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乖[姐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夜晚,凉风阵阵。
      
      郝晓静从协和医院走出来已经七点多了,肚子饿,却全然没胃口。她以为中午那个电话是现在常见的骗子电话,哪知道挂了后,那个号码还是一而再打进来,十分顽强。接听后,电话那头告知姜明轩出车祸了,现在协和医院。
      
      出车祸了关我什么事……郝晓静原本以为自己定是这心态。但最后,她真的没法解释为什么,还是请了假,从西餐厅直奔医院。
      
      才刚上班两天就请假,她真是不用混了。
      
      去到医院,姜明轩正在急救室,他的同学杨帆已帮他办好手续,严梦岚泪眼汪汪地坐在那垂泪。
      
      “你是明轩的姐姐吧。”杨帆远远就看到郝晓静,待她走近,礼貌地站起来打招呼,“我叫杨帆,是明轩的大学同学。”
      
      “你怎么知道我是?”听到姐姐这个称呼,郝晓静微微眉头一皱。
      
      杨帆笑了笑,:“看过你跟明轩的合照……”
      
      “他伤的怎样?有没骨折休克大出血之类的。”
      
      “没那么严重,就有点点脑震荡,还有磨破了点皮。医生要求住院,我已经给他办理好住院手续了。”
      
      虽然不想去承认,但听到杨帆这句话,郝晓静狂躁的心还是平复了一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父母车祸身亡留给她的阴影真的很大。
      
      郝晓静目光一转,看向一直在掉眼泪的严梦岚,问:“那个也是你们的同学?”
      
      “嗯,同一届的校友。”
      
      “安慰一下人家吧。”这么哭法,看的人烦躁。
      
      杨帆面露尬色,他一直在安慰啊,奈何没用。
      
      郝晓静挑了张稍远的椅子坐下,满脸严肃问道:“你们今天干什么了?为什么无端端会出车祸?三人贪玩开飞车了?”
      
      郝晓静认为,肯定是这三个年轻人贪玩,开飞车,结果出事了。年轻人嘛,谁没个热血沸腾的时候?加上还有这么个美女在旁,冲动起来就猛踩油门了!想到这,郝晓静就怒的咬牙切齿。开飞车害人害己,交通局真应该出个规定,把没按规定时速开车的人抓起来教育十天半个月。
      
      “是……”
      
      “认错倒还算干脆,既然知道开飞车是不对的,为什么还要干?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血气方刚,可是,你们就算不尊重自己的生命好歹也尊重下别人的生命吧。”郝晓静根本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
      
      杨帆原本想说:是这么回事……想解释事情的缘由给她听的,可郝晓静才听了一个字便只以为是的训起来。心里不禁暗恼,姜明轩这姐姐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实则是个辣妹子啊。小轩原来喜欢这种口味,那这样看来,严梦岚还真不是他那杯茶。想到这,杨帆又变得有点暗暗窃喜。
      
      郝晓静训完杨帆,急救室的灯就灭了,姜明轩躺着被护士推着出来。
      
      郝晓静看到他那模样还是狠狠被吓了跳。这是刚才杨帆说的磨破了点皮的症状吗?戴上了颈箍,额头、手上脚上缠上了厚厚的纱布。这现状看起来有点吓人啊!
      
      看到郝晓静,姜明轩眼神顿时亮了,哑这声音开口:“今天不忙吗?”
      
      “忙,可是你的同学夺命连环CALL,我要是不来估计电话就要爆了。”郝晓静嘴上虽恶毒,眼睛却担忧地在他身上来回扫描,想确认下那些绑着纱布的地方是骨折了还只是破皮了。
      
      “明轩,你残了吗?”杨帆也被他这阵势吓到了,送他来医院的时候,手脚明明没严重到这地步,最严重的手臂处他也认为撑死缝两针就可以解决。可为什么,受伤的人推进去,搞得残废出来了?医院真是不可思议的地方!
      
      “你丫才残了!”姜明轩原本就恼火护士把他包扎成这样,憋了一肚子火,可对着郝晓静他就是没办法发火,杨帆这次只能怪自己往枪口上撞了!
      
