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6章

      姒音挽着红缨的手,沿街走着,有不用举着就自动漂浮在身旁的鲤鱼灯、会说话的猫、体型小小的可以在掌中跳舞的人形花妖、还有撒在身上就能留下金色脚印的药粉,但凡她看上什么,摊主都双手奉上,分文不收。
      
      她有些不好意思,硬把钱塞进摊主手里,摊主却如惊弓之鸟,神色慌张地跑掉了。
      
      她甚是不解,红缨显然也不知道答案。
      
      俩人走进酒楼,姒音灵机一动,将菜单上最贵的菜全点了一遍。
      
      这下,总不会分文不收了吧!
      
      蜜饯四品、奶汁鱼片、砂锅煨鹿筋、贵妃红、单笼金乳酥、箸头春、金银花露、暖寒花酿驴蒸……一样样,琳琅满目,看得姒音直咽口水。
      
      这鬼市上的美食,竟不比王府差,看来这些鬼魂的日子,过得可是相当滋润嘛。
      
      “你们也一起吃吧!”她招招手,那两个保镖却不敢落座,神色惶恐。
      
      姒音心下暗笑,怎么这些做鬼的,也都这么胆小怕事?一个魔尊,至于把他俩吓成这样子吗?
      
      “行吧,你俩去隔壁桌,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她如此吩咐,他俩才惶惶然退下。
      
      方才买来的小猫,还有小花妖,都长得十分可人。姒音用勺子舀起一勺花露递过去,那小花妖初时还害羞地用栀子花瓣遮住脸,后来禁不住诱惑,抱着白玉瓷勺,就好像抱着一只比自己脸还大的碗一样,轻轻舔了一口,发出满足的“嘤嘤”声。
      
      这小花妖,和自己一样是个贪吃鬼啊。
      
      姒音笑笑,又挑了一片奶汁鱼片,放在小瓷碟里,递给小猫。
      
      “哼,俺可不吃这些奶里奶气的东西!”小胖猫仰头,冷哼一声:“俺要吃辣!”
      
      “哦哟哟,脾气这么大?”姒音哭笑不得,只得跑到桌子对面,夹了几块辣子鸡给它。这小猫倒是不怕,一口一块,嚼得嘎嘎响,不时摆摆脑袋,十足一个小馋猫模样。
      
      “以后,你叫小白。”姒音温柔地给栀子花妖添了点花露,她穿着白色蝉衣和绿叶长裙,甜甜地一笑,似乎对有了名字很开心,笑得姒音心都化了。只可惜,她只是个法力幽微的小花妖,话都不会说,只能“嘤嘤”两声表示认同。
      
      姒音莞尔一笑,随即用勺子重重地拍了一下小白波斯猫的脑袋:“你呢,长得这么胖,就叫小胖吧!”
      
      一顿饱餐之后,喝上一盏梅花酒,润润嘴,姒音很是满意。原本想叫来店小二来买单,没想到掌柜却亲自来了,毕恭毕敬地送上一份账本,道:“这是本月的营销额,请夫人过目。”
      
      “我看这玩意儿做什么?”姒音摆摆手,老板有些错愕,她补充道:“我叫你来,是想买单。”
      
      “夫人可真会说笑,这一整条鬼街都是魔尊大人开的呢!在自个儿家里吃饭,哪里还用买单?”
      
      姒音瞠目结舌。
      
      红缨喜闻乐见。
      
      老板恭恭敬敬问道:“魔尊大人今夜派您来,想来是结算本月的进账吧,账本都在这,各家店的掌柜的也都在外间等候呢。”
      
      姒音这才注意到,整个酒楼只剩下自己这两桌,被自己间接包了场。她颇有些不好意思,摆摆手,说道:“你让他们都散了吧,我今日来不是来查账的,是来玩的。”
      
      掌柜的眼巴巴地退下了。
      
      “这魔尊夫人的称号这么好用啊?”姒音莞尔。
      
      “你个调皮鬼,我听说魔尊是个丑丑的糟老头子,他要是真掳了你去做夫人,我可不拦着。”红缨拿烟斗敲了敲她的额头。
      
      酒足饭饱,俩人在鬼市上继续逛着。姒音换了一袭银饰墨雪的收腰烟罗裙,淡雅出尘,配上一件逶迤拖地的白色梅花蝉翼纱,倒添了几分贵妇模样,娇俏可人,又挑了几枚珠玉簪子缀在鬓发间。
      
      姒音的纸钱一分都没花掉,手里的好东西倒是多了一堆,沉甸甸的,拿都拿不下,两个被雇来当保镖的小鬼,完完全全成了她的挑货郎。这让她有些惆怅,该怎么办呢?
      
