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年已成王

作者:梵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5(修改)

      chapter 05
      
      她的大半边脸颊尚留有地板粗糙面表的印子,表情挺平常。
      赵也白悬在嗓子眼的道歉因老板娘的惊诧没能出口。
      “小偷?怎么会有小偷?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刚!”小六没完全弄清楚状况,指向赵也白,“他!是他!”
      “不是他。”励如桑收回视线,转向小六的哥哥,“你过来的时候没撞上人?”
      他比老板娘早一步,摸黑走来的,估计正因为如此所以速度慢,灯亮起时她看见他恰好站在两层连接处的岔口。
      而这条走廊一共两道口,往106号房的尽头通向D座,往101号房这边数米外便是这个岔口,分别通向前台和二楼。
      小六的哥哥一脸状况外地摇头,看起来和他头上顶着的绿毛一般傻。
      励如桑于是抬头瞥一眼上方,转回来问老板娘:“有监控摄像头吗?”
      
      老板娘神情为难:“楼上确实还有两位客人。不过我们这里住的全是有身份和地位的老客户,极其重视个人隐私,只有外面的大门才有摄像头,我可以去看看是不是有外人跑进来。以前从没出过这种事。妹子你如果打算上楼捉贼,我实在没办法也不方便帮你,得你亲自去。”
      小六当着老板娘的面嫌弃质疑:“怎么还没摄像头的?那我们住在这里安全吗?”
      老板娘没变脸色,反而笑了笑,并未回应小六。
      
      励如桑则说:“我只是问问,没有摄像头就算了,我屋里也没什么值得小偷惦念的东西。确实不必劳师动众打扰其他人。”
      小六不思议:“姐姐你的心也太大了吧?”
      老板娘随之建议:“你还是检查检查有没有丢东西。”
      “好,我会的,谢谢。”励如桑撣了撣衣服上的灰,再问老板娘,“刚刚是为什么突然停电?”
      
      老板娘道歉:“房子建得早,电路比较老旧,每次人一多起来,尤其到了晚上供电量比白天大,偶尔会跳闸。”
      “怎么早不跳闸晚不跳闸,偏偏在有小偷的时候断电,被那个小偷逃跑。太巧了吧。”小六就差没直接说老板娘和小偷是同伙,倒将励如桑并不打算出口的疑虑道尽。
      励如桑也相信,谁碰上这种情况都会产生相同的怀疑。只不过她比小六要多怀疑一个人。
      
      始终在她眼角余光里当着背景板不曾说过话的赵也白此时忽然开腔:“你现在可以进来我屋里看看有没有其他人藏在里面。我不介意。”
      励如桑不由重新拿正眼望向他。
      这里的设计是每两间房的房门紧挨,才使得刚刚励如桑在102的门口和101的赵也白轻易交上手。
      赵也白将自己的房门敞开至最大,看着励如桑:“不是还有一种可能:我虽然不是小偷,但我和小偷是同伙,我掩护小偷逃进了我屋里藏起来?”
      励如桑无声与他对视。他明显是洞悉她的想法才有此提议,那双黑眸明亮坦荡。
      
      一般摆出这样的态度,别人肯定不好意思再进去搜。可励如桑举步进门去了,小六和老板娘皆意外。
      赵也白避嫌似的等在外面,视线追循励如桑的身影。
      励如桑很快出来,仍旧没理会赵也白,只对小六和老板娘说:“没人。”
      赵也白扬了扬眉角。她这话的意思和火车上她检查背包的原因一样。
      
      小六一改之前指认他为小偷时的态度,略显花痴:“他看起来就不像是同伙。”
      老板娘尴尬而不失礼貌:“妹子要不你也去看看我的房间?”
      励如桑适时结束这场插曲:“不用了老板娘,我没怀疑你。劳烦大家了,时间不早,都去休息吧。”
      言罢励如桑没管他们,率先回自己的房间。
      小六急急和她道晚安:“……姐姐我们明天再见!”
      励如桑寡淡地点一下头,瞥一眼还在看她的赵也白,关上门。
      
      赵也白眼神发暗,回头喊住了已经走开数步的老板娘。
      
      —
      
      励如桑确实没发现丢了东西,也没见自己的物品有违反她的摆放规律。说起来,她并不清楚那个人的真正目的是不是进来偷东西的,不是吗?
      因为胳膊的疼痛,她也无心再做进一步细致检查。
      没脱臼,但做抬起动作有点艰难,应该只是扭伤,还有就是肘上和小腿肚现了淤青红肿。虽然猜到赵也白当时已经手下留情,但那一瞬她真的感觉两只胳膊都会被卸掉。
      