      “中气十足,至少无性命之忧,会不会傻掉就不知道了!”杨帆不怕死地继续挑战姜明轩,还冲他坏坏地挤眼睛。
      
      想到他出车祸半昏迷之时不断喊‘晓静晓静’的样子,杨帆就忍不住想调侃他。都怪当下自己也被吓到了,只顾着赶忙送他去医院。后悔啊,当时就应该全程用手机录音的,以后好损损他。
      
      尽管姜明轩一再强调自己没事,但仍旧屈服在众人(朋友+医生)的淫威之下住院了。被安排在22号房的2号床。
      
      “222,哈哈,姜明轩,你这二货。”杨帆看到这床位,几乎如条件反射般开损。
      
      医生简单地跟家属交代了下伤势,除了轻微脑震荡外,右手手臂有微微碎骨折,半个月内部能用力,其他的基本是无碍的小伤。
      
      医生跟护士离开后,郝晓静双手交叉置于胸前,脸色说多难看又多难看,冲着姜明轩冷冷问道:“难道你不需要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对不起。”孥嘴状挣扎了半响,姜明轩终究只是吐出了这几个字。
      
      对不起这三个字就像是以顿油浇在小火苗上,郝晓静心中的那股无名火哗一声串破脑壳,情绪高昂的开始了训斥之路……
      
      她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那么大火,也许是因为父母是因车祸而去世的,心中的阴影还在吧。可是,她不是应该不在乎姜明轩的生死了吗?郝晓静自己也搞不懂了,仿佛灵魂出窍般,灵魂在旁边无助地看着躯体在做一些明明不是自己想做的事。
      
      “2号床的家属,留下一个人照顾就可以,其他人请明天再来吧。”护士来催促了,郝晓静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了。
      
      杨帆与严梦岚两个一直都不敢吭声,着实是被郝晓静这阵势给吓到了。特别是杨帆,偶尔还听姜明轩夸过几次他这个姐姐,聪慧、温柔什么的,哎,果然情人眼睛都是沙。
      
      听到护士的话,赶忙过来圆场,“今晚就我留在这照顾明轩,你们两个女孩都回去吧。”
      
      郝晓静深吸口气,望了姜明轩一眼,终究没再说什么就走出了病房。出了电梯,来到医院那个小花园,郝晓静顿觉四肢无力,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恰逢这时,郭君昊来电话了。
      
      “晓静,你弟弟没事吧。”郭君昊语气满是担心。
      
      “没什么大事,就是受了点轻伤。”
      
      “晓静,你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你还好吧。”
      
      听到这句话,郝晓静鼻子一酸,莫名觉得想哭,唯有用力忍着,深吸了口气,道:“没事,可能还没吃晚饭的缘故吧。”
      
      “要不你多请几天假吧,我会跟老板说的。你就专心照顾弟弟。”郭君昊听出她说话带了点鼻音,料想她肯定是想哭了,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唯有笨拙地说了这番话。
      
      “我才来上班没几天就连着请假不好吧。”
      
      “没事,最近也不忙,我会帮你应付着的。”
      
      与郭君昊聊了几分钟后,郝晓静内心的凄凉感似乎好了点,挂了电话便接着往医院门口走。出了医院门口不到十米,还没好好感受这凉风阵阵,便听到有人在背后喊她名字,转过身一看,是方才在医院一直默默垂泪不出声的严梦岚。
      
      “郝晓静。”严梦岚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与她柔弱的外表一点都不符,“明轩真心拿你当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待他?”
      
      话里浓浓的酸味,郝晓静不由得嗤笑了声。
      
      见她只笑不说话,严梦岚有种被鄙视的感觉,双手不由得握紧拳头,道:“为什么要这样待明轩?”
      
      “我怎样对待姜明轩是我的事,你管的着吗?”
      
      “你……”严梦岚脸气的通红,“你把明轩当什么了?他已经受了重伤,你还当着大家的面数落他。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也是有尊严的。”
      
      这姑娘是要打翻醋坛子呢,还是想拿醋坛子砸人啊。郝晓静收起笑脸,冷冷盯着她,半响才说道:“我就算不把姜明轩当人,也不关你的事。小姐,你真的是吃饱撑着管太多了。我爱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我喜欢怎么践踏他的尊严就怎么践踏,就算我把他当阿猫阿狗你又能如何?”
      
      “你……”严梦岚气的泪都流了出来,手指着郝晓静,‘你’了半天也说不出其他话。
      
      “我,我,,,我就不陪你站在这吹冷风了!”说完,郝晓静转身继续走向公交站。
      
      “郝晓静,你听着,我一定会从你手里把姜明轩拯救出来的。”严梦岚朝着她背影大喊。
      
      拯救?郝晓静嗤笑,这好像是绿茶经常有的自以为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