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

作者:蠢花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7章

      姒音睡梦中,咂巴咂巴了嘴,苏墨静静坐在她的床榻边,看着她。
      
      她这是睡着了,都想着吃的呢?
      
      苏墨莞尔。
      
      她突然翻身,用小小的手,抓住了他放在床沿的手,随即,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喃喃道:“好香啊!”
      
      说完又翻个身沉沉地睡了,苏墨看着自己手上的牙痕,哭笑不得。
      
      第二日,苏墨一早处理好庄主们交租的事,便急急地去了明玉坊。他到的时候,姒音正在房中用早餐,她很是不开心。
      
      “阿音,怎么啦?”
      
      姒音天真地撇了撇嘴:“芸娘说,神仙哥哥是个大坏蛋,让我不要靠近你。”
      
      芸娘正在一旁收拾她的被褥,面如死灰,不是跟姒音说了吗?要保密!她怎么这就说出来了?
      
      苏墨浅笑,叹道:“是啊,神仙哥哥就是个大坏蛋,芸娘说得没错。可是神仙哥哥,永远不会伤害你的。”
      
      “神仙哥哥对我最好啦!”
      
      “今天阿音,想出去玩吗?”
      
      “好啊!”
      
      小姑娘粥也不喝了,擦了擦嘴,就要跟他走。芸娘有些恼火,剜了她一眼,她立马怂得缩在了苏墨身后。
      
      他悠然一笑,问道:“芸娘,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大坏蛋呢?”
      
      “不是,公子是上京双璧之一,潇洒风流,人品贵重。”芸娘违心地夸了他一句。
      
      “这就对了。”他说一芸娘不敢说二,抱着姒音就出了明玉坊。
      
      “神仙哥哥,你的手受伤了吗?”姒音盯着他手腕上的咬痕,好奇地问道。
      
      “是啊,被一只猪咬了。”
      
      “很疼吧。”她从怀里掏出一只小药瓶,轻轻给他擦拭了一点药。
      
      他心里顿时明媚了起来。
      
      姒音抱着一大簇棉花糖,牵着神仙哥哥的手走在街上,心情大好。待吃完棉花糖,他抱着她上马,策马驰骋,去到城外的猎场玩耍。眼下正是动物们最缺食物的冬末,它们都从深山老林出来了,在雪地上游弋。
      
      她乖乖搂着他的腰,看他挽弓,瞄准猎物。
      
      “别打兔兔!兔兔那么可爱!”
      
      “好,不打兔兔。”
      
      “别打鹿鹿!鹿鹿那么好看!”
      
      “好,不打鹿鹿。”
      
      ……
      
      苏墨开始后悔,自己带她来打猎这个决定。
      
      一顿操作下来,连个动物毛都没摸到,倒是把这匹马累得够呛。
      
      跑了半天,苏墨下马,正在喂马草,突然感觉一把雪团砸到了他的后背上。
      
      “好啊你,偷袭我!”
      
      “略略略,就偷袭你,打你这个大坏蛋!”姒音笑着,又是一团雪,砸了过去。神仙哥哥果然不服气,搓雪球砸了回来,姒音左右躲闪,完美规避了每一个飞来的雪球。
      
      “神仙哥哥,你这准头也太差了。”她很是得意。
      
      “那是,都怪阿音太机灵了。”
      
      傻瓜,都是我故意的,预判了你的行动轨迹,正好砸在你跑过的地方。
      
      姒音心里很高兴,打雪仗,就是要乘胜追击嘛,她搓着雪球,加快速度往神仙哥哥砸去。哇,神仙哥哥怎么这么能跑?她一连砸了十多个没砸中,有些郁闷,撅起了小嘴。
      
      苏墨敏感地察觉到了。
      
      “哎呀,砸偏了!”她有些惋惜,这个雪球肯定砸不到神仙哥哥。
      
      可是那个球,却奇迹般地砸中了他?雪沫飞溅,把神仙哥哥的袍子都沾湿了。
      
      姒音接下来几个雪球,都十分有准头。
      
      “哎呦!阿音好厉害,哥哥认输!”神仙哥哥捂着头四处逃窜,她一个个砸过去,就没失手过,又恢复了开心的神情。
      
      “好,本姑娘今天就放过你吧!”她心情大好,掏出绢帕,上前去帮他擦干净衣袍上的雪。
      
      俩人玩得正开心,树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窸窣作响的声音。只见从山岭上,呼啸而至十几个骑兵,他们全都穿着银亮铠甲,佩戴面具长剑,手执长戟,气势汹汹向两个人冲来。
      
      “不好!”苏墨惊呼,他抽出佩剑,将姒音护在身后。随即吹响柳叶哨,唐烬唐隐两个暗卫立马出现了,配合他与这些骑兵厮打在一起,刀光剑影在雪光下格外刺眼。
      
      因为要护着姒音,他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用法术伤害凡人是大忌,他不是不敢做,而是不愿意做。
      
      因为做了,他就没办法继续在凡间陪着姒音了。
      
      姒音什么都做不了,她只是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一个刺客的头被斩断,头颅骨碌碌滚在雪地上,鲜血淋漓,逶迤一地,那刺眼的红色液体,让她觉得莫名地胸闷恶心。
      
      恍惚间,她看到雪光中,一把寒光凛凛的刀冲她落了下来……
      
      神仙哥哥挡在了她身前,用他的肩膀,拦截下了那柄原本要落在她身上的刀。
      
      鲜血溅了她一脸。
      
      “哥哥!哥哥!”她惊恐地大叫,他颓然倒下,衣角已被鲜血浸染,在刺眼的雪光中微笑着安慰她:“哥哥没事的。”
      
