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乖[姐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住了几天院,姜明轩的烧终于彻底退了,伤口也开始愈合,可以出院了。接姜明轩回来后,郝晓静提出要搬出去。
      
      “我不同意。”姜明轩以为这两日他们关系缓和了不少,应该可以继续同住一屋檐下。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而是告诉你。”
      
      这两日姜明轩住院,肖佳思见她总是愁眉苦脸,以为她是因为弟弟住院,经济出了问题,很大方地说可以借钱给她。她想了想,决定厚着脸皮跟肖佳思借钱,待发工资后再还给她。
      
      这周末她可以去看看房子,一切顺利的话,不用几天就可以搬出去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能和平相处了,为什么要非搬出去住不可?”姜明轩拉住她,额头青筋剧烈跳动着。
      
      郝晓静看着他,表情淡淡的,既没生气也没冷漠,就只是淡淡的平静,淡淡的漠然。
      
      “做错事的是我爸跟你妈,我不想再恨你,可也不想再跟你有其他瓜葛。我就想搬出去,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姜明轩心中那股无语言表的无力感再次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最后只能妥协道:“你别搬走,我回学校住。”
      
      如果真的是他太心急了,没关系,他可以让步,他可以慢慢来,只要郝晓静还在。
      
      “这是你的房子……”郝晓静叫住准备回房间的姜明轩。
      
      “你就一定要把我往死路里逼吗?”姜明轩没回头看她,不想让她看到此刻自己眼中的绝望。
      
      “我……我不能在这住。”郝晓静忽然觉得好难过,现在对于她来说,生活就像是一个死结,她被勒的紧紧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还能怎样?你就在这住行不行?不要让我这么担心你。”姜明轩扔下这句话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姜明轩就开始乒乒乓乓收拾行李。郝晓静去上班前偷偷看了几眼,已经打包好衣服了,也许晚上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吧。因为想着这个,郝晓静整个早上工作都心不在焉。
      
      中午下班的时候,肖佳思拉住郝晓静,笑眯眯说:“对面新开了家寿司店,开业五折优惠,我请你吃。”
      
      不容她拒绝,肖佳思拉起她就走。郝晓静这几天脸色都不怎么好,应该是为弟弟住院的事太过操心。作为好朋友加好同事的她,决定请她好好吃一顿。
      
      新店开张,五折优惠,果然人山人海。
      肖佳思与郝晓静幸亏去的早,不然也要排队等位了。但因为客人太多,所以即使有位,点的食物都上的比平时慢。
      
      “晚上郭君昊请唱K,你去吗?”肖佳思边吃鱼生边试探性问郝晓静。
      
      见她有些犹豫,肖佳思抓紧哀求道:“去嘛,去嘛,你不去我多没意思啊。”
      
      郝晓静笑了,“你这个号称公司最好人缘的员工,跟同事去玩会没意思吗?”
      
      肖佳思连连点头,苦着张脸,“可我唯独跟你那位学长熟不起来。”
      
      “行,舍命陪君子,一定帮你扑倒我那位慢热的学长。”郝晓静也想借此冲淡下心里的郁闷。
      
      “真的?”得到郝晓静的允诺,肖佳思开心地笑起来。
      
      看到肖佳思笑的那么开心,郝晓静好生羡慕。她总是那么乐观,一点点小事都能开心地飞起来。
      
      “你们点的东西都上齐了,请慢用。”服务员端上最后一份一拼盘寿司,微笑说道。
      
      整个午饭时间,郝晓静有好几次都想拿起电话打给姜明轩,想问他搬走了没。但一想到这样只会更加纠缠不清,便又忍住了。
      
      想想真是搞笑,当初就是为了让他从学校搬出来住气张玉华才答应住那的。现在为了让自己继续在那住他搬又回学校去。
      
      —
      下班的时间,信和事务所办公室一片欢声笑语。
      
      “喔~今晚郭师请客,大家千万别客气。”有人欢呼。
      
      “真是太可惜了,今晚我老婆生日,大家就替我努力吃努力玩。”也有人惋惜。
      
      “走了走了,周五的晚上可以好好放松一下,真好。”
      “不醉无归,今晚大家都要尽兴哈。”
      ……
      欢呼声起此彼伏,看的出对于今晚的聚会,大家都很兴奋。
      
      郝晓静一行十多人先去预定的饭店吃了顿,紧接着又去了KTV唱歌。
      
      肖佳思吼完一曲后来到郝晓静身边,推了她一下,“你怎么不点歌啊?你喜欢唱什么歌?我帮你点。”
      
      郝晓静看着玩疯了的众人,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只是坐在着吃花生喝可乐,好像显得不是很合群。
      
      “我真的不会唱。”郝晓静不好意思说道。
      
      “哎呀,怎么会有不会唱歌的人呢?”肖佳思像看古人那样盯着郝晓静,“你也太特别了吧,是古代穿越来的吗?”
      
