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超级甜

作者:白雪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我近一点!

      夜深人静。
      
      秦家整个院子隐在无边的夜色中,唯一的光亮皆来自夜空中那一轮圆月。
      
      杂物房中,秦毅被窗户外传来的轻微的动静惊醒。
      
      穿衣下床,他推开房门出了房间,拨开院门的门栓,径直来到院子后面的一块空地上。
      
      空地上站着一道人影,整个身子隐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清面容。
      
      见秦毅过来,黑衣人抱拳行礼:“秦校尉!”
      
      秦毅颌首,“有线索了?”
      
      黑衣人点头,随后奉上一对儿红玉耳坠,“这是属下等人在会州城里的一家当铺里找到的。”
      
      两指捏过耳坠细细打量,秦毅在耳坠上发现了一个很小的印记,是一朵花的形状,很是精致,若不仔细看很容易就忽视掉。
      
      黑衣人继续道:“属下在这耳坠上发现了京城花颜阁的徽记,所以就去京城调查了一番。
      
      当初郡主及笄时,成国公府上的嫡出五小姐曾在花颜阁买下了一整套独一无二的红玉首饰送给郡主做笄礼,这对耳坠就在其中。
      
      所以属下猜测,郡主带着世子应该去过会州。”
      
      会州在平州以北,由此可以推断她们两人的路线应该是一路向北,而出了会州城再往北就是莱阳和青州。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形成了一个猜测,秦毅心一紧。
      
      “你效命于晋王,可曾见过郡主和世子的相貌?”
      
      黑衣人摇头,“不曾,属下等人蛰伏在边关一直为王爷收集信息,传递消息用的都是特殊手段,还未去过京城。”所以也未见过郡主和世子。
      
      秦毅交代:“你速去和京城的暗卫取得联系,让他们送一副郡主和世子的画像过来,其余人原地待命。”
      
      黑衣人应下,正待领命而去时又被叫住,“王爷等人还有多久才能到达京城?”
      
      “不到一个月,途中遭过几次刺杀好在都有惊无险。”
      
      黑眸中划过一丝讥讽,秦毅嗓音冷漠道:“燕王这是狗急跳墙了?”
      
      黑衣人沉默,心中却认同这句话。
      晋王回京,势必要揭开一些阴谋,燕王可不是要狗急跳墙。
      
      “圣上龙体每况愈下,恐怕……”没有多少时日了。
      
      届时京城必将迎来一番腥风血雨。
      
      除夕前一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第二天早上推开窗便有冷风扑面而来,夹杂着一股清淡的冷香。
      
      院子里的地面上铺满了白雪,杂物房门口有一串大脚印一直延伸到院子外面,想来是秦毅又去后面练武了。
      
      妤娘垂眸,果然又在窗台上见到了一枝盛开的梅花,绯红的花瓣上还沾着点点白雪,愈发显得娇艳欲滴。
      
      这几天早上皆是如此,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送的,她本不想收,却怕继续放在窗台上被秦氏看见。
      
      心中没有一丝波澜地,妤娘将梅花拿在手中,照例放进了兔子窝里,然后转身出了屋子。
      
      他爱送就送便是,等梅花开罢了看他还送什么!
      
      见娘亲出了屋子,谨郎走到兔子窝边蹲下,摸了摸毛茸茸的兔耳朵后颇有些同情道:“小兔子你再忍忍,等梅花没有了娘亲就不会再喂你了。”
      
      天真的小家伙一直以为妤娘把梅花放进兔子窝里就是在喂兔子。
      
      除夕这天家家户户都要除旧布新,祭祀祖先。
      
      妤娘在家中时这些事都是下人们张罗,娘亲在一旁指点,她跟在旁边看着。
      
      如今还是第一次亲自动手,心中难免带着新奇,跟在秦氏后面忙得不亦乐乎。
      
      忙完这些之后,秦氏在厨房剁肉馅,她帮不上忙,索性坐在窗边剪窗花。
      
      这项手艺还是跟身边的侍女学的,太过复杂的学不会,但简单一点的还是能剪出来的。
      
      正聚精会神的剪着,耳边突然传来谨郎的欢呼声:“娘,你快看。”
      
      稚嫩的声音里带着惊喜,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东西。
      
      停下手中的动作,妤娘抬头往窗外看,发现那棵红梅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矮胖的雪人。
      
      圆圆的脑袋上嵌了两颗小石子当作眼睛,眼睛下面插了一根胡萝卜当作鼻子,下半身两边各插了一枝梅花充当双手,远远看去有些滑稽。
      
      被放出来的那只兔子不停地围绕着雪人打转,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渴望地看着那根胡萝卜。
      
      见妤娘的目光落在雪人身上,谨郎夸赞道:“爹爹堆的雪人,是不是很厉害?”语气里充满了自豪,明亮的双眸里溢满了崇拜,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视线微转,这才发现秦毅也在看她,黑眸发亮,像是在等着被她夸赞一般。
      妤娘脸一热,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
      
      低头再继续刚才的剪纸,注意力却总是无法集中,直到耳畔处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剪破了。”
      
      妤娘被吓了一跳,右手中的剪刀失去了方向直直地朝着左手戳去。
      
      秦毅眼疾手快地握住那一截纤细的皓腕,这才免去了流血事件的发生。
      
      手掌心的细腕柔嫩腻滑,他一时间被晃了心神,直到耳边传来一声娇喝,“还不快点放开。”
      