      行李少的麻烦在这种情况下凸显,她没有药。她准备先去前台找老板娘要点冰块做冷敷,开门的时候赶上老板娘亲自找上门,不仅送来冷敷袋,还有红花油、跌打丸和喷雾。
      “我刚刚看你好像受伤了是不是?赶紧处理处理。”
      “谢谢,我用完就还你。”励如桑没客气,照单全收。
      “不着急,你用着,还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再找我。如果非常不舒服,我带你去诊所。”老板娘朝隔壁努努嘴,“那小伙子也怪糊涂的,怎么不看清楚人就动手——不过当时黑灯瞎火,也情有可原。”
      
      音量不低,隔着门板,不仅钻进赵也白的耳朵里,连电话那头的吕烈山也听见了,问赵也白是谁的声音。
      “民宿老板娘。”赵也白走离门口,挪步窗户前,当笑话讲,“在骂这里一个有眼无珠的住客。”
      吕烈山谈回正事:“怎样?见到人没有?”
      “见是见到了,但是取得对方信任的难度升级了。”赵也白五味杂陈。
      “出什么事了?”
      赵也白不知从何说起,挑开一缝窗帘,看着隔壁房间的窗户映出到外面草地上的灯光:“也没什么,算了,我会自己想办法。”
      
      —
      
      夜里励如桑睡觉时,发现腰也隐隐作痛。那是昨天赵也白按她在地时,用他坚硬如石的膝盖顶出来的。
      很久没这样受过伤了。
      
      喷完药,励如桑换衣服出门。
      小六专门等着她似的一下从103房蹦出来,自作亲昵地挽上她的手臂,普通话似乎比昨晚还要渣渣辉式:“姐姐,你也刚起床?昨晚睡得好吗?”
      偏巧是她受伤的那只胳膊,励如桑轻轻拂开:“还行。”
      小六未在意,依旧兴致高涨:“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我哥已经先去了,他说这里的早餐灰常不错!”
      励如桑没拒绝。
      
      昨天出门前她来使用洗衣服务时穿行过餐厅,环境比她预设得要好,窗明几净。
      不过人不多。
      励如桑首先扫视两桌她不认识的住客,然后留意到老板娘的女儿英拉和陪在英拉身边的男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老板娘的丈夫,因为和英拉长得太像了。不过老板娘的丈夫看起来不爱搭理人。
      老板娘正问励如桑和小六要不要吃腌面和三及第汤:“……我女儿娇气,嘴刁,一早起来挑食,只有从我祖辈学来的这一手能治她。还剩下一些,够你们尝尝。”
      “好啊,谢谢老板娘!”小六直接帮励如桑一同应下,拉励如桑去她哥哥那里。
      
      小六她哥哥就色彩鲜明地坐在英拉和她爸爸旁边的一张桌子。
      英拉的眼珠子滴溜溜追循励如桑。
      励如桑今天套了件长袖的防晒衣,没有招摇花臂,倒不担心自己当着人家父母的面吓到孩子。
      刚坐下,就见小六笑着又朝老板娘的方向用力挥手:“这边这边!来这边坐啊!”
      励如桑转头,不期然和赵也白隔空交视,她不动声色轻拧一下眉。
      
      赵也白在她们之后和老板娘讲完话,接受小六的邀请走了过来,落座到小六哥哥的身边,偏巧也是励如桑的对面。
      “帅哥哥刚起床?昨晚睡得好吗?”小六打的招呼和方才见到励如桑时别无二样。
      赵也白的回答则也和励如桑的回应相同:“还行。”
      小六紧接着照搬昨晚的自我介绍又向赵也白重复一遍,唯一的区别在于非常明确地追问赵也白的名字。
      
      “靓女怎么称呼?”这边小六的哥哥绿毛则对励如桑表现出兴趣,普通话没比小六好多少,语气稍显轻佻。
      “姓窦。”
      赵也白听入耳,同时回答小六说自己姓“戴”。
      励如桑闻言朝他侧目。
      小六立即自来熟一口一个“戴哥哥”,紧接着转向励如桑:“原来是窦姐姐。”
      “那我叫你豆子妹妹吧。”绿毛自作主张给励如桑安上昵称。
      “我比较习惯当姐姐。”励如桑唇边泛笑,捕捉到一旁赵也白似是而非的神情。
      
