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给我递火

作者:出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很明显,这是乔鲁诺·乔巴拿的宿舍,也是他的床。乔鲁诺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对着书桌上的课本勾勾画画。
      
      我睁开眼睛,躺在柔软的床上,被窝里面非常温暖,身体像是被一团团柔软的云朵所包围。我盯着光秃秃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然后坐了起来,这样的动作牵扯到了我背部的伤口,后背传来一阵钝痛——应该是爆炸式散落的弹片伤到了后背的皮肤,但并不严重。
      
      我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转过头,朝我看来一眼,解释说:“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对你来说是‘安全的’,就姑且把你带到了我的住处。”
      “谢谢。”我对他说。
      
      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片刻,很快就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那双翡翠似的绿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书桌一角,这样的反应显然有些古怪。
      
      这时候,我才发现伴随着我“坐起来”这个动作,柔软的被子从我身上滑落了下去,露出了我光溜溜的肩膀。
      
      我掀开被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我的衣服被人脱了,身上什么也没穿。
      “……啊。”我后知后觉地发出声音。
      
      “我脱了你的衣服。”乔鲁诺指了指挂在衣架上的衣服,那上面脏兮兮的,全是灰尘,看上去像一堆被人揉得皱巴巴的廉价布料,他继续说:“你的衣服上全是血跟灰尘,会弄脏我的床。”
      
      我蜷起身体,用软乎乎的被子遮住小半张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很抱歉。”
      看来我似乎给他添了许多麻烦。
      
      他用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静静地看着我。我很少看见这样颜色纯粹的绿色眼睛,狱寺的眼睛也是绿色的,但狱寺的眼睛颜色要浅一些。
      
      他思考了片刻,有条不紊地开口说:“我在你身上没有找到任何证明身份的证件,没有身份证,也没有驾照和护照。但你身上的衣服有些特别,产地是日本,我根据衣服品牌搜索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这件衣服的商品信息。”
      
      “最让我疑惑的,是这个东西,”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把冷冰冰的手.枪,那正是我先前递给他的那一把,“我对枪械一窍不通,所以特地登上了军事爱好者的论坛向他们询问,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把枪的制式。这把枪在市面上并没有流通。”
      
      “不过请放心,我已经把军事论坛上的帖子删除了。”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继续用那双翡翠似的眼睛注视着我。他的态度平静、语气温和,礼貌的言辞说是亲切也不为过,但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目光之中那份微妙的压迫感。
      
      我不动声色地望着他,我的视线和他的相互交织在一起,在这短暂的、沉默的时间里,谁都没有发出声音。
      出现了,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我不擅长应对的类型。
      
      老实说,我太擅长对付这种思维缜密、小心谨慎又处变不惊的人,这样的人就算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会出现纰漏或破绽。他脱掉了我的衣服,也藏起了我身上的手.枪跟短刀——当然,这些武器对我来说并不是必要的,我光是用肉眼也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少年没有经过任何身体素质的训练,这样的人我一口气能打十个。
      
      不过我依旧认为,这个人对于我而言是“安全”的。
      
      最大的证据就是那辆停在公寓边上的面包车。那座公寓的结构非常特别,只有靠近街道的一侧才会有一扇巨大的窗户,如果我发生了什么意外,只能从那个地方逃出去,而他的车恰好停在那下面。
      
      尽管毫无语言、眼神、表情亦或是肢体的交流,但我隐隐约约地能感觉到,他在向我传达一份信任感。
      正是因为察觉到了这个,我才选择了回应。
      
      我想了想,慢慢地开口说:“那你想知道什么呢?”
      
      他眼中微妙的压迫感迅速地消失了。乔鲁诺说:“你的名字。”
      我没有说话:“……”
      
      他把手.枪放回了抽屉里面,动作很轻,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又把话重复了一遍,开口道:“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从软乎乎的被子里面抬起小半张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一点破绽:“……只有这个么?”
      
      “是的,毕竟你是个黑手党,还惹上了这里的黑帮,知道得太多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
      他好像完成了课本上的随意涂写,合上了教材和笔记本,使用完毕的铅笔在书桌上滚了两圈,他把目光又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平静地说:“但我想我总该知道你的名字,如果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话。”
      
      “……好吧,”我接受了他的说法,“我叫琴。”
      “没有姓氏么?”他顿了一下,问道。
      “没有。”我摇了摇头。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礼节周到地说:“抱歉。”
      很少会有人没有姓氏,没有姓氏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孤儿、私生子或是别的什么,他应该把一些奇奇怪怪的悲惨遭遇加在了我的身上,对提出这个问题感到抱歉。
      
      但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愧疚,我没有姓氏,从出生起就没有,连“琴”这个名字都是某个人渣随便取的。
      
      “你的武器被我藏在了枕头下面。”乔鲁诺指了指床上的枕头,说。
      
      我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朝枕头下面摸去,果不其然碰到了两把手感熟悉的短刀——居然把搜来的武器藏在这种地方?就像是特地给想削水果的人递上刀一样,这种地方根本算不上是“藏”……看来对方很笃定我不会伤害他。
      
      这种处事风度……乔鲁诺·乔巴拿,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我不禁这么想道,又忍不住问他:“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帮我?”
      我很疑惑。
      
      我向他表明了黑手党的身份,开枪打伤了一个混混,还弄出了一场爆炸,普通人大概会对我敬而远之——虽然我能察觉到眼前的乔鲁诺并不是什么平庸之辈,但他的反应太奇怪了,对待我的态度就像是随手给路边的雏菊浇了一点水。
      
      “因为你是一个好人。”他开口回答道。
      我呆了一下:“……啊?”
      
