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每天都在作死

作者:黑糖茉莉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案情路转

      停尸房设在刑部阴暗的西北角落里,一开门,只看到三面墙上立着巨大的铁柜,体积庞大,玄铁打造的森然大物在昏暗空旷的屋内突兀地站着,墙壁上悬挂的烛灯忽明忽暗,在铁柜表面泛出冰冷微弱的光泽。
      
      时于归一进入屋内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个屋子比外面的天气还阴冷,只站在那里便觉得浑身毛孔都被突如其来的寒意所惊醒,争先恐后冒出来。
      
      她抬头仰望着高大的铁巨人,铁柜是贴墙顶柱的样式,乍一看以为这间房的墙壁就是铁柜铸成的。一面墙的柜子共有二十四个抽屉,有些抽屉左上角都用红色墨水写着名字,底下还附有一张白纸被蝇头小楷填充满。
      
      “在这。”顾明朝眼睛快速在柜子上扫过,很快便找到想要找的人——长安县无名男尸。他动作迅速地把左边墙壁第二行第三格的铁屉打开。这个抽屉设计地很巧妙,看上去沉重难以推拉的格子,其实只要掰下两侧的暗杠,就可以轻而易举把格子抽出来。
      
      顾明朝掏出两块黑色手帕,递给站在一旁的时于归,随后自己捂住口鼻,随着格子被逐渐拉出,一阵冰凉雪白的冰气水涌般挤了出来。
      
      即使手帕上沾有薄荷味道,但时于归一靠近还是闻道一股难以言表的味道直冲脑门。白雾散去露出里面之人的面貌。高领衣袍下隐约可见一道红线绕着他脖子,面色发灰,手臂发枯弯曲,像冬日里枯萎的残枝。
      
      尸体发现的还算及时,停尸房常年温度极低,从鸿胪寺下属冰窖巷里运出的冰被源源不断放在格子两侧的铁柜里,用来延缓尸身腐烂,现在这人的面容还未开始腐败,能清楚看清此人面貌。
      
      ——怎么缝合上了。顾明朝皱眉想到,还未破案,尸体便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哪怕是缝合尸身。
      
      “死者一刀毙命没有防备,凶手从背后下手,伤口后重前轻,凶器刀锋锐利,伤口平滑,而当时马车速度很快,所以血迹呈喷射状,衣服上没有多余的血迹。”顾明朝是第一时间检查过尸体的,对于这些情况都了如指掌,且柜子外面的记录帖都写得非常详细,他大致浏览一遍便了然于胸。
      
      “车内人杀的?”时于归敏锐地抓到话中的隐藏信息点。
      
      “大概率是。”顾明朝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表明是车内的人动的手,但也不能解释,在快速疾驰的马车后,是谁可以在后脖颈的位置给人一击毙命。
      
      “你们查出车内是谁了吗?”时于归问道。
      
      顾明朝摇了摇头。
      
      “具体情况在谢侍郎那边,不过他最近连夜加值都在分析那辆马车,想来应该是有些名目了。”要是案子没有眉目,即使是盛尚书要谢书华出门,他也是不愿意出门的。
      
      谢侍郎虽然处处针对他,但总体来说顾明朝对他印象不坏。
      
      此人能力出众,敬业刻苦,做事堪称光明磊落,即使对顾明朝不喜之极,也从未想过背后下手,向来是行的直坐的端的典范代表,要说唯一让人受不了的便是那出了名的狗脾气,除了他大哥想是没人可以劝得动他,谁的面子都不给,说话办事堪称直白,往往落得人下不来台面,因此人缘竟然和顾明朝半斤八两。
      
      “你觉得他像哪里人?”时于归整个人趴在铁柜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柜子里的尸体,两人的距离只有半臂之短,那股浓郁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时于归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五官,甚至把手帕收起来,就这样□□裸地面对容貌惨烈的尸体。
      
      一旁的顾明朝心里惊讶千秋公主胆色过人,白玉小脸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而且她不仅用眼看着,甚至伸手去拨弄那张脸,掀开衣服检查!
      
      “公主!”
      
      顾明朝低声喊着,一把握住她的手臂,伸手阻止她的动作。尸体污秽,要是让圣人和太子知道自己放任她去触摸尸体,还不得把他塞进铁柜里。
      
      他冷静道:“公主要检查什么,属下替你查看。”
      
      时于归收回手,无所谓地拿衣服擦了擦手。顾明朝眼不见为净地移开视线。
      
      “你不觉得他的脸还有点水润吗?”时于归抬头看向顾明朝,面色怪异地说着。她的视线在死者的裸露脸上和双手上打转。
      
      “双手已经接近干枯,丝毫没有水分,但是……”时于归指了指那人的脸,疑惑地说道,“他的脸甚至还有点弹性。”
      
      顾明朝脸色微变,他上前一步,仔细观察竟然真的发现些细微的不同,死者的衣服被千秋公主掀开一点,只见那人脖子中间缝合的线上下两端有些许差别,上面的脸肤色惨白,下面却带着一丝灰黑,此人肤色绝不白皙,死后多日,水分血液的流逝会造成肤色迅速灰败,从而形成脖子下方的颜色。
      
