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一碗又一碗的汤药喂进裴洛洛嘴里,可是根本不起作用。她觉得自己的精力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她转过头,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付少成的样子了。刚出生的小婴儿,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在偏殿开始哭闹起来。
      
      “少成。”裴洛洛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
      
      付少成看着裴洛洛,凭直觉认为她在叫他,分开众人走到她跟前,太医这才发现皇帝一直在内室里,瞬间有些慌乱,但是救人要紧,在严礼的带头下,一个个就当没看见一般。
      
      “千万不要恨蛮蛮。”裴洛洛说,“答应我,他是无辜的。”
      
      付少成半跪在床前,看着裴洛洛越发苍白的脸,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
      
      裴洛洛伸出手,擦了擦他脸上的眼泪,说:“别哭了。今天是你的生辰,得高高兴兴的,知道吗?”
      
      严礼在一旁站着,忽然觉得鼻子一阵发酸,他起身走出了内室。
      
      一会儿,严夫人走了进来,看着付少成,说:“现在还有一招,施针,您看行吗?”
      
      付少成赶忙点点头。
      
      严夫人让太医们都离开,自己拿出银针,动作利落。一个时辰以后,严夫人送了一口气,说:“血止住了。”
      
      付少成也松了一口气,他看着裴洛洛,发现她仍然紧闭着双眼,说:“可是洛洛还是没醒。”
      
      严夫人走过去看了看,说:“失血过多造成的,已经止血了就没事儿了。让她睡会儿吧。”
      
      付少成却舍不得离开,他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天色微亮,张福英再三催促,他才换衣服起身离开。临出门的时候,他对着严夫人深深地作了一揖,慌得严夫人赶忙站起来还礼。他又看了眼睡着了的蛮蛮,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才转身走了出去。
      
      太医院的太医忙活了整个晚上,也是累得头昏眼花,好在人救回来了,又得了不少赏银。当值的接着回太医院,顺道跟严礼请教一下医术,不当值的就回家补眠。这一夜,精神紧张啊。
      
      承恩殿的静妃生了三皇子,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臣们不清楚内情,看着付少成憔悴的样子,只当是静妃深得圣心,让皇帝惦念为了一个晚上。魏国公齐国公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尤其是魏国公,对于他来说,这个孩子可是一个很大的危险,太子未立,一切都充满了变数。
      
      况且,这个孩子的生辰又如此凑巧,他决定回去让自己夫人跟闺女说一声,没准裴洛洛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也说不定。
      
      齐国公的想法跟魏国公不太一样,他一直盘算着把庶出的小女儿送进宫去,生下一儿半女,家里有个保障,也有个奔头,现在,凭空多了一个巨大的威胁,换谁也不会开心。
      
      范丞相倒是高兴,祝贺得无比真诚。一个母家等同于没有的皇子,对比一个母家实力强大的皇子来说,对于朝廷,才是最好的选择。他看了一眼魏国公,又看了一眼陆达,心里的天平稍微偏了偏。甭管什么前朝血脉,反正小皇子姓付。
      
      付少成在上面把群臣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都是一群老奸巨猾的狐狸,装什么本性纯良的小黄狗。他敢保证,过了洗三,这请封太子的奏疏,也就该上来了。
      
      安仁殿,赵秀这次终于忍不住了,手里的杯子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如意让小宫女打扫干净后,走到赵秀身边,说:“皇后娘娘息怒。”
      
      赵秀没说话,挥挥手让如意出去,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过了很久,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裴洛洛的命是真好,生的孩子跟皇帝的生辰是同一天也就罢了,连过程都跟皇帝的生母类似,只不过她命好,活了下来,赵秀忽然有些后悔之前没动些手脚。
      
      她叹了口气,付少成对于自己的生母,一直都是有一个心结。他总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出生,才造成了生母的死亡。她想,这些裴洛洛绝对能想得到,她也应该会做些什么。总之,付少成对于这个刚出生的孩子,感情是会很不一样的。
      
      付少成虽然担心裴洛洛,但是他仍旧顾忌赵秀的面子,晚上还是先去了安仁殿。赵秀带着瑜哥儿跟瑞哥儿正等着他,见他来了,赶忙起身行礼,说:“妾身恭喜皇帝再得麟儿。”
      
      付少成笑了,说着瑜哥儿跟瑞哥儿,说:“你们又多了个弟弟呢。”
      
      瑞哥儿年岁还小,听不太懂,只是四处张望了一下,也没见多一个小娃娃出来,不禁有些好奇,含含糊糊地说:“弟弟在哪里?”两岁多的小娃娃,正是可爱的时候,又赶上付少成父爱心起,伸手把他抱起来,说:“过些日子父皇带你去看弟弟。”
      
      瑜哥儿已经是十四五岁的少年,对很多事情都已经很清楚了,却还没学会隐藏自己的心思,他表情冷漠的看了一眼付少成,心里一直压抑着一句话,“父皇,瑞哥儿才是我弟弟。”
      
      他忍了又忍,终于面上挂起了微笑,说:“瑞哥儿又淘气了,有了弟弟就把哥哥我忘了,真让人伤心啊。”
      
      瑞哥儿听了这话,赶忙让付少成把他放下来,一步三晃地走了过去,抱住付景瑜的大腿,仰着头,说:“瑞哥儿最喜欢哥哥了。”
      
      付景瑜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惹得瑞哥儿噘着嘴跑到赵秀身边。
      
      赵秀摸摸瑞哥儿的头,说:“不说皇家,就是平民百姓人家,这孩子啊,也是越多越好。”
      
      付少成点点头。“皇后说的对。过两天就是洗三,静妃肯定是出不来,你看?”
      
