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奋起之炮灰女配的重生

作者:落沉倾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侧妃的逆袭(6)

      卓崇安率先介绍道:“这是我的九哥。”
      
      瞬间,江明月的目光落在了江清月和卓平安身上,带着些许审视。
      
      妹妹竟然与九皇子有了牵扯,这是何时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今日天气很好,所以我便约了二小姐前来赏景,没想到十弟与江大小姐也有如此雅兴。”卓平安下意识的往前踏了一步,挡住了江明月的视线。
      
      因为他发现,似乎江家这两个姐妹之间的感情,好似并不好。
      
      每次,江清月都因为她的姐姐,而心神大乱。
      
      “九哥,不如咱们一道可好?”
      
      “九皇子,十皇子,姐姐,我今天有些不舒服,便先回府了。”江清月微微福身,而后带着凌云欲要离开。
      
      此地与马厩不远,她一声口哨,踏雪便踏着矫健的步伐向她小跑了过来。
      
      小跑起来,一个翻身,她利落干脆的落在马上,而后,头也不回的绝尘而去。
      
      “清月…”江明月叫着妹妹的名字,本想与她一道回去,可没想到,她已经疾驰而归,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真是的,走这么着急干什么?也不等等我!”江明月有些气闷,转过身对道:“崇安,妹妹走了,你和九皇子一道吧,我就先回去了。”
      
      瞬间,卓崇安握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她就凑到了他身旁。
      
      “难得出来一趟,九哥不是外人,你不要害羞。”卓崇安这般说着,江明月的脸色蓦地一红。
      
      “是啊,你和十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今日天朗气清,正适合出来游玩踏青。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卓平安十分的有眼力,自然不会给自己的弟弟添堵。
      
      还有就是,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他告别两人,向前走去,风声隐隐的,还将两人的对话传了过来。
      
      “不知妹妹和九皇子是何时相识的,竟然会把臂同游,把我这个姐姐瞒得死死的,今天回去,我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一切都是缘分使然罢了,我九哥一向清心寡欲,你这位妹妹,倒是个潇洒妙人,才会入了他的眼…”
      
      十弟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这么多年来,一贯他都是不与他相争的。
      
      弟弟是贵妃姨母的亲子,所以他自小就觉得对他多有亏欠,也不因为自己是嫡子而凌驾于他之上。
      
      江将军素有南凰国的战神的称呼,弟弟和江大小姐在一起,的确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可自己…
      
      怕是要遭到一番猜忌…
      
      苍天可鉴,他只是喜欢一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卓平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切,且看天意吧!
      
      顺着刚刚江清月离开的那条路骑马赶去,卓平安走着走着,便见到了她和她丫鬟的马,停在了闹市区的入口。
      
      她没有回家,是去了哪?
      
      “咦,这不是江小姐的马吗?殿下,她骗了您,她没回府!”身旁的侍卫见了,瞬间有些生气。
      
      他们殿下,可是整个皇室最没有架子最和善的人,可是,却被这位江小姐屡次拒绝,现在,她还骗了殿下。
      
      不是说身体不舒服所以要回府吗?现在人呢?扔下他们殿下自己跑了。
      
      “小丁,不许对她无礼。”
      
      “可是…”看那江大小姐和十皇子在一起,那才是天生一对。
      
      这位二小姐,给人感觉高傲极了,难以接近。
      
      之前好几次和殿下相遇,又数次拒绝殿下,他实在为自己的殿下不值得。
      
      “她做什么,自有她自己的考量,若我今日不是以九皇子的身份去的,或许她也不会被她娘逼迫陪我出来赏景。”一提这件事,小丁就更生气了。
      
      他家殿下哪里不好,竟然这么被人不喜欢。
      
      主仆二人一起下马,在集市中来回穿梭。
      
      两炷香的时间过去了,还是遍寻不到她的踪迹。
      
      就在卓平安的心中打退堂鼓的时候,他看到了凌云捧着一个口袋从一家当铺里走了出来。
      
      她脸上的神情很严肃,眉宇紧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跟上她。”
      
