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救世攻略

作者:待月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你的被子每晚骚扰你睡觉?!”
      老医生觉得整个人都惊呆了,然而还没完,童秋继续支支吾吾地叙述着:
      “起先只是被子,但后来我身边的所有东西都活过来了。早上天没亮,冰箱里的蔬菜水果就和牛肉大肠吵得惊天动地,各自都坚称自己是餐桌的最爱,然后我给风信子换个水,花苞里就钻出一群萌妹子撒娇要抱抱,我的手机成了个妖艳贱货,成天追在笔记本电脑那个腹黑精英男的屁股后边,我刷个杯子,都能被热水壶撵着打,说我泡了他老婆的裸/体……”
      童秋深吸一口气,表示自己已无力吐槽了:
      “医生,你能理解么,我晚上都不敢盖被子了,光着膀子穿条裤衩,那小胖次也能变成个拦腰抱着我的小正太!”
      医生扶额,心道:我要是能理解就和你一样成神经病了好不!
      但多年的职业素养还是让老医生维持着和颜悦色的态度,温和地劝解眼前这个苦闷的年轻人:
      “孩子,以我的经验判断,你确实是病了,而且病的不轻”,老医生拍拍童秋的肩膀,把他引到窗户前面,指着对面说道:
      “但你最好去对面咨询一下,那边的医生对你这种情况更加专业。”
      童秋顺着医生的指示望出去,只见对面雪白的大楼墙侧,是红彤彤的一行大字:
      XX市精神疾病医院。
      仿佛一行乌鸦当空飞过,童秋大脑一片空白,待他回过味来,再仔细一琢磨,的确,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精神病。
      桌面上,黑衣燕尾服的订书机弯下腰,作势要去亲吻雪白纱衣的打印纸,在接触到童秋视线的刹那,那订书机顿时就冷下了脸,骂了句:
      “臭小子,看什么看,啊!”
      童秋一个激灵,差点又叫出了声。缓和了半秒,他努力把语气调整到平静的状态,客气地给医生道声谢,缓缓地退出了门诊室。
      只听身后传来老医生一声浅浅的惋惜:
      “可惜啊,这么年轻的孩子……”
      从医院出来已是临近傍晚,阴雨将至,天色阴郁。
      童秋驻足在XX市精神疾病医院的大门口,激烈的思想斗争在头脑里拉锯交战,最终还是没能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
      他满腹心事地往回走,街边的路灯、长椅 、花花草草……时不时地幻化成人形,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童秋心烦意乱,他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听,全当是出现了幻觉。
      就这么自我欺骗地走了一长段路,童秋觉得自己已经是撑到了极限。
      街角处,穿着深绿色制服,散发着禁欲气息的垃圾桶被深V透视装的黑色塑料袋紧紧搂在怀里,垃圾桶倔强的抗拒在塑料袋的禁锢下显得微不足道,化身邪魅男人的塑料袋抬起垃圾桶的下巴,擦着它的耳畔,蛊惑般地说道:
      “让我进到你的里面,懂么?”
      童秋心头腾地窜起一股无名火,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脚踹在垃圾桶上面:
      “让你们秀恩爱!秀,秀你妹!……啊,我去!疼疼疼……”
      也不知是垃圾桶质量太好还是童秋鞋子质量太差,他一脚下去,垃圾桶纹丝不动,脚趾头却痛得钻心,一双六成新的皮鞋踢开了一个大嘴巴。
      皮鞋呜呜直哭,垃圾桶和塑料袋破口大骂,一片鬼哭狼嚎间,只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嗓音:
      “鞋子坏了吗,进来修修吧。”
      一滴雨水打在童秋的鼻梁上,淅淅沥沥的小雨跟着落了下来,于是,他回头的时候,只见朦朦胧胧的暮色间,一个高挑的男人立在不远处,他穿一件浅灰色针织衫,米白色长裤,若不是头顶上悬着“小皮匠”的门市招牌,看起来真像个站在校门外的教书先生。
      不知是童秋的注意力转移了还是出现了错觉,周遭似乎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微微的风声和雨声,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湿发,走进了修鞋铺。
      斯文的老板抬来小板凳示意童秋坐下,然后拿起他开了口的皮鞋,低头仔仔细细地修了起来。
      他先用干毛巾把鞋子擦干净,然后取出砂纸,砂去残留的胶水,接着开始沿着开裂的地方涂胶,待开口处粘合紧密之后,再用吹风机加热。
      热风鼓起他额前一簇柔软的短发,从上面看下去,刚好可以瞧见他挺拔的鼻梁弧度以及针织衫领口外一截白皙修长的脖子。
      也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头顶的视线,老板忽然抬起眼眸,刚好与童秋撞上。
      “好了。”
      老板把修好的皮鞋推到童秋面前。
      童秋略微尴尬地左顾右盼,道:“嗯嗯,谢谢,那个,多少钱啊?”
