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偏要撩

作者:烤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高冷一时爽

      温燃晚饭没吃,火速搬离了沈砚家。
      沈砚有未婚妻,她不能再在沈砚家住下去。
      
      平时她天不怕地不怕,对方有未婚妻的这个底线,坚决不能碰。
      但是,真的意不平,心不甘。
      
      温燃回去的路上,心不平气不顺地打电话给石磊,“石头,帮我查查,沈砚的未婚妻是谁。”
      石磊惊到了,“沈总不是没有女朋友,怎么又冒出来一个未婚妻?”
      温燃也想问这个问题呢,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未婚妻,“查吧,尽快告诉我。”
      
      温燃心里难受,憋屈,去广场舞公园看了俩小时广场舞,觉得生活接地气了点,谁还没遇到过不公平的闹心事啊,大爷大妈们不都还乐呵呵的。
      宇宙那么大,谁都会老会死,婚姻里没爱情的人那么多,单身到老的也不少,没必要矫情,回家睡觉。
      
      翌日早起,温燃刷牙的时候,忽然眼前就闪过第一面时——沈砚隔着层热气缓缓掀眉看她的神情,热气半遮的五官神秘,浅眸中似有望不见底的漩涡。
      温燃长长地叹了口气,不甘心地打电话给石磊,“今天不去公司了,没心情。”
      石磊小心翼翼的,“今天有早会,温董也会出席。”
      “不去,”温燃交代,“就说我没钱去工地搬砖了。”
      
      温燃答应给商君衍要狗的,她打电话问有一群动物儿子的发小张哲恺,张哲恺那边全是汪汪声,“我在山海街呢,看到一只瘸腿狗,完了我又心疼了,想带回家,你过来不?我给你发位置。”
      “山海街哪儿啊?”温燃上车启动。
      张哲恺在一堆汪汪声里喊:“宠物领养中心!”
      
      张哲恺从小就爱狗,不玩车不玩表,就爱养动物,还自己买地弄了一个动物园,目标就是找一个同样喜欢养动物的女人结婚,一起当动物园园长,十分有梦有理想。
      温燃驱车到领养中心,张哲恺正用充满父爱的表情抱着一只通体白毛的小狗。
      
      “恺爸爸,”温燃天生怕狗,站在一米开外探头问,“它很听话么,给我吧?”
      “你怎么想起要狗了,给谁要的?”
      张哲恺也不知道温燃和商君衍的关系,温燃含糊着答,“朋友。”
      “这只不行,”张哲恺抬起白狗一条瘸腿说,“喏,瘸的。”
      温燃微微皱眉,“是天生瘸的,还是被人打瘸的啊?”
      “那就不知道了,”张哲恺指着桌上的登记本,“你自己看,哦对,上面品种也有,你自己翻,狗的照片也有,喜欢哪个你看。”
      
      不用直接接触狗,温燃喜欢这方式,懒洋洋坐到沙发上翻登记本。
      单看照片还都挺好看的,狗狗们眼神有点萌。
      翻着翻着,温燃突然看到一个很眼熟的连笔字签名,单看这签名,认不出到底是什么名字。
      但是她之前刚见过他的签字,轻而易举的认出来——沈砚。
      
      张哲恺看温燃盯着个签字发愣,抱着狗低头看过去,“沈砚啊,你认识?”
      温燃抬头反问:“沈砚啊,你认识?”
      张哲恺说着,“他总来送狗,流浪狗,走失宠物狗,我领养走的狗还有他送来的,人帅,心善,还低调。你怎么认识他的?我日,你怎么突然眼泪汪汪的?”
      
