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神明恋爱日记

作者:酒棠岁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10

      “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帮助,赤……”我努力回忆着自己刚才听见的模糊的姓氏发音,却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赤司。”他开口,舌头轻抵上颚,唇齿一张一合:“赤司征十郎。”
      
      我连忙回答道:“哦,赤司君,刚才真是多谢您了。”说着,双手合十置于膝前,有礼地向他鞠了一躬。
      
      他的表情仍是十分淡漠,只是垂目简简单单地说道:“举手之劳。”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我原本就对自己突然的昏倒感到十分疑惑,加之惊醒后我对梦中发生的一切竟都失去了记忆,可以说面前的这位少年是当时唯一的目击者,所以我更想要从他这里获得更多的消息。
      
      “请等一下。”我鼓起勇气出声挽留,并绕到身前拦下了对方。
      
      赤司大约比我高出半个头,我需要稍微抬一下头才能刚好和他的视线对上,在背光处看那双赤金的异色眼眸则显得更有压迫力。
      
      “嗯?”他从鼻腔内发出一个单一、表达疑惑的音节。
      
      “抱歉,赤司君可以跟我描述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吗?因为我很少会毫无预兆地突然晕倒,所以想要弄清楚原因,拜托了。”
      
      他的眉毛弯了弯,周身的气势有一瞬间地收敛,整个人突然柔和下来:“发饰……要掉下来了。”说着,他伸出手凑至我耳边轻轻一推,我就感觉到某一柄摇摇欲坠的花簪重新回到了它应该在的位置。
      
      从这个角度,他仿佛透过我看见了什么熟悉的人。
      
      “多谢。”我扶着头发小小的后退了一步,脸色微红,因为两人之间过于靠近的距离。
      
      他见状又重新恢复到了那种生人勿进的气场中,连方才金色瞳孔中偶然跳跃的一抹温暖红光都仿佛错觉一般。
      
      “失礼了。”他颔首这样说道,然后回想了一下事件发生时的细节,把一切向我娓娓道来:“当时风很大,我正在思考关于祈福点灯一事,突然身边传来了重物坠地的声音。
      
      侧头看去,你倒在了地上,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但是身上并没有外伤,因为表情非常平静,也不存在因疼痛而抽搐、痉挛的情况,就是非常奇怪地昏倒在地。
      
      我将你扶到社务所休息,原本的想法是尽快拨打医院急救电话,但是松鹤先生阻止了我。
      
      他说……你很快就会苏醒,出于对春日大社现任净阶神官的尊重,我听从了他的话。”
      
      “这就是事情的完整经过。请问,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虽然对方的语气十分平静,也无法判断他是否因此心生不满,但我仍是有些慌乱,大概还是因为直面他所带来的压迫力太强大了吧。
      
      “抱歉,耽误了赤司君不少时间。”我侧身让出了道路:“真的非常感谢您,我叫鹿岛砂糖。”
      
      他只轻轻巧巧回答了一个“好”字,随后一挥衣袖,在我面前淡然地离开。
      
      我仍愣在原地,原因无他,那句“他说你很快就会苏醒”实在有些可疑,我不禁想到:难道如今的神官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
      
      还是……巧合?
      
      这时,小手袋里传来的震动拉回了我的注意,我掏出手机一看,上面竟然有数十通未接电话,现在是第十一通,它们都来自于同一个名字——迹部景吾。
      
      我赶紧按下接通键:“喂。”
      
      “鹿岛砂糖,”电话那头水仙花小王子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焦急,他已经连名带姓称呼我了:“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努力安抚着他:“抱歉,我刚刚走累了,所以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了一会儿,没有注意到手机。”我并不想对他说出自己刚才晕倒的事情,因为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用,除了让潜台词听上去好像在责怪对方把身体虚弱的我一个人丢下以外。
      
      我同网球部的关系并不算好,宍户亮对我充满敌意,何必再让迹部陷入两难的抉择中呢?
      
      “你现在在哪?”
      我看了看周围的特征显著的建筑物:“好像在神社参道旁的社务所里。”
      
      “好,你等着,本大爷来找你。”
      
      在等待水仙花小王子的过程中,我一个人站在路边发呆,此时阳光晴朗,蔚蓝的天空一碧如洗,仿佛刚才的靡靡细雨都如同错觉一般。
      
      ……雨?
      
      我看着干燥、没有一点湿润痕迹的砖石地面,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参道之上仍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人们皆是谨慎小心地靠一边行走,将宽敞的道路中间空了下来。
      
      “鹿岛。”
      
      我抬起头,看见迹部从远处向我跑来。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一侧领口处印有纯黑色块,外加一件浅灰色的针织羊毛马甲。
      
      我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只有水仙花小王子一人,不由得有些奇怪:“忍足君他们呢?”
      
      “啊,他们已经回去了。”当谈及队友时,他脸上的笑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掩饰住的,我知道那是发自真心的喜悦。
      
      “不参拜春日大社了吗?”
      
