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后我成了国民女神[穿书]

作者:云浅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脸

      
      还没等他走近一点,就能够听到赵雪气急败坏的声音。
      
      大概是因为被云秋水这样子回应弄得有些窝火,赵雪说话的时候,声音尖锐的刺耳,感觉就像是泼妇骂街。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看你就是被揭露了小心思气急败坏才拿我来说事,你真的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思想龌龊吗?”
      
      赵雪说着话,身后面两个男人看着云秋水的目光就带上了一点不友好。
      
      哪怕云秋水长得好,在面对自己前途的事情也算不了什么东西了。他们会选择什么也不算是很难回答的问题。
      
      一般人看见两个壮汉凶起来,最起码都会感到一点害怕,但是云秋水的表现太过平静,甚至双手抱胸站在那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到底是谁思想龌龊了自己心里面有数。我再怎么样也是行得正坐得端,倒是你就不一定了。怎么着,自己心里面没有数的话,不如把这件事情放到网上让别人来做一个评判?”
      
      赵雪做的这种事情自己心里面觉得没有问题,但是让别人来评价的话是个怎么样的看法就不受她控制了。
      
      “我特别不喜欢那种不知感恩自私自利的人,再怎么说,这里也算是把你给养大了的地方,只是谁都没想到养出来这么一个白眼狼。就算是要商量村子里面做什么事情有什么项目,也轮不着你在这个时候巴巴地跑上门来想要先人一步抢功劳,难不成你们公司文化就是我想做什么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哪怕不择手段也不是问题?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我倒是要问一下陆沧溟家里面是怎么管教他的了。”
      
      这样子的回击,无比有力。
      
      “你算什么东西就在这边插话,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情。”赵雪犟着脖子,不肯认输,“你不就是一个出卖自己讨好别人的玩意儿,你知道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人就没有资格在这个地方叽叽歪歪自以为是主持公道,这是我跟村长之间的事情,识相的话就赶紧给我滚蛋,不然的话,你觉得要是让老板知道你想坏他的事,他还会让你好过吗?”
      
      最后一句就是在威胁起来了。
      
      陆沧溟隐隐约约从云秋水并不算高的声音当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心生疑惑,走了进来,开头就问了一声。
      
      “怎么回事。”
      
      这下子,倒是让别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赵雪他们对于陆沧溟长什么样子自然是熟记于心,等她刚看清楚陆沧溟的模样的事情,本来的嚣张气焰就跟遇到了冰水一样,直接被浇灭了。
      
      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陆……陆总……您怎么来了。”在陆沧溟面前,赵雪自然不敢摆什么脸色,勉强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她怎么也想不到陆沧溟这个时候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再一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她就想反手抽自己一个耳光。
      
      她只是听别人说陆沧溟很重视这个项目,正好这个项目建设的地方就在她从小长到大待的村子里面,想着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先下手为强,结果谁想得到陆沧溟已经重视到这个程度,自己都亲自过来了。
      
      云秋水看着面前一秒钟认怂的赵雪,眉梢微挑。
      
      她可不是什么大圣母,赵雪现在认怂了可不代表她就当之前的事情不存在了。
      
      该告状的时候就得告。
      
      “这位据说是你员工的人可是架子不小。”云秋水目光看向陆沧溟,“大老远的跑回来就为了对身为同村长辈的村长大吼大叫威逼利诱让人家把地给腾出来给你们用,怎么着,你们公司已经落到这种不讲道理的程度了?”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这背后有几个意思就格外的耐人寻味了。
      
      陆沧溟没想到从云秋水口中听到这么个事情,看向前面的赵雪,神色当中明显的不悦。
      
      只是陆家家大业大,下面的公司本来就不少了,更不用说每个公司里面的员工了。
      
      大部分人陆沧溟也从来没有见过面,更不要说认识了。
      
      所以云秋水说完这话之后,陆沧溟盯着赵雪看,却也不知道她是谁。
      
      但是这件事情毕竟是顶着他陆沧溟的名字来做的,该有的姿态还是应该摆出来。
      
      陆沧溟转过身,态度倒是很好的跟村长解释。
      
      “抱歉,这件事情我事先不知情,没有管理好员工确实是我的问题,还请您原谅。”
      
