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关系缓和

      “娘岂会是这个意思呢,她二人对你的重要性娘若不知,还怎会来宽慰言儿。”
      
      杨术连忙引开这个话点子,又拍拍少言的手背,接着说道。
      
      “只是这逝者亡矣,能追悼能怀念固然安好,其它的还更需要珍惜眼前人呐。”
      
      “娘这般说来,言儿若要恼娘先得与娘说下去,否则娘就不说了。”
      
      杨术终究是经历过世事的人,她先说了这件事情也比先要少言愿意听才行,否则适得其反可就与初衷背道而驰了。
      
      “娘说了,言儿自当进耳,岂会不听娘的话的道理。”
      
      少言虽活了上千年,为人处事却少之又少,尤其她第一世的时候还是一个乖巧孝顺的性子,这世杨术对她如同亲生女儿,她作何忤逆。
      
      “如此这般,便听娘的话,这日子总需得过下去,怄气事小,总有人为你担心挂念着。”
      
      再观看少言表情为难,杨术便知道这是起了作用了,她又接着循循善诱道。
      
      “夙王为人,你爹和我皆有耳目所闻,尤其是你爹,他与夙王同朝为官议事,对他也算了解透彻。”
      
      “这多说列来,皆是些褒义赞扬之词,看这男人那方不是妻妾成群,力求开枝散叶。”
      
      “前两日你爹还同我说,娘多年未见动静,他有意再娶一房,娘虽不喜却苦累着现实如此,总归得为李家留个根基香火不是。”
      
      “言儿所嫁乃皇贵,为夙王开枝散叶更是急迫有压,此刻不牢牢扣住男人的心思才是要紧的事。”
      
      提到这侧妃纳妾,少言当下直语道:“他敢!”
      
      “若真如此,要这男人有何用,娶妻不能够忠贞一二,当时就莫要动这心思。”
      
      杨术一瞧当即乐了,何时见她有着怒人的模样,她又佯装不经意的样子,改变话茬。
      
      “这夙王心仪言儿,忠贞娘确实可见到了,可是这言儿不待见夙王娘也见了。”
      
      少言一听,这是明显的埋汰啊,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当即娇声嗔怪道:“哪有这样。”
      
      杨术趁热打铁:“可不是嘛,这不光娘瞧着了,你且问问身边的婢子。”
      
      少言看向在旁的秋居和冬居,她二人垂首默认,一会就吐出一个音节‘嗯’来,少言心生存虑,扁嘴应是。
      
      她二人向来唯诺,这会直言承认到是少见,难不成真是自己反应过激了。
      
      秋居和冬居在心里为难,王妃就算生气也总比王爷生气来的轻巧,后者阴晴不定,狂风骤雨只在一句话之间。
      
      如今杨夫人都这般说了,岂有不承接之理,王妃高兴了,王爷自然也不会成日冷着脸,本来就不苟言笑,如此就更可怕。
      
      况且哪有驳了尚书夫人的面子,所以她俩就顺着话接了。
      
      “夫妻没有隔夜仇,听言儿这般说来,他心中必然也是将你放在了首位,所以就莫要同他置气了。”
      
      少言含糊着态度,她心里始终觉得过不了这个坎,也就没有多说些什么,也没有回话。
      
      杨术见自己的劝说得到了成效,她爱怜的摸摸她的秀发,再添一语道:“娘知道,言儿从来都是个会明事理的好孩子。”
      
      少言听着她一句一口为娘的自称,心里更是软了,她扑进杨术的怀里撒着娇,杨术看着少言更是心喜。
      
      平白无故得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儿,性格又这般乖巧听话,又多才又多艺,简直弥补了自己一生第一大遗憾。
      
      秋居和冬居瞧见了也心喜,王妃不再与王爷闹别扭了,那最好过的,自然是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总无须整日提心吊胆。
      
      正当气氛融洽的期间,少言和杨术撒着娇,抱着她的手臂,左一句娘,右一句娘,叫得杨术心都快化了。
      
      “叩叩叩”门扉被人敲响。
      
      秋居从内打开了门,是一个陌生的婢子,身上作尚书府丫鬟的打扮。
      
      她先是行了一个礼,然后对着秋居说,“劳烦姑娘通禀一声,大人派小人过来唤夫人和王妃前去正厅用膳。”
      
      “好的,劳烦这一遭了。”
      
      “客气。”说完便走了,秋居阖上门扉,走到少言和杨术的面前转达了这个女婢的意思。
      
      杨术看着时辰心中顿时了然,看来这夙王爷对言儿,果然如外界那般说的疼爱有加,这才分开一会的功夫便找了这个理由。
      
      这个时辰点也未到尚书府用膳的时辰,看来刚才言儿拉着自己蓦然逃离,似乎是吓到了内心毫无波动的夙王。
      
      杨术笑着对少言说道:“走,用膳去。”
      