      “东大寺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样的。向日和芥川想要吃自助烧烤,又听说奈良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店,所以忍足就带他们下山了。”迹部好笑地叹了一口气,看上去对二人的贪吃颇为头疼的样子。
      
      我对水仙花小王子口中的芥川慈郎有一点印象,因为网球训练场地外常年拥簇着众多手持甜品准备投喂他的女生,场面之壮观叫人一见便再也难以忘记。
      
      我忍不住“噗嗤”一笑,伸出手拉住迹部的袖子,轻轻晃了晃:“芥川君很可爱呢。不过今天是难得的休闲周末,还请部长大人原谅他一回吧。”
      
      【好感:55】
      
      水仙花小王子有点轻微的大男子主义,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严重缺点,当你和他的感情渐入佳境之时,他对于女孩子娇娇软软的小动作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顺着袖口,我悄悄地将自己的手滑进了他的手掌中,我能感觉到他身体一瞬间的僵硬,但是并没有甩开,于是我就理所当然地牵住他啦。
      
      “咳咳……”
      
      我低头看路,假装自己没有发现对方的不自在。
      
      “今天很抱歉……”他试着抓紧我的手,却犹豫着没有继续说下去,听得出来,迹部其实很不擅长道歉。
      
      我很快猜出了他的未尽之词,大概率是为队友宍户亮的失礼而道歉。但是作为部长的他其实很难把握其中的尺度。
      
      一方面是朝夕相对、可靠值得信赖的队友,另一方面是刚接触不久、就已谈婚论嫁的未婚妻。
      
      “没有关系的。”我主动开口。
      
      “我不想听见迹部君对我道歉,因为在这件事上你并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无论是喜欢还是讨厌一个人都是每个人自己的权力。
      
      不过,如果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解开宍户君对我的误会。”
      
      我指了指位于道路右前方的手水舍,朝水仙花小王子微微一笑:“我们去那里吧。”
      
      “……好。”他握紧了我的手,点了点头。
      
      在手水舍洁净自己是入殿参拜的前提之一,因为污秽会惹怒神明,导致心愿落空。
      
      步骤是先用长柄木勺舀水依次清洁自己的左、右手,然后左手掬一捧水漱口,接着再次清洁左手,最后一步把勺子立起来清洗勺柄。
      
      一共五步,每一步都要怀着虔诚而尊敬的态度严格执行。
      
      洗过手后,我和水仙花小王子两人来到拜殿,因为春日大社是奈良时代的掌权者藤原家族所建,所以神社内供奉着其家族守护神——乘鹿而来的武瓮槌命,一位象征着春日的神明。
      
      我从钱袋里拿出两枚五円硬币,递给迹部一枚,然后将手中的硬币扔进了钱箱。
      
      头戴高乌帽、身穿水蓝色狩衣的神官将手里的小棒槌递给了我,示意我敲击面前的铜钟。
      
      水仙花小王子同我一般弯腰鞠躬、合掌拍手,然后闭目祈愿。
      
      他会许什么愿呢?
      
      我望着大殿正中央供奉的面色威严的武瓮槌命神像,闭上了眼睛:无所不能的神明啊,请保佑您面前的信徒吧。
      
      离开时,我却被一位紫衣老者叫住,他含含糊糊的声线实在是太有特点,于是我立刻就回忆起了他——是和赤司君交谈的那位神官。
      
      净阶,似乎……是级别很高的存在。
      
      “唔,本神社的祈福灯可是很灵验的哦,这位小姐可想要点上一盏?”他眯着眼睛,花白而又稀疏的长眉毛顺着脸颊垂了下来,显得很风仙道骨。
      
      我有些好奇:“可以吗?”因为听说神社内部所供奉福灯的数额都是固定的,而且名额并不向大众开放。
      
      “自然是可以的。”他动了动嘴巴,吞吞吐吐,牙床上的牙齿几近掉光。
      
      我填写了相关的信息表,收好回执后将剩余的部分递给了对方。
      
      老者举高纸张,用眼睛凑近了看上面的字迹,看到某一行后他嘟囔了一声:“唔,不是鹿岛……是藤原啊。”
      
      我没怎么听清:“什么?”
      
      老人将纸张对折后收好:“那么鹿岛小姐,再见。”说完这句话后,老者便转身往回走,宽大的紫色狩衣被风鼓起,愈发显得他身材佝偻而又瘦小。
      
      但衣袍上大团以金线勾勒的重瓣菊花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赤司征十郎=Akashi Seijyuurou
    ps.赤司有一丢丢奇怪的属性,后续周目会具体说明,当然……他还是个大变态(愉悦!)虽然表面上谦和有礼啦w
    【点!一!点!收!藏!叭!】不点收藏作者菌哭给你看哦!QAQ
    各位小可爱不用担心砂糖受委屈啦,毕竟是BE(嘿嘿嘿),出来混都是要还的=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