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救了大佬之后

作者:褚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懂事的小妹妹而已

      警察也没让他两去警察局,直接在酒店问了相关情况。
      
      原来,就在何恋世自杀的那条河死了一个人,是被人杀了抛弃在河里的。
      
      公园那片地的监控不多,警察对凶手抛尸的地点不清楚,所以只能找公园附近的人询问。
      
      他们在为数不多的在监控上看到何恋世在河附近出现过,还跟死者聊过几次天。
      
      何恋世跳河他们也在监控上看到了,被一个男人救起,正好,男人他们认识,是莫厌生。
      
      莫厌生是商圈的大佬,经常上电视新闻,算个公众人物,他们自然认识。最近来南城跟政/府合作一个项目新闻也有报道。他们一打听到莫厌生下榻的酒店,就找了过来。
      
      本来想问问莫厌生何恋世的下落,没想到何恋世就在他这儿,倒省了他们再找人的麻烦。
      
      警察进来房间,四人坐在沙发上,他们随便问了问莫厌生一些问题,就转向了何恋世。
      
      莫厌生的行程媒体多有关注,他们很容易查到,根据尸体报告的死亡时间来看,莫厌生那天在与市/长等一些领/导在一起,没有作案时间。
      
      女警察拿着本子,正经严肃地问:“名字?”
      
      “何恋世。”
      
      女警察下笔的手顿了顿,心中吐槽,家长取名也太不走心了吧。一旁的莫厌生听到何恋世的名字,不由挑眉。
      
      女警察写好“何恋世”,有些不相信,让何恋世确认,看到何恋世点头,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家长神经太大条。
      
      “职业?”女警察问下一个问题。
      
      何恋世皱眉,想不出要回答什么。她大学毕业一年,还没去找过工作。
      
      “无业游民。”见何恋世久久不答,莫厌生直接替她答了。
      
      在他看来,有时间自杀大概是没事可做太闲了。
      
      “怎么说话的呢,你怎么尽爱管闲事,”何恋世不满他的插嘴,又对着女警道,“包租婆。”
      
      莫厌生俊眉一挑,生出果真如此的感觉。给何恋世的情况做了个总结,生活□□逸,碰到一点事就活不下去。
      
      何恋世现在的房子给别人租着,说包租婆也没毛病。
      
      “你说你见过这个男人是不是?”女警察拿出死者的照片。
      
      何恋世看着照片上的人缓缓地点了点头。她表面看起来没有异色,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照片上的人她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张,让她喊张叔。
      
      她本来几天以前就应该死了的。
      
      她前几天来到了南城,去公园,坐在她今天自杀的那条河旁边的长椅上,本来想要起身跳下去的时候碰到了张叔。
      
      他生的比较胖,心宽会胖吧,性格很开朗,看到何恋世坐在那主动打招呼,跟她聊起天来。
      
      张叔问何恋世的年龄,得知她也22岁立马来了劲,原来她有一个女儿也是这么大,她最近要生日了,他想不出要她送什么,希望何恋世给她参考参考。
      
      张叔在,何恋世也不好自杀,帮人挑个礼物也没什么,所以答应了他的请求。
      
      何恋世认真地跟跟张叔讨论了很多礼物,何恋世还教张叔去购物网站挑一些附近实体店没有的独特东西。
      
      张叔对要送的礼物很慎重,一时半会挑不出来,得知何恋世没事,所以天天固定时间拉着何恋世选礼物,可是一连几天都没选好。
      
      三天前,张叔总算跟何恋世讨论出几个满意的礼物。因为他身体不好,出来时间不能太久,到了他每天固定的回家点了,他怕女儿担心没有再挑,打算第二天再最终敲定。回家前希望他希望何恋世第二天再一起商量讨论一下。
      
      何恋世能帮到他,当然开心,自然答应。
      
      但是,第二天,何恋世等了一天,他没来。第三天,她依旧等了一天,他依然没来。到了今天,她等到了中午,他依然没来。她觉得他是不需要她了,所以没有再等,实行了她推迟了多天的自杀计划。
      
      没想到自己被人救起,还要耽搁几天才能死亡解脱。更加没想到,张叔竟然是被杀害了!
      
      张叔临走前最后跟她说的话来不上了心头。
      
      “唉,泠泠谈男朋友了,我也老了哟身体也不好,也不知道还能给她过多少个生日喽。时间不等人啊,女大不中留。”
      
      “泠泠还说我今年的礼物又会是小兔子小熊什么的,”他哈哈的笑了一声,满脸得意,“她想不到吧,今年有个好心小姑娘给我出主意,我等着看她惊喜的表情。她今年一定会比以往更喜欢的。”
      
      何恋世当时高兴自己帮到了他,心里也很动容,感到人世间那么一点温暖。
      
      她想到了她的外婆,她外婆虽然严肃不爱说话,但每年的生日礼物都是精心准备的,处处透着关心。
      
      张叔满是活力的音容相貌仿佛在眼前,何恋世喉咙紧了紧,因为张叔退却的一点绝望又回来了,甚至比原来更大了些。
      
      听张叔说,他女儿还有好几天才生日。没想到前几天还感叹不知道能陪女儿过多少次生日,转眼,最后连一次也没过上。他想炫耀的小心思也再也得不到满足了,他的礼物也永远送不出去了。
      
