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前男友的修仙爸爸

作者:da青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白腾对着邱果果点点头,又回头看着邱赫辰申明:“我没有骗她。”
      
      邱赫辰深吸口气,对邱果果说:“果果,我是你大哥,我不会骗你。”
      
      白腾听了这话,目光淡淡撇向他问:“真的?”
      
      邱赫辰见白腾居然怀疑,带着火气吼:“你什么意思?”
      
      “挡、煞。”白腾声音冷冷地说了两个字,邱果果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见邱赫辰脸上血色刷拉一下全没了。
      
      “走吧!”白腾不再说其他的,而是拉着邱果果走了。
      
      邱果果回头去看,却不见邱赫辰追来,他依旧一脸雪白的站在门口张望着这边。
      
      邱果果就问白腾:“挡煞是什么意思?”
      
      白腾看她一眼,然后轻声说:“一个道长自创的术法,还不算成熟。”
      
      邱果果奇怪:“那为什么大哥听到这个词就……”
      
      白腾想了一会儿,转而问她:“你若想知,我便告诉你。可是果果,挡煞牵扯之人并非你的大哥,乃是你的养父母。你确定今日便要知道全部么?”
      
      邱果果只觉得心里一抖,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但如果这么想的话,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邱果果没有问白腾,她觉得她可以晚两天知道。不急于这一时,真的不急……没有必要,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一生都给否认了。
      
      邱果果跟着白腾走了很久,才走到了公交站……
      
      公交站?
      
      邱果果看着停在面前的公交,看向白腾问:“仙人,你不……御个剑?”
      
      白腾摇摇头拉着邱果果上车,然后从黑皮包里投了两块硬币进去。中午的公交没什么人,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邱果果一脸梦幻地问他:“为什么不?”为什么仙人要坐公交?
      
      白腾看着车外,然后一脸冷漠地说:“没钱买剑。”
      
      邱果果:“……”你是有多穷?
      
      ***
      
      站在村里的破石屋前,看着屋顶那瓦片里长出的青草,门口甚至是用黄土铺就的院子。
      
      邱果果一脸呆滞……
      
      “这就是我们的家了。”白腾转头对着邱果果温和地说,一点也没有我很穷的羞愧感。
      
      邱果果呆呆地说:“还不如你山上的白府。”
      
      白腾:“……”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伸手进怀里拿出黑皮包说:“ 你若喜欢……”
      
      邱果果:“!!!”惊地扑过去抓住他的手说:“别别别,我开玩笑,开玩笑的。”可别从小黑包里拿出一栋房子啊?现在地球上都是卫星监控,你敢拿出来,我们进晚就可以去喝茶了。
      
      白腾便把黑皮包收进去,然后问邱果果:“好,你可还有喜欢的?可要我把迷榖种到门前。”
      
      邱果果对他温柔一笑,冷漠拒绝说:“仙人,我们还是快进屋吧!”
      
      白腾眨眨眼,便带着邱果果推门进入。
      
      门是木头做的,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霜显得有些摇摇欲坠。门内一人翘着一只脚坐在长凳上,手里端着一碗面条在低头呼噜呼噜吸。
      
      邱果果皱眉看了看,才惊的发现是学校里谦谦君子的白业。此时,他正穿着一件白大褂,黑色棉麻短裤,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手里的筷子还夹着面条塞嘴里。
      
      听到声音,他含着一大口面条抬头看来,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门口的两人。
      
      白业:“……”
      
      邱果果:“……”
      
      白腾慈爱地看了白业一眼说:“业儿,来见过你母亲。”
      
      白业:“……噗……”爸,你刚才说啥?
      
      邱果果:“……”擦,差点忘了这一茬了。
      
      白腾见白业嘴里的面条哗啦一声又掉回碗里,他立马皱眉,很嫌弃很嫌弃的说:“食不言寝不语,食饭之时,切不可如此无礼。”
      
      白业低头看了看碗里的面条,然后被白腾说的自己也恶心了。他把面条往桌上一推,起身惊喜道:“父亲,你回来了?您不是说要闭关10年吗?”
      
      白腾点头,然后又指着邱果果对白业说:“业儿,为父此次出门和你母亲喜结连理,已经无需闭关了。现在就去倒杯茶,给你母亲敬茶。”
      
      白业傻不愣登地转头看向邱果果说:“母亲?”
      
      邱果果心里爽了一把,穷不穷的早就抛到了脑后,她立马接口说:“唉,孩子。夫君,你我看,这都没有备个见面礼!”
      
      白腾便真的看了她一眼说:“没事,都是自家人。”
      
      白业:“……不是,邱果果你不要学我爸说话。”
      
      邱果果对白业一笑,立马转头对白腾说:“夫君,你看孩儿他……他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个后娘。”
      
      白腾便皱眉看着白业说:“对母亲说话怎可这般随意,用敬语。”
      
      “敬语??”白业叫了一声,说:“爸!她是我同学,我用的屁的敬语啊!”
      
      白业刚说完,就见白腾手中一个用力,家里那扇摇摇欲坠的木板门哗啦一声碎成了粉末……
      
      白业显然十分的识时务:“……您稍坐一会儿,我这就去借杯茶回来。”
      
      看着立马遁走的白业,邱果果心里笑翻了天,嘴里都忍不住叫道:“爽、爽、爽啊!哈哈哈哈哈哈……”
      
      白腾见她笑,清冷的神情也融化了,脸上露出一个温和地笑容问她:“夫人这般开心?”
      
