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他

作者:梦筱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钱程这通电话持续七八分钟,收线之后,他才想起俞倾。
      转脸没看到人,他停下来四处望。
      刚要给俞倾打语音。

      “在这儿呢,不认识啦。”一道熟悉的声音插进来。

      钱程抬头,眨了眨眼,盯着俞倾上下打量一番,忽然笑了,“不是...你哪儿来的衣服呀?”
      她纤细的身材裹那么大一件男士西装,他愣是没敢认。

      俞倾这么解释:“刚碰到我表哥,非塞件衣服给我,我不要还不行。”

      钱程对西装品牌没研究,没认出这件是纯手工定制。
      他拍拍脑门,光顾着讲电话,竟然没注意到俞倾碰见熟人。

      很快,他们走到转弯口。

      钱程把手机揣兜里,“你慢慢走,我去停车场把车开出来,你到那个广告牌边上等我就行。”
      他连走带跑,风风火火。

      俞倾有傅既沉这件西装挡风,一点都不冷。
      她不紧不慢走着,从她旁边路过的行人不断,偶尔也有人回头,看看这个穿男人衣服的女人长什么样。
      一看到她那张惊艳的脸,接下来便是一步三回头。

      到了广告牌旁,钱程的车还没从停车场倒出来。
      闲着无事,俞倾拿出手机登录期货账户。

      看完账户余额,心里凉透。
      今天又是亏,要补足保证金。

      原本她有机会平仓,可那会儿她正在跟其他部门会签合同。
      之前还信心满满,指望着期货能让她翻身,跟她爹一斗到底,而现在,被打入万丈深渊。

      “俞倾姐!”

      钱程开着车过来,慢慢靠边停。
      俞倾把手机揣包里,走过去。

      路上堵,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
      客户比他们到的还晚,也因为堵车。

      钱老板和中介的工作人员早就在楼下候着,钱老板个头中等,脸上始终挂着笑,穿深色夹克衫,没有丁点老板的架子,为人低调。

      见到俞倾,钱老板再三表示歉意。

      看房的客户姓于,一个干练有气质的女人,着装讲究,妆容精致,四十岁左右。看上去高冷,不过待人谦和。
      简单介绍过,几人上楼。

      房子除了房龄老了点,其余挑不出毛病,交通便利,顶好的学区房。

      于菲买这房子是给孩子上学,其实她现在住的那套房子学区就特别好,主要是跟前夫离婚后,越想越不平衡,准备让前夫掏钱买房。
      昨晚跟前夫沟通过,前夫答应了。

      到了楼上,俞倾开门,请他们进屋。

      北欧风,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杂乱的地方。

      此刻,老钱很庆幸把房子租给俞倾,比起二十多年前的老装修,房子旧貌换新颜,谈价方面,就有了优势。

      房间有点闷,俞倾去开客厅的窗户。
      她快一个星期没过来,之前看预报这周有雨,上次离开时把所有窗户都关了。

      于菲先去看厨房,等着俞倾把卧室收拾一下再过去,怕打扰对方私密空间。

      厨房跟外面客厅一样整齐,锅具崭新,没丁点油烟。

      于菲是律师,最注意细节。

      灶台上从某个角度看去,落了一层浅浅的灰尘,租客应该很久没进厨房,加之房子里闷闷的,大概有一段时间没人住。

      从厨房出来,于菲看了眼俞倾,她火眼金睛,一眼就瞧出俞倾身上这件西装价值不菲,市面上买不到,都是量身定制。
      她前夫就有两件这个品牌的衣服,是那种最普通定制款,但也要二十几万,质地远远赶不上俞倾身上这件。

      这西装的主人,非富即贵。

      于菲收回注意力,征求俞倾:“我可以进几间卧室看看吗?”