      为什么人生总是充满遗憾和绝望呢?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呢?你和他的关系是什么呢?能具体说说吗?”女警问。
      
      何恋世当然知无不言。
      
      警察了解过情况后,没多留,很快就走了。
      
      下电梯去酒店餐厅吃饭的时候,莫厌生敏锐地察觉到何恋世的心情不好。
      
      经过短暂的相处,莫厌生大致摸清了何恋世的性格。你不跟她说话,她绝不会主动跟你说话,很好地贯彻沉默是金这个原则。
      
      但是,她不爱说话,脸上是宁静平和的。此时她依然不说话,却焦躁了许多,浮躁时不时在脸上闪过。
      
      一路无语,两人到达了餐厅。
      
      刚坐下椅子,何恋世内心实在不宁,对着莫厌生道:“我去洗手间一趟。”
      
      说着站起身就朝洗手间走去。
      
      “等下。”莫厌生叫住了她,何恋世转过身轻轻地皱了皱眉,以示疑惑。
      
      莫厌生手指点了点桌子,似乎思索了一会:“没事,去吧。”
      
      酒店有监控,跑了也挺好找。
      
      .
      
      “系统,为什么张叔会被杀害你不告诉我?”何恋世站在厕所隔间询问系统。
      
      “什么都告诉你岂不是乱了套,这个东西才不能告诉你。而且我知道的也是模模糊糊的好吧。”
      
      “那杀害张叔的人是谁?”
      
      “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侦探。”系统声音懒懒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你一定知道的,你说过你可以知道别人的命运,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是不能泄露的事情。再说了,有你这个变数在,你接触过的人命数都会随着改变,对于你接触过的人,我看不准的。”
      
      “那总得知道一些吧。”
      
      系统本来想拒绝回答,但随之一想,又改变了主意:“哎呀,具体的杀人凶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如果你触发了契机我就会知道一些线索的,可以告诉你。”
      
      它真是太聪明了!它可以利用何恋世想找出杀人凶手的希望来延续她的生念啊。
      
      只要凶手没抓到,她就会活着找凶手。虽然只是暂时的办法,但过了一段时间再想其他办法嘛。反正失败也不是一两次了,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什么契机?”何恋世问。
      
      系统心中一喜,上钩了,它平复下心情,说道:“比如遇见凶手的亲人朋友什么的,虽然我不知道凶手本人,但我会知道他们跟凶手有联系,到时候你顺着这些人查下去就行了。”
      
      何恋世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真珍姐,别生气,我看江潼路就是故意压你的戏的,你已经很棒了。江潼路仗着演了几部戏故意为难你一个电影学院毕业的新人着实可恶,jian人一个!”
      
      正当何恋世打算出去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着她们的话语,何恋世也不好出去了,只好等着她们走掉。
      
      “真珍姐,江潼路那jian人这么嚣张你一定给点颜色瞧瞧!”
      
      “谁是你姐啊!大姐你们比我大多了好嘛!”接着一个不满的女声响起,显然是个暴脾气。
      
      “啊,你看我这嘴不会说话,对不起,何小姐。”之前的女声响起。
      
      “听说江潼路对莫总别有企图,何小姐我看她就是嫉妒莫总对你特别对待,故意为难你!”一个女人忙扯开话题,打圆场。
      
      “凭她?”被称之为何小姐的人嗤笑一声,“也配!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对啊!她江潼路不过是一个娱乐圈小明星,莫总怎么看得上,只有你这样的千金小姐才配得上莫总啊。”
      
      “标榜自己冰清玉洁,暗地里也不知道跟过多少人呢,哪能跟你比。”
      
      听着她们的恭维声,何真珍心情总算好了点。
      
      真是气死个人,什么破导演非要什么双女主,还尽指责她的不足,也不看看是谁给她撑腰,要不是莫氏投资,也不看看他的电影还能不能拍得起来!
      
      随后他们三人又骂了几句江潼路,声音逐渐远去。
      
      何恋世等了一会,确认她们走远了才出了隔间。
      
      时间已经过了挺久了,何恋世洗完手就快速出了洗手间。
      
      去餐厅路上过转角的时候,何恋世突然感受到一股大力撞了上来,来人匆匆忙忙的收不住脚,何恋世躲避不及,额头一疼,退后了好几步,她下意识的说了对不起。
      
      “呀!谁啊!我新买的裙子!”
      
      听到声音,何恋世抬起头来。
      
      来人瓜子脸大眼睛,长发及腰,是一个美人,是温柔美丽的长相。不过她眉宇间都是凌厉傲气,与长相不是很搭。
      
      她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漂亮夹子,想来就是那个夹子刮到了何恋世的额头。也不知道什么材质,何恋世觉得额头一定被割了一条口子。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流苏裙。此时,裙子上有一团褐色的污渍。
      
      “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很贵诶,你知不知道!”白裙子女孩眼含怒气看了何恋世一眼,“看你样子也赔不起!”
      