      邱果果一个哆嗦,问:“你怎么叫我夫人?叫果果就好了。”
      
      白腾脸上的温和只持续了一秒又恢复了冷漠,他撇开头说:“是你刚才称呼我夫君的,我以为……”
      
      他不高兴……
      
      邱果果很容易就感知到了他的情绪,就尝试地说:“在家里……你想叫夫人也行吧!”
      
      然后,邱果果就见白腾又转回头来,脸色神情虽然清冷,但眼里投出点点暖意:“自然是听夫人的。”
      
      邱果果:“……”
      
      白业出了门,就拿出手机给邱果果发信息。
      
      “卧槽,你至于吗?我都说了我和你姐那是误会,果果,你至于直接嫁给我爸爸吗?”
      
      邱果果淡定回他信息说:“儿子,不要这样说,我和你父亲是真心相爱,怎可如此污蔑我和他之间纯洁的爱情呢?”
      
      “屁,你看上我爸什么了?他都50岁的老头子了。”
      
      “他长得帅啊!”
      
      看着邱果果秒回的信息,白业沉默了,嗯,父亲确实很好看,和仙人一样好看。
      
      不对不对不对,白业甩甩头,继续发信息:“你前段时间才刚和我谈的恋爱,现在你说爱我爸爸?你是骗我爸爸单纯吧?”
      
      邱果果呵呵一笑,回道:“孩子,我和你一起时也是看你长得帅啊!和你分开后,这不是遇到了更帅得吗?”
      
      白业看着她的回复,心里立马中了一箭,差点吐出血来。
      
      被邱果果这样diss了一通,白业还得跑去村里的其他人家那里去借茶,郁闷地就差没有吐血了。
      
      等白业抱着茶叶回到家里,就见白腾坐在桌边写符咒。白业是非常敬佩自己的父亲的,不只人长的好,品信纯良,重要的是他是被父亲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而且他父亲很厉害很厉害!!!
      
      此时见几年不曾回家的父亲坐在家里,他心里安稳了。白业凑上前看,问白腾:“父亲,你这是画什么?”
      
      “清洗符。”白腾声音依旧是他记忆中那样清冷,永远不会为任何事情慌张,也不会在意任何事情。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的父亲会带回一个后妈。
      
      “清洗符。”白业恍然大悟。
      
      白腾画完一张,微微抬头斜睨他,冷声说:“茶烧好了吗?敬茶这等大事,万不可马虎。”
      
      “哦哦哦!我这就去。”说着,白业冲冲跑走。
      
      邱果果坐在白腾对面看他画,随口问他:“这有什么用啊?”
      
      白腾扫了一眼几年没回来的屋子说:“如名,清扫屋子用的。”
      
      白腾说完,右手一挥,就见桌上几张符咒如箭般射向墙面贴了上去。然后邱果果两个眨眼,就见原本四处沾着灰尘的屋子瞬间如清洗过了一般。
      
      白业端着茶壶和两个茶杯进门的时候,见屋子焕然一新,一点也不惊讶。并且,他鄙视地看向了震惊的邱果果。
      
      然后,被鄙视的邱果果保持着脸上的惊讶,转头看向白业问:“孩子,茶烧好了?”
      
      白业:“……”
      
      白腾皱眉看他,训斥他:“母亲问话,为何不答?”
      
      白业:“……”
      
      “为父的话,看来也没用了。”白腾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碾了碾。
      
      白业一个哆嗦说:“父亲,我得敬完茶才叫她母亲啊!”
      
      白腾一听,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于是,白业得意对邱果果一笑,小样,我还是爸爸最爱的孩子。
      
      邱果果:“……”晚叫两分钟有什么好骄傲的?
      
      白腾家穷,真的穷。
      
      就算是敬茶也只是他们夫妻两人坐到一张长凳上,白业端着茶杯对着白腾跪下,然后将茶递给他说到:“父亲,欢迎回来。”
      
      白腾嗯了声,接过茶喝了一口,在兜里摸了一会儿,终于依旧一副高高在上,但确实羞愧地对白业说:“此次出门,为父娶妻把钱花光了。”
      
      白业抽抽嘴角说:“没事,孩儿自己可以赚钱了。”
      
      然后,场面一度安静了下,两个坐着一个跪着,就这么僵持了10多秒。
      
      白腾才疑惑地开口说:“业儿,敬茶。”
      
      白业抬头对白腾笑了笑,然后移了移,跪道邱果果面前,咬牙切齿地笑着说:“母、亲。”
      
      邱果果哎呀一声,躲到白腾身边说:“夫君,孩子不高兴呢!”
      
      白腾皱眉看白业,白业的笑容便立马真诚了。他笑着对邱果果咬牙说:“母亲,不要太、过、分、啊!”
      
      邱果果立马对白腾撒娇嘟嘴,开口就说:“夫君,孩子说我过分。”
      
      白业:“……”邱果果,有、种、单、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能更新了,小天使们还在不在!!!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釀、山楂糖葫蘆 10瓶;娃娃、照曦、搬森林的吉娜、谨 5瓶;小小鱼儿、鸣的小猫 3瓶;小淨 2瓶;微暖如洁、我喜欢自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