      早知道,就不取这么多纸钱出来了,可是这地方离上京鬼庄已经很远了。
      
      有了。
      
      她爬上附近最高的楼,喊道:“魔尊大人怜悯百鬼,命我今日来发放救济。”
      
      一边喊,一边把包裹里的纸钱往下撒,瞬间,漫天都是白花花的钱,鬼街上的鬼都簇拥上来,一个个争前恐后地抢。
      
      红缨红唇轻挑,汗颜道:“你还真是舍得。”
      
      换做以前,姒音当然不会这么舍得,可是自己只能在这里留三天,三天过后踏上黄泉路,喝完孟婆汤,一切烟消云散。
      
      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吃完饭,撒完钱,姒音心情大好,往日在萧王府经历的不快,恍若前世。
      
      卯时,空空寺中响起钟声,黎明即将来临,鬼市上的鬼魂们慢慢散去。
      
      想想看,还是王陵里自己那一方石棺安全,姒音便和红缨告了别,雇了一辆马车打算回去。
      
      竹林里依旧风声萧瑟,阴森可怖,她独自驾着马,月亮西沉,此时可以看到竹叶斑驳的光影。小胖蜷缩成一团,依偎在她身边睡熟了,而小白,则趴在小胖毛绒绒的肚皮上,抱着小胖的一只猫爪,睡得很香。
      
      这俩小东西,倒是熟络得快。
      
      马儿跑着跑着,突然慢慢停了脚步,最后索性待在原地不动了。
      
      “哎!大哥?”姒音晃了晃缰绳,两匹马纹丝不动。
      
      天边已经隐隐泛出鱼肚白,若是不能赶在太阳升起之前回到王陵,可就得被晒得灰飞烟灭了。姒音欲哭无泪,她嘟着嘴,想着该怎么办,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不是吧,自己生前可是萧王妃,死后是魔尊夫人,就要这么在这里晒化了?
      
      太亏了吧!
      
      她撇撇嘴,拎起自己拖地的烟罗裙,极笨重地下了马车,贴着马耳朵大吼一声:“大哥!跑起来!我给你跪下成不成?”
      
      竹林深处,一袭黑衣的唐隐目睹这一幕,嘴角微微上扬,和他一同藏在竹枝上偷窥的萧默,更是捂着肚子,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唐隐白了萧默一眼。
      
      “不好笑吗?我媳妇,怎么这么笨啊?”萧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拍了一下唐隐的肩,指着他:“你自己不也笑了?还好意思说我?”
      
      这厢,姒音见吼叫无用,爬回马车上寻了一件上好的钓鱼竿,左看右看,没有合适的东西去勾引马儿。于是腾出来一只布袋,把小胖装在里面,挂在钓鱼竿上,伸到两匹马儿面前乱晃。
      
      小白猫被晃醒了,四脚乱蹬,凄凄惨惨喊道:“你放开俺!啊啊啊俺怕!”姒音只得小心翼翼安慰它:“那个,小胖啊,你得勾引它们,它才会跑起来。不然等太阳出来,咱们都要在这里被晒化啦!”
      
      一鬼一猫,两匹马,面面相觑。
      
      不远处的萧默,已经快要笑岔气。
      
      唐隐终于憋不住了,万年冰山,也跟着萧默大笑起来,晃得竹枝沙沙作响。
      
      “谁在那里?”姒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不安地环顾四周。
      
      萧默连忙噤声,拍了拍唐隐,摆了一个“嘘”的手势:“别笑了,吓到我媳妇了!”
      
