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腰控

作者:执葱一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细腰

      服务员将人带到以后,包厢的门缓缓阖上。
      
      顾延之本来还想要询问辛葵到底怎么了,在刚刚听到推门而入的声响时,直接抬眸望了过去。
      
      贺云沂冲顾延之略微颔首,大迈步走过来。目光触及到他身侧,稍稍顿了顿。
      
      顾延之身旁罕见地带了个姑娘。
      女孩俏生生地坐在那儿,黑白分明的瞳眸,此时此刻正望着他,眼神直愣愣的。
      
      “怎么迟了这么久?”顾延之说。
      
      贺云沂眼神从辛葵的脸上移开,略微活动了下筋骨,语气淡淡,“堵车。”
      
      顾延之抬手,随意地示意了下周遭的位置,也没起身,“你先入座,等会儿我们点菜。”
      
      华安庭成的包厢空间偌大,桌子呈圆形。不过有部分桌面都用不上,近半个圆弧上摆放的都是鲜花和凿以假山流水的璧景,占据的满满当当。
      能够给人留有的座位实际上也不太多,只寥寥几个雅座。
      
      顾延之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排布的局面,他没太放在心上,只随意道,“你坐我们旁边好了。”
      
      话音刚落,贺云沂就顺着他自己刚刚走进来的那个方位,绕过桌边圆弧,直接停留在了辛葵旁。
      
      自从方才到现在,辛葵愣是没吭声。
      作为一个蔫蔫的小鹌鹑,她所有丧淡的情绪都飞向了天际。
      
      现在的她是一个旁观者,将全程尽收眼底。
      就这么看着贺云沂推门而入,和顾延之交流,而后一步又一步地靠近。
      直到——他迈到了自己身侧。
      
      贺云沂的手搭在红绸的椅背上,腕骨微突,虎口处的线条十分流畅。
      细看,上面还缀有一颗淡淡的桃花痣。
      
      没有询问,也没有半分犹豫,贺云沂直接拉开椅子,径自坐了下来。
      是挨着她的座位。
      
      辛葵:“……”
      顾延之:“……”
      
      顾延之让贺云沂随意坐,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招呼。贺云沂怎么着也应该坐在他身边,这是理所当然的既定事实。
      更何况,在顾延之的印象里,以往也从未见他身边有母蚊子的身影出没。
      然而眼下,两人之间却隔了个辛葵。
      
      似是看出了顾延之的疑惑,贺云沂言简意赅,“那边不方便。”
      
      刚才顾延之先行要了些小点心,因此,用以服务而行且方便客人用餐享受的台架,自然而然被服务员推到了他的身侧。
      直接迈过来的话不太可行,还得绕个大圈,确实不方便。
      
      顾延之沉沉看了贺云沂两眼,也没再就此多说什么。
      
      “好久没见,先祝贺你了,二连奖项。”
      
      “嗯。”贺云沂应了声,视线不经意地撂过辛葵,嗓音缓缓,“不介绍么。”
      
      顾延之到了现在才想起来这一茬,“这我表妹,辛葵。她今天来公司,我就顺便带她过来,一起吃顿饭。”
      
      辛葵被点到大名,只匆匆地朝着贺云沂点了下头,算作是打招呼。
      而后……丝毫不为他人所动。
      
      介绍什么啊介绍,贺云沂之前和她遇见这么多次了,就还需要介绍!!!
      
      看来顾延之再怎么大魔王,也还是斗不过贺云沂。
      对方明摆着要趁此机会打探一通,而后顺势揪出她的葵花底盘,要她付出代价。
      
      要是他和顾延之说了她之前做的那些事儿……
      辛葵设想了一万种自己被骂到痛哭流涕的可能。
      
      “……”
      她像是大梦初醒一般,拼命晃了晃小脑袋,企图将自己带离这个世界。
      
      这种时候,还是装傻比较好。
      辛葵眼观鼻鼻观心,开始自己抠自己的指甲玩。
      
      空气中的凝滞太过于明显,顾延之莫名感受到了一种不可说的气氛。
      他皱了皱眉,“你俩之前认识?”
      
      ——“不认识!”
      ——“嗯。”
      
      前者声调稍高,略有些激动的,是辛葵。
      后者声线平而缓,清凌凌的,是贺云沂。
      
      这下轮到顾延之诧异了,以往他对于这些都丝毫不感兴趣。
      此刻像是上纲上线的领导,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你们俩怎么回事,到底认识还是不认识。”
      
      “之前颁奖典礼上遇见过。”贺云沂觑了一眼身侧一动不动的女孩,回应了一句,算作是解释。
      
      而后,不容被询问的机会再次插|入,贺云沂缓缓开口,“时间不早了,我不能待太久,点菜吧。”
      
      ---
      
      熬过最初的煎难,到了此刻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轻松。
      辛葵明显心情放晴不少。
      
      “你吃什么?”顾延之跨过辛葵,将视线投向贺云沂。
      
      “随意。”贺云沂说着,半阖住眼。
      他最近忙,今天也是特地抽空来见了朋友。
      
      “行。”顾延之叫了服侍生进包厢,开始细致询问菜品里的食材。
      
      “如果有海鲜之类的,就让后厨将每一例都替换成其他的菜食,替换不了的,就做些小女孩喜欢的吃食。”
      
      辛葵有点儿不同意,在这个时刻插了嘴,“我喜欢麻辣味儿的,偶尔一点点也没关系啦。”
      
      顾延之当机立断地拒绝,“你海鲜过敏,命还要不要了?”
      