      滴滴滴滴……
      郝晓静的电话响了,是姜明轩打来的。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郝晓静拿起电话出了包房。
      
      “喂,郝晓静,你还没回家吗?”一接电话,姜明轩劈头就问。
      
      “嗯,今晚同事聚餐,在外面玩呢。”
      
      “你不会喝酒了吧。”听到她说同事聚餐,姜明轩担心她放纵过度。
      
      “你忘了?我都不喝酒的。”
      
      “虽然是同事聚餐,也别太晚回去。”姜明轩叮嘱了几句才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郝晓静都没察觉自己咧嘴苦笑了下。姜明轩的关心,怎么开始不觉得烦了?
      
      去洗手间洗了个手回到包房的时候,大伙竟然没在玩,而是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转。
      
      “姜总,您好,我是XXX。”
      “姜总,您好,我是YYY。”
      ……
      大家似乎都在争先恐后介绍自己,郝晓静有点搞不清状况,小心翼翼走向肖佳思。
      
      “这人是谁啊?”郝晓静低声问。
      “我们信和最大客户K公司的老总,姜兴昌。”肖思佳一脸诧异,她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K公司可是很有名的呀。
      
      哦,原来是K公司的老总,难怪大家都围着应酬讨好。
      
      “你怎么不过去打个招呼?”郝晓静问。
      
      肖佳思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就不去凑那热闹了。”
      
      郝晓静与肖佳思没心去凑那个热闹,郭君昊却热心地为他们介绍起来。
      
      “姜总,这两位是我们公司今年新招纳的两位新员工,肖佳思,郝晓静。”
      
      “姜总,您好。”
      “姜总,您好!”
      肖佳思与郝晓静只能礼貌地打招呼。
      
      在介绍到郝晓静的时候,姜兴昌意味深长地看了两眼,笑着点点头。
      
      “你们继续玩吧,我请,想喝什么不要客气。”临走前姜兴昌说道。
      
      “姜总,这怎么行,绝对不可以,说好了是我请的。”郭君昊赶忙阻止。
      
      “小郭,今天就卖个面子给我吧。”姜兴昌笑道。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郭君昊只能表以感谢。
      
      十一点半,郝晓静告别玩的还很High的同事,想先回家。郭君昊想要送她,被拒绝了。理由是她家离这很近,而且他是发起人,不能先行离场。
      
      回到小区,郝晓静看向自己那栋楼23层的方向,灯果然没亮。
      姜明轩真搬走了……
      
      回到家,一打开门,静悄悄的。没再像以前一样,姜明轩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等她。
      
      郝晓静说不清此时心里的感觉是失落还是难过,灯也没开,失魂落魄地走到沙发旁,累的她整个人直往下倒。
      
      “啊……谁?”触碰到有温度的□□,郝晓静吓的尖叫,立刻弹起。刚刚好像坐在了人的身体上?
      
      “是我。”姜明轩本来是躺在这等她的,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这下被她整个人压了下,伤口隐隐犯疼。
      
      “姜明轩?”郝晓静声音里带了一丝惊喜,他还没搬走吗?
      
      姜明轩打开墙边的小台灯,痛苦地捂住那受伤的手。
      
      “怎么了?刚才弄到了?”郝晓静担心地问。
      
      “好像又出血了。”姜明轩老实说道。
      
      郝晓静听到出血了,赶忙拿过药箱,细心替他检查起来。幸好,伤口还没完全裂开。
      
      “你以后一定要小心点,这伤口老是反复裂开,小心废了这只手。”既然已经开了纱布,郝晓静干脆替他换了药。
      
      “今晚聚会还开心吗?”
      
      “嗯,还行吧,大伙玩的很开心。”郝晓静专心地帮他包扎着伤口,装作漫不经心问道:“早上不是看你在收拾行李吗,怎么没走。”
      
      “哦……”姜明轩眼神闪烁,不敢看郝晓静,“本来想走的,伤口好像有点疼。”
      
      “哦。”郝晓静没再说什么,默默把药箱放回原位。
      
      唉,她总不能把受伤的人赶出他自己的家吧,郝晓静心里的底线开始倒退。
      
      听不出她这个‘哦’到底是什么意思,姜明轩故作轻松语气试探问:“那我伤口没好之前,继续住这喽?”
      
      郝晓静没回答,默默进了自己房间。
      
      噢耶,姜明轩兴奋地跳了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