      “静妃的孩子不也是要管我叫母后吗。都叫了母后,可不就也是我的孩子了。这事情,我怎么能不管呢,您就放心吧。”赵秀笑盈盈地说,“三皇子的生辰真好,跟您是同一天,静妃可是会选日子呢。”
      
      付少成听了这话看了赵秀一眼,她却装作没看见,仍旧继续说道。
      
      “静妃没有母家。妾身见她跟严夫人关系好,那就让严夫人代表母家出面就好了。说句实话,您也别不乐意,三皇子到底比瑞哥儿低了点,国公夫人不好请来,妾身就请魏国公夫人来,您看可好?”
      
      赵秀这一席话说的敞亮大度,付少成点点头,说:“还是你想得周到。”
      
      赵秀笑了一下,说:“这不就是妾身该做的吗。”
      
      吃过晚饭,付少成赶回承恩殿,裴洛洛还是没醒。严夫人一直没走,陪在她身边,生怕再出什么意外。付少成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严夫人,洛洛此番生产,怎么如此凶险?”
      
      “她啊,还是体格太弱。”严夫人说,“寻常妇人生产,都要在鬼门关走一遭,老话都说,儿奔生,娘奔死。况且静妃这身子骨什么情况,您又不是不清楚?”
      
      严夫人顿了顿,说:“老身今年也快四十岁了,有些话说出来也不算犯忌讳。这姑娘家,就怕在身子骨初长成的时候落下毛病。这是一辈子的病根,不好治。”
      
      付少成想了想,说:“皇后觉得蛮蛮的生辰太过凑巧。”
      
      严夫人听了这话眼睛都立起来了,说:“这话说得可真有意思。她又不是自己没生过,这算日子还不会是吗?拿自己跟孩子的命去搏个好生辰,这得是多狠心的人才做得出来的事情。”
      
      付少成觉得严夫人的话有理,刚才还满是对赵秀的愧疚,一下子就没了。
      
      “是我莽撞了。”付少成说。
      
      这时,裴洛洛动了一下,付少成赶忙走过去,半跪在床头,轻声地说:“洛洛?”
      
      半晌,裴洛洛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付少成,说:“你怎么在这儿?”
      
      付少成摸了摸她的头发,说:“我运气好,刚过来你就醒了。”
      
      裴洛洛不明所以看了他一眼,说:“什么意思?蛮蛮呢?”
      
      “你昏睡了一天了。”付少成说,“醒来以后就问蛮蛮,可见有了儿子,心里就没有我了。”
      
      裴洛洛笑了,伸手捏了捏付少成的脸,说:“吃儿子醋的人,好友没意思。一天不见,你怎么就憔悴成这个样子?”
      
      付少成把头凑到裴洛洛身边,说:“我快要被你吓死了。你知道吗?”
      
      这时,鲁妈妈带着乳母抱着蛮蛮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严夫人和半夏。
      
      “娘娘,小皇子睡得香着呢。”鲁妈妈说着让乳母把三皇子抱到裴洛洛跟付少成眼前。
      
      才出生一天的奶娃娃,皱着小眉头睡得正好,裴洛洛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说:“好像比昨天好看一点了。”
      
      付少成在旁边也点点头,说:“这小家伙折腾你一天,以后他要是敢对你不好,我就骂他。”
      
      “你敢。”裴洛洛说。
      
      看完小皇子,付少成让乳母把他抱回去。伸手接过半夏端着的碗,说:“来,喝粥。你现在太弱了,只能吃点好消化的。”
      
      裴洛洛坐了起来,看着付少成拿着勺子,小心翼翼地吹温,然后喂给她。
      
      “其实这些事情让半夏来就好了。”裴洛洛说。
      
      付少成没说话,只是一勺一勺地喂着她,等她吃完了。付少成把碗放了回去,坐在裴洛洛身边,又揽住她的肩膀,说:“洛洛,从昨天早晨到刚才,我都一直在害怕,怕你离开我。”
      
      裴洛洛把头靠在他胸口,说:“呆子。”
      
      这时,三皇子在旁边不合时宜的哼唧了一声,裴洛洛看了睡在小床里的蛮蛮,说:“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快不行了。”
      
      “所以你的话差点让我不知所措。”付少成说,“我当时甚至在想,如果太医问我保大保小,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当然是保孩子。”裴洛洛说,“每个母亲都是疼孩子的,不是吗?”
      
      付少成听了这话,忽然低头亲了她一下,说:“谢谢你,洛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现代医学早就没有保大保小这么一说了,因为医生都是默认未出生的孩子没有生命权,但是古代不一样,古代医疗极差,有时候孩子能活,大人活不了。
    在皇家,残忍的说,孩子比产妇更重要,所以遇到紧急情况,基本都是保孩子。
    而裴洛洛的那句话,对于付少成而言,这其实就是一场对于童年遭遇的救赎,他借助裴洛洛理解了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对裴洛洛以及他的孩子,感情是不同于别人的。
    求留言求收藏,爱你们



    太后难为
    基友的宫廷文。从深闺娇女到世人皆知的铁血手腕太后,一路艰难,却万分值得。集权争霸,恋爱带娃两手抓。



    夫人请上座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很甜哦



    楚城满目尽芳华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雕栏玉砌应犹在
    我的连载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