      姒音简直都要吓晕过去了,她告诉自己,不能晕,千万不能。
      
      她卖力地背起他,试图把他放上马,奈何人太小力气不够,一下子腿软两个人都坐倒在了在雪地上。她只好扶着他,一步步往城中走去,她太小了,额头鼻头上都沁出了汗珠。
      
      身后,唐隐唐烬还在缠着那些刺客。
      
      苏墨微微睁开眼,斜睨了一下姒音,见她小脸都急红了,微微一笑。
      
      区区几个凡人刺客,是杀不了被魔尊附体的萧王爷的,他故作重伤,就是为了看看她这小傻瓜有什么反应。姒音知道,若丢下他自己一个人骑马回城,她会没事的,可她不愿意,锦书姐姐教过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神仙哥哥,你不是说过,只要晒太阳就能恢复法力吗?现在太阳正好,你一定要撑住啊,很快我们就进城了,我们进城,找大夫。”
      
      他莞尔,把手轻轻贴在她肩上,为她注入一股力量。
      
      姒音顿时觉得自己力气大了许多,很快,就扶着苏墨进了上京城,一提到他是萧王爷,立马有守城的卫兵安排马车,快马加鞭,锣鼓开道,把苏墨送去了上京城最好的医馆。
      
      被送回明玉坊后,姒音一直忧心忡忡的,芸娘帮她洗净了沾满血迹的衣裙,早早安排她睡下,她却怎么都睡不着。
      
      也不知道神仙哥哥,会不会有事,他会不会死啊?
      
      第二天她没精打采的,一醒来就派如兰去萧王府打探消息,得知神仙哥哥无事,她这才放下心来。
      
      芸娘给她换上一袭簇新的绫袄,她有些惊讶,问道:“芸娘,眼下冬天都要过去了,为什么要给我买新衣服?到明年长了个子,又不能穿了……”
      
      “阿音,今天皇后娘娘宣召你进宫,要当面感谢你救了萧王爷,你记得乖巧一点。”
      
      锦书为她梳妆,也莞尔一笑,叹道:“阿音,真想不到你人小本事大,那么远,把受了重伤的王爷拖回城。要不是你,萧王爷恐怕就死在那荒山雪岭了,你可不知道,一早上就有宫廷内官送来了赏赐。”
      
      “可是,神仙哥哥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那一刀本来会砍在我身上。”她稚嫩地说道。
      
      芸娘闻言,神色一凛。
      
      萧默那个花花公子,会为了别人挡箭?难道他是真的喜欢姒音吗?
      
      她动摇了。
      
      姒音迷迷糊糊就进了宫,迷迷糊糊就成了皇帝皇后座上宾,受了赞许还领了赏赐,迷迷糊糊被白玉轩白眼……
      
      萧王府中,苏墨躺在床上装作一副重伤的模样,好生无聊。
      
      傍晚时分,皇后萧棋出宫来看望他,只有两个人在屋内,他懒懒地应付着:“多,多谢……长姐关心。”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是魔尊,掐指一算,就知道是这位长姐萧棋,赐毒酒不成,另起一计,要派刺客杀他灭口,感谢她?疯了么。
      
      这女人,还真是个毒种啊,难怪萧默不惜做孤魂野鬼,也要求自己复仇。
      
      “喂,你得做点什么,不然这次逃过,还有下次!”萧默在他耳畔低语提醒。
      
      “那就让她来呗,反正她又杀不死我。”
      
      萧默:……
      
      严重怀疑自己血祭,召唤出来的是位如来佛。
      
      “不行,你得故作玄虚,表现得高深莫测,威慑住她,让她至少短期内不敢再下手。这‘上京双璧’的身子,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这么如花似玉的脸蛋,这窈窕迷人的身段,老是被刺客伤害,怎么行?万一哪天伤到脸怎么办?”
      
      苏墨有些无语,有这么自恋的鬼吗?
      
      他喟叹:“兄弟,你已经死了。”
      
      “可我爱美的心没死。”
      
      得得得,不就是吓唬一下萧棋,让她不敢再动手吗?
      
      他咳嗽了声,问道:“长姐,昨天那些刺客是你派来的吧?”
      
      萧默差点梗住,说好的故作玄虚呢?
      
      哪有权谋剧本这么直白的!上来就问对方是不是对方派的?
      
      傻子才会承认好吧!
      
      “是又如何?”萧棋脸不红心不跳地承认,说道:“只要你活着,皇帝就会对我还有萧家有防备,害怕外戚篡权。只有你死了,萧家断了后,皇帝才会彻底放心把政务交给我,我才有可能坐到女皇之位。”
      
      她还真的承认了?是在下输了,萧默无语摇头。
      
      苏墨强忍住笑,腹语跟萧默吐槽道:“就你这个花花公子,能篡权?”
      
      “不然我找你这个魔尊来干嘛!”
      
      苏墨前一秒还半死不活躺床上,后一秒就“腾”地坐起身来,当着萧棋的面,脸不红心不跳地揭开肩上的绷带,露出模糊的血肉,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截白森森的锁骨。他璨然一笑,略施法术伤口便痊愈了,欣欣然说道:“你弟弟早就死了,我是你杀不死的魔尊。”
      
      萧棋看着骨血自动愈合,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弟弟还有个心愿,让我帮他杀了你。”
      
      萧棋的脸已经变得惨白。
      
      萧默无语捂脸,说好的故作玄虚呢?说好的高深莫测呢?游戏还没开始,你上来先给敌人摊牌?
      
      他现在可以确定,自己真的召唤错了。这魔尊,脑子咋还没自己好使呢?
      
      萧棋仓促逃走,苏墨追着说道:“哎,你我可没骗你,要不你自己来试试?砍我一刀,片刻就愈合……”
      
      “你可闭嘴吧!”萧默捂上他的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