      妤娘瞪圆了一双杏眼,气鼓鼓地看向站在窗外的男人。
      
      好端端地又来窗边做什么,吓她一跳。
      
      秦毅闻言松开手,有些心虚道:“我看你把窗花剪破了想提醒你一下。”谁知道她这么不经吓。
      
      妤娘低头看去,发现那幅快要完成的“福”被剪出了一个缺口。
      
      正准备将窗花撕掉重新剪时,就听秦毅接着道:“先别剪了,我要去贴对联,你来搭把手。”
      
      妤娘无奈,只好放下手中的窗花跟在他身后出了屋子。
      
      院门外,秦毅将对联的背面刷上一层浆糊,然后拿起放在门框边比划了几下找位置。
      
      妤娘见他往左边太过连忙提醒道:“往右边一点。”
      
      秦毅拿着对联往右边挪了挪。
      妤娘:“挪太多了,再往左一点。”
      
      秦毅听话的往左挪。
      
      妤娘见状,乌黑的眼珠转了转,故意沉着声继续说:“还是不行,再往右边挪挪。”
      
      “哎呀不对,还是往左边来。”
      
      秦毅:“……”
      
      无奈地转过身,就见身后立着的小女人唇角上扬,水润清灵的杏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见他发现,不但没有丝毫心虚,反而朝他得意地挑了挑秀气的弯眉。
      
      对面的小女人笑靥如花,俏皮灵动,秦毅看得心痒痒。
      
      故意沉下脸,秦毅伸出手一把将人拉到自己面前。
      
      妤娘被吓一跳,就在以为对面的男人生气了要对她动手时,便见他突然低下头凑到了自己的耳边。
      
      男人嗓音低沉,一字一字道:“离我近一点。”
      
      温热的气息随着每个字的吐出全部喷洒在那白皙精致的耳朵上。
      
      妤娘只觉耳根一热,紧接着整个脸颊也随之热了起来,胸腔里的心脏仿佛不
      受控制了一般,越跳越快,越跳越响。
      
      害怕被对面的男人听见,她下意识地用双手捂住,掩耳盗铃一般。
      
      秦毅垂眸,映入眼帘的小脸貌美动人,白皙的双颊透着红晕,好似雨后的海棠娇艳欲滴,一双杏眼含羞带怯,胧着一层浅浅的水光,像是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挺立的琼鼻下,双唇娇嫩如花瓣,让人的目光流连忘返。
      
      离得近了,他甚至能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的一股幽幽的清香,比花香还要沁人心脾。
      
      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滑动了一下,怕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秦毅连忙移开了目光。
      
      紧跟着硬邦邦地道了一句:“离得近了才看得清。”
      
      妤娘一怔,反应过来他话里前后的意思,不由得含羞带恼地瞪了他一眼,随后悄悄地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没了胆子再使坏,秦毅很快便贴好了对联。
      
      秦氏剁好了馅料又擀了饺子皮,出了厨房招呼两人去帮她包饺子。
      
      洗过手后三人挤在厨房里开始包饺子,谨郎见了跃跃欲试嚷着也要帮忙。
      
      妤娘怕他浪费面皮正想将他哄走时,就见小家伙突然脸色一变,噔噔噔地跑出了厨房。
      
      顺着看去,却原来是院子里的兔子见小主人不在身边,正扒拉着雪人去咬那根胡萝卜呢!
      
      谨郎匆匆跑到雪人边上将小兔子抱回怀里,转身想送回屋里时,一时不察被它挣脱了去。
      
      于是一个跑,一个追,伴随着谨郎哇哇大叫的声音,院子里一时好不热闹。
      
      秦氏见了不由得感慨道:“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说完下意识地看了妤娘一眼,见她十指纤纤正捏着饺皮。
      
      明明看着挺巧的一双手,既会弹琴又会刺绣,包出来的饺子却偏偏惨不忍睹,不是露了馅就是瘪瘪的不好看。
      
      一下子没忍住,秦氏噗嗤一声笑出来。
      
      秦毅扭头看了一眼,惜字如金地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真丑!”
      
      一张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妤娘悄悄地瞪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随后将目光落到他面前摆的整整齐齐的元宝形状的饺子上,紧跟着又看了看自己手里不忍直视的勉强能称得上饺子的东西。
      
      忍不住瘪了瘪嘴,她在家里时母亲不让她进厨房,便是进了也只是在旁边看着不能亲自动手,所以就从来没有学过包饺子。
      
      方才她见秦氏双手一捏就包出了一个小巧可爱的饺子,自己便跟着照做,谁知道却包出了这么个玩意,连秦毅一个大男人都包得比她的好看多了。
      
      秦氏安慰道:“不会包慢慢学就是,要那么好看做什么,不都是要吃到肚子里的。”说完又示范了一遍。
      
      将手里的饺子悄悄地搁到角落里,妤娘照着秦氏的手法又捏了一个,虽然依然不美观,但比之前的那个好多了。
      
      稍稍地找回点信心,妤娘又接连包了好几个,一个比一个好,想到方才秦毅吐槽她的饺子丑,心里开始不服气起来。
      
      于是趁着他不注意,她暗中模仿着他的手法包了一个饺子。
      
      嗯,比之前的还要丑。
      
      偷偷地毁尸灭迹之后,她安心地按照
      秦氏的手法包饺子,不再妄想超过秦毅。
      
      将她一系列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秦毅忍不住唇角上扬露出一丝笑意,真可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