      温燃委屈。
      沈砚好温柔啊,但是这么温柔的沈砚有未婚妻。
      她在先来后到的时间上,错过了那么人帅心善还低调的沈砚。
      
      她怎么命这么不好啊。
      爹不疼娘不爱,两个月前谈的合同被钱戈雅抢,刚喜欢上的男人还有未婚妻。
      
      意难平,心情不好,憋屈。
      
      下午,温燃拎着狗笼子去商君衍家送狗,非常碰巧的撞上商君衍被家里逼着相亲。
      温燃想跑,被商君衍捉住带去餐厅。
      
      餐厅是本市人人都知道的高消费高身份的相亲单位,温燃被迫坐在包厢里等商君衍的相亲对象。
      她情绪都写在脸上,完全就是“我虽然是来陪你气走相亲对象的但是我现在心情不好什么都别问我我也什么都不想说我想哭但是我忍着”的表情。
      
      商君衍不耐烦地踹她,“你来扮演我女朋友的,不是哭丧的。”
      温燃抿嘴,“我难受,我失恋了。”
      
      商君衍挑眉,“沈砚正式拒绝你了?”
      温燃难受地趴在桌上,“他说他有未婚妻,我本来也没那么难受,但是今天去给你弄狗,看到他总捡流浪狗,还带它们洗澡打针,捐钱给领养中心。”
      温燃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我觉得我就像一只流浪狗,爹不亲娘不爱,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看对眼的主人,他比我想象中还温柔,结果我被这个主人给抛弃了,他家里有只漂亮的宠物狗。”
      
      商君衍沉默着打量温燃,她今天穿的仍然是一身红,但眼里的神采变淡了,可怜巴巴的满眼雾气,确实像只流浪狗。
      他叩了叩桌子,若有所思说:“所以,你喜欢狗贩子?”
      “……”
      
      商君衍相亲对象快到了,温燃起身出去,准备一会儿突然出现在商君衍包厢大骂他是渣男狗男人。
      转了一圈,温燃收到石磊的调查信息,“燃总,查到了,沈总真有未婚妻。”
      温燃顿时胸口像被金刚石给堵住了,金刚石周围还都是棱刺。
      
      温燃烦躁地输入“资料给我”,还未发送出去,石磊也在输入中,她突然听到旁边包厢传来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
      “韩叔,您喝茶。”
      
      沈砚?
      
      温燃下意识就是想凑近了看里面情况,恰逢这时有服务员开门上菜,她探头在门缝里看到了另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
      同时她手机响起来,她怔怔低头,手机上石磊说:“是您好朋友,韩经理……”
      
      温燃先是震惊的不知作何反应,接着心底升起巨大的愉悦,几乎是没再多待一秒,就立即推门进去。
      包厢里三人,沈砚,韩思桐,韩庞一起向温燃望过去。
      
      温燃心情激动的脸有点发红,她看看韩思桐,她穿淑女的连衣裙,唇边是标志性温柔如水的微笑,看到她进来后,韩思桐眼里瞬间升起求助的情绪。
      又看看沈砚,沈砚一件白衬衫,未系领带,领口扣子也未系,看起来就像家庭聚会的放松,自始至终眸光都淡淡,哪怕她进来,他也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继续倾身为韩叔倒茶。
      
      “燃燃,你怎么来了?”韩庞看了眼韩思桐,“你把燃燃叫来的?”
      温燃眯眼甜笑,“不是啊,叔,我自己来的。”
      
      温燃曾在韩家住过两年,韩庞了解温燃,怎么都觉得她是被韩思桐叫来捣乱的。
      温燃也确实是来捣乱的,她手握拳放在嘴边,拍着拳头说:“咳咳,试麦试麦。”
      
      沈砚倒完茶坐回原位,单手执杯,轻轻晃着徐徐升起的热气,在热气之间眼尾余光若有似无地看一身红裙的人。
      
      温燃眸光灿亮,颊边浅笑如花,“请问韩思桐,你愿意嫁给沈砚吗?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贵或贫穷,健康或……”
      韩思桐仰头看浑身都是自信的温燃,她像团火,勇敢,热情,永远都在直接表达她所有的情绪,沉了两秒,韩思桐第一次在父亲面前违背他,打断温燃说:“我不愿意。”
      
      “韩思桐!”韩庞立即喝道。
      “乖,”温燃揉了揉韩思桐脑袋,对韩庞笑眯眯的,“嘘,叔,我这边还没问完呢。”
      
      温燃转而看向沈砚,歪头笑,“请问沈砚,你愿意娶韩思桐为妻吗?无论是生是死,只爱她一人?”
      