      七拐八拐之后,最终到达目的地之后,小丁惊呼道:“殿下…这…”
      
      “嘘…”
      
      眼前,赫然是京城有名的青楼,醉梦楼的后门。
      
      一个一身酒气的醉汉,捏着口袋,满眼都是喜悦:“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从此,悦儿是我的人,你与她断绝父女关系,永远滚离她的视线!如果再骚扰她,本公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醉汉忙不迭的点头,而后将一张卖身契给了江清月。
      
      江清月揽着那个哭的泣不成声的女孩,轻轻的安慰着。
      
      “不要你的人,不必为他流泪。”江清月没有想到,这次出门,竟然有意外收获。
      
      庄悦,前世卓崇安府里的一名侍妾,曾是醉梦楼的清倌人。
      
      她那时候便于自己比邻而居,在她孩子流失的那段时间,是庄悦一直照顾她。
      
      江清月为人爱憎分明,眼下见到她被父亲卖入那烟花之地,虽然那一世她在进入王府之前保留了清白之身,可是还是怕她受辱。
      
      所以,她当了自己的一枚玉戒指,凑了二十两银子,给了庄悦的父亲。
      
      “多谢公子。”
      
      眼见庄父离开,江清月轻轻揉了揉庄悦的头:“我其实是个女子,不是公子,也不会贪图你什么,庄姑娘,你随我回府吧…”
      
      庄悦心中最后一丝惊惧也烟消云散了,她猛地双膝一沉,欲药下跪,却被江清月给拦住了。
      
      “小姐的大恩大德,悦儿此生定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
      
      “不用你做牛做马,做我府里的管事就好,刚好我还缺一个帮手,我名下有很多庄子,我想培养几个得力助手。凌云是一个,从今天起,你也算一个。”解决了一件大事,江清月在手心敲了敲折扇,笑的畅快。
      
      庄悦瞧瞧觑了她一眼:“虽然您是小姐,但是英姿飒爽,刚刚我一时情急,还真没看出来。”
      
      “以后,你有足够的时间了解我,走吧,与我回府。”
      
      江清月回眸看了一眼那醉梦楼,白日没有那些□□,花红柳绿。
      
      可实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被送进去,被抬出来。
      
      想起庄悦前世身上那些淡粉色的伤痕,江清月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殿下,她一个女儿家,来到这烟花之地,虽然没有进去,但万一被人知道…”
      
      “正是因为这种地方她不该来,她却还是为了救人来了,我才更钦佩她。”她的每一面,都让他欣喜与着迷。
      
      从初见那日看到那个孤傲的背影之后,听着她那悦耳的梵音之后,她已经在他心头扎根了。
      
      卓平安托人将马送回了江家,他思索了很久,最终,想到了一个接近江清月的办法。
      
      第二日,永阳公主宣召江家大小姐,二小姐入宫伴读。
      
      这旨意下来,沈玉秋蒙了。
      
      永阳公主不过十四岁,自家女儿一个十七,一个已经十六了,一直以来公主的伴读,都该是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啊。
      
      可如今…
      
      对两个女儿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一辆豪华的马车带着江家的两姐妹,进了宫。
      
      马车里,江明月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妹妹,却见她不负往日的跳脱与活泼,只是拿着一本佛经,仔细的看着,似乎要看出一朵花来。
      
      “清月,你最近似乎很奇怪。”昨天回府的时候,她有心想与妹妹攀谈,可妹妹却早早睡下了。
      
      今日,还是这段日子以来,唯一一次,姐妹俩独处。
      
      江清月微微抬眸,便与姐姐绝色的容颜对上,此刻,她的心境已经平复了很多:“那次做了噩梦,又受了佛理的熏陶,心中有所顿悟罢了。”
      
