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都爱毛绒绒

作者:路路路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铺

      宁小乐也心有惴惴。
      
      这偌大的铺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磨砂玻璃后的人影不动,定在长孔前,似乎在打量她,可她却看不见他。
      
      屋子里静悄悄的,开始的时候,只有她的鞋子落在地上的声音,渐渐的,心跳的声音响起来,不一会儿,“扑通扑通”的,耳边似乎全是这样的声音。
      
      “要……要不还是出去吧?”宁小乐的鼻尖上开始冒汗。
      
      人族的世界太可怕,他们会突然莫名其妙地一群人一起攻击你,也会暗戳戳地躲在一边悄悄地观察你,明明心里想着什么,却一句也不说出口。一点儿也不像以前在山里,那些野兽,就算是要吃你,也是明晃晃的,摆在面上的。
      
      可心里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响:“要在人间界待满三年。”
      
      三年……
      
      在这人间界里生活,是要钱的,没有钱,三个礼拜,也许三天……都要呆不下去了吧?
      
      “不行,不行!这些东西,总要学会的!我一定能在这里活下去!”
      
      宁小乐咬了咬牙,爬上了柜台前唯一的一张凳子。
      
      终于看到柜台后面的人——磨砂玻璃上的长孔站在地下往上看的时候,似乎不大,这一旦坐到凳子上,就会发现其实还不小,足够里外两人面对面地看清。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人的时候自带着一股子审视的意味,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宁小乐,问道:“当东西?”
      
      这话问得硬邦邦的,宁小乐却松了口气——屋子里终于有声音了,而且,这男人,身上穿的是便服。
      
      心里好像不再那么害怕,宁小乐点点头,回答:“恩。”
      
      “当什么?”
      
      “金子。”宁小乐掏出金块,推过去。
      
      眼镜男却没接,他眼皮子一撩:“金子?”视线从茶色玻璃镜片后面射出来,审视的意味更浓:“哪家出的?有证书吗?”
      
      怎么这里也要证书?
      
      宁小乐有点发愣——进来前,小奶狗不是这样说的啊?可坐都坐到这位置上了,总不能就这样走了。
      
      她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没证书。家……家里的。”
      
      “没证书我们要先检验一下真实性和纯度,需要采取一定的技术手段,可能需要取芯,会造成一定的损伤和损耗,你同意吗?”
      
      宁小乐:“!”
      虽然不完全一样,但这段话怎么这么耳熟?
      
      她谨慎起来,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对面果然紧跟着来了句:“请出示身份证。”
      
      宁小乐:“!”
      上次这问句的后面,是尖利的警报!
      
      “我……我……”宁小乐一把抓起柜面上的金块,“呲溜”一下,从高凳上滑了下去,“我不当了!”
      
      兔子的敏捷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她的话音还没落下,人已经蹿到了大门口。
      
      一把抓住门把手,还没用力拉,那门先开了。
      
      “哐”的一声,宁小乐被端端正正撞上。
      
      这一下撞得不轻,宁小乐“哎哟”一声,伸手先捂住了额头,可受了这惊吓,她脑袋后面的辫子一下子也蹦了起来,她又手忙脚乱地背手去抓,一片混乱里,“当”的一声,她手里的金块掉到地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开门进来的人起先还连声道歉,看到地上的金子时,忽然停了下,再开口时,显然已经打量过宁小乐:“小乐?”
      
      居然还是个认识的?
      
      宁小乐痛得眼冒泪花,一片朦胧里勉强睁眼,模模糊糊的,眼前的这人,好像是——赵阿姨?
      
      这赵阿姨,算是整条街上宁小乐最早认识的人,倒也不是她主动,实在是这位阿姨天生自来熟,宁小乐到的第一天,她就上门来打过招呼,一来二去的,就成了宁小乐在这人间界里,说过最多话的对象。
      
      这人呐,交流多了,自然就比别人熟一些,这熟一些的,自然就让人心情没那么紧张。
      
      宁小乐脑后的辫子软塌塌地垂下去。她终于分出心神来,一边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金块。
      
      赵阿姨却比她先一步,她飞快地一蹲一起,已是把金子捡在自己手里,不动声色地掂了掂,马上堆起一脸的笑:“小乐啊,撞得重不重?要不要紧?”一边问,一边热络地托起宁小乐的手臂,半拉半拽地把她引到厅堂里摆着的木头椅子上:“你先坐一下。头晕不晕?”
      