      两相对比起来,倒显得刚才赵雪的态度格外的过分了。
      
      村长倒是对陆沧溟这样子的态度挺有好感的,而且实际上到底怎么回事,刚才云秋水说话的时候村长心里面就已经有数了。
      
      他对于陆沧溟也没有什么生气的,但是要说,也是对赵雪失望透顶。
      
      本来是村里面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生,是村里面的荣光,走到哪里都能被乡亲们夸上两句,而且邻里之间的关系都算不错,对待她也自认没有亏欠良心。
      
      只是赵雪做的事情,确实让他觉得失望了。
      
      “这不怪你……”村长连连摆手,这个时候已经不愿意看赵雪一眼了,“要怪只能怪我们村里人没把孩子教育好,养大了这么个东西。”
      
      双重打击下来,赵雪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了。
      
      只是就算是这个样子,她也不敢多说一个不字。
      
      陆沧溟跟村长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转身回来,看着一脸苍白摇摇欲坠的赵雪,直接开口就问,“你在哪个公司里面,叫什么。”
      
      “我……”陆沧溟这话一说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赵雪不是刚进社会的傻白甜自然不可能知道,预想到自己可能有的结果之后,开口都变得格外的艰难起来。
      
      对着陆沧溟说出这些东西的后果是什么,她不会不知道,但是如果不说出来,她也不会天真的觉得陆沧溟就没有办法知道了。
      
      “我……我是开源里面的,我叫赵雪……陆总我错了,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做的不对了,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云秋水站在一旁看着赵雪现在狼狈的样子,神情冷漠。
      
      对于陆沧溟公司里面的事务处理来说,云秋水就是一个外人,她自然不会干涉陆沧溟处理自家公司里面的员工。
      
      陆沧溟听到赵雪的求饶,却也没有因为这个就网开一面:“我相信进公司的第一天,关于公司的规章制度行事准则你应该都看过了,看过之后还做出这种事情在我看来就是明知故犯,该怎么做,按照公司规章制度来。”
      
      一句话,就决定了赵雪这份工作的结局。
      
      说完这件事情之后,陆沧溟最后才把目光放在了云秋水的身上,问出了自己刚才最先想到的问题。
      
      “你怎么在这里。”
      
      这一句,倒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回去的路上听到这边吵架就过来看了下,谁想得到还能碰上这种好戏。”云秋水也不遮掩,“说句实话,你的手下该管教的管教一下,别拿着鸡毛当令箭在那里显摆,也不要大着脸替你自恋觉得全世界的人不管是谁都想跟你发生点什么关系有什么纠葛,最起码,别把我给扯进去。”
      
      她又不是闲着没事干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也不是年纪大了渴望少女心萌动甜甜的爱情故事,陆沧溟一个黑粉头子的tag黑的发亮的男人,她是疯了才会想着发生点什么。
      
      没有围观全程的陆沧溟听完云秋水说的这话之后不明所以,再多的疑惑也都全化作了说不出的一串问号。
      
      陆沧溟:“???”
      
      话说完,云秋水看了看周围,感觉没有了什么事情,拍了拍手:“接下来应该没事了,我先走了。”
      
      说着,也不管其他人什么想法,自己迈开腿,不紧不慢的走了。
      
      等她走了之后,赵雪三个人待在这里也觉得尴尬,而且陆沧溟这个时候刚刚知道他们做出来的那些好事情,自然心情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们继续待下来,说不准会更惨。
      
      有了这样子的想法之后,三个人连招呼都不敢打,灰溜溜地上了车之后,开着车就赶紧跑了。
      
      ……
      
      云秋水回去之后,许安安刚刚洗完,她拿起放在一边的换洗衣服就去简单的洗了一个澡。
      
      洗完之后,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就连刚才的事情也被她抛到了脑后。
      
      洗完澡之后,两个人结伴,一块回去了。
      
      现在她们几个嘉宾不需要参与到做饭这一环节当中,所以他们就只需要坐在那里,等着饭菜上桌吃东西就好了。
      
      因为是客人,所以他们六个人坐在同一张圆桌面前,其他的工作人员也占了一两桌。
      
      离饭菜上桌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他们没事也是没事,随便找了个话题,就开始漫无目的的交流了起来。
      
      大概是之前聊过一次天没有那么陌生了,几个人这个时候说话相比之前那一次就自然了不少,甚至已经开始说到了自己的一些私人生活方面的事情。
      
      话正说着,云秋水目光随意略动,就看见陆沧溟和白城两个人走了过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众所周知,人类的本质之一--“真香”
    云秋水:我就是单身一辈子,不结婚,不找对象,也绝对不会跟陆沧溟有什么关系!
    黑粉头子: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