      “五块。”
      “啊?这么便宜。”
      没想到现在五块钱还能办事,童秋诧异了半秒,接着高兴地掏钱。
      老板站了起来,与童秋只隔着半步远的距离,他身量要高一些,童秋微微抬头,只见一张眉眼温和的脸庞。
      微微弯起的嘴角上,是一双水光朦胧的眼睛,睫毛密而纤长,眼角略带浅浅的红晕——着实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但童秋却怔住了,不由自主地抚了抚自己厚厚的眼镜。
      ——实在是太像了,甚至有一种照镜子的错觉。童秋惊讶地发现,这个老板,竟然长着一双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
      说起来,童秋很小的时候就是个近视眼,寒窗数载,考试分数没上去,眼镜度数倒是每年一增,这么一路攀升到十八岁后,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但从此除了睡觉,就再也离不开这厚厚的眼镜片了。
      大学时候的某一节体育课,他的眼镜不小心被一个飞来的篮球打掉了,有个路过的女生帮他捡起来,看到了他常年被遮住的眼睛,顿时发自内心地夸了句“好漂亮的桃花眼!”
      那时候的童秋和现在一样是个平凡无奇的废柴,压根儿没想到自己还能靠颜值勾搭妹子。
      但事实就是这么狗血,女生一来二去和童秋成了朋友,慢慢又变成了女朋友,当然,现在只是前女朋友了。
      但也因为前女友有意无意间的强调,童秋有时候也会在洗漱的时候摘下眼镜,臭美一番自己的眉眼。
      所以当他一对上这老板的模样,才会如此惊讶。
      惊讶之余,童秋忍不住连连打量:
      虽说这老板的眼睛和自己如出一辙,但仔细看去,他左眼角下面多出了一颗小小的红痣,并且这修鞋的“小皮匠”生的斯文儒雅,从头到脚都收拾得干净熨帖,比他这个大学本科生还像知识分子。
      换言之,除了一双眼睛,他们二人再无相似之处了。
      童秋为自己刚才的震惊感到一丝丝好笑,也彻底打消了遇上失散多年的亲兄弟这种狗血的想法。
      老板被童秋盯得莫名其妙,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怎么了,我脸上糊上胶水了?”
      “哈哈,哪有哪有”,童秋忙不迭地摆手道:
      “我只是在想你手艺这么好,收费又这么实惠,下次一定还来你这里。”
      “过奖,您满意就好。”
      老板答得客气极了,让童秋觉得自己不回以同样的礼貌,简直就是对不起他那张大学文凭,于是彬彬有礼地问了句:
      “敢问老板贵姓?”
      “免贵姓饶,叫我饶舜就好。
      童秋心道:卧槽,现在劳动人民起名字都这么有文化这么霸气了?
      但他脸上还是维持着“温文尔雅”的微笑:
      “饶老板,多谢了”,童秋登上他修好的鞋子,边走边说道:
      “下次有需要再来麻烦您。”
      童秋的身影很快走远在暮色里,“小皮匠”修鞋铺里,姓饶的老板缓缓地抚上自己的眼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