      晕倒是不晕,就是痛。
      
      宁小乐手指在自己的额头上来回蹭了蹭——肿了一块。
      
      赵阿姨也看到了:“哎呀,这个要涂点药呀!儿子,儿子——拿点儿红花油来!”
      
      “不,不用了……”
      
      “怎么不用?你在我这儿撞伤的,可不能就这样走了。”赵阿姨说着,顺手把捡起来的金子摆在一边的茶几上,“小乐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本来是来当东西的。”
      
      赵阿姨的眼神在金块上转了一圈:“本来?”
      
      “恩……”宁小乐说,“我本来是想把这个当掉的。”
      
      “那为什么又走了呢?”
      
      “我……没有身份证。”宁小乐说话的档口,那极高的柜台忽然“咔咔”响了两声,显出一个洞来——原来是扇门。刚刚柜台里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弯着腰走出来,手里捏着个玻璃瓶子,一边走一边也在回答:“她没带身份证。”
      
      没带身份证?可宁小乐口里的是……没有身份证。
      
      赵阿姨的眼神又闪烁了一下。
      
      她转回身数落那男人:“小乐就住我们家隔壁,也不知道通融一下。”接过男人手里的红花油,她一边低着头拧瓶盖,一边问宁小乐:“怎么会想到来当东西的?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我……我要买瓶酒。”
      
      “酒?”当金子买酒?赵阿姨吃了一惊:“很贵的酒?”
      
      “茅台,八三年的。”
      
      “这是……要送人?”赵阿姨试探着问道,“很急?”
      
      送人?不算是送。不过这事儿解释起来太复杂,而且涉及到很多不能说的秘密……
      
      宁小乐没接前面半句,只点了点头:“很急。”
      
      “既然很急,儿子,先帮小乐把这金子鉴定一下。”
      
      男人就和他坐在柜台后面的时候一样,冷着脸,不耐道:“手续不全。”
      
      “街里街坊的,都是邻居,手什么续的。”赵阿姨一把把金子塞到她儿子手里,“去,去,去,先去验一下。”
      
      男人回柜台里面去,赵阿姨就倒了油在手上,抹到宁小乐的额头上,轻轻帮她揉:“小乐啊,一会儿你还是要回去拿一下身份证。”她面露难色:“现在典当这行啊,管得严,我那儿子担着责呢,也不能让他太难做,你说是吧?”
      
      宁小乐眨了眨大眼睛。
      
      她本来都要走了,是被这赵阿姨拽回来的,她原本都不抱希望了,也是这赵阿姨说可以通融。怎么转了个大圈,到最后还是要问她要身份证?
      
      “我没有身份证。”
      
      “是掉了?”赵阿姨眼睛里闪闪发着光。她早在第一次接触宁小乐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小姑娘不是这城市里的人,说话做事,都不像是在农村里生活过的,倒有些像是刚从哪个犄角旮旯没人的山里出来的。还有宁家这铺子,上一次有人出现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这宁家,也不像是在这里有人的。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家里也没个大人……
      
      她咽了口唾沫,继续游说:“这要补一张,可麻烦了,要回户籍所在地。小乐啊,你家在哪里?”
      
      不是掉了,是根本没有。可这身份证对人族来说,似乎很重要?那还是不要这么说了吧……
      
      宁小乐闭着嘴,摇了摇头。
      
      果然是在很远的地方,去一次不方便——
      
      赵阿姨大喜,面上却又做出为难的神色:“这个……就难办了。”过了一会儿,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走典当的正规程序是不行的,小乐,你又急着用钱,要不——”
      
      “我私人给你换吧。”她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 璎珞雨晴 的营养液!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