      两人都是过转角,来人还是匆匆忙忙的,自己撞着了何恋世,这根本不是何恋世的错。按理说,还是她的错才对,匆匆忙忙收不住脚让何恋世平白被撞,还伤了额头。
      
      何恋世不喜欢跟陌生人多有接触,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又说了声对不起,想绕过她走人。
      
      “真是的,晦气!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就想这么走了?”来人显然不觉得自己有错。
      
      看着白色裙子女孩盛怒的脸,高高在上的眼神,何恋世突然脑袋发懵,脑海里闪过都是不屑一顾的大笑,看不起的眼神。她心跳控制不住的加快,话也说不出来。
      
      她最害怕陌生人的咄咄逼人了。一次次都让人心惊胆颤。
      
      “怎么不说话,傻了呀!”白色裙子女孩不依不饶。
      
      何恋世呼吸不自觉的加重,冷汗直冒,全身发凉。
      
      “真珍!你在做什么呢?”突然一个男声响起来。
      
      白色裙子女孩看到来人,嘴巴一瘪,指着衣服上的污渍:“哥,你看,新裙子就被她给毁掉了。”
      
      男人看了一眼何恋世,对着叫真珍的女孩缓缓道:“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你毛毛躁躁,动作匆忙撞着人了,你走路慢点,能撞着人家,能毁了衣服?”
      
      他还不懂何真珍,得理不饶人的性子。
      
      “哥,你怎么向着外人啊!”
      
      “错了,我向着事实。跟这位朋友道个歉。”
      
      何真珍看了一眼何恋世,没说话,哼了一声,走了。
      
      看着何真珍走了,男人走到面色苍白的何恋世面前:“你怎么了?还好吧?她吓着你了?”
      
      何恋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我叫何真霖,是她的哥哥,我妹妹自小被家里宠着,性格比较娇纵。我代她向你道歉,对不住,冒犯了。”何真霖语气真诚。
      
      此刻何真珍走了,何恋世的心理压力瞬间少了,缓了缓,好了点,对他点了点头:“没事。”然后就打算走了。
      
      这时候莫厌生迎面快步而来,紧皱眉头,似乎还含有怒气。看到何恋世在前方,步子慢了下来,到了何恋世面前,眉目舒展,调侃道:“我以为你又去河边了呢。”
      
      何恋世看了眼他:“放心,我还记得你的钱。”
      
      “你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找你好联系。”莫厌生拿出手机道。
      
      何恋世摇了摇头:“我是不会给坏人电话号码的。”
      
      莫厌生嘴角泛起微笑:“还记着。行,不给号码也行,以后不要乱跑,有什么事跟我说声。”
      
      “我有说我去干嘛。”
      
      “……”
      
      “你的额头怎么了?刚刚没有的。”莫厌生注意到她额头的小红痕,有血出来,但已经凝固了。
      
      何真霖听着,才注意到何恋世额头上的伤口。
      
      “不小心弄的。”何恋世随口回答。
      
      “什么东西刮的,有没有锈?”
      
      “没有。”何恋世想了想。
      
      莫厌生点头没问了。
      
      “你也在?”这时莫厌生注意到了一旁的何真霖。
      
      “总算看见我了,”何真霖笑道,“你以前可从不会有了姑娘忘了朋友。怎么,单身这么多年终于舍得交女朋友了?”
      
      “一个性格任性不懂事的小妹妹而已。”莫厌生收起手机,声音散漫。
      
      莫厌生看了一眼何恋世,也没避讳,直接道:“我要的女朋友可不是这样的类型的,起码大方善解人意才行。”
      
      “小妹妹?切,你才没那么好心!”何真霖拉着莫厌生悄悄道,以免莫厌生再说出什么伤小姑娘的心,那个女孩子愿意听到自己不好,虽然何恋世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莫厌生声音也小了下来,有些烦躁,突然想抽烟,他戒掉烟以后,已经许久没想起了,“今天上午路过河边看到这小妹妹跳河,顺手救了下来。”
      
      “好好的,为什么自杀?”何真霖收起了调笑的心思。
      
      “没问,她家不在南城,估计跟家里闹别扭出来了。”
      
      何真霖点点头。
      
      “小妹妹,走吧,吃晚饭。”莫厌生转头对站着发呆的何恋世说道,招手示意她跟着。
      
      何恋世跟了上去。
      
      “看起来挺乖巧的一人啊?”何真霖看了一眼乖乖跟着他们的何恋世,小声道。
      
      莫厌生嗤笑一声:“你是没看到她向死之心的掘强,念头还没打消。”
      
      “你打算怎么做?”
      
      莫厌生耸耸肩:“能怎么做,找个时机问问来龙去脉再做打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时候不应该发文,田虎都可以明白的道理!我这个蠢笨的家伙!
      竟然选择在这段时间发文!我真是太聪慧了!我比田虎还聪慧,真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