛着淡淡的光晕,精致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黑衣的青年跪在大殿上,笔直的脊梁此时正在承担着他的王的威压,面罩之下,银白的牙齿狠狠的咬着下唇,薄唇泌出血珠,连呼吸都如同刀割一般。
      
      “十三,你怎敢在主人面前做出那么失礼的事情。”戴尔不悦的说道。
      
      他们虫族被神创造出来,来到这个世界上,奉神为一切。可是最近神迹渐渐消失,有不少人都纷纷猜测这是神将这个世界抛弃了。而苏梓的诞生无疑带来了希望,即便她身为人类,但那躯体里的完美的灵魂是所有人类都不曾拥有的。
      
      十三只是将头又低了几分,他不明白自己的王为什么那么生气,他不过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能——杀死了几只失控的虫子而已。但王就是王,王觉得自己错了,他便错了。
      
      原本只有高等的虫族才能进化成人形,但身为低等虫族的十三无疑是个意外,十三的种族虽是低等但是也可以变成人形,并且拥有着和人类相近的体温,就连身为虫王的戴尔体温都是特别低的,特别的存在就注定他们要承担特别的任务。
      
      十三从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被当作一件杀人的利刃去培养,因为可以变成人形的他们可以更好的隐匿自己,并且只是低等虫族,死多少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幼年起的残酷的训练,教给他的第一件事,便是无欲无求,不可以有欲望。将还是幼虫的他们一连饿了好几天,然后在他们面前摆上食物。成虫对食物的渴求比较低,但当时身为幼虫的他们是需要进食的。只要他们伸手去拿食物,他们就会被斩去双手。
      
      十三在这样的训练中存活了下来,身为杀人的工具,他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十三,不过是一个编号罢了,等他死后,还会有更多的十三顶替他。
      
      他所拥有的只有无穷无尽的任务与杀戮。他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公,从未想过要摆脱这样的生活。
      
      因为生来,注定要如此。
      
      戴尔看到十三发颤的身体,冷着眸子将他所施的威压收了回来。青色的眼眸如同结了一层寒冰,刺骨的冰冷。
      
      “十三。”戴尔缓缓走下了台阶,来到青年的身旁。
      
      “王。”十三的声音更加的沙哑了。
      
      戴尔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十三,即便没有接触到他,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十三身上散发着和少女相同的体温。
      
      从未有过羡慕情感的虫王,此时感到喉咙里有些酸涩。
      
      嫉妒。
      
      “……下去沐浴,然后去主人的寝室里为她暖床。”
      
      暖床
      
      低着头的青年弯弯的睫羽轻颤了几下,他接到的任务大部分都是杀戮,但……暖床还是头一次。
      
      所以……
      
      暖床是什么?
      
      拥有很长寿命的虫族都意外的纯情。
      
      即使心中有疑问,十三也不会问出口的,他只需按照王的命令去做就是了,疑惑也是欲望的一种,是他万万不能拥有的。
      
      “是。”
      
      戴尔沉默了一会,抿了抿薄唇,“……记得脱掉衣服。”
      
      “是。”十三的回答都是异常的简洁。
      
      “王还有什么吩咐吗?”
      
      戴尔挥了挥手,皮肤下的绿色暗纹在灯光下,泛着诡谲的流彩。
      
      十三起身退出了大殿,青年动作利落,不带一丝冗杂的举动。
      
      大殿中只剩戴尔一人。
      
      绿发的男人好像是压抑不住了体内的躁动,全身都在颤抖着,皮肤下的绿色暗纹越发的明显。
      
      戴尔颤抖着将修长的手指伸进了嘴里,嫩粉色的舌尖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指腹,青色的眼眸满是痴迷。
      
      荒诞的不像事实。
      
      只因为指尖沾满了少女身上清甜的气息,那是在他抱苏梓回寝室的时候,沾染上的。
      
      戴尔感觉到指尖的气味在慢慢的减弱,他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还不够,这还远远不够。
      
      这味道食之入骨,永远不知满足。
      
      ——————
      
      十三闭目泡在水池里,氤氲的湿热水雾朦胧了青年的面貌,像是蒙了一层薄纱,多了几分神秘感,让人看不真切。
      
      青年吸了吸鼻子,清新的香气环绕在他的鼻尖。
      
      十三缓缓睁开眼眸,清澈的眸子里干净的什么都没有。
      
      “……”
      
      略微的有些不习惯。
      
      褪去黑衣的青年,身子有些消瘦,病态白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一些是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的,但更多的是他所受的惩罚。
      
      狰狞的伤口,几乎要将他撕裂。
      
      透过着各种各样的伤痕,就能想到青年所受到的折磨。
      
      十三不过是个低等的虫族,即使能变成人形,也没有高等虫族强大的自愈能力,这些伤痕会一直在他身上,直到死去,也还会在。
      
      十三站起了身子,晶莹的水珠从他的发梢滴落,顺着锁骨一直滑下,旖旎极了。
      
      青年的样貌算不上是上成,比起虫王戴尔不知道要差了多少,但好在也算清秀,薄薄的嘴唇颜色淡极了,像是失去了血色,氤氲的雾气中,十三的明眸似是被湿润了一般。
      
      十三拿起仆从留在池边的衣衫,和往常一样,还是黑色的,犹如吞噬一切的黑夜,但唯一不同的是,这件衣衫不知比他以前所穿的要好上多少,轻轻的,没有什么重量,黑纱之下,青年削瘦的身子若隐若现,宛如烟雨落花的蒙蒙细雨,想让人一探究竟。
      
      这是戴尔特别吩咐仆从准备的。
      
      十三穿好衣衫,走了一步就停了下来,黑纱制成的衣衫又轻又薄,和他那可以藏匕首的黑衣差太多了,倒不是他不喜欢这样的衣服,他只是习惯了。
      
      再说,他也不能有喜好,喜好是欲望的开始,就如同高山滚石一般,一旦开始了,就再也停不下来了,终会坠入深崖,粉身碎骨。
      
      十三跟在两名仆从的身后,仆从眼观鼻,鼻观心的在前面带路,若是位高权重的高等虫族,他们一定会去搭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发一言,但对于杀戮的机器十三,就算他们去搭话,那个青年也一定不会理睬他们的。
      
      十三只做和任务相关的事,除此之外,他都不会做。
      
      之所以戴尔愿意忍着酸涩将十三送到苏梓的床上,不仅仅是因为他那和人类相近的体温,更是因为他的无所求无所欲,一想到这点,戴尔就会安心许多。
      
      但是这次他失算了。
      
      就像他那绿色的发丝一般,生活总会有些意外。
      
      十三可以没有欲望,但是他太小看了拥有完美灵魂的苏梓对他们的诱惑了。
      
      将十三带到屋外后,仆从弯着腰恭敬的走开了。
      
      微风拂起青年身上的黑纱,在空中划过好看的弧线。
      
      骨节分明的手推开了屋门,十三走了进去,常年的训练,让他十分懂得如何隐匿自己,所以在这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听不到他一星半点的脚步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