      “嗯。”早上同夙野置气便没有吃些东西,现下到是真的饿了。
      
      杨术牵着少言走在前头,后面跟着秋居和冬居,再加上尚书府的几个丫鬟,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前去了大厅。
      
      这春的尾巴已经快要逝去,下一个季末的午时,阳光过于灼热,少言来到大厅的这些脚程,面额上已经有了些许汗珠。
      
      美人面色微红,夙野瞧着她婷婷玉立过来,心下微动眸光暗闪,少言将将踏入正厅半步,夙野就几步行置她面前。
      
      语气有些责备道:“热成这样,你们是如何照顾王妃的。”
      
      杨术一听,忙传使了眼神给身旁的婢子送上了一块鲛帕,夙野接过替少言仔细温柔的擦着汗。
      
      少言还在怔愣没有回过神来,知道额头上被一块柔软的帕子,触感微凉,鼻尖是他抬手传来的檀香味。
      
      夙野细致擦去了少言额上的薄汗,秋居忙将帕子接了过来,他这又认真的瞧着她,从眉眼到嘴巴。
      
      目光贪婪又满足,琥珀色的眸子装的爱意一点点蓄满。
      
      杨术看着不忍心打扰二人,却又不得不出声提醒道。
      
      “早些就听闻言儿说王爷对她细心呵护,今日一见,果真不假,我们过去说话吧。”
      
      李纪也忙着接过话来,他爽朗一笑:“是啊。”
      
      就在今早出府时,少言还在同夙野置气,此刻却乖顺让他触碰,他温着声音说道。
      
      “过去用膳好不好。”
      
      少言垂眸思忖片刻,低低答道:“嗯。”
      
      夙野见她终于肯同自己说话,心中的郁结和不快,总算是消了不少。
      
      他伸手牵她软软的柔夷,少言开始有些抗拒,在杨术和李纪的面前,也只能任由他牵着了。
      
      几人终于在餐桌上入座做好,桌上早已摆好了膳食,气氛也还算的其乐融融。
      
      瞧着各样各式的菜式,香味四溢,少言第一次觉得腹中有饿意。
      
      夙野看她今天也没有怎么用早膳,此刻也仍由她去了,捻着银筷夹了她平日里最爱的糕点,放在她面前的小碗里。
      
      少言面露欣喜,她禁不住欣喜抬首看向夙野,询问道:“可以吃么”
      
      夙野唇角微勾,挑眉展颜一笑着道:“今日可以。”
      
      少言得到了准许,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低头小口吃了起来,李纪和杨术瞧见两人对视一眼。
      
      一顿饭吃的异常融洽,其中最开心的当属少言,终于吃上了她心心念念的甜点。
      
      夙野在旁偶尔吃几口素菜,不时给少言盛汤捻筷子,一直在用心照顾着她。
      
      饭后,少言不想回夙王府,夙野看她的总算欢快了些,也默许了允她留在尚书府,自己也陪着留下。
      
      直到夜晚时刻夙野听到少言吵闹着要和杨术一同安睡的时候,他破天荒的黑了脸。
      
      “不行。”
      
      这还是他第一次语气森冷的对着少言说话。
      
      “我不,今天晚上必然要同娘睡,你若是不喜,大可回夙王府去。”
      
      夙野沉着一张脸,不敢说话,杨术夫人在旁有些尴尬,看着少言直往火力气冲去,大有誓不罢休之势,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导。
      
      今日夙王虽然一直和颜悦色,但始终都只是对着少言一人才这样。
      
      “别的事皆可依你,这件事情上,本王绝不能退让。”夙野声音更沉了几分。
      
      “……”
      
      “本王在外等你。”说完不在看少言的神色直接跨出来大厅。
      
      “言儿与夙王新婚燕尔,岂能轻易插足 ,言儿莫要置气。”李纪在旁打着缓和同少言说道。
      
      “行了行了,你且出去,我自会同言儿说解。”杨术颇有嫌弃的意思,将李纪推了出去,并且遣退了正厅内里侍奉的女婢。
      
      待人都走尽后,她才拉着少言坐下,左右瞧了瞧。
      
      少言疑惑问道:“娘这是怎么了。”
      
      杨术再左右瞧了瞧,确定了四下无人的空旷,一脸忌讳莫深的看着少言,盯着她的眸子。
      
      “言儿,接下来娘问的事情,你一定要一五一十同娘说,切忌不要对娘有所隐瞒知道了吗。”
      
      少言蹙了蹙眉,心中忽然有些明了,她要说的事情是什么,还是耐着性子回答杨术道。
      
      “娘说,言儿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杨术看着她不甚在意的样子,佯装生气的样子,严肃道。
      
      “不许调皮。”
      
      看着杨术严肃的样子,少言禁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但是又很快在她正色的眸光,缓缓憋了回去。
      
      她手呈拳状,掩在唇边咳嗽正声又拿下,看着杨术说道。
      
      “您且问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份的更新!
    午安
    经常和你们说晚安
    极少的午安
    请收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