      “可以,随意。”
      俞倾刚才并没收拾卧室,里面没乱放的私人物品。
      自从跟傅既沉同住,她再也没在这里留宿过。每个周末,她会过来简单打扫卫生,顺带拿些用品。

      紧凑三居,除了主卧,另两间卧室被临时改成‘储藏间’,里面有衣柜,鞋柜,包柜,还有首饰台。

      钱程薅薅头发,不敢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舌头差点打结,“姐,你这些包...这些鞋子...得值多少钱呀。”

      俞倾面不改色地笑笑,“你不会以为是真的吧?”
      “啊?”钱程摸摸脑袋,迟钝半秒,又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淘来的,要是真的,我卖了不就够买一套房子,哪还用租房?”俞倾解释:“偶尔做做直播,这都是道具。你懂的。”

      不止是钱程和中介的工作人员,就连老钱一把年纪了也能理解。

      几人中,就只有于菲没把俞倾的话当真。
      她推断,俞倾整租一套房子,又不经常入住,应该是跟这件外套的主人同住,而这里就用来放些东西。
      她及时打住职业病,租客的私生活,跟她无关。

      于菲对房子满意,不过还要等父母过来看后再决定买不买。
      虽说是买给儿子的学区房,不过她暂时用不上,打算给父母换个环境。
      “明天我带我爸妈过来看看,你们方便吗?”

      老钱连连道:“方便方便。”说着,他余光看看俞倾,特别难为情。
      俞倾笑笑,给予理解:“几点?”

      他们约好,明天还是老时间过来看房。

      几人告别,俞倾把他们送到门口。
      门合上,家里瞬间安静下来。

      俞倾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原本她也应该跟于菲那样,忙到不可开交,没有下班的准点,拿提成拿奖金拿到手软。
      就因为她爹专横,把她职场的路给彻底断了,她现在只能暂时在傅氏集团的法务部谋生。
      谁知傅氏法务部的水也深,又浑。
      好在,她遗传了她爹的能屈能伸。
      日子勉勉强强过得下去。

      临走前,俞倾又去看看她那些限量版宝贝,想着期货账户的余额,真怕有天落魄到要在这里开直播卖这些限量包。

      锁上门,俞倾去傅既沉住处。
      外头,天色已黑,凉风嗖嗖,她把西装拢拢。

      今天没什么要忙,俞倾在外面吃过饭,沿街随意逛逛,什么也没买。
      没舍得打车,她坐了地铁回去。

      破天荒,傅既沉主动给她报备:【十一点到家。】

      合着他今天就没出差计划。

      傅既沉原计划要去上海,不过临时有变。

      今晚他约了银行的几个人,同去的还有傅氏集团财务的二把手,乔洋。
      他看中两块地,在北京不同区。其中有块被称为地王,估摸着拿下来要五百亿。

      饭局上,有人打趣:“我说老二呀,你这是打算跟秦墨岭刚到底?那块地王,我听说秦墨岭也看中了,跟你一样,决心要拿下。”

      傅既沉,在傅家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个哥哥。

      傅既沉掸掸烟灰,“他看中了也白搭。”
      饭桌上有位长辈,跟傅既沉父亲私交不错。他说教起傅既沉从不避讳:“你看把你狂的,切忌轻看对手。”

      乔洋慢悠悠喝着果汁,她没多嘴,安静听着。今天这个饭局更像朋友小聚,没人劝酒,说话也随意。
      他们口中提起的秦墨岭,跟傅既沉差年纪相仿,秦氏集团的少东家。

      他们还在聊秦墨岭,有人跟傅既沉半开玩笑道,“你处处找秦墨岭不痛快,是不是年轻那会儿,他抢了你女朋友?”

      傅既沉笑,随意扯一句:“是我抢了他媳妇儿。”

      几人边调侃,边喝酒。

      乔洋最清楚,他们的恩怨不是因为女人,傅既沉没进傅氏集团前,自己创业,被秦墨岭坑得不轻。
      不但公司破产,还背了一身债。
      傅既沉这人,最记仇。
      秦墨岭给他一次不痛快,他会十倍返还。当初傅既沉收购朵新饮品公司,也是跟秦氏集团控股的饮品公司竞争市场。
      这恩怨断断续续快六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了结。

      快十点半,饭局结束。
      送走客人,傅既沉跟乔洋最后下楼。

      傅既沉今晚喝了三杯红酒,有一点点上头,他松松领带,转头问乔洋,“让司机送你?”
      乔洋拒绝了,“不用,我开车来的,没喝酒。”