      沈砚气息轻滞了两秒,而后别开脸望向别处。
      窗外鸟儿飞过,他侧眸看天。
      
      这不愿意的情绪也太明显了,温燃满意地拍了拍手,觉得自己简直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解救了两个互相没感情的人。
      随后,温燃委屈巴巴地说:“叔,沈砚本来都答应娶我了,您现在非让他娶思桐,这不是棒打鸳鸯吗?而且思桐也不喜欢沈砚,差一点就弄得我和思桐反目成仇了。”
      说着,温燃走到沈砚身后屈膝半蹲,下巴放到了沈砚的肩膀上歪头笑,“砚砚,你怎么没和我说是和思桐啊?”
      韩思桐和韩庞同时瞳孔瞪大。
      
      沈砚微微蹙眉,肩膀微微下压,想要远离温燃的靠近。
      温燃弯着眉眼笑开,一只手也搂上沈砚肩膀不让他躲,“哈喽,我回来了,惊喜吗?”
      
      “回来”的意思,大抵上是说回到他身边,继续缠着他。
      沈砚没什么惊喜的,情绪淡淡地喝茶。
      
      温燃看他那薄凉的模样,就知道他没有惊喜,但她还要表达一下她的情绪,低声在他耳边说悄悄话,“你已经拒绝过我两次了,一次说你有女朋友,一次说你有未婚妻,如果你现在拒绝我第三次,你和我说你有喜欢的人、心里有白月光之类的话,我转身就走。”
      接着温燃移开他耳边,以正常音量笑问,“砚砚,你现在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吗?”
      
      沈砚气息徐缓,抬眼与盈着笑意的温燃四目相对。
      时间在一点点流动消失。
      
      他此时若说出口,温燃会转身离开,他就需要娶韩思桐。
      沈砚收回目光,轻启双唇,配合微笑道:“惊喜。”
      
      温燃满意至极,搂着沈砚肩膀抬头看向韩庞,“叔,我听思桐说您家的事了,您以前照顾过我,我肯定也是以您为先。我动用我所有关系,帮您解决这事儿行吗?您也知道我和钱戈雅闹得僵,但如果我以主动离开温城集团为条件,钱戈雅和她妈肯定开心,能劝我爸帮您。叔,我真喜欢沈砚,不想和他分手。”
      
      温燃这席话弄得韩庞都说不出什么了,韩庞只能把这事儿推出去,“思桐,你怎么没说燃燃和沈砚在谈恋爱啊,弄得爸里外不是人。”
      韩思桐的心情已经好起来,无所谓她爸把事往她身上推,笑着不说话。
      
      温燃搂着沈砚始终没松手,歪头笑说:“叔,我和商君衍关系也很好,我爸如果不帮忙的话,商君衍也能帮您,您放心。”
      
      沈砚微微侧眸看她,本是想探究地看她眼睛,为什么她屡次提到和商君衍关系好。
      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到她笑着的红唇上。
      
      “看什么?看我美吗?”温燃笑靥如花,歪头对他笑,目光落到他微抿的唇上两秒,她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绝世好时机”的声音。
      她轻笑着,飞快靠近他,“啵”的一声亲到他唇上。
      
      沈砚眼角一颤,他没什么颜色的嘴唇,瞬间被温燃的唇色,染上了一抹红。
      韩思桐和韩庞已经宕机。
      
      温燃笑着的双唇移到沈砚耳边,甜音小声说:“是我初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她偏要撩》,十分点题了!!!
    追妻火葬场什么的很快的,十几章燃燃就转身超几把潇洒地走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