      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我。
      我是好人么?当然不是,甚至连一个有缺点的普通人都算不上,我做过的事情甚至能在告解亭里忏悔上三天三夜。
      
      乔鲁诺表情平静,翡翠似的眼睛里没有流露出半点开玩笑的意味,看得出来他对我做出了相当认真的评价。他说:“你从爆炸的地点跳下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东西,那是用透明胶袋装起来的白.粉。”
      
      “我看见你从地上站起来的同时,把那袋毒品丢进了下水沟,”乔鲁诺继续说,显然,他对当时的情景记忆得十分清楚,“在那样糟糕的状态下,你还优先处理了毒品……你是一个厌恶毒品的黑手党。”
      
      我的确讨厌毒品没错,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说明你至少不是会伤害普通人的垃圾,”乔鲁诺看着我,说,“而我选择帮助你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在他的注视下,我像是头一次被人夸奖一般,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哦、哦……我明白了,谢谢。”
      
      “不过我帮不了你太多。”
      “虽然在你昏睡的时候,我帮你处理了背上的伤口,”乔鲁诺站起来,一边从衣柜里面取出来一个医疗箱,一边对我说,“但我不会处理枪伤,只是包扎了一下你左腿上的伤口,子弹还在你的伤口里面。”
      
      听他这么说,我立刻掀开了被子,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左腿上的枪伤。
      在我掀开被子的一瞬间,乔鲁诺立马偏过脸,默不作声地看向房间里的某处角落。
      他就着这个姿势把医疗箱递给了我。
      
      我打开医疗箱一看,里面的东西相当齐全,看来这是他长期独居、为应对各种事情而特地准备的。有了这些东西,处理伤口就方便多了,我动作熟练地解下包扎在左腿伤口处的绷带——它现在已经被伤口处的血液渗透了,像一条红色的蛇。
      
      因为之前的行动,伤口深了不少,伤口周边的皮肤甚至产生了溃烂,看样子有些恶化,被子弹击中的地方像一个小小的黑窟窿。
      
      我抽出绑在大腿上的短刀,张嘴咬住刀柄,紧接着一只手按住伤口周边的皮肤,另一只手拿住消过毒的镊子,从腿上那个小小的黑窟窿里取出钻进皮肉中的那颗子弹。
      
      这很疼,但尚在我的忍受范围之内,由于嘴里咬着刀柄,我没有因疼痛而发出一丁点儿声音——毕竟这是在乔鲁诺的宿舍里,发出动静把其他人引过来就糟糕了。
      
      我很快就取出了打伤我的那颗子弹,将这颗血淋淋的子弹放进事先准备好的纸杯里。要处理这种程度的伤对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取出子弹之后,我用干净的绷带再次将左腿的伤口包扎起来,接下来只需要静静地等它痊愈就好了。
      
      幸好这颗子弹击中的不是我的要害,至少我还有力气去火车站。
      
      我松开了嘴唇,从嘴里取下刀柄,那上面有我的唾液,亮晶晶的一层水印留在了刀柄表面,还有我的齿印。齿印的痕迹很深,看起来像是一只野兽试图将它硬生生地咬碎。
      
      当我重新从嘴里拿回短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掌心里全是汗水,不仅如此,我的额头也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汗水湿漉漉地黏在我的身上,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乔鲁诺这时候才走了过来,将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顺便递给了我一件干净的衣服。我的视线有点模糊,只能看见他凑近的身影,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估计连我的眼睛里也全都是汗水了吧。
      我想,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像一条刚被捞上岸的鱼。
      
      而负责把我捞上来的渔夫乔鲁诺则站在床边,低下眼睛看着我,开口说:“你现在最好不要行动……你男朋友在么?可以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我有点懵:“什么男朋友?”
      
      乔鲁诺都已经把款式老旧的手机拿过来了,解释说:“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听见你在念沢田纲吉这个名字。你和这个人的姓氏不同,所以我想他应该是你的男朋友……不是么?”
      
      我立刻一本正经地反驳道:“不是,请不要这样羞辱我了。”
      乔鲁诺:“……?”
      
      话说回来,我竟然在昏迷的时候都说着沢田纲吉的名字么……虽然这多多少少是跟那枚彭格列戒指有关,但是……我抿了一下嘴唇,表情沉重了起来。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沢田纲吉已经成为了我挥之不去的梦魇了么。
      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你应该还有其他可以联系的人吧?”乔鲁诺继续说,“尽管听不大清楚,但你似乎还有其他——”
      
      我眨了眨眼睛,我眼中的汗水似乎已经消失了,乔鲁诺的脸庞在我的视线中一清二楚。我适时地打断了他:“不,你不用再问了,我没有男朋友。”
      
      乔鲁诺:“……”
      乔鲁诺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疑惑我为什么要突然提起这个。
      
      一看见他的反应,我就立刻反应过来是我自己理解错了。
      
      “抱歉……是我会错了意,”我抿了抿嘴,有些不好意思地在被子下面蜷起腿,小声说,“……我还以为你问的是这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5.20遇见爱情!!!(
    意大利男人好会啊,琴妹也好会啊
    所以你们在干嘛你们在掰头么(喂)
    茸茸跟琴妹就那种,看起来两个人在互撩,其实本人根本没那种意思……你们好好感受一下((
    琴妹跳槽吧跟着废柴十代目混没什么前途的(十代目:???)
    意大利这一卷琴妹就疯狂被撩……我鞘比特就不信不能让你恋爱了!!!
    相比起来日本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不不不,还有一个很能打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