      走出酒店,傅既沉的车已经在门口候着,他叮嘱乔洋:“开车慢点。”
      乔洋点头,挥挥手。

      到了车上,傅既沉扯下领带,把衬衫纽扣解下两颗,终于喘过气来。

      到家,楼下客厅没人,俞倾的包懒洋洋斜在沙发上。
      他倒了杯水,上楼。
      手机振动,是乔洋:【我到家了。】

      这样的短信,傅既沉感觉没什么好回,直接退出对话框。

      书房门半掩,灯亮着,在走廊上斜铺了一小片。
      俞倾每晚都看书,金融类,会计类,法律类。

      傅既沉用膝盖顶开门,他倚在门框,好整以暇望着埋头认真的女人。
      俞倾早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她正好看到法律期刊上最新一个知识点,暂时没空搭理他。

      傅既沉握着水杯,像品酒那样,一口一口轻抿。
      别人找女人,是为了放松,舒心,他这是找了个祖宗回来供着。

      最新一期看完,俞倾合上期刊,单手托腮,冲他抛一个媚眼,“今天谢谢你的衣服。”
      傅既沉起身,走过来,“你谢谢我衣服,对我衣服说去,你对着我说什么。”

      俞倾瞅他,“你这是跟我兴师问罪呢?”随着他走近,周围弥漫了淡淡的红酒味。

      傅既沉靠在桌沿,“我有这么闲?”

      俞倾甩掉拖鞋,抬腿,两脚踩在他小腹上,往后一靠,慵懒躺在椅背里,“你就别嘴硬了,我今晚要真不回来,你不得抹眼泪呀。”

      傅既沉轻笑,眼里尽是揶揄。
      他捏着她下巴,两指轻轻挤开嘴唇,把水杯送到她嘴边,喂了她几口水,“是不是渴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俞倾正好口渴,捧着他杯子喝了大半杯。看在水的面上,她没再跟他闲扯一些有的没的,“他是房东儿子,有客户要看房。”

      简单一句话,傅既沉明白了。
      她的房东要卖房子。
      至于她那些东西要不要搬他这,还是另租房,租哪里的房,他不关心,也不过问。
      没那个习惯。
      随便她。

      他瞥到桌角那本法律期刊,硕与律所的专业期刊。

      在律界,硕与律所是大咖,也是年轻律师最向往的律所之一。

      “想去?”他搁下杯子,拿起期刊翻了两页。

      俞倾反问:“你说呢?”
      原本她从国外回来就是要供职硕与律所,双方连待遇都谈妥,结果还不等她入职,被她亲爹给搅黄。

      她从傅既沉手里抽过期刊,丢一边,“睡觉去。”

      傅既沉瞧出她眼底隐隐的失落,这是她很少有的情绪,“按理说你的教育背景,应聘硕与绰绰有余,怎么就到傅氏法务部了?还是个管理合同的岗位。”

      其实她应聘的并不是现在这个岗位,她原来岗位被主管换了,换给下午在茶水间嘲讽她的那位同事。
      就连小池都看出,主管做得过分,明明新同事自身硬件条件达不到那个岗位。
      这些糟心事不提也罢。
      反正哪里都有不公平。
      她没跟傅既沉说她受到的不公待遇,像他们这种劣质塑料情侣,没必要给对方添麻烦,相处舒适最重要。

      俞倾假笑:“被你迷住了呗,无限沉沦,不思进取,不要事业要男色。”
      这番不走心的彩虹屁,傅既沉自然不会当真,“你这张嘴不做个诉讼律师,可惜。”

      “傅总,您谬赞了。”
      俞倾怕傅既沉怀疑她家世,如果失去这份工作,她没法跟她爹一抗到底,她正儿八经的表情,解释为何不去律所。
      “像我这样没背景的,都是干最累的活,拿最少的钱。我得先积累人脉,就比如,我上班认识了你,以后我要跳槽到律所,就能从你这里拿到一些并购,上市之类的项目。不然没案源,我不得饿死?”

      听上去好像是那么回事,这年头,不管在哪行,没有资源,很难出头。
      傅既沉幽幽道:“所以你管这叫积累人脉?”

      “嗯哼。”俞倾点头。

      傅既沉轻哂,他细细品味积累人脉这四个字。

      俞倾把脚从他身上拿下来,她关了电脑,回卧室。

      傅既沉跟在她身后,也回房。
      走到门口,他关灯。

      俞倾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不满:“你干嘛呢!”

      傅既沉把她拉怀里,“我得让你知道,你跟我之间,和你所谓的积累人脉,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俞倾:“......”

      过了会儿。
      “傅既沉,你不要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傅既沉:我省电关个灯,怎么还上升到人身攻击了。
    *
    本章2分留言都送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