      “佛理?我看不是佛理,而是有些人吧!到现在,还要瞒着你姐姐我吗?”江明月笑的暧昧,意有所指。
      
      江清月不怒反笑:“姐姐还是先考虑你自己吧!你有了意中人,妹妹我祝你们琴瑟和谐。至于妹妹我,我还小,没到适婚年龄,所以姐姐无需为我操心了。”
      
      这…
      
      没想到,江清月这么直白的就说明了一切。
      
      “可我看九皇子对你…”
      
      “他对我如何是他的事,与我无关,也与姐姐您无关。姐姐有时间不如多想想,赵珮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如今他征战在外,你如今喜欢上了十皇子,要如何同他讲。”
      
      江明月瞬间支支吾吾了起来:“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的确是什么都没有,可是,前世,她可是收了赵珮的一枚贴身玉佩。
      
      赵珮回京的时候,正是她们姐妹闹的最凶的时候。
      
      那时候京城还有传言,姐姐对卓崇安爱而不得在千秋节上吐了血,还是被赵珮给抱着离开的呢。
      
      这一切,当真一个乱字了得。
      
      希望,这一切与她再没什么牵扯。
      
      “姐姐如何,是姐姐的事,妹妹不会逾越不会泄密。只希望姐姐一切好好的,免得父母操心。”一字一句,说的江明月浑身不自在。
      
      怎么妹妹一副说教的样子,好像她才是姐姐呢!
      
      “总之,我和赵珮之间,没有那种关系,我喜欢的,自始至终,只有卓崇安一个!”铿锵有力的回答,已经再不会让江清月心中波动。
      
      “那就祝姐姐如愿以偿了。”江清月再次看起了那卷佛经。
      
      喜欢吧,轰轰烈烈的爱吧,只是你们的爱,再也与我无关!
      
      很快,马车到了宫门口,换成了两顶软轿。
      
      江清月收了佛经,在轿中,正襟危坐。
      
      又过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两人来到了永阳公主所在的含露殿。
      
      这位永阳公主,是卓崇安的嫡亲妹妹,是整个皇室最受宠的公主,可谓是皇帝的掌上明珠。
      
      性格颇有些娇蛮,所以两姐妹踏入殿中,都抱着十二万分的小心。
      
      正要踏进殿里呢,忽然间,一个带着热粥的瓷碗被扔了出来。
      
      堪堪在两人脚下,落地开花。
      
      瞬间,江明月惊呼一声,后退了几步,眼中满是惊诧。
      
      江清月见此没有再千金,而是退后一步,屈膝行礼:“臣女江清月拜见永阳公主。”
      
      江明月也跟着跪地拜见:“臣女江明月拜见永阳公主。”
      
      屋中没有回应,江清月道:“臣女刚刚路过御花园,见到外面的花开的正灿烂,不知道是否有荣幸,陪公主殿下,赏一赏御花园中的百花?”
      
      还是无人应答。
      
      江明月拉了拉江清月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江清月前世与永阳公主还是有些交情的,那是因为江清月会研制一些胭脂与水粉,永阳公主虽然是天之骄女,因为早产,所以自小容色有些苍白,所以总是要加以矫饰。
      
      “芍药妍丽,妖娆妩媚,辅以白芙蓉,制作一些口脂的话,一定会更衬托出公主的瑰姿艳逸。”永阳公主最喜欢的颜色,便是粉色。
      
      她的玉璧,绢花,皆是此颜色。
      
      正说着话,门中跑出来一个清丽消瘦的穿着月季襦裙的少女。
      
      “芍药的颜色可以做口脂,你还没见过本公主,又怎么会知道这颜色适合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大家要多多给落落建议,这样落落才知道自己写的怎么样,么么哒!



    非亲(gl)
    即将完结的姐妹百合文~



    女配么么哒,别虐我[系统]
    18年准备开的新坑~



    小妾就是不斗妻(gl)
    我的汉代半架空百合文~



    玉树琼花盛冰雪(gl)
    冰雪若彩篇~



    若莹花开(gl)
    我的另一篇原创百合,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