      这样还不够,顾延之继续补充道, “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小学二年级肿成猪头的那副样子。”
      辛葵海鲜过敏,浑身会起那种红彤彤,密密麻麻的小疹子。她小时候就不幸中过招,虽然每次病发的部位都不一样,但是肿成猪头的那般模样,绝对是足以刻在耻辱柱上,堪称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服侍生了解了下大概,频频点头,“好的。那我们将您所有菜品里的海鲜,都换成牛肉,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
      
      “嗯,就这些。”顾延之定夺下来后,没再给辛葵补充的机会。
      
      “你能不能小小地闭个嘴啊。”辛葵小声逼逼,凑过去,拽了拽顾延之的袖子。
      顾延之刚刚是生怕这个包厢里的人都听不见吗!
      
      事实证明,还真的是听见了。
      预感之中,辛葵带着点儿内心陡然升腾而起的冥冥,稍稍侧过头来。
      
      方才刚在闭目养神的贺云沂,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
      眸中像是带了点笑意。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像是对刚才的那个话题心照不宣一样。
      
      辛葵只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愈来愈高,整个人像是蒸炉里烧开的水汽。
      还没等到水汽扑顶,“咕噜咕噜”出音。
      包厢的房门再次被推开了。
      
      “您们刚刚要的葵花籽。”服侍生留下了一盘葵花籽,转眼便走了。
      
      辛葵望着精致玻璃盘中,隐隐散发出奶香的葵花籽。
      很没出息地,瘪了瘪嘴。
      
      什么时候吃都可以,就是不能在有贺云沂时候吃。
      
      这会儿,她感受到了身旁人的动静。
      辛葵再一次,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扭过头去。
      
      贺云沂末尾稍狭的眸敛着。
      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
      
      贺云沂和顾延之不算从小相识的那类朋友,两家父母虽相识,但两人的友情,还是从贺云沂入圈以后才建立起来的。
      偶尔约个饭,相处的还算不错。
      
      两个人聊得来,也有共同的话题。
      他们在交谈的时候,辛葵就在中间,默默地低头吃饭。
      
      当然了,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泄愤。
      她吃一阵子,就要搁下筷子,剥几颗葵花籽,悄悄地,带着劲儿嚼碎。
      
      不过一码归一码,这大酒店里的葵花籽,喷香十足。
      是那种本身自带的甘甜,抹了奶油酱翻炒,颗粒又饱满,油津津的。
      
      辛葵吃到最后,觉得很是满意,为了满足自己的小口福,又额外加了一盘。
      可以说是专攻于此了。
      
      两个年轻男人的会晤,话题不外乎都是那些正经的事儿,涉及到圈内和圈外,范围很广。
      自然而然没将辛葵带上,当然,她看起来也不怎么想。
      
      吃到后半程的时候,顾延之的手机频繁作响。
      他看了一眼,默默地又将手机放了回去。
      
      “你电话又响了,为什么不接啊?”辛葵好心提醒顾延之,以为他这次没听到。
      
      顾延之照旧没理,等到那通电话响了三遍,复又归于平静的时候,他才起了身。
      “我出去打个电话,你们慢慢吃。”
      
      顾延之一走,偌大的包厢只剩下两个人。
      
      “你很喜欢吃这个?”
      
      耳畔响起清而醇的嗓音,辛葵“啊”了声,转头望着贺云沂,不明所以。
      
      见她看过来,贺云沂指了指葵花籽盘。
      
      “还……行?味道真的还挺不错的。”辛葵眨眨眼,“你要不,也来点儿?”
      
      贺云沂没应,他侧过身来,微微弯着腰。
      霎时间,清冽好闻的气息,铺天盖地卷过来,将人湮没。
      
      这个角度,让辛葵的视野里只满满承载了一个他。
      眉骨优越,鼻梁挺而直,再往下是薄的唇。
      
      没等辛葵细想,他缓缓出声。
      “你微信名片给我。”
      
      “啊……”
      ——辛葵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他说微信名片。
      脑海里像是电影放映,划过一帧帧的猜想。
      然而没有捕捉到任何,可以有所定格的画面。
      
      贺云沂抬眸望向她,“不是说要给我买一百包的葵花籽?”
      
      随即,他修长明晰的手反叩而落,在桌角点了点,“我等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秃头葱:不是。
    秃头葱:明明要个地址就ok的事儿,怎么还得寸进尺了呢!
    贺云沂:闭嘴。
    秃头葱:……被凶了QAQ
    来啦来啦此章200个随机红包儿!感谢在2020-06-27 00:42:02~2020-06-28 00:54: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月月半、乐丶小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了个咪的QAQ 32瓶;乖羔羔 30瓶;现女友pgt、叶子 3瓶;小气鬼、温景、乔乔乔乔乔乔 2瓶;我是人间小美味、我就是我、废皮、wanniu、小张、Li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