      见她难得又投注来目光,赵也白补上落下的道歉:“昨晚对不住。你的伤怎样了?”
      “没什么事。”励如桑客气颔首,“是我出手在先。”
      “对呀,戴哥哥你昨晚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小六崇拜惊叹,眼巴巴打量他紧实有力肌理分明的臂膀。
      “出门在外一点三脚猫功夫罢了,上不了台面。”谦虚完,赵也白继续和励如桑对话,“窦小姐昨晚的两手很漂亮。”
      励如桑抿着唇淡淡笑一下:“再漂亮还是不如戴先生你。”
      
      她小时候喜欢打着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的名义和人打架,家里人干脆送她去练跆拳道,还参加过一些比赛。长大后出于强身健体和兴趣的考虑,工作之余她又抽空找教练杂七杂八学泰拳、合气道、剑术等等。终归技多不压身。
      不过无论是不是练过、练得怎样,她很早就被教育,生活中真遇到事,为保自身安全,不应该逞强正面刚,逃跑才是上上策。所以昨晚误会小六和她哥哥跟踪她时,她根据情况先选择给老板娘打电话。后来和赵也白的交手完全是个意外,更没想到是个高手,直接将她打趴在地。
      
      赵也白又说:“是,你的力量和实战经验都不足,昨晚我如果就是那个小偷,你今天不会还好端端坐在这里。”
      和他前面的称赞之言连起来,先扬后抑的意味显而易见,之于两人并不熟络的关系来讲,稍许不礼貌。励如桑敏锐地感觉他话里有话。
      
      老板娘送了三份腌面和三及第汤。
      味道很正宗。励如桑未吝啬自己的夸赞,以回馈老板娘的款待。
      老板娘喜上眉梢:“你在梅州吃过?”
      励如桑点头。她父亲病故前是考古工作者,参与过几次田野调查、墓葬发掘工作。曾经她几次利用假期时间飞去父亲工作所在地。其中包括广东梅州。
      
      老板娘走后,赵也白又和她搭话:“听意思,窦小姐应该去过不少地方?”
      励如桑卷着面条:“是挺多。”
      小六强行插入自己的羡慕:“那窦姐姐很早就掌事了?难怪连同伴都不用能一个人来。我爸都看不起我和我哥,今年才松口放我们一起出门见世面。”
      励如桑没吱声。
      
      赵也白的下一句问话让她发现他引出话题的目的可能并不是同行之间试探底细——
      “那窦小姐对自己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像梅州这样记得当地的味道吗?”
      励如桑往他眼睛深处追寻。那种似曾相识之感又一次浮现。一时猜不透他意欲为何,她斟酌道:“我的记性没那么好。”
      “也对。”赵也白仿佛学了她的客气与疏离,低头吃东西,没再说话。
      
      绿毛看上了腌面和三及第汤,要拿自己吃到一半的西式早餐和小六交换,小六怎么都不肯,一顿早餐便在兄妹俩的吵吵闹闹中结束。
      餐具颇具分量,励如桑单手端起餐盘时有点晃。
      赵也白不由分说伸手来帮她一起拿走。
      励如桑没来得及道谢。
      
      小六问励如桑白天有没有什么安排。
      励如桑虽惦念昨天没逛完的收藏馆,但今天的身体状况确实不方便出门,况且今晚是拍卖会的开幕首场,她选择留在民宿养精蓄锐。另外一点考虑是,她如果说要出门,这对兄妹极大可能会再跟着。
      小六闻言抬手遮在眼睛上看看玻璃窗外升起的大日头:“那我也不出门了,听说这里的白天热得连摔个跤都能引发三级烫伤。”
      从偶尔的遣词造句,励如桑已发现小六的普通话学得其实挺深入。她对渣渣辉式普通话的听力倒也因为小六得到不小提升。
      
      摆脱小六回到房间,才清净没一会儿,她的房门又被叩响。
      从猫眼处看到来人是赵也白,励如桑犹豫了一下,一手拿一瓶防狼喷雾藏在门后,隔着链条扣锁开门。
      “戴先生,有什么事?”
      赵也白递出东西:“没想到能在这里再见到你。是你的,没错?”
      
      她在火车上丢失的那只烟盒。
      励如桑看他一眼,通过门缝接住:“万分感谢。”
      赵也白却没对烟盒松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摘取评论区“小蚊子6666”写的小剧场一则:
    小白:小姐姐,要谈个恋爱吗,每天直接摔地上的那种。
    桑姐:小哥哥,要谈个恋爱吗,克死老公的那种。

    第四章沙发奖和评论红包已发。今天的第五章依旧超过25字的两分评掉落红包。啾咪,晚安,明天继续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xiaoxiao0221、听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xiaoxiao0221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iaoxiao0221 15个;如果是筱、小蚊子6666、清醒的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iaoxiao0221 40瓶;30067845 1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