      原本这些颜色对比很明显,但是那人却穿着高方领的衣领,稳稳遮住半个脖子,咋一看根本看不出来。他伸手把挂在外面的记事簿拿起细细翻看着,竟然丝毫没有提到这点变化。
      
      他心中瞬间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唇色发白,他想起盛尚书那日说的话。
      
      ——这事不简单!他原本以为这是说事情发生在千秋节,万万没想到竟然是盛尚书下棋拔内贼。想来他一早便知道了些什么,隐忍不发。他的视线忍不住看向身边丝毫不听他劝,继续趴着去拨撩尸体的时于归,心中心思回转,瞬间想到许多,最明显的便和眼前的少女有关。
      
      ——是不是和太子有关。
      
      太子如今的处境,他虽身为朝堂边缘官吏也能隐隐知道一些,可见太子危已。前有娴贵妃之子荣王殿下,后有丽贵妃之子尧王殿下,他们与太子最大的不同在于身后有显赫世家,王杨两家身为大英国赤手可热的家族,朝堂助力颇多,而太子,千秋公主早年拳打谢家嫡子的消息至今仍在长安城流传。
      
      他越想越冷汗淋漓,他不愿争夺尚书之位便是因为如今朝堂纷争颇多,圣人老矣,太子年轻,皇子心大,底下处处是浮动的心思,刑部尚书虽处在六部中下,但到底是一个正二品的尚书之位啊,上可达圣听下可统领各地刑事衙门,算的上是一步绝妙的暗招。
      
      “啊!”时于归惊呼,瞬间把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顾明朝惊醒,只见她双手在那处脖颈上摩挲,很快便从缝合的红线中扯出一张透明的,韧性十足的胶状物体。
      
      “□□!”顾明朝惊呼,他接过那张□□细细检查,见这面具做工良好,透气良好,即使下端被缝合也不见破碎,可见材质优良。
      
      他再看向铁柜内的人和之前的模样相差甚远,只见他鼻梁高挺,眉目轮廓极深,一道刀疤自眼角到下颚,因为□□包裹他的脸丝毫不见破败,形容样貌清晰可见。
      
      “外邦人。”长安城内最近胡人云集,这种外貌轮廓并不少见,他们一般在大英北面国家,人人高眉深目,体格壮硕,瞳色都与大英民众极不一样。
      
      时于归常年出宫对这些人的长相特征丝毫不陌生。她甚至能分辨出这些外邦人中的细微差别,比如薛延陀人毛发旺盛,眉目不如拂林人深邃,但拂林人体味甚重,是最喜欢大英熏香的人,高丽句、新罗和百济外貌和大英民众相似,只是国土狭小,且深受大英文化熏陶,是西北面国家除大英外最喜欢去的国家,他们乍一看和大英人完全没有区别,只是细看还是会发现难以言明的差别。
      
      难道我和哥哥都猜错了。时于归想着,这人面部和高丽句、百济人相差甚远,不过他也不似拂林人或者薛延陀人高大。
      
      “不知底细的外邦人载着一辆装有不明用途的美人,连马都是可日行千里的宝马,在圣人五十千秋出现在长安附近,车夫死亡,美人失踪,发生变故的最大可能是内讧,真是一出好戏。”
      
      顾明朝的心思从□□上移开,挑眉好奇问道:“公主怎知车内是女人,还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
      
      这辆车里面什么都没有,连榻子都没有,一点生活过的痕迹都不存在。谢侍郎差点以为手下的人拉着辆空车糊弄他,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还是盛尚书出面这才熄火。
      
      他突然想起刚发现那辆马车的夜晚,公主曾经爬上去过,出来的时候甚至说过什么,但当时他满脑子都是公主安危竟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不会是公主又拿了什么罪证吧。怪不得顾明朝小人之心,毕竟欠刑部的马钱还没还清了。他忍不住咬牙想到。
      
      时于归见他隐约怀疑的眼神,心中一怒,简直觉得莫名其妙,这个顾侍郎实在是太讨打了。她心里琢磨出八百个折腾人的办法。
      
      “你这是什么眼神。”时于归有话直说,呛声道。
      
      顾明朝连忙收敛眼神恭敬行礼道:“还请公主赐教。”
      
      时于归嗤笑,上下扫视着他,心中冷笑,嘴上没好气地解释道:“味道,车内有一两千金的蔷薇香,不给美人,难道给五大三粗的汉子嘛。”
      
      “别说刑部怎么不知道,马车在郊外也不知道吹多久了,蔷薇香本就味道浅淡,封闭屋内熏好久才有淡淡香味,大冬天外面一吹,早散了。”
      
      她见顾明朝还有话说,不用想都知道他在想什么,主动解释。她说完,突然笑了笑,笑容灿烂,和屋内昏暗阴沉的环境格格不入,娇艳如同盛开的牡丹,不过嘴里说的话就不是那么让人沉迷。
      
      “顾明朝,你不会以为我的名声都是别人捧出来的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薛延陀人:大概是突厥位置那边的人
    拂林人:罗马那边的
    高丽句、新罗和百济:半岛那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