      唐隐会意,从怀中掏出一枚圆石,轻轻一弹,石子便砸在了马儿的关键穴位上。它们“吁吁”叫了两声,重新奔跑起来。
      
      好不容易在天亮前赶回王陵,姒音总算是放心下来,她看着自己这副张扬浮夸的模样,跪在地上拜了一拜:“各位祖宗大人在上,受萧王妃姒音一拜。那个,我不是故意这样的哈,这些东西,都是给我后面的姐妹准备的。”
      
      如此,她心安了许多,静静地倚靠着墙角,沉沉睡去。
      
      而萧默,则静静地走了进来,轻轻地绾了绾她鬓边的碎发,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眼睛猩红,看了她手腕上的桃花印,黯然神伤。
      
      看来,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啊,那些属于他们的前世今生,她忘得一干二净,只留下这个桃花印。
      
      萧王萧默是他,魔尊苏墨也是他,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一直都只有一个他,只可惜,今生都走到了尽头,他无数次试图让她记起他,她都傻乎乎的,一脸懵懂地看着他。
      
      他闭上眼,把手放在她的额头,默念咒语,催动法力,终于窥见了她潜意识里前世记忆的一点点碎片。
      
      那是前一世的尽头,她站在奈何桥头,身边血红色的彼岸花摇曳生姿,孟婆将一碗忘却记忆的汤药递给她,问道:“姑娘,下辈子可有什么心愿?或许我可以帮你实现。”
      
      “我这一辈子,生得七巧玲珑心,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终生。下辈子,且让我做一个美丽的小傻瓜吧,无忧无虑。”
      
      说罢,端起孟婆汤一饮而尽。
      
      原来如此!
      
      苏墨如触电般,猝然抽手,光洁白皙的脸上陡然划过一滴清泪。
      
      她冰冷决绝地忘记了他,还发誓要当一个美丽的小傻瓜。
      
      所以这一世,她才会那么蠢蠢的,连寻了她千年的他,初见时,都怀疑她不过是容貌与那个人相似而已,若不是她不小心露出手腕上的桃花印,他险些错过。
      
      这是何其残酷的事实,她忘了他,在轮回中自得其乐,可是他,却背负着那样沉痛又美丽的记忆,寻觅了她千年之久。
      
      她就像是罂粟花,魅惑人心,让他痴迷,让他上瘾。他想远离她,挣扎着,却做不到。
      
      他俯身,惊鸿一瞥,轻轻咬了咬她的红唇,可以感受到她微热的鼻息。她醒了,眨眨眼,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扑扇着,宛若春日里桃花瓣落在一泓平静的湖面,在他心里荡漾开片片涟漪。
      
      她局促不安地挣扎了下,心跳加速,萧默已经很久没有待她这样亲热过了,反而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若是鬼会脸红的话,此刻她的脸肯定红成了火烧云,她不安地用小拳头推了推他胸口,他终于松开了她。
      
      “萧默,不是你说的吗?此生此命,与我两清。”她好不容易喘息过来。
      
      “傻瓜,那都是谎话。”
      
      姒音很是困惑,萧默这个时候出现,是想干嘛?难道他反悔了,要收回自己的钱?
      
      他一脸深情地看着她,她却一惊,跳起身来,随手抄了一件辟邪拂尘指着他,结结巴巴解释道:“那个……我还是萧王妃对不对?跟你说,我用马车载回来的这些东西,都是别人送我的,我才没有去上京鬼庄取钱。”
      
      苏墨想起她在鬼市上的一通挥霍,不禁莞尔,捏了捏她的小脸,叹道:“你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懂吗?”
      
      “什么三百两,我才没有,我只有六千六百六十六万又六千六百六十六钱!”
      
      苏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半晌,才喃喃道:“孟婆的汤,熬得甚好。”
      
      可不是嘛,一碗孟婆汤下去,媳妇不仅忘了自己,还变成了一个喜欢不打自招的小傻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魔尊:孟婆臭老太婆!还我七巧玲珑心的媳妇!
    才不会告诉你们,小花妖的原型是竹鼠嘤嘤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